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错身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今日的天阿少主,与昔日的天阿王子,就这么面对面坐到了一起。

    灵玉感觉到檀一直看着自己,识趣地说:“你们谈吧,我去那边休息一下。”

    檀很满意她的识相,拱手:“道友自便。”

    灵玉万般留恋地看着这两只妖,一步三回头地去了崖边。

    她很想知道方心妍和云章会谈什么,也许,会涉及到天阿秘闻?他们两个的身份也真是尴尬,一个是曾经的天阿王子,名正言顺的少主,一个是现在的国主继任者,实际意义上的少主。

    会不会矛盾不可调和?要是打起来她该帮哪边?

    一个念头闪过,灵玉失笑。怎么可能打起来?云章只是元婴初期,无论是方心妍还是檀,都能够轻松打败他。当然了,他是曾经的天阿王子,这是不可否认的,对于念旧情的天阿妖修来说,这样一个人物存在,想必会给方心妍造成麻烦。

    灵玉思考了一下方心妍的反应,却发现自己摸不准。

    方心妍的性格很复杂,她能够很温情,也可以很冷酷,灵玉不知道她面对云章,会用哪一面。

    其实,灵玉并不觉得云章会威胁方心妍的位置,一则,方心妍的晋阶速度是云章不能比的,等到她元后,云章怎么可能竞争得过她?天阿从来没有父死子继一说,有的妖修终其一生都不会有子女亲缘。

    二则,云章并不是喜欢争权的性子,他在生死树里困了那么久,话痨似的说东说西,提过他的父亲很多遍,但从来没有说过,他的父亲是天阿国主,甚至,他根本不记得自己说没说过这件事。他最喜欢缠着灵玉说西溟的事情,向往着去西溟游历,根本没有掌权欲。

    不过,得知父亲身死,也许他会有改变呢?

    灵玉望着严肃交谈的两只妖,只希望最后的结果是她所乐见的。

    这般想着,她在崖边坐了下来。这里,是看生死树最好的位置。

    生死树已经破开,时不时地有小妖从里面出来,偶尔还会有鬼修从里面跑出来,一头栽进溟渊。

    看到生死树,她就想到那位一同关在生死树里的难友。这几十年,还好有他相伴。

    灵玉顿了顿,从袖中摸出一物。

    离开的时候,那位给了她一件谢礼,她还没有看过。

    低头一看,灵玉定住了。

    这块冰凉的东西,是个圆溜溜的金属丸子。暗沉的颜色,没有任何光泽,入手却沉重凛冽像剑锋一样凛冽。

    灵玉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捏着丸子一拉,沉重的丸子竟然就这么被她拉成了长条。

    长条渐渐显形,最后变成了一柄剑。

    光芒吞吐,紫气氤氲。

    熟悉的气息,从剑身透出来,贴着她的肌肤,令她颤抖。

    灵玉猛然抬头,看着夕阳下的生死树。

    这紫气……这紫气只有一个人会有!

    她怎么会这么笨?谁能够穿越溟渊,从西溟逃进生死树?那人,那人是从溟渊上来的!

    为什么他不告诉她?就算他身体出了问题,不能说话,冰冷不似真人,那又如何?为什么不告诉她?

    灵玉浑身颤抖,恨不得马上飞回生死树内,抓着那个人质问。

    可是,她还没起身,便看到生死树里掠出一道熟悉的遁光,往溟渊那头飞掠而去,转眼便要不见。

    深紫色的剑气,熟悉的气息,还能是谁?!

    她一句话也来不及说,便身化遁光,追了上去。

    正在与云章深谈的方心妍突然停下谈话,抬起头,看着她的背影。

    “方少主?”云章没等她的回答,疑惑地问。

    方心妍抬了抬手:“王子稍等。”说罢,跟檀招呼了一声,身化遁光跟了过去。

    方心妍追到生死树的时候,便看到灵玉在生死树停了一停,往溟渊方向追去。

    她心中大骇,连忙赶上去,一把扯住灵玉:“程师妹,你做什么?”

    灵玉看着那道裹在紫气中的遁光,看都没看方心妍一眼,剑光游出,向方心妍斩下。

    方心妍逼不得已放开她,却没有任由她追出,而是伸指一点,花瓣化成的红线将灵玉缠住,拉了回来。

    她厉声喝道:“程师妹,你还想走就杀了我!”

    灵玉好像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她只是追寻着那道紫色遁光,看着它穿过溟渊之云,就这么……不见了……

    那里是溟渊之云,寻常修士沾之则死。

    她定定地站在那里,眼泪滚落下来。

    是他,就是他……

    方心妍发现不对,上前抱住她的肩膀:“程师妹,怎么了?”

    她从来不曾见过灵玉这个样子,哪怕身受重伤,她都能笑嘻嘻地不当回事。为什么……

    转头看着不远处的溟渊之云,那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方心妍回想起刚才那道紫光,猜到了什么。

    灵玉没有回答,她还想冲过去,却被方心妍牢牢抱住,最后只能对着溟渊大喊。

    “徐逆!你给我出来!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要躲开?为什么不让我见你?”

    她控制不住眼泪滚下来,哪怕徐逆当日落入溟渊,她都没有放声痛哭过。

    那一次,是他身不由己,可这一次……

    “程师妹!”方心妍喊,“你别过去,那里是溟渊,你受不了的!”

    受不了?因为他知道她受不了溟渊之气,所以才故意躲到那里吗?为什么要躲着她?几十年一同困在生死树,他明知道她有多想他!

    “程师妹!”方心妍看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伸指一点她的头,一道灵光闪动,灵玉眼睛迷茫了起来,最后闭上,失去意识。

    “主上!”檀赶了过来,在生死树上喊,“快上来!”

    她们在的地方,已经是溟渊的上方,呆久了,就会被感染。

    方心妍揽着灵玉,回到生死树上。

    “主上……”檀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方心妍对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回到王庭,云章一脸急切:“怎么了?”

    他远远地听到了,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心妍什么也没说,将灵玉安顿了下来。

    虽然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灵玉的样子,已经猜到了几分。

    想到那道决绝而去的剑光,方心妍脸色更沉。

    那个人……程师妹怎么会……

    她深吸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没事,王子,我们继续谈之前的事情吧。”

    溟渊之云中,徐逆默默地站了很久。

    他听到了灵玉的喊声,当她冲入溟渊之云的时候,他差点就回头了。

    可是……

    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溟渊之云,多年困在生死树,使得他的视感变得微弱,根本看不到什么。

    定定看了许久,他终于苦笑一声,收回视线。

    他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心。

    这具身体,经过一百多年的凝练,仍然冰冷而没有生气,不能抱她。

    他知道她不会嫌弃,可是,他不愿意让她跟着一起为难。

    反正,那条路只能他一个人去走。

    徐逆手心握紧,目光坚毅起来。

    总有一天,会去见她,等到他把所有的难题解决之后。

    紫色遁光重新出现,飞掠过溟渊,穿过重重的溟渊之云,入西溟而去。

    对人类和妖修来说,剧毒无比的溟渊之气,却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就这么穿过去,直到落在西溟那边。

    陵苍,他回来了。

    ……

    灵玉睁开眼,躺着没有动。

    方心妍下手很有分寸,只是暂时让她失去意识,并没有伤害她的神识。这么一会儿时间,她已经醒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灵玉慢慢坐了起来,张开手心。

    她的手心,躺着那枚剑丸,乌黑而不起眼。可是,只要剑丸展开,就会看到紫气凛冽冰寒。

    她看了很久很久,低下头,将头轻轻靠在剑丸上。

    冰冷透过肌肤,却没有令她清醒一分。

    竟然是他,怎么会是他?

    她已经猜到,他自堕溟渊,并非自尽,而是被昭明逼得无路可走,死中求生。

    她也知道,落入溟渊,等待他是九死一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心力,才能够寻到那一线生机。

    这一百多年来,她猜过很多种他的处境,惟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那么冰冷的身体,没有丝毫的人气,他抛弃了肉身。

    想来也是正常,他落入溟渊这么久,昭明却没发现他已经活着,必然是禁制已经失效。除了抛弃肉身,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做得更彻底?

    灵玉不知道,这个样子的徐逆还是不是人,但她知道,徐逆对她的意义,从来就没有变。

    那他呢?他在做什么?

    四十多年无声相伴,一点一滴,宽慰温柔,惟独不肯告诉她他是谁。

    为什么?怕她知道了会难过,还是担心她的心意会转移?

    就算是这样,难道不能堂堂正正地走到她面前,问她一句吗?

    她程灵玉怕过什么?有什么承担不起?就算他落入溟渊,她都敢向昭明叫板。无论遇到什么,她都堂堂正正地面对,只有他……

    剑丸的冷意沁入骨髓,灵玉却一动不动。

    眼睛一眨,眼泪到底滚落下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