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多年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生死树内,传来“咚咚”的脚步声。这些大妖小妖,大概是被黑暗和寂静折磨得狠了,走路时就喜欢重重地脚踏地。

    所以,他们一有动静,灵玉就知道了。

    因为她的到来,这些困在生死树内的妖修们燃起了求生的希望,多多少少恢复了正常,没有之前那么疯癫了。

    现在,这些小妖们正在云章的带领下,到处搜寻生死树内的果实。

    若是寻常情况下,云章这样的大妖,根本不会理会这些修为寻常的小妖们。不过,在生死树内,他不跟小妖们来往,那就只能跟鬼修们聊天了。反正灵玉是不会理他的,她事情多得很,修炼、研究阵法,一刻不得放松。

    尽管现在出去都成了难题,但灵玉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目标。

    努力修炼,打败昭明。如果到那个时候,徐逆也没有回来,她就下溟渊去找他。

    这些,都要实力做为后盾。

    有事情忙碌,哪怕被困在生死树里,日子也没那么难过。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修为精进,阵法造诣也飞速地提高着……

    天阿王庭的洞府之内,方心妍盘坐于地,她的对面,是一身黑衣的元后妖修槿。

    两妖之间,一颗生机盎然的珠子悬浮着,由槿控制,慢慢地从方心妍体内吸收出黑色的溟渊之气。

    许久,槿的额上滚落汗珠,她一合掌,将珠子收回体内。

    方心妍睁开眼睛,看到脸色微黑摇摇欲坠的槿,忙上前扶住:“前辈!”

    槿没有答话,她仍然盘膝而坐,绿光在她体内缓缓流动,慢慢化解她吸收进体内的溟渊之气。

    许久,槿脸上的黑色终于慢慢褪去,睁开眼睛。

    方心妍长出口气,坐回去:“前辈,您这次吸收的毒素有点多,下一次我们推迟吧。”

    槿虽然脸色难看,目光却仍然犀利,她盯着方心妍,说道:“少主,我愿意帮你,只是不想后辈困死在沧溟界。你不必在我面前展露王者慈心,你表现得再温情,我也不会像檀一样臣服于你。”

    听了这么不客气的话,方心妍只是目光闪了闪,并没有尴尬或者气恼。她道:“这只是受助者的应尽之义,不管槿前辈怎么想,晚辈都会这么说。”

    槿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收回目光:“好,既然你说了,那下一次推迟一个月吧。”

    方心妍平静应道:“好。前辈好好休息,晚辈先出去了。”

    看着她转身即将离开,槿突然出声唤道:“等等。”

    方心妍停住:“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槿问:“你还要去生死树?”

    方心妍怔了怔,低声应道:“是。”

    槿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将你的毒素吸走之时,会把自身的真元填补进你的经脉,这道真元,你要是好好消化,对修为大有助益,你用来磨解生死树的树皮,是不是太浪费了?”

    过了好一会儿,方心妍才答道:“多谢前辈关心,晚辈只是觉得应该这么做而已。”

    槿看着她的目光渐渐柔软,最后道:“好,但愿你以后也会记得今日的选择。”

    方心妍从洞府出来,檀迎了上去。

    “主上。”

    方心妍说:“走吧,去生死树。”

    这句话在意料之中,檀没说什么,该说的他早就在过去几十年间说过了。

    那位槿前辈体质特殊,溟渊之气对她来说亦可化解。本来,这位槿前辈出了名的事不关己,一直闭门索居,不与外界来往。当年四位元后修士坏了继任大典,引出了槿前辈,他们才求得她帮忙。

    不过,方心妍体内的溟渊之气,是天生就有的,并不容易化解。她的本体长于生死树,与其一般,感染了溟渊之气。只是因为她天生灵体,才能将溟渊之气压制在本体之中。

    多年来,方心妍修为飞快进步的同时,也要压制溟渊之气,辛苦至极。

    就算槿答应帮她化解溟渊之气,也不是一时能做到的,若是一次吸收太多,她也会化解不及,活活被溟渊之气毒死方心妍能够不受溟渊之气影响,还是因为她天生灵体的缘故。

    刚开始,他们以为解决这件事要十几年,不料一次一次下来,发现所需时间远远超过他们的预计。

    十几年?现在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也不过化解了一半有余。

    这点时间,对妖修来说并不算长,无论是方心妍还是槿,都不在意。

    但是,檀却很在意。

    因为,每次槿吸完毒素,方心妍就会借着她的力量,试图打破生死树。

    其实,方心妍并没有对参商说真话,生死树是她的母体,她确实能跟生死树沟通。只不过,生死树并没有意识,所谓的沟通,也不过是双方灵气互相呼应而已。她不说,只是不想让参商利用。

    她愿意救灵玉,只是出于她自己的决定,并不想在这件事上与参商角力。

    看着方心妍唤出内丹,施展术法,檀眉头紧皱。

    如果不是每次都来生死树,主上的修为肯定精进更多。听说大荒少主已经闭关突破了,以天命之子的天资,应该很快就会成为中期妖修,到那个时候,主上对上他可就没有修为优势了……

    将一套阵法拆解完毕,灵玉长出一口气。

    不知不觉,她将广陵真人留下的阵法典籍全部吃透了,就连师祖的独门秘技,也了如指掌。

    在此之前,灵玉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精通杂学,炼丹炼器阵法符术无一不会。

    符术她本就擅长,炼丹和炼器跟着师祖学了基础,来了东溟后大有长进,现在勉强衬得上修为了。本来以为,阵法她是怎么也不会去学的,那些阴阳数术,每次都能看到睡着。没想到,连老天都逼着她去学,被关在生死树里,暗无天日,不学会就出不去,除了学,她还能怎么办?

    灵玉很自豪。连师祖给的独门秘技都学会了,她现在的阵法水准,就算拿到西溟去,也算是一流了。

    就连修为,有生死树果实可以吃的情况下,没有一天停止进步。

    可见天分什么的,很多时候是逼出来的……

    灵玉调息了一会儿,敲了敲树壁,问:“难友,你还记得时间吗?”

    那头很快回答了。

    灵玉数了数,咋舌:“原来已经四十七年了?真是没想到……”

    四十七年困在同一个地方,对灵玉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她原以为,困在生死树的日子肯定很难熬,没想到不知不觉过了四十七年。

    这四十七年,她除了研习阵法就是修炼,忙得顾不上寂寞,一点也没觉得日子难熬。

    当然,这位难友的陪伴,宽慰了她不少。

    说到这位不知名的难友,灵玉困惑不已。

    初时,她故意提及自己的事情,试探那位反应,也好猜测他的身份。可他却一直没有回应,无论她说什么,都只是默默地听着。

    灵玉想,他真的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吧?既然如此,她也不必多想。若是有朝一日从生死树出去,他愿意见就见上一面,不愿意见就算了。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灵玉的语气得意洋洋,“我已经把几本阵书都学透了,可以设计符阵了!”

    那头没有想像中的欢喜雀跃,反而过了很久,才敲了一声,表示应答。

    灵玉奇道:“怎么,你不高兴吗?”

    那头没有声音。

    灵玉吃惊地道:“完蛋了,你该不会跟那些小妖一样,关太久疯疯癫癫了吧?”没等那头回答,她便笑道,“开玩笑的,别介意。”

    不管那边的人有没有听着,灵玉自顾自道:“我现在就开始设计符阵,也许半年后我们就可以出去了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到时候一定把这里打通了。”

    很久后,树壁响了一声。

    灵玉便笑:“你这人也真是奇怪,陵苍元婴散修就那么多,等我回去一打听,还不就知道你是谁了?何必不说呢!”

    意料之中的安静。

    “喂,你……能够出去的话,你愿不愿意见我?”

    仍然没有回答。

    黑暗寂静中,灵玉对着树壁,也沉默了。她好像突然被一种叫做伤感的情绪击中,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觉得他的无声如此地悲伤?

    不知道过了多久,重重的脚步声响起,拉回了灵玉的思绪。

    “程道友!”云章一边跑一边喊,“有情况!”

    伤感的氛围一扫而空,灵玉回过身,没好气地问:“什么情况?”

    云章跑到她的面前,语带急切:“外面,外面好像有妖修在砍生死树!”

    灵玉一怔,狂喜涌上心头。

    生死树的树皮坚韧无比,外面的声音根本透不进来,云章这么说,是不是代表着某个地方已经松动了?

    “走!”她二话不说,往云章的来路跑去,“在哪里?”

    “就在我说树皮有点薄弱的地方!”

    急步奔跑,不多时,灵玉来到那个地方。周围仍然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声音。

    灵玉听了一会儿,一把揪住云章:“你说的妖修呢?”

    云章急道:“刚才有的,我听见了!”

    灵玉放开他,贴到树皮上。

    没有声音,没有妖修在砍生死树。难道云章听错了吗?

    灵玉不甘心,继续趴着。

    听着听着,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确实没有妖修在砍生死树,但是,她听到了海潮声!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