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规矩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明景生打开小岛的禁制,带着灵玉落了下来。

    “老明,回来了?”一名青年大大咧咧地向他打招呼,随后看到灵玉,愣了愣,“这位道友……”

    明景生没回答,灵玉拱手道:“太白宗程灵玉。”

    青年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是程灵玉,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

    灵玉颇觉意外,知道程灵玉这个名字的不少,见过真人的却不多,大概就是上上次莲台之会……

    果然,这青年说道:“一百多年前那次莲台之会,我也参加了,不过修为不高,成绩一般,想必你不记得我。”

    听他这么说,灵玉仔细一看,果然觉得他很面熟。就算上次没有直接对上,对方也不起眼,以修士的记忆,留下印象不难。

    这位跟她同阶,这么说,他结丹至今不超过三百年了?他修为是元婴初期,看样子,境界稳定不久,结婴应该没超过二十年。

    就算如此,他从结丹到结婴,差不多也就两百年出头,在陵苍修士中,算是非常出色的了,想来,要不是他不擅长斗法,就是当年修为不高,才会在莲台之会表现一般。

    “在下朱千律,赤霞宫修士。”青年正式地见了一礼。

    灵玉还没来得及回答,又有一道声音响起:“老明,是什么人?”

    这是一位女修,一身紫衣形容冷艳,修为亦是元婴初期。

    看到灵玉,她的眉毛微不可见地一抖,皱眉道:“怎么可能有人从东溟过来?是不是妖修做的手脚?”

    这女修一出场,火气满满,灵玉诧异,向朱千律歉意地笑了笑,也不插话,看明景生怎么回答。

    明景生声如洪钟:“这位是太白宗的程灵玉程道友,你应该听过的。”

    这女修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明景生似乎没听出她话里的火气,说道:“问太白宗就知道了。”说着,对灵玉道,“程道友,请。”

    带着灵玉进入正厅,里面就摆了一条长桌,明景生请她在一边坐下,自己坐了另一边。

    那位女修紧跟着过来,坐到左边,摆出审人的姿态。

    朱千律稍后进来,倒了杯茶,送到她面前。

    “那位是幽冥教的司慧雪,丁玉成的师姐。”朱千律低声说罢,对她笑笑,在明景生右边坐了。

    灵玉感激地对他点点头,知道这位女修为什么看她不顺眼了。

    丁玉成,那个在莲台之会上面,被她暴打一顿的幽冥教修士。打输了没什么,关键是她故意折辱,使得丁玉成脸面尽失。

    当然,灵玉才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一报还一报而已,如果不是他暗算纪承天在先,她也不会这么做。

    朱千律的声音,明景生和司慧雪都听到了。明景生看似粗豪,却装聋作哑,当没听到。司慧雪则愤怒地瞪了朱千律一眼。

    他们共同镇守溟渊,当然以为彼此之间比初次见面的灵玉交情要好,没想到朱千律这么不给她面子。

    朱千律淡定自若,没有把司慧雪的愤怒当一回事。

    灵玉也很淡定,甚至主动出声招呼:“原来是司道友,幸会。”

    司慧雪哼了一声,没有应答。

    既然对方把不满摆在了脸上,灵玉也不跟她客气了,收回目光,淡定地等待着问话。

    “好了,”明景生开口,“程道友,说说你为什么会从东溟过来吧。”

    灵玉答道:“多年前,因为意外通过一个空间节点传送去了东溟。”

    明景生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没想到灵玉只说了这么一句。

    确定灵玉不准备再说了,他问:“空间节点?在哪里?”

    灵玉笑道:“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吗?”

    “……”明景生默了默,点头,“可以。”

    他想了想,换了个问题:“那就说说你是怎么从东溟过来的吧。据我所知,东溟那边有元婴妖修镇守,你如何能够安全通行?”

    “因为我说动了他们。”

    灵玉又只答了这么一句,明景生还没说什么,司慧雪抢先道:“这算什么回答?妖修怎么可能愿意放人类过来?你是不是故意隐瞒,实际上跟妖修串通好了?”

    面对质问,灵玉眨眨眼,没回答。

    司慧雪一拍桌,气势汹汹地喝问:“还不快说,你跟妖修怎么勾结的?想做什么?”

    灵玉轻嗤一声,仍不作答。

    司慧雪大怒:“你什么意思?胆敢不回答?”

    灵玉抬起头,轻慢地扫过她一眼,慢悠悠反问:“我也想问,你什么意思?胆敢如此污蔑我?”

    司慧雪“霍”地站了起来:“我哪有污蔑,这是合理的怀疑!”

    灵玉理都没理她,转过去问明景生:“明道友,这是你要问的问题吗?”

    明景生咳了一声,说道:“程道友好歹讲清楚一点,不然我们没法交差。”

    他的态度尚算客气,灵玉便也收起了狂态,平静地答道:“此事涉及机密,怕是不好回答。明道友,如果还怀疑我的身份,就请通知我的师门长辈吧。”

    明景生面露为难,司慧雪却好像抓到了她的痛处,迫不及待地指控:“机密?你跟妖修来往,能有什么机密?该不会是你们太白宗暗通妖修吧?”

    她话音未落,忽听轻微的“嗤”一声,一柄紫气氤氲的剑出现在灵玉手上,平平举起,对着司慧雪的面门。

    寒意逼来,司慧雪打了个冷战。

    这剑就像平空出现的,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对准了司慧雪的面门,根本看不清她如何拔剑。

    就连明景生也是如此。

    “你……”锐利的剑锋上,杀意凛冽,司慧雪顿时说不出话来。

    灵玉沉声道:“你污蔑我,我可以不跟你计较,胆敢污蔑我的师长,我便叫你血溅五步!”

    司慧雪很想顺势反击回去,说她无视各大门派联盟,可是,这杀意太清晰了,每个毛孔都感觉到沁入心脾的寒气,一时被震住。

    “程道友……”明景生不得已打圆场,他半是劝解半是警告地说,“就算小司做了不恰当的事,你如此行事,也不合适。我们可不是一家宗门。”

    灵玉视线平移,直视着明景生,说道:“明道友,莫怪我不敬前辈。就算我不随你回来,直接闯过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敬你们为陵苍紧守门户,愿意照规矩行事。你们怎么问话都好,像这般随意污蔑,我可不会忍!”

    明景生皱起了眉头,隐隐露出不悦。

    他再怎么粗中有细,也是粗豪的性子,像这样的人,吃软不吃硬。灵玉之前还算乖巧,倒没什么,此刻语带威胁,明景生不高兴了。

    “程道友这是什么意思?司道友说几句话,就算污蔑了?只是猜测而已,又没有真的给你们冠罪名。再说,你什么都不肯说,也难怪……”

    不巧,灵玉也是吃软不吃硬。明景生基本礼数是有,可言语之间却要她低头。师门被人如此污蔑,灵玉岂会容忍?

    她冷笑,将剑一收,往桌一拍,坐下来说:“我话放在这里,事关机密,不便外泄。你们看,是把我关起来呢,还是放我过去?”

    这下子,连明景生也露出了怒色:“程道友!”

    没等他说什么,朱千律忙道:“老明,都是道友,消消气……”

    明景生站在她这边,司慧雪哪会放过,转头瞪着朱千律:“姓朱的,你什么意思?莫不是见她长得好,就想放她过去吧?别忘了你的职责!”

    朱千律脾气好,只是皱了皱眉,说:“司道友,这种话怎能随便乱说?”

    司慧雪这毛病显而易见,别人没说什么,她就自己想出了一套罪名。

    朱千律缓了缓语气,对明景生道:“老明,勾结妖修,这罪名很严重。程道友怎么说也是中期修士,她不肯说,我们按例要找她的宗门……”

    他是在提醒明景生,灵玉是个中期修士,看她刚才出剑,实力未必比明景生要差,动起手来,对他们可不好。

    朱千律这一提醒,明景生心中一动。刚才他就想到,这位晋阶这么快,还敢跟昭明剑君叫板,实力如何,真不好说。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得罪她,实在没必要。

    明景生沉吟片刻,说道:“小朱说的是,我们还是按规矩行事吧。”他看向灵玉,“程道友,既然你不肯说,我们只好越过你,直接找你的宗门了,到时候你的宗门要跟联盟交代,说不定会变成大事,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吗?”

    灵玉镇定自若。跟东溟通行一事,肯定不是太白宗一家能够搞定的,必然要跟各大宗门的联盟通气。

    她说:“这是应当。既然规矩如此,那就请明道友按规矩行事吧。”

    明景生无法,叹了口气,嘱咐朱千律:“带程道友去休息吧。”说着,对灵玉道,“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联系到贵宗门,只能请程道友在此暂住了。”

    灵玉没有异议,答应一声,跟随朱千律去了后院。

    这个小岛不大,灵脉很微弱,灵气是用聚灵阵堆出来的。

    灵玉进入客居,毫不客气地将客居布置的禁制当着朱千律的面全部拆了。

    朱千律只能苦笑,这小岛不能算他们的,灵玉这么做,说不上过分,只是他们这些临时主人,多少感到脸上无光。

    “对了朱道友,这里还有一位中期修士,不知道是哪家宗门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