594、还是要打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面对这位元后女妖的指责,仲杨神情淡淡,他道:“槿,当年经历灾祸的不是你,你如何能够明白我们的感受?”

    槿却冷笑:“我是没有经历过,可是,我有脑子!”她目光犀利,对着四名元后妖修,一个一个地看过去。

    “静芳。”槿首先点了她的名字“你不是说过,并不记恨吗?”

    老妇静芳避开她的目光,说道:“槿,老身只是”

    没等她回答,槿咆哮起来:“只是什么?只是听了别人的话,你就动了杀心?他们几个孤家寡人,不顾后辈也就算了,连你也不顾吗?”

    静芳低下头,默然不语。

    尽管她被槿说得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可神情却没有半点动摇的样子。

    槿叹了口气:“你们到底知道什么?杀了天命之子,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灵玉听着这番话,若有所思。

    所以,这四名元后修士,突然对天命之子动了杀心,是因为别人的挑拨?听刚才仲杨的话,只要他们承担天命,就会跟当年的大乘修士建立起无法隔断的关系?

    另一个层面的事情,灵玉通过不言知道一些。合体大乘这样的大能,多数会创造化身,去做一些本尊不方便去做的事情,比如还因果之类的。又或者,只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他们创造出来的化身,如果有本尊的意念在,那只是本尊的一个分身。可若是没有本尊的意念,只是捏了一个身体,分了几缕神念过去,那跟重新投胎的没有两样。除非有朝一日,本尊将化身收回,那样的话,这个化身就会融入本尊。

    听仲杨的话意,他们这些天命之子。很可能是第二种情况。

    当然,这只是猜测,仲杨他们到底知道什么,他们不肯说,就无从知晓。

    灵玉越发肯定了,不言沉睡之前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沧溟界里,果然有人盯着他们,危险一直都存在。

    只是,当初不言让她低调行事,尽快晋阶离开沧溟界。她怕是做不到了。打破沧溟界的禁锢。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到的。若是天命之子聚集,必然会成为那个幕后人的目标,就像今天这样。

    这是灵玉知道自己有可能是天命之人以来,第一次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好像有一张绵密的网,将他们这些天命之人网罗在一起,等待着一网打尽。

    按不言的说法,这个人的目标,不止是天命之人,还包括他们背后的大乘修士。

    既然他将大乘修士视为敌手,本身最少也是一位大乘,为什么不直接动手将他们这些天命之子灭杀,而要用这么迂回的方法?是被什么限制着吗?

    灵玉满脑子疑问。找不到〖答〗案。不过,那位出手是好事,他动的手脚越多,他们能够推断出来的事情也越多。

    可以肯定的是,那位存在顾忌或限制。现在不能直接对他们动手,只能够借助挑拨这样的手段,给他们带来危机。

    话说回来,在如今的沧溟界,那位能够挑动元后修士,亦是不凡。

    仲杨不欲与槿相争,静芳则被说得低头不语,太琼根本不关心的样子,惟有修竹站了出来。她容貌清丽,性子却比起另外几位都要强硬。

    “槿,你管得是不是太多了?”修竹的神情冷若冰霜“我们怎么想,怎么做,需要你同意吗?”

    槿冷笑:“谁要管你的闲事?我问的是仲杨和静芳。”

    “他们理你了吗?”修竹眼带轻蔑。

    “他们理不理我,关你什么事?”槿不耐烦这种对话,说完之后,无视修竹,对仲杨和静芳道“你们敢不敢答,杀了天命之子,对你们有什么好处?既是种因还果,将来通天之途还落在他们身上,你们杀了他们,难道沧溟界就这样永世隔绝?就算自己没有了飞升的希望,你们想过后辈没有?”

    静芳叹了口气:“槿,别再说了,我们主意已定。”

    仲杨亦道:“槿,你若袖手旁观,我们还有交情可言,若是插手,休怪我不念旧情!”

    听了这番话,槿瞪大了眼睛,好半晌,点头道:“好,好,好!”她连说了三个好字,咬牙切齿“几千年的交情,就换来这一句!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说的!”

    她袖子一扬,反身站在了方心妍面前:“既然不念旧情,还是趁早吧!”

    仲杨眯了眯眼,缓缓问道:“你的意思是,要帮他们?”

    槿扬起长眉:“不错!”

    仲杨不再出言,袖子一抖,巨树的虚影再一次笼罩在他的身上。

    方心妍既忧且喜,忧的是,连槿前辈都没能劝住他们,喜的是,槿前辈站在他们这边,又添助了。如此一来,他们这边有三位元后,与那边相比,也不差什么了。

    仲杨和静芳没有立刻动手,修竹却是无所顾忌,槿一说完,她一抖手,数根竹剑飞出,织成雷网。

    这位元后女妖,本体是雷属性的竹子,法术与其他几位大不相同。

    槿似乎跟她杠上了,见修竹出手,她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树叶洒落,如一把把小刀子,将雷风割开。

    一时间电闪雷鸣,风起叶落,两人的斗法,别人根本插不上手。

    静芳抬手一指,无数huā朵组成的红线再次飞出,却是直取方心妍。

    方心妍目光一动,同样抬手相指,用的是跟静芳一样的路数。只不过,静芳的huā朵红中带粉,她的却是红如滴血。

    两条huā线相撞,轰然一声,香销芳殒,竟是势均力敌。

    静芳目光微微一动,却见方心妍看着她,目光丝毫不起波澜。

    “静芳前辈。”方心妍说“之前多谢前辈指点,就请前辈看看,晚辈是否有长进吧!”

    静芳叹息一声,什么也没说。

    方心妍说罢,袖子一扬,一条白帕从她袖口飞出,帕上绣着惟妙惟肖的美人图。

    美人图浮在半空中,里面画着的美人像是活了一般,拨动着琴弦“铮铮”的琴声传出,音波直取静芳。

    与此同时,方心妍伸手一指,再度唤出huā朵,只是这huā朵不是红色,而是黑色。

    檀见状喊道:“少主,别”

    灵玉正在混战之中,躲开太琼抽来的藤条,见状一惊。

    这是溟渊之气!

    果然,方心妍的本体,亦被溟渊之气感染了,只是,不知她利用了什么手法,将溟渊之气压在〖体〗内,寻常情况下别人无法察觉。

    檀如此紧张,想必她动用溟渊之气,会对自己造成损伤?

    沉思间,又是一根藤条抽来。灵玉一振翅,飞遁远离。

    她转头一看,不禁怒了:“有没有搞错?你们站在那看戏?”

    槿和修竹别人插不上手;方心妍在檀的协助下,和静芳拉锯;金翅大鹏一如既往地跟仲杨互殴。太琼却没有人管,因为那只元后重明鸟,被参商留在身边护卫,丝毫没有插手的意思。

    刚才情势乱也就罢了,现在有了击败的希望,他们这是拖后腿吗?

    参商根本没有反省的意思,反而对她竖了竖拇指:“我才结婴不久,帮不上忙。你行的,交给你了!”

    这简直就是耍无赖!灵玉勃然大怒。从来只有她对别人耍无赖,没有别人对她耍无赖的!

    可是,太琼已经认准她了。参商那边有元后妖修护卫,显然不好杀,还是她这边比较有希望。

    灵玉无奈,只能按捺下来,专心应对太琼。

    这笔账,等过后再算!

    太琼的法术,并不像仲杨那么霸道,也不如静芳精巧,但他的藤条,总是会出现在最恰到好处的位置上。

    他极端冷静,非常擅长偷袭。

    又一根藤条抽来,灵玉化出法阵。

    太琼的藤条,修炼并非木系法术通常的生发之意,而是缠绕之意,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的缠绕之意束缚。

    灵玉皱起眉头,法阵不停地转化。她发现,她发现自己转化法阵的速度变慢了。

    是禁锢之效,太琼将缠绕之意修炼得带了禁锢的效果!

    她深吸一口气,伸指一点,法阵化为灵光,飞掠而去。

    太琼轻哼一声,藤条一抖,倏然化为细密的藤网。当灵光飞掠而来,触到藤网之前,只是往前冲了数丈,便停滞不前。

    灵玉惊讶不已。这藤网居然挡得如此轻松?太琼法术的禁锢之效,远超她的想象!

    没时间多想,太琼藤网一绕,向她的法阵扑来。

    若是法阵也被藤网禁锢住,想要脱身就难了。

    灵玉心念电转,有了主意。击败太琼,她就不想了,草木之妖实在难杀,对方又是一名元后。禁锢吗?她除了法修之外,还是一名剑修,可以利用的速度的优势,让他禁锢不了!

    背后骨翼一闪,灵玉飞掠退离。正要从剑书中唤出剑气,却听参商的声音传来:“小心”

    灵玉后背一凉,骨翼再次一闪,避开了仲杨顺手的一击。不料,太琼的藤条已到,她躲无可躲,只能放出护体灵光,借势跌出。

    还好,撞在生死树上了,灵玉止住去势,借着生死树稳了下来。

    就在她以为自己脱险的时候,却看到了方心妍惊讶的脸庞:“程师妹,快走”

    没等灵玉明白过来,只觉得腰间一凉,整个人被一道强大的力量卷了起来,陷入黑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