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师父大人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刚刚飞出礁石,神识便感觉到北边有元婴修士飞掠而来,目标正是镇守小岛。

    她心中暗暗奇怪,现在天还没亮,这么急往这边赶,出事了吗?

    来人的修为是元婴中期,比她略高一些,飞遁的速度极快,几乎可以称为夺命狂奔。能让一位元婴中期修士如此失态,出了什么大事?该不会真的被朱千律说准了,妖修来袭吧?还是,他逃到一半,遇到了帮手?

    她停在镇守小岛上空,感觉有点古怪,转头往此人来的方向看去。

    怎么这气息隐隐有些熟悉?

    等到明景生出来打开禁制,灵玉已经看到遁光出现在视野之中。

    这遁光急速飞掠而来,在她面前停下,露出一名修士的身形。

    看到此人,灵玉双眼大睁,喊道:“师父!”

    来人少年模样,容貌秀美,正是蔚无怏。

    蔚无怏眉头紧皱,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舒展了眉头:“没事就好。”

    师徒分别多年,乍然相逢,蔚无怏的表现却如此奇怪,灵玉不禁问:“师父,发生什么事了?”

    蔚无怏没来得及回答,明景生已经飞上半空,向他一抱拳,声如洪钟:“蔚无怏,多年不见,别来无恙?没想到过来的竟是你。”

    他们二人年纪相近,算是同一代修士。

    蔚无怏难得给别人笑脸,郑重地向明景生揖礼:“老明,多谢了。”

    明景生摆摆手:“只是传句话而已,当不得你的谢。你的徒弟在我的地盘被人暗算,老明已经丢人了。”

    蔚无怏闻言,哈哈一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闲了来太白宗,请你喝酒!”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小气!”

    听着他们的对话,灵玉有点明白过来了。蔚无怏赶过来,是为了她!

    两人落在镇守小岛上,蔚无怏回头,朝她招招手:“丫头,愣着干什么?快下来。”

    “哦……”灵玉到现在还有一种不真实感,她落下来,跟在蔚无怏身后往里面走去,听着他们两个闲聊吹捧,抓了抓头。

    是明景生通知师父过来的?这么说,他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阻止呢?因为不想得罪别人吗?

    进入正厅,这两个人互相吹捧完了,蔚无怏才问灵玉:“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下手暗算你?”

    灵玉答道:“徒儿昨日从东溟回来,被明前辈带到岛上问话……”

    她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蔚无怏一边听一边点头,对她的处理手法很赞同。

    明景生听着,脸上的神情越来越不可思议。原本,他发传讯符只是不想得罪太白宗,没想到,就算没有他通知,灵玉自己也把事情解决了。踏入陷阱,将计就计,就算是他,也没有这个胆识。

    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她从陷阱杀出的样子,明景生却能想象得出当时的情景,沈清宵虽然突破不久,可他是个埋头苦练的剑修,实力不差,就算是他自己,也不敢说一定能胜过沈清宵。能在沈清宵的埋伏下杀出,没有真本事根本不可能。昨日她嚣张对峙,明景生还以为是少年心性,看来是自身确实有本事。

    有本事的人难免脾气大,想到这点,明景生心中那点不快就散了。

    至于朱千律的下场,他没有同情。相处几年,他一直觉得朱千律太油滑了,心思有些不正,没想到他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来。

    灵玉没有说她是怎么知道朱千律布置的陷阱,只说自己发现不对,从司慧雪那里入手,大致推断出朱千律的计划。有明景生这个外人在,那块能够预测的黑石,不能泄露出去。

    蔚无怏听罢,十分满意:“当被甩去东溟,为师担心得很。这几十年来,半点音讯也无,若不是你的本命灯完好,为师差点以为,你陨落在外头了……如今见你修为大进,行事大胆而不失稳妥,为师心中甚慰。假以时日,你的成就必在为师之上……”

    灵玉被夸得不好意思,师父大人可不会随便夸奖别人,这是故意说给明景生听吗?

    果然,明景生听不下去了:“我说蔚无怏,大家都知道你徒弟了不得,别自卖自夸了行吗?”

    蔚无怏哼了一声:“嫉妒了吧?”

    “得了得了,再说下去,下次去太白宗非把你喝穷不可!”

    “那就来啊!”

    两人谈笑到天亮,蔚无怏起身:“老明,徒弟是我的徒弟,千真万确没错。她在东溟的事,太白宗替她担下了,我可以带她走吗?”

    明景生正色答道:“如果你能代表太白宗说话,自然可以。”

    蔚无怏点点头,将一枚令牌抛给他:“这是我的身份令牌,暂且押在你这里,事情结束,再向你讨要。”

    蔚无怏如此上道,明景生安心了:“好,既然你连身份令牌都敢拿出来,那这件事我老明担下了!”

    两人说了几句,蔚无怏带着灵玉告辞。

    灵玉回客居拆阵法的时候,发现沈清宵已经回来了。他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出来跟他们打照面。

    刚才在礁石上,沈清宵伤得不轻。就算他是被朱千律挑动,才会埋伏杀她,灵玉也要讨点利息过来,白白吃亏这种事,她可不干。

    灵玉回到前厅,司慧雪回来了。

    她脸色苍白,神情恍惚,不知是受伤的关系,还是被灵玉刺激的。

    见灵玉要离开,她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叫道:“程灵玉,你是不是反悔了?我就知道,像你这种人,绝对不能相信,言而无信……”

    “闭嘴!”话没说完,就听灵玉高声喝道。

    司慧雪被她喝得一愣,正要发火,灵玉抢先说话了。

    “司道友,你的想象力不要太丰富了,别人什么事都没干,你先编了一套出来,你的脑子会自动唱大戏吗?”

    司慧雪脸色开始泛红:“程灵玉,你……”

    “我什么?就你这性子,人缘肯定不好!”

    司慧雪脚步一晃,咬住唇。

    看她这样子,灵玉没心情欺负她了,缓下声说道:“你传信回去,让你师弟到太白宗找我。”

    司慧雪又叫了起来:“让我师弟去太白宗?谁知道你们会不会……”

    灵玉打断她的话:“怎么?他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了?那还修炼干什么?在地上挖个坑躺进去等死得了!不过,他岁数好像不大,也许要等个三四百年……”

    “程灵玉!”司慧雪大声叫了起来。

    甩开司慧雪抓着她衣袖的手,灵玉说:“事情我答应了,要不要来是你们的事。不来的话,省了我的功夫!”

    说罢,她跟在蔚无怏身后,化为遁光远去了。

    司慧雪站在原地,又怒又气。

    明景生见状,叹了口气,说道:“小司,你要是拿不定主意,不如传信回去,看你师父怎么说。”

    司慧雪醒悟过来,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泪珠,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明景生背着手欲走,踌躇了一下,说道:“小司,程灵玉说的未必没有道理,你……不妨想想。”

    司慧雪愕然抬头,看着明景生离去的背影,半晌没有动弹。

    老明他……也觉得她不对?

    镇守小岛渐渐远去,灵玉转头问蔚无怏:“师父,你怎么会在这里?”

    蔚无怏哼了一声,说:“还不是因为你!”

    灵玉摸不着头脑:“怎么是因为我?我刚从东溟回来,您就算听到消息,从宗门赶来,也要不少时间吧?”

    蔚无怏叹了口气,解释:“当年你失踪之后,你蓝师叔回来告诉我们事情经过,我们一致推断,你应该是被空间节点卷进去了。既然本命灯完好,说明你性命无忧。初时,我们只是在等消息,可你迟迟不归,等其他事情了结以后,为师就想来溟渊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点线索……”

    灵玉羞愧:“没能帮上师祖的忙,还让师父操心,徒儿不孝。”

    蔚无怏笑,伸指弹了弹她的脑袋:“知道自己不孝就好!有你这样的徒弟,真是三生有幸!”

    后面四个字咬了重音,既无奈,又有点纵容的意味。

    灵玉笑嘻嘻地挨近讨好:“师父,徒儿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蔚无怏哼了一声:“你不惹祸为师就谢天谢地了。”

    “师父您怎么能这么想呢?瞧你徒弟多能干!修为都快赶上你了!”

    说到这个,蔚无怏的目光变得有点复杂:“是啊,一转眼,连你都元婴中期了……”

    灵玉敏锐地察觉到师父大人矛盾的情绪,果断转了话题:“对了,师父,师祖怎么样了?你们找到定魂玉了吗?”

    提到这个问题,蔚无怏露出笑容:“嗯,你师祖没事了。”

    “真的?”灵玉高兴极了。这次蔚无怏出现,她就感觉到师父心情不错的样子,果然,师祖没事了。“定魂玉是谁找到的?还是用别的方向解决的?师祖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后遗症什么的……”

    “放心吧,你师祖现在活蹦乱跳的,好得不得了。定魂玉还是你们那组找到的,说来也巧,定魂玉就落在广陵真人手上……”

    师徒俩说着话,遁光一路远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