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过溟渊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溟渊之侧,风声呼啸。

    当年,大衍城被拖入溟渊,导致镇守溟渊的力量失衡,溟渊地形因而发生了改变,妖修们借此入侵。

    灵玉亲身来到溟渊入口,看到了可以通行的缺口。

    将沧溟界变成东溟西溟的溟渊,远看就像一条巨大的伤疤。这条伤疤当中,有一个地方扭了一下,两边山岩几乎贴在一起。周围的溟渊之气淡薄,便是低阶修士,也能够从此经过。

    灵玉远远地感觉到,这个缺口附近,镇守着三位元婴妖修,两位初期,一位中期。

    镇守的妖修虽然修为不高,封堵缺口的阵法却很严密,还有层层叠叠的禁制。

    单论这些镇守妖修的实力,灵玉并不畏惧,可要是加上阵法禁制,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解决的了,到时候引来其他妖修,麻烦就大了。想要靠实力冲过去,非得突破至后期不可。

    当然,现在的她用不着了,有人送她过去。

    “来者何妖,报上姓名!”刚刚看到溟渊缺口,隔得还远,镇守之处便升起一道遁光,直飞到他们面前。遁光散去,露出一名黄脸汉子的面容。

    方心妍和参商都没说话,明堂迎了上去:“可是玄蜂部族的乐山兄?”

    黄脸汉子诧异地打量着明堂:“不错,你是……”

    玄蜂非禽非兽,远居大荒南端的炎风之野,与明堂并不相熟。

    明堂道:“老夫火鸦族长明堂。”说着让了让位置,“我们少主与天阿少主正要送客人去西溟。”

    玄蜂乐山闻言皱起眉头,扫过他们一行人,没有回答。

    灵玉悄悄捅了捅参商,传音:“看样子,人家不认你这个少主,你就不晓得事先打好招呼,少丢人吗?”

    参商有些狼狈地回答:“不打好招呼也不丢人。”好吧,他确实是忘了……

    这些镇守溟渊缺口的元婴妖修,并不常回大荒,根本不知道参商这个少主已经得到了承认。

    还好,乐山没有当场给他们没脸。他们一行人,虽然没有元后妖修,可是元中众多,他却只有初期修为。

    扫了一圈,乐山的目光停在了灵玉身上。

    “这位是……”

    “这位是两位少主的客人。”明堂答道,他看出玄蜂并不打算给面子,神情也冷了下来,摆出族长的派头,“此处负责的是谁?劳烦乐山兄请他过来一趟。”

    乐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他没有蠢到当场距离,略一犹豫,便发了传讯。

    不多时,一位长眉老者飞了过来。

    看到他们一行人,老者的目光一下子定在了灵玉身上,沉声道:“几位是什么意思?这位难道不是人类吗?”

    “自然是。”明堂冷冷答道,“不过,这个人类是少主的朋友。”

    老者瞥了参商一眼,轻蔑道:“少主不好好在扶桑之木做他的少主,跑到溟渊来做什么?还意图包庇人类!”

    他话刚说完,明堂便高声喝道:“少主如何行事,何需你说三道四?少主有命,你到底听不听命?”

    妖修老者在心中权衡了一下情势,到底没有说出不听令的话,折中说道:“事关重大,老夫不敢随意放行。不如少主暂且等等,等老夫问过了几位元后前辈,再……”

    话未说完,参商给了明堂一个眼色,明堂毫不犹豫张口一吐,一团真火冲着妖修老者燎烧而去。

    妖修老者一惊,立时瞬移,反手一道惊雷落下。

    可惜,火鸦们根本没有跟他单打独斗的意思,妖修老者一动手,一窝蜂地逮着他和玄蜂乐山狂殴!

    灵玉侧目,瞅着参商。

    参商一脸淡定,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方心妍同样如此。

    灵玉在内心感叹,这些当少主的果然都是……不要脸皮的啊!

    事情就这么粗暴地解决了,灵玉被送过溟渊缺口。

    看着广阔的海洋,灵玉感叹,就这么回西溟了,感觉怎么有点不真实呢……

    她和参商解了共生契,扬声道:“诸位,再会了!”

    “滚吧滚吧!”想到她带走的那些极品矿石,参商心疼得脸都扭曲。

    方心妍笑吟吟地回了一礼:“程师妹走好,请代我向我师父和蔚师叔问好。”

    灵玉一笑:“好,保重。”她还当方入微是师父,想来对太白宗还有旧情在。

    如此,就好。

    灵玉转过身,化为一道遁光,往内陆掠去。

    没再回头。

    方心妍叹了口气,对参商道:“我也回去了,参商少主,再会。”

    参商觑了她一眼,心中颇为可惜。他虽然爱看美人,但也不是色狼,所以没有阻止。

    “好,若是有事,记得传讯告诉我。”

    方心妍再度行了一礼,带着黄芍等草木妖修离开。

    ……

    灵玉在沧海上空飞遁,心中激动不已。

    不小心被甩到东溟,终于安全回来了。

    离开多年,不知道师祖怎么样,问题是不是解决了。若是没有解决,那也没关系,冻在玄冰之中,师祖的寿元流逝变得很缓慢,有足够的时间想办法。

    还有师父和其他同门……

    “来者何人!”一声高喝,在耳边响起,如响雷一般震得耳朵嗡嗡回响。

    灵玉停下飞遁,神识扫去。

    不多时,一道遁光出现,向她急速掠来。

    遁光在她面前停下,露出一名壮汉。

    看清此人模样,灵玉不禁笑了。并不是她认得这位修士,而是这一位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她流落东溟多年,已经多久没有见到人类了?

    来人目光如电,扫视着她,口中喝道:“你是何人?为何从东溟而来?”

    这位壮汉修士和灵玉一样是元婴中期,修为比她还要高一些,她隐隐靠近后期,这一位却已经挨到了后期的边缘。这样的人物,在西溟不可能籍籍无名。

    在灵玉打量对方的同时,这壮汉也在打量灵玉。他心中暗暗吃惊,在溟渊附近镇守多年,人妖之别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一位不带丝毫妖气,行止自然,是人类无疑。仔细观察,从她的神采可以隐约看出,本身年龄并不大。这么年轻的元婴中期修士,好像从来没听过啊!

    灵玉向此人揖了一礼,答道:“在下太白宗程灵玉,敢问道友尊讳?”

    听到她自报家门,壮汉面露古怪:“你就是太白宗程灵玉?”

    这名字倒是很熟悉,应该说,自从上上届的莲台之会,这个名字陵苍修士少有不知道的。此前倒是听说过,这位敢向昭明剑君挑战的小辈结婴成功了,但没想到,才几十年时间,她已经突破中期,而且离后期不太远了。

    这样的修炼速度,也太可怕了。回想自身,花了多少年才有今日的修为?还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修炼迅速了,没想到跟这小辈比起来,差了这么多……

    灵玉不知道他心中想了这么多,微微低头,答道:“正是。”

    壮汉问:“有何证据?”

    他眉毛粗豪地竖起,声如洪钟,听起来像是质问。

    灵玉并没有计较这个,当年的飞舟惨案,给西溟修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发现有人类修士从东溟而来,岂能不重视?

    她不答反问:“不知道友尊号?”

    壮汉一扬眉,似乎要发怒,最终没说什么,取出一枚玉令:“极意宗明景生,这一带由我镇守!”

    灵玉验看过真假,确认无误后,才将自己的身份令牌抛给对方:“这是我的宗门身份令牌,明道友可以仔细验看真假。”

    夺舍再怎么真,很难做到气息完全一样,元婴修士仔细验看,总有蛛丝马迹。

    明景生拿着灵玉的身份令牌,将其中用秘法封存的气息与她自身的气息进行对验。好一会儿,才将令牌还给她,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令牌无误,多谢程道友配合。”

    “既如此,在下赶着宗门,就不多聊了,告辞。”

    “等等!”明景生拦住她,肃容道,“道友修为高深,就这么放你进入西溟,似有不妥。”

    灵玉挑高眉头:“明道友这话何意?”

    明景生也不隐瞒,说道:“道友从东溟而来,着实古怪,需要确认过后,才能放你回西溟。”

    “刚才不是确认了吗?”

    “只是身份令牌,也可以作假。”

    灵玉无奈:“那依明道友所说,要怎么只?”

    明景生道:“道友先随我回去,将事情向我们镇守小队说清楚,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会派人亲自送你出战场。”

    灵玉想了想,明景生这么做不算出格。东西溟便是有来往,也是为了厮杀,她没有出西溟的记录,却突然从东溟那边过来,实在可疑。且她修为又高,若是出了差错,恐怕就连明景生都担不起。

    灵玉叹了口气:“好吧,若是你们真不能确定,可以传讯给我的师门长辈,请他们来接。”

    明景生点点,表示自己接受她的建议:“果真如此,只有麻烦太白宗的道友了。程道友,请。”

    灵玉跟在明景生身后,往西边飞掠而去。

    不多时,神识中出现了一座小岛。

    这座小岛戒备森严,有四名元婴修士镇守,两名初期,两名中期,想来就是明景生说的镇守小队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