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天机隐现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一看陶朱的样子,就知道不妙。

    陶朱只有筑基修为,又是个妖修,把他带在身边过溟渊很不方便,所以她想将陶朱放在灵兽袋里带过来。

    陶朱对这个东西很惧怕,死都不肯。最后,灵玉摸出一坛天阿灵酒,把他给灌醉了,塞进灵兽袋。

    陶朱从来没进过灵兽袋,很不适应,再加上灌了酒,这会儿晕头转向不知道东南西北。

    没等她说什么,蔚无怏已经一步上前,把现出原形的陶朱拎起来,举到眼前打量着。

    “唔,好一只醉鸟,清炖味道应该不错。”蔚无怏嗅了嗅陶朱身上散逸出来的酒气,“这酒倒是清爽,你师祖一定喜欢。”

    灵玉连忙把陶朱抢回来:“师父,你要把徒孙炖了吃?太过分了!”

    蔚无怏只是开玩笑而已,往椅子上一坐,懒洋洋地看着她:“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看样子,你在东溟过得不错啊,不但搜罗回一堆宝贝,还给为师带了个妖修徒孙回来。”

    灵玉嘿嘿一笑,用法术给陶朱醒了醒酒,嘴上很谦虚:“一般,一般啦!”

    师父大人不知道,她刚才拿出来的宝贝,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要是见了全部,一定会更吃惊。那些宝物,已经能与一个中等宗门的收藏相比了。

    正说着,陶朱晕乎乎地醒了。

    他拍拍翅膀跳下来,化出人形,指着灵玉叫道:“师父,你太过分了!”

    灵玉没给他时间控诉自己的罪行,脸色一拉:“长辈面前,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还不快给师祖见礼!”

    陶朱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唬住了,眨了眨眼,小心地打量过一脸高深莫测的蔚无怏,和满面笑容的方入微。

    看到方入微对自己亲切地微笑,陶朱果断地趴下去磕头:“徒孙见过师祖,愿师祖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方入微“嗤”一声笑了出来:“这马屁拍的,颇有你师父的风采。”

    陶朱嘿嘿一笑,正要凑上前讨这位漂亮可亲的师祖欢心,却听方入微转了话意:“论理,你叫我师祖没有叫错,不过,你师父的师父,也就是你的正牌师祖,并不是我。”

    陶朱傻眼了,他慢慢地转过头,看到一旁的蔚无怏不满地盯着自己,非常果断地转了个方向,叩头:“徒孙拜见师祖!早就听说师祖风姿卓绝美貌过人,如今一见果然非比寻常,徒孙见了都不敢认……”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蔚无怏斜过视线,瞟向自己的好徒弟。

    果然,灵玉听到陶朱说“美貌过人”的时候扭开了头,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

    哼!蔚无怏在心中哼了一声,脸上却很淡定:“起来吧。”

    陶朱觑了他一眼,非常乖巧地爬起来,手伸进自己的储物空间掏来掏去,好一会儿,摸出一件东西,恭敬地捧到蔚无怏面前:“徒孙没什么好东西,来之前费尽心思,只准备了这么一件见面礼,望师祖不要嫌弃……”

    蔚无怏诧异地扬眉。从来只有长辈给晚辈见面礼的,自家这徒孙居然给他准备了见面礼?

    陶朱这个举动成功地赢得了蔚无怏的好感,心想自己这徒孙比徒弟上道多了,虽然是个妖修。

    他接过陶朱奉上来的一块晶石,脸上有了笑意:“哪有晚辈给长辈见面礼的?你这孩子,真是傻乎乎的。”

    摸着这块晶石,蔚无怏心中微讶。别看这徒孙只是筑基期,见面礼却是好东西。这块晶石呈椭圆形,色如琥珀,纯净剔透,里面封着一块白色略黑的鳞片,看其大小纹理,应该是上古妖修所有。

    琥珀握在手上,水属性气息澎湃而来,涌入经脉。

    蔚无怏郑重起来,这是水族妖修的鳞片,用特殊手法封在琥珀里,保留了自身法力!

    陶朱低眉顺眼地说:“听说师祖擅长水系法术,徒孙向部族长辈求了此物,不知是否合师祖心意?”

    蔚无怏别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说:“不管你所求为何,看在此物的份上,师祖助你一臂之力。”

    得到这句话,陶朱大喜,再次跪下叩头:“谢师祖垂怜。”

    “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我们观云峰一脉没这个规矩。”蔚无怏一弹指,陶朱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托了起来。

    他看向灵玉:“收妖修为徒,也只有你干得出来。这个徒孙,为师认了。不过,宗门那边,他的身份不能是正式弟子。”不管怎么说,人类和妖修还是对立的,堂而皇之收妖修为徒,传出去可能会引来非议。

    灵玉道:“徒儿明白。这孩子拜在我门下,另有所图,所以,我只打算收他为记名弟子,在宗门的待遇,比照阿碧就是。”

    蔚无怏想了想,轻轻点头:“这样做很好,你行事还算有法度。”

    陶朱头还晕着,进去休息了,剩下三人重新坐下商谈。

    蔚无怏拨弄着桌上琳琅满目的上等矿石,说道:“看来,你在东溟过得很不寻常。带回来这么多宝贝,还有一个妖修徒弟……莫非有什么计划不成?”

    灵玉嘻嘻一笑,顺手拍了拍师父的马屁:“师父英明神武,一猜就中。”

    蔚无怏瞪了她一眼:“废话少说,快点老实交待,为师的身份令牌押出去了,回头还要给你擦屁股去!”

    说到此事,灵玉收起嬉笑。

    她斟酌了一下,看着两位长辈:“师父,方师伯,弟子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说。”蔚无怏给了她一个字。

    灵玉道:“师父,当年我结丹之后,你说起天命之人,曾经说过,也许并不是一个人,对吗?”

    蔚无怏也收了笑,看了她一眼,正色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们觉得,我会不会是天命之人?”

    蔚无怏和方入微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严肃起来。

    “你认为你是天命之人?”蔚无怏沉声问。

    “是。”灵玉心中有点纳闷,怎么师父和方师伯一点震惊的意思都没有,还若有所思的?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反应,灵玉忍不住问:“师父,你们都不吃惊吗?”

    蔚无怏淡然道:“有什么好吃惊的,为师已经怀疑过了。”

    “啊?”没有惊到师父,灵玉自己反而被惊到了,她茫然地问,“徒儿哪里露出破绽了?”

    蔚无怏轻笑一声:“什么破绽?你也不想想,天命之人的说法是哪里来的。”

    灵玉略一思索:“难道大衍城的前辈又说了什么?”

    方入微与蔚无怏对视一眼,笑道:“不错。你不在的时候,大衍城前辈召集我们去过一次,说是天机显现,应该是天命之人现世了。我们仔细推断了一下,意外发现,你跟前辈们说的天命之人,各方面都吻合。”

    “各方面?”灵玉不解。她表面看来,跟其他修士好像没什么差别吧?

    方入微解释:“身为天命之人,必然不同寻常。一是有大能传承在身,如此才能承担得起天命。二是命运坎坷,有大机缘必有大劫难。三是得天之厚,修炼速度一定很快。天机越来越明显,说明天命之人已经开始应天命了,修炼不快的话,哪来得及?”

    灵玉想了想,她另有传承这事,虽然没有明说,宗门却是心里有数。

    “可是,我的命运一点也不坎坷啊!”

    方入微笑道:“你这孩子,真是豁达,哪怕遇到了劫难,仍能笑面以对。”

    灵玉满心疑惑,劫难,她有吗?

    “你出身小千世界,来上界之时,险些殒命,是也不是?”

    灵玉点点头。那段经历,确实惊险,可认真说起来,为此费尽心思的是韩抚宁,她没有太深的感触。

    “当年临海之战,你在大衍城丹田破碎,如果换成别人,恐怕仙路就此断绝了。”

    “可是……”灵玉心道,这是大劫难没错,可因为徐逆的缘故,她并没有吃太多的苦,无非从头再来而已。

    “不止如此,你常常生死一线,所遇惊险远比其他人要多。”

    “不错。”蔚无怏接过话,“你且说说,哪次你外出游历,没有遇到过性命之危?”

    “呃……”好像是这样没错……

    “你所遇险境,其实比为师还多。只是你心胸旷达,过后便没有记在心上。”

    灵玉默然许久,喃喃道:“我所遇险境,跟他比起来又算什么……”

    “他?你说的是……”

    灵玉摇摇头,没有回答师父的问题,继续问道:“所以呢?大衍城前辈吩咐了什么?”

    “一是让我们多多留意,找出天命之人。妖族的天命之子出生就现世了,人类这边却很模糊,直到现在,也只有一位徐公子。二就是我们乘坐凌天舟在此游弋的目标,等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天机。”

    方入微说罢,蔚无怏面带关切:“灵玉,有缘必有劫,你得了那位前辈的传承,就必须应天命。这条路很危险,谁都帮不上忙,只能你自己去走。如果你不想应天命,那就剔除那位前辈的传承,或许……”

    “师父你说什么呢?”灵玉打断他的话,“你徒弟我,是这么没胆子的人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