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神念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生死树,一面是生,一面是死。

    朝向天阿这边是生,面向溟渊是死。

    外面是生,树内是死。

    可现在,生死树被打破了,哪怕不小心被卷入生死树,也不再是死。

    灵玉站在破开的树枝洞口,停顿了一会儿,迈了进去。

    生死树还是生死树,但不再生死相隔。

    里面黑暗一如往日,光线一进来,就被吞没。

    灵玉闭上眼适应了一会儿,才睁开慢慢地往里面走去。其实,在树内困了四十多年,她就算不用神识,也可以在树内随意乱走。

    从这里离开,再回来,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云章听说她要来生死树,惊恐得躲起来了,生怕她要他跟着来。

    如果不是那个特殊的原因,灵玉也不愿意再进到这个暗无光线的地方,让会让她想起四十多年囚牢般的日子。

    她一步步,慢慢往里走去。

    她不敢走得太快,似乎怕生死树里的记忆被打扰。

    一点一点,终于走到了昔日树壁相隔之处。

    如今,这里畅通无阻,当年把他们隔开的树壁已经被符阵炸得粉身碎骨。

    灵玉拨开垂落的枝叶,踩着一地碎片,慢慢走到那头。

    空空如也。

    这里当然不会再有一个人等着。

    她穿过昔日堵塞的通道,站住了。

    这个被隔断的空间并不大,也就几丈见方,右侧有一条小通道,穿过去,便是挨得密密麻麻的花房。

    里面成熟的果子都没有了,剩下一些幼嫩的新果。

    看着这一排花房,灵玉明白过来,为什么徐逆会那么快知道食用生死树果实的方法,原来他到这里来,就是发现了果子。

    绕了一圈,她回到昔日相隔之处,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席地坐下。

    过去这四十年,他是不是就这样坐在这里,一边修炼,一边听着她啰啰嗦嗦说着琐碎小事?

    那个时候的他,是什么样的心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肯见她……

    她叹了口气,闭上眼。

    可是,才一瞬,灵玉又睁开了眼。

    她的右手在地上急切地摸索着,从快到慢,一遍一遍。

    坚硬的生死木上,零落地划着一些痕迹。这些痕迹有深有浅,凌乱不一。

    灵玉。

    确定上面写的是什么字,灵玉呆住了。

    生死树的材质坚硬无比,刀劈剑砍,都未必能留下痕迹。可是,她手指按的地方,却留下了两个字。这痕迹,并非用剑砍出,而是有人用手指一笔一划,不知写了多少年,才留了下来。

    她从来都知道,他喜欢她。也从来都相信,他的心意坚如磐石。当他转身离去,她并没有怀疑他的心意,只是不明白,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才会不愿意见她。

    这样算什么?明明这样想她,为什么要离开?

    灵玉深吸一口气,压抑波动的心情,慢慢地摸索过去。

    碰到树壁的时候,她停了停,又仔细地摸索了一番。

    这上面有着浅淡的痕迹,一不注意,就会忽略过去。

    她站起身,一点一点按过去。

    从上面留下的淡淡的剑气看来,这是用剑刻下的。不过,生死树实在太坚硬了,根本留不下痕迹,过上一段时日,留在上面的剑气会慢慢散去到那个时候,她就算找到这里来,也不会看到这篇留书。

    没错,是一篇留书。

    灵玉,但愿你能够发现这些字。

    我想了很久,要不要告诉你真相,最后总是迟疑。

    现在,我把事情写在这里,如果你能发现,那就是上天要让你知道,不能发现,等我解决了,自会回去寻你。

    我的身体出了问题,尽管修为一直在增长,但始终不能成为真正的人。

    落入溟渊之时,肉身被溟渊之气侵染,我不得不放弃了肉身。

    现在这一具身体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我花了七十多年,才勉强控制住这具身体。

    重塑身体之后,我发现剑里有一道神念潜伏着。这段日子,这道神念突然强大起来,甚至有时候会让我产生幻觉。

    仔细想来,似乎是见到你开始,这道神念被唤醒了。它挣扎着跳出来,似乎想对你不利。

    那天你炸开通道,我感觉到了它的杀意,当我碰到你的时候,冰寒的杀意涌出来,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

    对不起,我不敢见你,怕见了你就离不开,更怕什么时候突然发疯,被这道神念夺走了身体。

    从这里出去,我会想办法将身体凝练完整,将这道神念抹掉。也许,这样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你要相信,我一定会回来。

    珍重,等我。

    后面没有留名字,但她怎么会不知道是谁写的?

    灵玉慢慢地摸索着,在相隔不远的地方,又发现了一行凌乱的字。

    也许,我还是不希望你发现,才会把这些字写在这里。如果我没能夺回身体,你还是恨我吧……

    灵玉闭上眼,额头靠在树壁上,在黑暗中默默站了很久,直到生死树内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程师妹?”方心妍略带迟疑的声音传来。

    过了好久,才听到灵玉轻轻应了一声。

    “出去吧?这里太黑了。”

    “好。”灵玉慢慢摸了出来,跟着方心妍出了生死树。

    一路沉默地飞回王庭,方心妍始终不放心,时不时地偷看她一眼。

    灵玉叹了口气,转头说道:“方师姐,我没事,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想不开。”

    偷瞄被发现,方心妍干笑一声:“那就好……”

    灵玉知道她不信,也不解释。她沉吟道:“方师姐,过段日子,你跟我去趟大荒吧。”

    方心妍愣了愣:“什么?”

    两人在王庭草地落下,灵玉说:“有件事情,必须跟你们两个商量。”

    你们两个,指的是方心妍和参商,他们如今算是同盟。

    方心妍疑惑:“何必去大荒?参商少主留了部属在这里,已经回去禀告了。”

    灵玉摇摇头:“这件事很重要,我等不及了。”

    方心妍略一思索,就同意了。

    她并不担心去了大荒参商会对她怎样,这几十年来,在最好的时机,兽族都没有对天阿动手。

    正好此时,云章从里面出来。

    一眼看到她们,愣了。

    灵玉转头看到他,笑问:“你眼睛好了?”

    云章的眼睛里,已经有了神采,显然可以视物了。

    “啊?哦!”云章摸了摸头,“还要多谢两位,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有今天。”

    方心妍笑着指了指灵玉:“谢她就行,我可不必。”

    云章还真的客气地向灵玉深揖一礼:“多谢程道友。”

    灵玉让开来,说:“你我同心协力,才能逃出生天,有什么可谢的?我可是收了报酬的!”

    云章嘿嘿一笑,没再客气。

    灵玉还是觉得今日的云章有些不寻常,给方心妍使了个眼色。

    方心妍意会,对云章说:“王子,王庭之内,尽可随意,若是有事,找檀就是了。”

    “哦,好……”

    三人招呼过,方心妍带着灵玉回自己的洞府。

    “云章是怎么回事?”灵玉迫不及待地问。

    方心妍没有回答,而是认真地看了她两眼:“程师妹,你真的没事了吗?”

    灵玉指了指自己:“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方心妍摇摇头。眼前的灵玉,一扫这两天来的郁气,神采奕奕。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快恢复了正常,不过,这是好事。

    方心妍不再就这件事纠缠下去,回答她的问题:“他正在抉择的关头,大概很为难吧。”

    灵玉不明白:“为难?有什么可为难的?看你们两个的样子,没有起冲突吧?”

    “我跟他能有什么冲突?早知道这位王子是这样的性子,根本不需要担心。”

    灵玉放心了。她也觉得,云章的性子,做不来争权夺利的事情,就算他想做,方心妍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他是在考虑以后的路怎么走吗?”

    方心妍点点头:“上任国主虽然不是杨家所杀,但他们脱不了干系。这位王子对父亲感情很深,估计放不下这件事。但是,另一方面来说,现在天阿我是少主,将来亦会登上国主之位,他没有任何责任,可以自由离开。”

    灵玉懂了:“他是在考虑,留下来报复杨家,还是离开去周游沧溟界?”

    “正是。”

    与云章一同困在生死树多年,灵玉知道,云章最渴望的事情,就是到处游历,见识沧溟界各处的风光。现在他是自由之身,自然希望能够去做昔日渴盼之事。可是,他又没办法将父亲之事抛之脑后。

    灵玉从方心妍的神色间看出了什么:“方师姐,恐怕不仅如此吧?”

    “什么?”方心妍一脸无辜。

    灵玉道:“你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没有向云章提条件?”

    “……”方心妍一摊手,承认了,“好吧,我是提了条件。如果他肯帮我成为国主,我就帮他对付杨家。”

    灵玉笑了:“好不公平的交易。”

    “哪里不公平了?”方心妍不服。

    “哪里都不公平。难道他不同意,你就不对付杨家吗?”

    用膝盖想都知道不可能……

    方心妍笑,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答应帮我,他还能摆脱现在尴尬的处境,合则两利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有了新少主的情况下,云章的处境确实很尴尬。而且,他又不喜欢这些,灵玉承认,方心妍说的有道理。

    只是,怎么算,她还是占了大便宜!

    这些主事的,没一个好东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