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自裁吗?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打到一半被抛下的沈清宵不满了。

    他打得正爽快呢,怎么能丢下他追朱千律去了?剑修怎么能临阵脱逃?

    “有胆别走!”他理所当然追了过去。

    灵玉一剑指着朱千律,侧头看了看他,一卷书册飞出,化出法阵,挡住他的攻击。

    显然,灵玉觉得,朱千律确实比他重要。

    “看来,这个陷阱是你的杰作,真是了不起。”灵玉点着头,语气很正常,好像真的夸奖似的。

    这回朱千律不敢掉以轻心,刚才就是因为灵玉的语气太正常了,他以为她没反应过来,结果就给了司慧雪可趁之机!

    何况,灵玉的剑此刻就指着他的胸口。

    “程道友,这个……我可以解释的……”朱千律口干舌燥,脑子里拼命地转着各种念头。

    他实力不错,那也要看跟谁比,看到刚才灵玉和沈清宵斗剑,他很清楚自己在灵玉手下根本撑不了多久。

    “好啊,你解释啊!”灵玉满脸带笑,只是这笑怎么想都像等着看笑话。

    “那个……你跟紫霄剑派有仇,所以……”

    朱千律所以了一会儿,也没所以出来。沈清宵为什么杀灵玉,理由明摆着,可他插手了,这一点怎么都洗不清。

    半天没等到,灵玉叹了口气:“你这种人最讨厌了。当坏人就当坏人,非得扯一张好人皮披着。要装得像也就算了,偏偏又没那个脑子不够聪明,也想当幕后黑手?”

    朱千律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灵玉继续说:“当然了,被你牵着走的,就更没脑子了。”

    沈清宵在后头喊:“程灵玉,你什么意思?”

    灵玉终于拨空瞅了他一眼:“你就没想过,这么做的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沈清宵哼道。

    灵玉摇头:“说你没脑子,还真是没说错。你也不想想,你杀我这件事坐实了,传出去会紫霄剑派的名声会有多难听?”

    沈清宵道:“你从东溟过来,谁能知道?除了我们四个,根本没人知道你在这里出现过!”

    灵玉轻笑一声:“你还没明白?你若动手杀了我,等于将把柄送到了朱千律手上,到时候,他要你做什么,你敢不做吗?”

    沈清宵愣住了。他转头看着目光闪烁的朱千律,显然被灵玉说中了。

    “可是……”他喃喃道,“是他见财起意,意欲杀人夺宝……”

    “他见财起意又如何?他跟我毫无瓜葛。可紫霄剑派和我的恩怨,陵苍有谁不知道?是他杀人夺宝引人注目,还是紫霄剑派言而无信让人津津乐道?”

    就算真相是朱千律杀人夺宝又怎样?只要紫霄剑派参与进去了,立刻就会传得沸沸扬扬,人们只会关注自己感兴趣的事,真相为何,他们才不在意!传到最后,多半真相已经没人关心,只等着看紫霄剑派的笑话了。

    沈清宵杀意已消,灵玉收回仙书,摸着下巴对朱千律说:“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置你比较好呢?”

    朱千律警惕地看着她,说:“你不能杀我,不然赤霞宫不会善罢干休!”

    灵玉笑道:“你都敢杀我了,我为不能杀你?”

    朱千律叫了起来:“难道你想让赤霞宫和太白宗翻脸?”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别忘了,太白宗正是实力最鼎盛的时候。”

    “我……”朱千律心知,自己找不到理由了。就算是同门,一方对另一方动了手,另一方反杀也是没有罪责的,何况他们并非同门修士。

    “你别杀我。”朱千律软了下来,哀求,“我这里有很多宝贝,你一定感兴趣……”

    不料,灵玉却道:“杀了你,东西不就是我的了?难道赤霞宫还敢跟我要?”

    朱千律心乱如麻,再也找不到理由。左右无路,他心下一横。

    “程灵玉,受死吧”

    一颗幽暗的珠子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猛然爆了开来。

    “噼啪”雷声大响,不止灵玉,连沈清宵和司慧雪也被卷入了,他们骇然后退。

    司慧雪只来得及放出护体魔气,就被雷柱笼罩了,沈清宵动作更快,剑气一挥,将雷柱挡住。

    朱千律当然也逃不过。祭出这颗雷珠的时候,他的眼中跳动着疯狂的火焰,随后雷珠爆开,雷柱倾泄而下,朱千律借着雷柱之力,抛弃肉身,元婴远遁而去。

    好一会儿,雷声终于停下。

    沈清宵松了口气,撤出剑阵。

    司慧雪半跪在地,按着左臂。

    她运气不错,离沈清宵很近,雷柱被挡了大半,只是轻伤。

    本来,他们都以为灵玉要倒霉了。雷珠离得那么近,朱千律的肉身当场被炸得血肉横飞,就算灵玉及时挡了,也要重伤。

    没想到抬头一看,灵玉整个人完好地站着,虽然也有伤,但看起来司慧雪还轻。

    灵玉掸掸衣袖,转回头对他们笑了笑,若无其事地将一根粗大的树枝收了起来。

    “这是……”沈清宵目瞪口呆。

    奇形怪状的法宝见多了,可他神识扫过,确定这树枝真的只是树枝,并不是法宝故意炼制成这个模样的。

    他突然明白过来:“你明明进了陷阱,却没有受伤,就是因为这个?”

    这根树枝,就是生死树的树枝,灵玉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之破开,怎么能放过?生死树坚硬无比,不用炼制也是一等一的防御宝物。

    用黑石预测到了朱千律的陷阱,灵玉策反了司慧雪。

    相处好几年,朱千律的手段,司慧雪多少有点了解,灵玉一一细问,再加上黑石预测的画面,差不多能推测出他的计划。

    照理说,自行踏入陷阱太危险了,如果换成以前,灵玉肯定不会顺着朱千律的计划行事,可她有了生死树枝,就算知道他布置了陷阱,也大着胆子踏了进去。

    寻常斗法,就算有生死树枝,也有抵挡不及的时候。可为了加大杀她的把握,朱千律将陷阱布置在传送阵旁边,为了不伤及传送阵,多少存在漏洞。灵玉早有准备,很顺利地闯了出来。

    尽管灵玉没有回答,不过看她的神色,沈清宵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皱眉看着朱千律元婴遁离的方向,说:“你明明可以追上去的,为什么放过他?”刚才斗法之时,他见识到了灵玉飘忽的身手,知道她有一件法宝,可以加快速度。朱千律没有生死树枝这样的防御宝贝,肉身被炸毁的同时,元婴也受了伤,速度没有那么快,完全可以追上。

    灵玉瞥了他一眼,说:“你们紫霄剑派的都这么心狠手辣?杀了肉身不算,连元婴都不放过?”

    沈清宵一愣,差点又被她气吐血:“明明是你……什么我……”

    她自己行事哪里不心狠手辣?居然反诬到他身上!

    把他气够了,灵玉慢悠悠地说:“连元婴也杀了,不是不行,只不过处理起来很麻烦。万一赤霞宫找事,扯不清楚,反正他也没本事兴风作浪了。”

    她下手虽狠,可从来不把事情做绝。朱千律运气好,元婴回去了,她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你家弟子想杀我,我还放过了他的元婴,还想找事?运气不好,在中途陨落,那也怪不到她头上。

    “轮到你了。”灵玉说,转过身,重新抬起剑,“沈道友,你是自裁呢,还是要我动手杀人?”

    沈清宵面色一寒,冷哼一声,身上剑气再次张扬起来:“你是紫霄剑派的敌人,凭什么要我自裁?”

    灵玉笑着点点头:“那好,动手吧!”

    话音落下,剑气暴涨,连一瞬都没有,就向沈清宵反扑而去。

    沈清宵目光一沉,一反手,剑阵瞬间铺开。

    刚才交手,沈清宵的实力如何,灵玉已经有了底。他实力不弱,虽然晋阶不太久,元婴中期的力量却适应得很完美,出剑尤其快。

    灵玉有剑心,且修习的是《先天紫气诀》,自认剑术不比寻常剑修差,可她不得不承认,在速度这方面,还真的比不上沈清宵。

    不过,威力方面,沈清宵就要逊上一筹了。他的紫气看起来清正,可跟灵玉的一比起来,立刻有了高下之分。

    灵玉背上骨翼一闪,躲过沈清宵一击。仙书祭出,法阵一个一个地铺开。

    沈清宵凝神,在法阵间隙间飞掠。

    他在寻找一击必杀的机会。这位剑法双修,据说剑术不比剑修差多少,沈清宵坚信,就算她的剑术威力很强,战斗时也会有漏洞。剑修要的是专,剑法双修分摊了注意力,怎么可能处处完美?

    终于,他心中一喜。找到了!

    剑气毫不犹豫地击出,穿过层层法阵。每一次看起来像被法阵挡下来,却都险险擦过。

    终于,八个法阵被他全部穿过,刺向灵玉

    “轰!”

    “哗啦!”

    杂乱的声音突然响起,刚刚还一往无前的沈清宵,居然就这么跌了下来,重重地摔在礁石上。

    灵玉落了下来,笑道:“我是法修,法修可不会只用本命法宝。”

    沈清宵是被她埋伏的灵符打下来的。他撑起身,恼怒地瞪着灵玉:“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简直就是剑修的耻辱!”

    “是吗?”灵玉一点也不生气,笑眯眯看着他,“你被耻辱打倒了哦!”

    “你……”沈清宵气得吐血这次是真的吐血了。他被灵符暗算,本就血气翻涌,此时怒急攻心,当场呕了口血。

    灵玉这下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笑罢,她一扬手,就在沈清宵以为她要动手杀人,跳起来反抗的时候,身化遁光,往镇守小岛飞回。

    “喂!”沈清宵在后面喊,“你不是要杀我吗?”

    灵玉的声音远远传来:“昭明剑君再可恶也是一代枭雄,我就给他留点面子吧!”

    沈清宵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心中不知道作何想。如果他被杀,设伏之事自然瞒不住,到时候,就算不关昭明剑君的事,他也会被陵苍众修士非议……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