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我将是谁?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方心妍的行事风格和她的外表一点也不搭,她雷厉风行,很快就安排好了天阿的事情,带着黄芍准备去大荒。

    灵玉很惊讶,她还以为,方心妍会带着檀一起去。黄芍虽然也是元婴中期,可跟檀这个死忠比起来,就不是一回事了。

    而且,黄芍更擅长应对,处理天阿事务游刃有余。

    离开时,灵玉随口提了一句,本来没指望方心妍回答的,没想到她说了:“檀不适合做领袖,有一日我离开,必然也会带他一起离开。到时候,天阿要有另外的国主。”

    灵玉惊讶。她没想到,方心妍会想得这么远,她现在和云章合作,还在为了成为真正的国主而努力,没想到已经打算到这一步了。她这么肯定,自己会离开天阿?不,应该是离开沧溟界。

    想了想,灵玉笑了。难道她自己不也是这么想的吗?总有一日,离开沧溟界,到更广阔的世界去。

    还有参商,他开启灵智,目光从来就没有放在大荒,没有放在小小的东溟。

    不独她如此,方心妍如是,参商如是,想来和他们一样的人,应该也如是。

    这么一想,灵玉豪情万千。

    有什么可愁的?徐逆遭遇的事,她没办法以身相代,可是,还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他们,他们一定可以闯过去!

    风尘仆仆来到扶桑之木,参商早已得到消息,亲自迎了出来。

    看到参商的模样,灵玉震惊了:“你你你……”

    “我什么?”参商一巴掌拍掉她指着自己的手,不满地道,“有点礼貌行吗?”

    灵玉没计较他自身很没礼貌的行为,因为她真的震惊了。

    眼前的参商,模样与她离开时有了大变样,身形抽高了,样子也长大了,现在看起来,怎么也有十一二岁。

    她知道参商维持男童模样,有特别的原因,所以根本没想过,几十年不见,参商会长大这么多!

    参商知道她为什么震惊,就连方心妍,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在其他人面前,参商什么也没说,明面上的接待后,青羽带着灵玉和方心妍进了参商的木屋。

    给客人送上扶桑茶,青羽出去了。

    扶桑茶的清香,充斥这个小小的木屋。

    参商一直盯着灵玉看,看得灵玉一头雾水。

    这个小子,别看他模样小,心理上其实是个成年人,她和方心妍坐在一起,不看方心妍看她,太奇怪了!

    好一会儿,参商叹了口气:“为什么你困在生死树里多年,修为不退反进?”

    原来是奇怪这个。灵玉答道:“怎么,不服吗?”

    参商当然不服了,不久前他刚刚突破中期,没想到再见面,灵玉和方心妍修为都有大有精进,尤其是灵玉,隐隐靠近后期。这样的修炼速度,让他怎么追得上?

    这个话题提起来,肯定要打架,参商聪明地不提了。

    他问:“你们结伴来找我,应该不是闲来叙旧吧?”

    灵玉回来不奇怪,她的小徒弟陶朱在这里,还有那条矿脉,她舍得才怪。可方心妍跟过来,还只带了这么几个随从,就奇怪得很了。

    “当然不是,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们商议。”灵玉放下扶桑茶。

    “想也别想,拿了东西就赶紧滚回西溟吧!”参商二话不说。

    灵玉奇了:“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参商眨了下眼睛,看看她,又看看一脸淡定的方心妍:“你特意挑我们同时在场的时候谈事,难道不是想要占便宜?”

    灵玉啼笑皆非,原来她的形象这么贪婪?有了那条矿脉一百年的开采权还不够,还想要东溟捞好处?唔,她不是不想,只不过没那么天真,参商和方心妍和她私交再好,这种事情也不会让步的。

    她清咳一声,说:“别胡闹,说正事呢!”

    参商白白被她斥了一句,郁闷:“说吧,我听着呢。”

    灵玉转过头,对方心妍道:“方师姐,谢谢你体谅我,一直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之前,我一直没想好该怎么说,现在是时候了。”

    听出她的话意,方心妍微微蹙眉。灵玉要她一起来大荒,她已经猜到有要事,但没想到,她要说的是这件事。难道这件事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缘由?灵玉可不是那种会把私事到处宣扬的人。

    不管参商和方心妍怎么想,灵玉深吸一口气,将自己在生死树里的经历,一一告诉她们,包括后来在生死树内发现的徐逆的留书。

    “等等。”参商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你跟那位其实是……那种关系?”

    “这是重点吗?”灵玉没好气,“我说了半天你没明白我的意思?”

    她和徐逆之间的事情,自然是一笔带过,参商听得糊里糊涂,听到后来,慢慢才明白过来。

    “我懂,可是你跟那位原来是这种关系,怎么一句都不提呢?”

    “这是我的私事,与你何干?”

    参商嘟囔一句:“真没想到,你也有人喜欢……”

    话没说完,就收到了灵玉的眼刀,她一拍桌子,喝道:“想打架吗?”

    “……”参商捂嘴,灵玉现在浑身冒火,他又不傻,一头撞上去给她出气?

    “剑上有道神念……”方心妍喃喃自语,参商和灵玉都快打起来了,她却稳如泰山事不关己。

    将事情想了一圈,方心妍抬头问:“程师妹,你觉得这神念是什么来历?”

    灵玉收回眼刀,答道:“这神念是哪来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道神念会被我唤醒?”

    “跟你有仇喽!”参商接话,“这么明显的事情,看不出来吗?”

    灵玉理都没理他,继续说:“方师姐,他对应哪位大能,你应该知道吧?”

    方心妍点头,轻声道:“紫郢天君。”

    “而我,”灵玉深吸一口气,“我得到的传承,是那位名叫怀素的大乘元君。”

    两件事被灵玉串在一起,方心妍和参商的眼神都变了。

    灵玉继续道:“我不知道你们看到了多少,但在我的幻境里,怀素元君和紫郢天君是最后的敌人。”

    “不止是他们,我们所对应的那些大能,几乎都是敌人。”方心妍说,“随时可以联手,随时可以背弃,是敌是友,只在一念之间。”

    “对。”参商应和。他们这些人的本尊,都是敌人。

    灵玉说:“他的剑,叫紫郢剑。就算不是那柄大名鼎鼎的紫郢剑,也与紫郢天君脱不了干系。”她看着眼前这两只妖,问,“你们觉得,上面潜伏的神念,会是谁的?”

    “紫郢天君。”两妖毫不犹豫,异口同声。

    不管是本体还是复本,如果连紫郢剑都被别人做了手脚,紫郢天君还有脸出去混吗?这位不仅仅是剑道至尊,亦是紫气化灵的灵族大能,紫郢剑就是他的本体。

    上面的神念,最大的可能就是紫郢天君自己留下的。

    “如果是紫郢天君的神念,他感觉到我与怀素元君有关,想下杀手很正常。”

    当初与徐逆拔剑相对,紫郢剑和仙书同时被唤醒。灵玉事后想过,应该是他们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仙书感觉到紫郢剑要杀她,所以现身护主,而紫郢剑感觉到仙书的气息,自身被唤醒,才会转化形貌。

    既然如此,紫郢天君的神念感觉到她与怀素有关,想杀她就正常了。

    灵玉没有忘记,当年她被简真君暗算的事,想来也是同样的理由。

    想到这一点,灵玉不禁苦笑。这位怀素元君给了她最大的机缘,可也让她经历了最大的危机,真是有一缘必有一劫。

    “你提这件事,想说明什么?”方心妍敏锐地察觉到灵玉有话要说。

    灵玉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参商:“你结婴之时,曾经短暂地成为那位焱升神君,是不是?”

    参商点头。他模糊地感觉到,那个时候的他,就是焱升神君。

    灵玉又问方心妍:“方师姐,你呢?是不是有过错觉,自己就是那位江蓠神君?”

    方心妍也点头。

    “我也是,在生死之间做过梦,自己就是那位怀素元君。”

    灵玉深吸一口气:“既然如此,是不是我们身上,也会留有前主的神念?”

    参商和方心妍都皱起了眉头。

    灵玉继续道:“你们还记得仲杨的说辞吗?只要我们继承天命,就会成为他的仇人。”

    参商和方心妍悚然。

    两者结合起来,是不是说,那些大乘修士,会有一天在他们身上复活?就像紫郢剑上面那道神念一样苏醒过来,抢夺身体的控制权?若是这样的话,那他们……

    灵玉轻声道:“我知道你们不在意那位到底是本尊还是前生,但是,如果他们用神念的方式在我们身上复活呢?我们会怎样?”

    参商和方心妍的脸色渐渐苍白,呼吸沉重起来。

    他们不在意自己是分身或转世,但不代表他们不在意身体被占据。就算他们是分身,被本尊收回,自身意念还是存在的,只是融入了本体。可如果是被别的神念占据了身体,那说明他们自身的神念要被抹去!

    那样,与死何异?!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