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败走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一棵参天大树拔地而起,每一根枝桠,似乎都带着澎湃的力量。

    它持续不断地长大,黑色的幽冥异界,逐渐无法承受,出现了裂痕。

    这棵树实在是太大了,无论是方心妍的百美图,还是灵玉的法阵和剑气,都被挤得没有空间施展。

    “这是仲杨的本体!”方心妍喊道,“不能让他继续下去!”

    元后修士毕竟是元后修士,当仲杨拿出拼死一搏的勇气,她们应对起来分外艰难。

    仲杨没有精妙的法术,也没有奇诡的手法,只需要拿出自己最强的本体,便让她们感到泰山压顶般的沉重。

    灵玉深吸一口气,一指点向仙书,一个女子从仙书里面出来,盈盈下拜:“主人。”

    方心妍惊讶,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个女子分明是个妖修,而且是元婴修为!

    灵玉没功夫解释,下令:“到你发挥作用的时候了,你的天赋mihuo他!”

    “是。”女妖应了一声,长袖一扬,粉红jiāo黄的花瓣飞出,向仲杨洒去。

    虽然出手是花瓣,但方心妍并没有在其中找到属于草木妖修的生气,显然只是法术的表现形式而已。这女妖的气息,说明了她是兽族妖修。

    方心妍看向灵玉的目光里带了震惊。收妖修为仆不奇怪,奇怪的是居然收服了一名元婴妖修。如果说,以前她只是觉得灵玉很有潜力,现在已经看到,她的潜力变成了实力。

    这是一个不输给她的人类修士,不仅仅是她昔日游历西溟时结识伯程师妹。

    方心妍深吸一口气,振作精神,专心面对仲杨。

    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仲杨的来袭,是危机也是时机,如果能够给予仲杨一个重创,她近年来就不必为了四位元后修士的背叛而头疼了。

    丹珠的法术施展出来,仲杨心中不屑,一个元婴初期的兽妖,看起来实力也不怎么强,也想撼动他?这样的妖修,在他眼里也不过是只小妖,同时对战十几个都没问题。

    可是,他忽然懵了一下,刹那间元神一滞。

    这只是一个很微小的瞬间,就连眨眼都不够。可是,以元婴修士之能,这么一个瞬间,可以做很多事。

    当仲杨恢复正常的时候,一道剑气当头劈下,直接削落了他一根树枝。同时,方心妍的美人虚影将他困得严严实实。

    仲杨一咬牙,巨木上窜起流光,绿bo陡然爆开。

    方心妍瞳孔一缩。

    这是灵气大爆!威力虽然比不上法宝或者自身自爆,但也远超寻常法术。仲杨这么做,自身肯定会重伤,他真的是在拼死一搏!

    “小心!”方心妍喊。

    绿bo散开,方心妍素手一挥,百美图收回,团团裹住自身。

    预料的大爆炸开了,剧烈的冲击让方心妍无法根本无法稳住,下一刻,她被甩了出来。

    海浪声忽然变得清晰,海风扑面而来。

    “主上!”方心妍听到檀的喊声。

    她稳住自己,转过头,去看灵玉。

    元后修士的搏命一击真是非同小可,空间竟然在瞬间被撕裂了!可惜程师妹,空间之术是她施展的,一定受到了重击……

    还没想完,方心妍就被自己看到的东西震惊了。

    灵玉稳稳地站在上空,海风猎猎地吹着她的衣衫,她前方不远处,仲杨现出人形,却被一层层的空间碎片包裹着挣扎!

    她竟然……

    方心妍突然明白过来了。空间撕裂的一瞬间,灵玉反客为主,将空间拆成碎片!

    空间并不是被仲杨那一爆撕裂的,而是灵玉自己拆的。

    现在的仲杨,重伤在身,面对空间碎片,失去了反抗之力。

    仲杨抬起头,这个老妖修的模样,变得有古怪,时而是人,时而是树。

    他双眼绿光闪动,脸皮僵硬地说道:“今日之仇,他日必报!”

    话落,他身上绿光再闪,有什么东西脱离身体,飞掠而走。

    这次的飞遁,速度快到了极致,别说灵玉的幽冥异界受了重创,无法发动,就算可以发动,也追不上。

    空间碎片重新粘合在一起,化成玉片,飞回灵玉手中。

    仲杨远去,灵玉才按住胸口,咳了一声,将翻涌的血气压了下来。

    自己拆空间,也不轻松啊!

    “程师妹!”方心妍飞过来扶住她,“你还好吧?”

    灵玉微微一笑:“没事。”

    看不到方心妍的神情,不过听得出她声音里的紧张。

    那边,檀飞了过来:“主上,您没事吧?”

    “没事。”方心妍转头对灵玉说,“走,我们先回去。”

    灵玉应了一声,跟着方心妍往岸边飞去。

    片刻后,一行人从洞府出来,在王庭草地的长桌旁坐下。

    方心妍已经给灵玉看过了伤势,连云章一起。灵玉和云章都要求出来,不想在洞府里呆着。

    他们被关怕了,还是喜欢开阔的地方。

    方心妍道:“程师妹,你的眼睛在黑暗里太久,无法视物而已。这方法,我也许可以帮忙。”

    “哦?”灵玉意动,“师姐会治疗之术?”

    方心妍笑道:“草木之妖,或多或少会一些。”

    “那帮我看看。”灵玉没有客气。

    方心妍起身,挪到她身边:“你把护身的真元撤掉,不然我没办法替你检查。”

    灵玉二话不说,慢慢平复真元,让自己像凡人一样毫无防备。

    方心妍目光微动,低声道:“程师妹,这个时候,我若出手,你不死也要重伤,难道你就不怕……”

    “师姐费心将我救出,原来就是为了亲手杀我吗?”灵玉平视着前方,淡淡地问。

    方心妍顿了顿,笑了起来:“师妹一直都是如此坦荡的人,是我太纠结了。”

    说罢,她抬起手,指间灵光隐现,缓缓注入灵玉的眼睛。

    灵玉自己封住了视觉,她睁开眼睛时,不自觉地睁大,却没有焦距。

    灵光覆在眼睛上,清凉无比,灵玉不由地舒了口气,舒缓了很多。

    草木妖修的治疗之术,果然不同凡响,方心妍并没有刻意钻研,都能有这样的水准。

    方心妍一边用灵光清洗滋润灵玉的眼睛,一边笑道:“当初就想说,程师妹长了这么一张脸,怎么就不懂得打扮呢?如今看来,师妹有这张脸就无敌了。”

    灵玉不禁笑了:“这话别人说也就算了,方师姐这么说,倒像是炫耀。”

    她从来知道,自己长得很好,这张脸越是近看越完美,可跟方心妍比起来,还是不够看。

    并不是说,她长得比方心妍差,到了一种的程度,这种比较已经没有意义。她跟方心妍的差别在于,别人见了她,会觉得她长得很好,可若见了方心妍,男的多数会拜在她的石榴裙下,女的则会心生嫉妒。

    方心妍的美,是一种挑动人心的美。

    清凉的感觉慢慢褪去,灵玉听到方心妍的声音:“好了,试试看,能视物了吗?”

    感觉到方心妍从自己身边离开,灵玉撤去对视感的封闭,慢慢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绿色,然后,是方心妍笑吟吟的脸。

    灵玉眨了眨眼,缓缓地看过去,口中喃喃道:“以前不觉得,现在才知道,能看到色彩太可贵了……”

    最后,灵玉的视线停留在云章身上。

    这个形容苍白瘦弱的少年闭着眼睛,跪坐在长桌另一边,默然不语。

    灵玉笑了:“云章道友,终于见到了。”

    云章顺着声音转过去,对她笑了一笑,却没有说话。

    灵玉心中奇怪。在生死树里,云章就是个话痨,怎么一出来,变得这么沉默了?

    而且,他的情绪也不怎么好,似乎很沮丧的样子……

    “云章道友,出来不高兴吗?”

    云章仍然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灵玉奇了,她跟云章在生死树里相处几十年,共同落难的交情不比一般。对别的妖修,也许要试探,但对云章,几十年的相处,她已经清楚他的性情了。

    她看向方心妍,却见她也是满脸疑huo,这才想起,云章被生死树的时候,方心妍还没出生呢!

    这时,檀站了起来:“主上。”

    他郑重的神色,让方心妍意识到什么,沉声道:“说。”

    檀看向云章:“这位便是前任国主之子,云章王子。”

    他说完,方心妍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灵玉露出惊讶的神情:“不会吧?云章道友,你居然还是位王子?怎么都没跟我说过?”

    关在生死树这几十年,云章几乎把他的事情说了个遍,可就是没提到他是个王子。

    云章愣了愣:“我没说吗?”

    “没有!”灵玉肯定地回答。云章确实提起过他的父亲,但说的都是他们父子间的琐事,灵玉当时还觉得,他跟他父亲的关系真好。

    不过,草木妖修心性平和,两代都能修炼出妖身的情况很难得,关系亲近很正常。

    直到这时,方心妍才皱起了眉头,她看了檀一眼,得到了檀的确认。

    “原来阁下便是云章王子?”一瞬之后,方心妍展露笑容,“早闻王子天资出众,却无缘得见,没想到……”

    听到方心妍的声音,云章转过方向,忽然深揖一礼:“方少主,某,有事相求。”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