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最好的自己,最好的你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看到参商和方心妍的神色,灵玉很满意。

    一直以来,她跟参商方心妍虽然有着同样的目的,心思却不在一处。

    他们两个,对于自己可能是化身的猜想,完全没有抵触,这不免让灵玉感到无奈。

    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参商和方心妍不得不重视起来。他们可以是化身,但不能是替身!

    “你想怎么做?”方心妍问。

    灵玉摇头:“我不想怎么做,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前途并不像你们想的那么光明。”

    明里,有沧溟界的纷争,暗里,有一个幕后黑手虎视眈眈,现在连自身都不安全,这何止是前途不光明,这种情境下,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参商与方心妍默默沉思,心里各自有了计较。

    “好了,我要说的事情说完了。”灵玉吐出一口气,“过些日子,我就会回西溟,你们有什么要说的?”

    参商挥挥手,一副迫不及待赶人的样子:“回吧回吧。”

    灵玉斜睨着他:“既然你没话要说,我就跟方师姐谈了。”转过身,笑眯眯地道,“方师姐,你们天阿灵果无数,酿出来的灵酒也好,有没有兴趣合作一下?”

    方心妍心领神会:“当然有了!对了,听说师妹在朔月之丘有一条矿脉,我们天阿也有几条矿脉,可惜一直以来不知道怎么利用。等师妹回了西溟,我们讨论一下?”

    “好!你们天阿的妖修对阵法好像很感兴趣,我们那里还有一些专门给灵药用的,想来对你们也很有帮助……”

    参商瞪圆了眼睛,叫道:“喂喂!程灵玉!”

    灵玉转回来,笑得亲切和蔼:“参商少主,借个地方我跟方少主谈谈生意?”

    参商小脸憋得通红,狠狠地瞪着她,最后气鼓鼓地说:“行了,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吧!”

    灵玉与方心妍对视一眼,一起偷笑。

    虽说参商内心已经成年了,可行事还是带了小孩子的脾气。

    灵玉道:“急什么?一个一个谈……”

    大荒比天阿大了两倍有余,难道她会因为天阿不要大荒这么个宝地?做生意嘛,难道还怕赚得多?

    在扶桑之木,灵玉分别和方心妍、参商达成协议。

    方心妍很快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国主,参商达到中期,对大荒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他们已经可以代表东溟做出决策了。

    至于灵玉,她有把握说服太白宗的高层,由他们出面,跟东溟进行交易。

    当然了,陵苍其他宗门肯定会眼红,太白宗不可能完全独占。到时候如何组建商团、分配利益,就让太白宗的高层们头疼去吧!这种琐事,灵玉怎么也比不上那些玩了一辈子心眼的老家伙,她只要把商机带回去,他们懂得怎么处理。

    至于她么,分红是必然的,主要的任务,还是增加自身实力,晋阶后期。

    东西溟通行不难,早在临海之战,双方已经能够来往。

    难的是,如何打破他们固有的思维,愿意与对方共享利益。

    当然了,打架肯定难免。灵玉可以想象,这件事一旦开始,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将来会有无数的商团涌进东溟,也会有无数的是非产生。这是通行带来的必然的代价。

    灵玉想到无双城,向参商和方心妍要了保证。有朝一日,她会派自己的势力过来,到时候,可不许他们把最佳合作位置让给别人。

    至于所谓她自己的势力,其实她自己都没有见过……

    当年在星罗海,徐逆曾经把双成的信物交到她手上,等于把自己暗中培植的势力交到她手上。

    本来,灵玉在结婴游历的时候,想去星罗海亲自看看,没想到在大梦泽遇到徐正,意外结婴。之后就回了陵苍,没去星罗海。

    她留在太白宗期间,一直与星罗海那边有通信往来。

    徐逆暗中培植的势力,在伏元青手上。

    当年在上真宫中,徐逆曾经嘱咐过她,一旦他出了事,要盯着伏元青。伏元青是他的剑侍中年纪最长、最能干的一个,也是心思最活、野心最大的一个。当年他叛离紫霄剑派,为了活命,连脸都可以抛弃,可见其心志。

    如果能够收服伏元青为己用,好处十分明显。这些年来,徐逆不在星罗海,时常几十年没有音讯,那个势力在他的掌控下,一直在发展壮大,没让徐逆操半点心。

    但是,另一方面,收服他的难度也很高。像他这样的人,没有足够的利益,无法引得他心动。没有强大的本事,也不能让他心折。

    徐逆预料到,他若是出了事,伏元青肯定会心思浮动。

    灵玉腾不出空,所以一直没怎么管。伏元青倒也乖觉,并没明着背叛,徐逆消失后就听命于她。只是,灵玉不是傻瓜,从伏元青送来的信件中,可以看得出他的敷衍。

    这一点,灵玉并不在意。等到她抽出空,自会去星罗海震一震伏元青。

    至于双成那边,她也有联系,但因为没有特别的事情,就一直没有会面。

    数日后,凤启带着陶朱,从朔月之丘赶回来。

    随着参商威严日盛,开矿之事十分顺利,凤启早就把那一片极品矿挖出来了。

    看着堆了满满一个屋子的乾坤袋,灵玉惊讶:“这么多?”

    凤启禀道:“程前辈离开后,晚辈多招了人手,所以挖得快了!”

    灵玉打开一只乾坤袋,看着里面闪亮亮的宝石,用力一拍凤启的肩:“干得好!”

    她从怀里取出一枚玉简:“这是我收集的丹方,提前给你就当奖励了。”

    凤启早就猜到,以灵玉的个性,见他如此尽责,肯定会奖励他,只是没想这么大方。

    他接过丹方,拜谢:“多谢前辈厚赠。”

    灵玉摆摆手:“还有四十年,我可记着呢!你也别放松了。如果你干得不好,我回东溟的时候,可没你的好果子吃!如果你干得好,还有更丰厚的奖励。”

    凤启没有喜形于色,但能感觉到他的欢喜,再次下拜:“是,前辈放心。”

    矿脉的事交代完毕,凤启告退了,留下陶朱。

    灵玉弹了弹小家伙的脑门,说:“几十年不见,才长大这么一点!”

    陶朱揉了揉被她弹痛的地方,苦着脸:“师父,我是妖修……”

    论年纪,他比灵玉还大呢!只不过妖修长得慢,几十年还是太短,陶朱看起来也就大了一两岁。

    “行了,”灵玉没心情欺负他,“我要回西溟了,你要跟着走,收拾一下吧。”

    “真的?!”陶朱跳起来。尽管他已经有所猜测,现在得到确切的消息,真是喜不自胜。

    灵玉泼冷水:“别高兴得太早,有师徒之名,你还跟我回西溟,以后的日子可不会好过。如果你有什么事做错了,我可不会跟你客气!”

    陶朱满不在乎:“师父放心,我早有准备。”反正他去西溟是为了学经商,留在师父身边的日子少之又少……

    看陶朱这样,灵玉暗笑。这小子,等着瞧吧!

    “好了,不跟你废话,回去准备吧。”

    “是!”

    陶朱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灵玉一个人坐在木屋里,看着堆了一个屋子的珍品,却没有一丝笑容。

    她伸出手,一枚剑丸跳动了一下,“噌”地化成一柄飞剑。

    剑锋锐利,紫气氤氲,光芒吞吐不定。

    很多剑修擅长铸剑,因为他们需要养剑护剑,徐逆亦是如此。当年紫郢剑还是一柄废剑的时候,便是他自己铸造打磨出来的。当年,徐逆曾经对她说过,剑修岂能没有一柄属于自己的剑?即便她不是纯正的剑修,飞剑也不能马虎。若能得闲,他会为她亲手铸一柄剑。

    聚少离多,不得相见,他一直没找到机会为她铸剑。

    没想到,分离一百多年后,他会用这种方式把剑送给她。

    这柄剑上紫气浓郁,分明来自于他自己的剑。也就是说,这柄剑,其实是他化用自己的剑气铸成的。也许,他想用这种方式,陪在她身边。

    可是,即使这柄剑的剑气与他一般无二,又怎么能够代替他?

    灵玉闭上眼,长叹一声。

    都说天命之人霉运缠身,徐逆无疑是最倒霉的一个。他未出生,就身陷阴谋,好不容易摆脱了昭明,却又要面对可能被夺走身体的窘境。

    上天对他从来都不公平。

    被关在生死树里那四十多年,他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怀着的怎样的心情,与她一壁相隔?

    灵玉想起地上那散乱的字迹。在那四十多年间,他写了多少遍,才能在坚硬无比的生死木上留下她的名字?

    还有树壁上那封留书,她仿佛看到他的矛盾踯躅。

    希望她看到,相信他会回来。又希望她没有看到,这样子,就算他失败,从这个世上消失,她也不会太伤心……

    灵玉抱着剑,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不管紫郢和怀素之间有着怎样恩怨,她不是怀素,徐逆也不是紫郢,那都跟他们无关。化身也好,前世也罢,她现在是程灵玉,他是徐逆,他们彼此相爱,这就够了。

    她相信,徐逆总有一天会回来。

    她要好好地努力,用最好的自己,等待最好的他回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