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徒孙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师徒俩飞了大半个时辰,蔚无怏取出一枚传讯符,发了出去。

    让灵玉感到奇怪的是,这传讯符竟然一头钻进了海里。

    不多时,海里传来异动,似乎有庞然大物从里面钻出来,灵玉惊了惊:“这里有高阶海兽?”

    蔚无怏笑而不答。

    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没有危险。

    灵玉安心等待着。

    异动越来越明显,海里“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哗啦”一声,一个庞然大物从海里钻出。

    随着这东西从水里钻出,灵玉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这……竟然是艘船!

    此船之大,堪比大型飞舟。建造船身的木料,用的万年铁梨木,可以看出,铁梨木经过了数次真火煅烧,寻常法术打上去,一点影响也没有。船身上,镶嵌着颜色各异的宝石,这些宝石,可不是用来装饰的,它们都自带禁制,层层叠叠,一环套一环,布置得完美无缺!

    整艘船笼罩着淡淡的灵光,将海水隔绝在外,实在是太拉风了!

    精密的构造、巧妙的设计,还有着美观的外形!

    “好威风的船!”灵玉扑上去,一边摸船身一边流口水。

    蔚无怏深觉丢脸,把灵玉揪了回来:“有你看的时候,上去再说。”

    “哦。”灵玉擦擦口水,乖乖跟在蔚无怏身后。

    船上的禁制打开了一个缺口,蔚无怏带着灵玉一进去,就听到一个声音:“老蔚,你不是说去救徒弟吗?”

    灵玉抬头去看。

    船舱里,一名修士钻了出来。

    他的外表大概三十左右,身材高大挺拔,比灵玉高了足足一个头。难得的是,他长这么高,却不会太壮而显得笨拙。面容不算英俊,但线条硬朗,目光沉着,极有气概。

    用一句话概括,这人非常地“汉子”。

    他的修为也是元婴中期,不过,看起来晋阶未久的样子,比灵玉还要低些。

    蔚无怏挥挥手:“这不是救回来了吗?”

    这人惊奇地看了灵玉一眼,口中却道:“怎么可能?这位道友修为不比你低多少,怎么会是你徒弟?”

    蔚无怏高深莫测地笑,转头吩咐灵玉:“这是刑天门的褚九通前辈,姑且算是为师的好友。”

    灵玉哪会不知道师父想什么,当下非常乖巧地上前见礼:“程灵玉见过褚前辈。”

    褚九通愕然:“还真是你徒弟?”

    比自己修为还高的修士,恭敬地见礼称前辈,这种感觉还真好!

    不管怎么说,灵玉也是中期修士,褚九通也正经回了一礼:“不敢,都是同道,唤一声道友就是了。”

    灵玉却道:“褚前辈是家师好友,晚辈怎能放肆?称一声前辈是应该的。”

    褚九通有点飘飘然,勉强控制住自己,笑道:“你这孩子,还真是多礼。”

    灵玉心中暗笑,嘴上推托,其实心里很高兴吧?看看,都叫她孩子了。

    为了给师父长脸,灵玉不介意放低身段,再说,褚九通确实是前辈,给他见礼没什么委屈的。

    蔚无怏脸上的得意藏都藏不住了,他巴不得整个陵苍都知道,自家徒弟元婴中期了!之前有谁笑话他们来着?说苍华一脉,就是爱吹牛,现在看看,是谁吹牛!

    褚九通摸着下巴说:“程灵玉,这名字好熟……啊!你就是无怏要找的徒弟……”

    蔚无怏离开的时候,只说自己去救徒弟,褚九通刚刚想起来,他跑到溟渊这边来,为的就是找这个徒弟。

    “行了,闲话留着以后说,我们师徒重逢,你别在旁边碍眼。”蔚无怏领着灵玉进了船舱,不客气地赶人了。

    褚九道大声道:“老蔚,你这样不厚道,来的时候说什么来着?让我收留你,好找徒弟,现在徒弟找到了,就翻脸不认人?喂!老蔚?有没有听我说?”

    蔚无怏懒得跟他说,赶苍蝇似的挥挥手,带着灵玉进了内舱。

    这艘船极大,舱内更是如此。灵玉扫了一眼,就知道船舱里布置了缩地之术,空间比外面看到的大了十几倍。

    乾坤袋用的也是类似的术法,但,乾坤袋只用来装死物,要求不高,就算是炼气期的炼器师,也能够制作出来。这艘船内的缩地之术,却不同寻常,它不但能装活物,还能随意与外界相接。

    这种术法,灵玉还从未在沧溟界见过。

    “师父,这船到底是谁的?太厉害了!”

    灵玉站在船舱入口处,赞叹地看着船舱。

    不说的话,谁能看出,这竟然是一艘船?鳞次栉比的屋舍,宽阔的广场,堪比一个小宗门!

    蔚无怏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瞥了她一眼,带着她踏入广场,跟广场上的修士打招呼。

    这些修士形容各异,宗门不同,但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他们都有元婴修为。

    从进来开始,光是路上遇到的,就有十几名元婴修士。

    她满心困惑,陵苍元婴修士烂大街了吗?一路走来就有十几个元婴修士,整艘船里,不得二三十个?陵苍总共也就一百多名元婴修士,按明景生的说话,镇守溟渊的有三只小队,这就十几个了,再加上这艘船,岂不是三分之一都在溟渊附近?

    难道,她不在陵苍期间,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现在不是问这些问题的好时机,灵玉跟着蔚无怏,穿过众多屋舍,最后进了西北角的一座宫殿。

    听进他们进来,一人从蒲团上站起:“蔚师弟,人救回来了?”

    她声音柔缓,有着特别的宁静的味道。

    说完这句话,她转过身,看到跟在蔚无怏身后的灵玉,微露惊喜:“你这丫头,总算回来了……咦,你中期了?”

    蔚无怏满脸得意:“没错,灵玉又突破了。怎么样,我徒弟不错吧?”

    “是是是,好得很呢!”此人有些无奈地应道。

    灵玉从蔚无怏身后出来,恭恭敬敬见礼:“弟子见过方师伯。”

    这人正是方入微。

    多年不见,方入微也晋阶了。算起来,她与蔚无怏结婴时间相近,现在才突破中期,不算早了。

    方入微含笑道:“不必多礼,你回来就好。”

    眼前的方入微,还是一身素淡的衣袍,宁静详和。

    灵玉不由地想起方心妍,红衣清艳的方心妍,和素淡无争的方入微,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不知道当初的方心妍,怀着怎样的心情投在方入微门下?

    “蔚师弟,到底怎么回事?灵玉遇到什么险境了?”

    提此这事,蔚无怏哼了一声:“赤霞宫教的好徒弟,灵玉从东溟回来,被明景生拦下,与他同在镇守小队的赤霞宫修士竟然见财起意,设下陷阱!”

    说着,他将事情大略地说了一遍。当然了,该吹嘘的地方要吹嘘一下。

    方入微听罢,用一种欣慰的目光看着灵玉:“好孩子,难为你了。既有胆色又有谋略,可比我们这些长辈强多了。”

    明明她外表年纪也不大,说这些话却一点也不奇怪。

    这么正经地夸奖,灵玉反而不好意思了:“师伯太高看我了……”

    在自己人面前,蔚无怏丝毫不遮掩自己的得意:“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徒弟!”

    方入微笑道:“也比你强,你在灵玉这岁数,刚刚结婴呢!”

    “呃……”

    方入微低头一笑,说道:“行了,别自吹自擂了,灵玉回来,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蔚无怏点点头:“说的是,我的身份令牌还押在明景生那里。”

    三人移到偏殿。

    灵玉趁机问了问,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方入微答道:“大衍城的前辈传出话来,说天机有变,让我们在这边守着。”

    “啊?”听到大衍城,灵玉的耳朵竖了起来,“什么天机?是不是他们可以脱困了?”

    方入微摇头:“前辈们说得模模糊糊,到底是什么天机,我们也不清楚。总之,他们说什么,我们照办就是了。”随后笑道,“我们太白宗,本来只派了我一人,你师父说要寻你,硬是蹭上船,这才变成两个。”

    灵玉一副感动的样子:“师父……”

    蔚无怏不爱肉麻,摆手道:“要感谢为师,把你的宝贝多分点过来!”

    “这还用说?”灵玉拍着胸脯,“徒儿一定会把最好的孝敬给师父!”

    说罢,从身上摸东西出来:“师父,师伯,这些东西你们有用的话就拿去!”

    乾坤袋、乾坤戒、乾坤腰带……为了装这些东西,灵玉的炼器水平直线上升。

    蔚无怏和方入微看着她掏出一堆堆的矿石、灵草、羽毛、皮爪……很快看傻了。

    “徒儿,你抢了整个东溟吗?”回过神来,蔚无怏问。

    灵玉撇嘴:“师父,你也太看不起你徒弟了,这还用抢?都是跟妖修们换来的!”

    蔚无怏和方入微对视一眼,都有些搞不清状况。听她这意思,妖修不但没有追杀她,还跟她做生意?这怎么可能!

    “啊,差点忘了!”灵玉解开腰间的灵兽袋,“徒儿还给您带回来一个徒孙。”

    接着,蔚无怏看到灵兽袋里钻出来一只浑身火羽、双目重瞳的幼鸟。

    不知道是不是在灵兽袋里呆久了,这只鸟傻傻的,咕噜一声打了个嗝,一头栽到地上。

    蔚无怏差点把自己的手给吃了:“这就是你给为师找的徒孙?!”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