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一剑就够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朱千律目光闪了闪:“那位啊,说是镇守溟渊,其实从不外出,不必管他。”说着转移话题,“程道友,司道友那人,就是嘴上不饶人,你不必与她计较。”

    “我要跟她计较,早就一剑砍过去了。”灵玉一边布置禁制,一边说道。

    “呃……”朱千律心道,自己怎么就忘了这位程道友什么性子呢?当年莲台之会,当着那么多宗门高阶修士的面,把丁玉成揍成个猪头,还敢对着昭明剑君这位陵苍第一剑修口出狂言……

    他觉得自己应该为司慧雪担心一下。莲台之会时,丁玉成与她同阶,还被她揍得毫无反抗之力,如今她比司慧雪高了一个小境界,谁强谁弱还用说吗?

    说起丁玉成,当年莲台之会结束后,他就闭门不出再无音讯,听说至今未能结婴。当年有望夺得莲台之会魁首的人物,如今连结婴都成了问题,不能不叫人掬一把同情泪。

    “朱道友,你们传讯给太白宗,需要多久?”

    朱千律算了算,说:“倒也不用多久,我们有特制的传讯符,一两天内就能传到。不过,太白宗的道友赶过来,可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从太白宗出发,就算直接坐传送阵,也只能传到战场入口处,赶到溟渊附近,再快也要大半个月。

    灵玉问:“这里是镇守溟渊的要地,怎么没有布置传送阵?”

    朱千律笑道:“就是因为这里重要,才不能布置传送阵,否则,若是被妖修突袭得手,利用传送阵入侵陵苍怎么办?”

    灵玉想想也是,就不再多问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朱千律对灵玉的经历很感兴趣,问了些外人不清楚但又不太重要的问题,比如她的出身,为什么会剑法双修等等之类的。

    灵玉则问了太白宗的近况。朱千律表示,自己结婴不久就来了溟渊,对陵苍内陆的事情知之不详。不过,他结婴之时,太白宗也多了一位元婴修士,正是纪承天。

    朱千律很是感慨,他自己在各大宗门的优秀弟子中只能算是平庸,纪承天却是精英中的精英。没想到,他会跟纪承天差不多时间结婴。

    灵玉也很感慨,纪承天到底闯过了这一关,算来,他结婴之时,已经过了四百岁了。

    像他这样的宗门顶尖弟子,四百岁结婴不算晚,但绝对不算早。

    灵玉追问朱千律好几遍,除了纪承天,太白宗可还有其他人结婴?

    朱千律委婉地表示,自己镇守溟渊,近年来的事情不大清楚,没听过这样的消息。

    看他这态度,灵玉暗暗叹了口气,看来陆盈风他们,都还没结婴。

    其实,以他们的年纪来说,还没结婴很正常,当年蔚无怏结婴,也有三百多岁了。只是灵玉自己晋阶太快,几乎没遇到过瓶颈,总觉得他们慢了……

    闲聊了一会儿,朱千律告辞了,离去前说:“太白宗这一代人才济济,更新换代不用愁了,着实让人羡慕。”

    得知宗门一切安好,灵玉心情愉快。师祖之事,朱千律并非本门修士,不知内情,但没听说师祖陨落的消息,应该还安好。

    朱千律的话提醒了她,目前,宗门内最年长的断岳真人寿元只剩下几十年,此后两三百年时间,太白宗老一代修士纷纷寿元终尽。

    上一代的方入微、丹锦、蔚无怏、蓝沐阳结婴,算是补上了太白宗在临海之战中损失的实力。而他们这一代,要填补的是显化真人这一批。

    新一代弟子纷纷结婴,老一代修士还未坐化,目前的太白宗,正是宗门实力最强盛的时期。可惜,这种强盛只能维持短暂的一两百年,随着老一代修士坐化,宗门实力亦会慢慢下滑。

    不过,这种下滑未必是坏事。没能更进一步,前辈们总要老去、坐化,更年轻的元婴修士,会给宗门带来更稳定的前景。

    每个宗门,每一代,都是如此轮回。

    如果更新换代不能及时接上,宗门就会衰落下来。

    灵玉开始静心修炼,等到她从调息中醒转,外面已经是深夜了。

    海浪声清晰地传入耳中,显得越发寂静。

    灵玉干脆没起身,靠在墙上听着潮水一声声地拍着岸沿,整个人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

    好像魂魄离了体,存在于小岛的任一个角落,随着海浪起伏。

    突然,灵玉眉峰动了动,她的神识,好像发现了什么。

    神识迂回地试探了一番,隐约好像听到了几个字。

    “……人在东厢……”

    “……中期。”

    “这样不好吧……若是她……再说……”

    “……怕什么?她……无人知晓……”

    灵玉警觉心起,从怀里摸出一块黑石,注入神识。

    片刻后,她面带微笑,弹出一道符:“真有意思……”

    不多时,灵玉推开房门,伸了个懒腰,好像刚刚结束修炼,出来溜达放松的。

    对面的房门同时被推开,却是司慧雪。

    她看到灵玉,面色一寒,哼了一声,自顾自扭头走了。

    灵玉见状,反而跟了上去。

    “司道友,你也出来散心?”

    司慧雪到底不敢得罪她太过,冷淡地应了一声:“是又如何?”转头就走。

    她摆明了不想跟灵玉呆在一起,偏偏灵玉不肯放过她,继续跟上去:“唉,这里的灵脉太差了,修炼效果大打折扣,难为你们在这里一守就是几十年……”

    司慧雪转了个弯,本来打算去正厅的,拐到海边去了。

    没想到灵玉还跟上去:“司道友怎么会跑到这里来镇守?看你的修为,应该结婴不久吧?怎么不出去游历呢……”

    司慧雪被她跟得烦了,霍然转身,怒道:“程灵玉,你到底想干什么?”

    灵玉一脸无辜:“我哪有想干什么?这不是正好碰到你出来,所以想跟你聊个天吗?”

    “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有啊。”灵玉笑眯眯,“比如你那位师弟丁玉成。”

    她没提丁玉成还罢,一提丁玉成,司慧雪即使知道自己修为实力都不如她,也控制不住怒火了:“程灵玉,你欺人太甚!”

    这世上怎么会这种女人?白天的时候,因为她一句话不合心意,就拔剑相向。现在更奇怪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跟着她东转西转,缠着她聊天。要不是她提起自家师弟,司慧雪还真以为她是那种事情一过就抛到脑后的没心眼的人。

    灵玉笑眯眯:“我欺你了吗?明明是你一直为难我。”

    司慧雪眼睛里快喷出火了,怒瞪着她。

    灵玉面露惊讶:“或者说,你不是因为你的师弟记恨我?”

    “我……”司慧雪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当然是因为丁玉成之故对灵玉怎么看都不顺眼,可是,灵玉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兴师问罪吗?要问罪也应该是她问罪吧?

    灵玉装模作样吹了吹手上的灰,说道:“你们幽冥教的真有意思,总是本末倒置,丁玉成是这样,你也这样……司道友,你猜,我要打败你,需要几剑?”

    司慧雪忍着气:“你到底想怎样?要动手就动手!”

    灵玉笑了:“你敢这么说,是因为这小岛上禁制严密,我若动了手,就会被禁制反扑,对吗?”

    “……”司慧雪咬了咬唇,目光微闪。她确实是这么想的,这座小岛的禁制,他们镇守小队的任一人都可以动用,灵玉敢动手,她就不会客气!

    灵玉凑上前,离她只有半尺远,轻声说:“可惜,我要告诉你,就算有禁制存在,我想杀你,最多不过三剑。”

    司慧雪猛然瞪大眼,猛然后退一步:“你……”

    她只来得及说一个字,周围突然黑了下来,海潮声一瞬全无,只剩下虚无空际的黑暗寂静。

    司慧雪立刻想起当年莲台之会上面,灵玉与缘修那场对决。

    空间法宝,是那件空间法宝!

    她对这件法宝的印象太深刻了,若非那场对决,她觉得自家师弟足够成为魁首,可那场对决让她知道,原来这一代弟子,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

    她已经元婴,不像结丹修士那般对着空间之术束手无策,可是,持续不断压下来的空间之力,让她腿软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去化解。

    一声轻嘲响起,灵玉的声音幽幽传来:“三剑还是太看得起你了,就你现在这样,我出一剑,你都没办法挡。”

    司慧雪猛然惊醒,发现自己竟然未战先怯,不禁羞愧,慌忙将法宝祭出来。

    她的法宝是一件玉瓶,不过,与道家法宝的仙气不同,这件玉瓶带着幽暗的气息,一打开,便有幽魂从中逸出。

    没等幽魂找到目标,司慧雪便感到一阵风过,后背一凉,贴上来一个身影。

    灵玉的剑搁在她的肩上,剑身横过脖颈,散发着冰寒的杀意。

    她在司慧雪耳边吹了口气,说:“你的实力,比起你师弟来可差多了。”丁玉成虽然比不上她,当初也能跻身一流,可司慧雪呢?难以想象,她是个元婴修士。听说魔修有许多奇妙的修炼功法,只求速度不求心性,莫非她就是这样晋阶的?可魔修不擅长斗法的还真少……

    一招未出,便落败了,司慧雪反倒没了怒气,她呆了呆,略带愤恨地道:“不错,我师弟比我强许多,他才是师父最看重的弟子,是我们这一脉的希望,可是,他却被你毁了!”说到这里,她声音尖锐,“他资质那么好,却到今天还没结婴,这都是因为你,因为你!”

    灵玉没有半分动怒,反而笑了。她在司慧雪耳边说:“那么,想不想救你师弟?”

    司慧雪警惕地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灵玉收回剑,退离一步,说:“如果你肯帮我一件事,我就帮你解开丁玉成的心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