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套中有套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明景生转过头,看着离开小岛的那两道遁光,脸色沉了沉。

    这两人刻意收敛了气息,遁光显得很微弱。不过,再怎么收敛,也瞒不过明景生的耳目。

    共同镇守溟渊好几年,一直老明老明地叫,这两人怕是忘了,他明景生是个后期有望的中期修士。

    但明景生并没有跟上去,那两人离开,镇守小岛的只剩他一个,需要他主持阵法,若是他也离开,溟渊那边就没人盯着了。

    何为轻,何为重,明景生很清楚。

    不过,就这么放任他们,也不合适,不然就得罪太白宗了。

    他老明只是生得粗豪,可不是没有脑子。

    明景生没再继续检查阵法,到了这一步,他哪还会不知道,阵法根本没出问题?哼,竟然拿小岛的禁制为自己遮掩布局,看来他们都不想在这里继续镇守下去了!

    回到小岛正厅,明景生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符,用神识记录了一句话,将之发了出去。

    通知过了,就算事后太白宗要算账,也不关他的事。

    ……

    身上光芒还未散去,便听到了尖锐的呼啸声。

    灵玉也不用看也知道,这是剑气撕开空气发出的爆空声。

    她的身上腾起灵光,同时身影一闪。

    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好像踩到了什么,立时,各类法术劈头盖脸地向她砸了下来。

    灵玉不知道这是哪里,不过,神识可以感觉出,这是一个半封闭的空间,对方堵住了出口,设下了埋伏,以粗暴而强悍的姿态,关门打狗。

    暴烈的剑光倾泄下来,再加上埋伏的阵法发动,一时间,这个半封闭的空间里被法术填得满满的,相信就算是元后修士,一时间也没办法挣脱。

    一刻钟后,攻势终于减弱了,那个堵住出口的修士松了口气,收回剑气。

    这么一通毫无保留的爆发,就算是元婴中期修士,也有些疲惫他不敢有丝毫放松,这位不能当成寻常小辈看待,晋阶虽迟,实力却不弱。

    不过,陷阱再加上剑气爆发,被堵在这么个小小的空间里,怎么也翻不出风浪了吧?就算是元后修士,落入这个陷阱,也得去掉半条命……

    这人脸上笑容还未收起,陷阱里法术的光芒也还没散去,整个人就僵住了。

    他看到,一道凛冽的紫色剑光,从里面飞出来,绕了一圈,化出剑阵,向他兜头罩下。

    还好修士的直觉还在,他一振臂,自己的剑气也飞了出来,挡住了剑阵。

    两个剑阵相触,此人大吃一惊!

    深紫色的剑气,纯粹清正的紫气,竟然比他的还要凛冽几分!

    “《紫霄剑典》?你怎么会《紫霄剑典》?”他失声喊道。

    陷阱里的法术光芒渐渐隐没,露出灵玉的身影。

    她轻哼一声,高傲地抬起头:“什么《紫霄剑典》?谁耐烦修一部意义扭曲的功法?别给你们紫霄剑派脸上贴金了!”

    没错,眼前这位修士,分明是紫霄剑派的剑修。

    灵玉并不认得他,不过,既然决定要报仇,她当然会把仇人的情况好好了解一番。此人形貌,与紫霄剑派一位元婴剑修相差无几,只不过,在她的印象中,那位还是元婴初期,眼下这人却是中期,想来是她流落东溟期间晋阶的。

    这位剑修看起来三十多岁,已经不能称之为青年了,不过脸上保留了青年的锐气与傲气,一看就是典型的紫霄剑派修士。

    不过,灵玉此时表现得比他高傲多了,眼睛里的轻蔑足以叫人腾起熊熊怒火。

    “想必阁下就是沈清宵沈道友了,”剑阵僵持着,灵玉说道,“不知道友设下陷阱想做什么?提前替你们家剑君扫清障碍吗?哈,本以为昭明剑君怎么说也是一代宗师,没想到也会使这么不入流的手段,要是让陵苍同道们知道的话……”

    “程灵玉!”她说得阴阳怪气,这位剑修意料之中怒了,“是我设伏杀你,别扯到我家剑君身上!”

    “哟!敢做别不敢认啊!怎么,听说我中期了,紫霄剑派怕了?不找你们麻烦也行,让你家剑君在莲台之会上,当着各大宗门的面,给我赔礼道歉,或许我会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住口!”沈清宵大怒,“像你这样的人,也配修剑?”

    “我这样的人?怎样啊?我没有抓无辜的小孩当孙子的替身,也没有把人逼得无路可走只能自堕溟渊,更没有设下埋伏暗杀,我怎么不配修剑?倒是你,”灵玉轻蔑一笑,“身为剑修,连面对面的勇气都没有,对上同阶修士还要借助阵法埋伏,也配修剑?”

    “我……你……”沈清宵被气得吐血,偏又哑口无言,他不是口齿伶俐的人,哪里比得上灵玉的伶牙利嘴。

    当然,沈清宵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他在镇守小岛上静修,听朱千律说,程灵玉从东溟而来,心有所动。朱千律一挑动,他很快同意了。

    剑君碍着面子,没有追杀程灵玉,但他可以代劳啊!

    程灵玉从东溟而来,就算死在这里,有谁会知道?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了,就没有下次了。

    搞定司慧雪不难,这个小丫头心性不坚,可以利用秘法mihuo她,篡改她的记忆。

    解决明景生就更容易了,如果程灵玉死在这里,他肯定会担心被太白宗记恨,到时候自会替他们隐瞒。

    总之,杀了程灵玉,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太白宗怎么也不会怀疑到这里来,顶多怀疑她在东溟被妖修杀了,跟他们镇守小队没有一点关系,跟紫霄剑派当然就更没关系了。

    只是,他没料到,埋伏了陷阱,自己又全力出手,灵玉竟然还能从里面安然出来,看起来毫发无损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此时,朱千律带着司慧雪到来了。

    几百里路程,对元婴修士来说不值一提,没过多久,朱千律和司慧雪到了那座小岛。

    跟镇守小岛比起来,这座小岛更小,方圆只有一里,称之为礁石更合适。

    他们落在礁石上,一眼便看到灵玉和沈清宵正在对峙。

    朱千律暗暗吃惊,这里的陷阱,是他亲手布置的,用来阴人再恰当不过,还有沈清宵这个货真价实的中期剑修守在这里,按常理来说,就算能闯出来,也会身受重伤啊!

    “哟,来了?”灵玉看到他们,打了声招呼,熟稔的语气,好像跟他勾结的是她似的!

    朱千律被她招呼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谨慎地观察着形势。

    “朱道友,你不是说让我跑路回陵苍吗?怎么有个人守在这里?还是紫霄剑派的人。你把我的行踪泄漏出去了?”

    灵玉的语气听起来很正常,完全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朱千律一时间摸不透她什么意思,只能笑笑,含糊地说:“程道友,这个……”

    司慧雪暗想,就算朱千律把程灵玉的行踪告诉沈清宵又如何?这又不是秘密。问题是,他让程灵玉传送到这里来,沈清宵为什么会守在这里?说他们没勾结,谁会信?

    灵玉也不追问,说:“你等会儿,等我先把这姓沈的收拾了再说。”

    说罢,一个青蓝色的法阵在两人之间出现。

    转眼两个人又斗了起来。

    元婴修士斗法bo及极广,这个小小的礁石根本不足以承载,剑气逼迫下,朱千律和司慧雪只能避出礁石。

    朱千律心念一动,对司慧雪说道:“修为差距,这里我们插不上手,不如设个陷阱……”

    “好。”司慧雪没有二话,“你想怎么做?”

    礁石上,剑气横飞,根本看不到人影。

    布好了阵法,朱千律心中有些忐忑。传送阵旁边的陷阱没能起效,这个会不会也……

    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谁知道那个陷阱程灵玉是用什么方法避过的,现在她与沈清宵正在缠斗,根本分不出手来,不信还阴不到她!

    想到送她到客房时,无意中看到她从乾坤袋里摸出来布置阵法的玉石,朱千律有点口干。

    那乾坤袋鼓得不像话,想必这位在东溟发了大财!闲聊时他言语试探,偶尔提及,她也没有反对。

    朱千律不再犹豫,手中阵旗一挥,便要启动……

    “轰!”剧烈的爆声响起,朱千律的身影瞬间就被法术淹没了。

    数息后,一个身影滚了出来,厉声喝道:“司慧雪,你”

    话未说完,天上的剑气突然消失大半,一道人影闪动,一柄紫气氤氲的剑抵在他的前心。

    灵玉笑眯眯道:“被自己的阵法阴了,感觉如何?”

    朱千律后背一凉,对着灵玉的笑脸,有点懵了。

    紧接着,他看到司慧雪飞过来,落在灵玉身后:“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做到了,你答应的事……”

    “放心,我说话算话。”灵玉向她轻轻点头,转回来,继续对着朱千律笑,“教你个乖,用阵法阴人,自己得擅长阵法才行,自己不擅长,还敢带一个阵法大师身边,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朱千律不可思议地瞪着司慧雪:“你……你居然帮着程灵玉?”

    司慧雪没有搭话,得到灵玉的承诺后,她就站到了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