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远行归来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从船舱钻出来,走到船头,舒展了一下筋骨。

    花了半天时间,她终于把自己几十年来的经历说清楚了。

    想到蔚无怏和方入微听说她跟妖族两位少主约定好通商之时,那吃惊的表情,灵玉有些得意。他们还以为她在东溟必定是东躲西藏,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回来,没想到她在东溟混得这么好,连两位少主都当她是座上宾。

    灵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告诉了方入微,方心妍让她代为问候的事情。

    方入微沉默了许久,叹息着说了一句:“她过得好就好……”

    听她的语气,对方心妍并没有埋怨之意。

    通商之事,蔚无怏大为赞赏。东西溟之间,并没有什么刻骨的仇恨,若能彼此通商,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看看灵玉带回来的这些宝物,在西溟已经不多见了。而西溟常见的阵法丹药,东溟妖修想买都没处买。

    还有一点,灵玉并没有想到。东溟有天命之子,西溟有天命之人,按大衍城前辈的说法,他们早晚要会面。东西溟通行,是注定的事,既然如此,早些晚些又有什么差别?

    除此之外,就是灵玉自己的事。

    这六十多年来,她如何修炼晋阶,经历了什么,大致说了一遍。

    当然,徐逆的事,考虑过后她还是决定不说。她试探了一下,徐正可能不是天命之人这件事,蔚无怏和方入微都不知道,所以,就隐下不说了。

    他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说了万一引来麻烦怎么办?谁知道昭明那个变态知道他还活着会是什么反应。徐逆在别人眼中是个“死人”,这样还安全一些。

    迎着海风,灵玉把那些郁气都吐出来。徐逆要她相信,那她就相信。他是天命之人,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总有一天,他们还能重逢。

    这艘巨船。名为凌天舟。方入微告诉她,这艘船是在大衍城前辈的指点下建造的,为此,各大宗门花费了几十年时间,几乎耗尽了珍藏。

    灵玉很忧伤。从东溟捞了那么多宝贝,她还以为自己现在财大气粗,没想到所有身家合到一起,连一艘凌天舟都建造不出来。

    话说回来,这船明明一直在海上,还时常入海潜行。为什么叫凌天舟?

    在甲板上消磨了一会儿。船舱里飞出来一道传讯符。灵玉一看,师父召唤她回去了。

    她回到那座小宫殿,蔚无怏正在教陶朱如何使用水系法术。

    灵玉很想翻白眼,陶朱是重明鸟。属性为火,又只有筑基期,远远还没达到五行调和的地步,水系法术怎么用得出来?师父大人故意的吗?

    蔚无怏显然是故意的,他觉得陶朱一本正经又机灵的样子很好玩,比灵玉更对他心意。

    灵玉的性子,像苍华真人多些,蔚无怏自认比他们正经多了。

    “我们该回去了。”蔚无怏逗着陶朱,抽空对灵玉说了一句。

    “啊?”灵玉愣了一下。“我们可以就这么回去吗?”她还以为,从东溟过来的事情不解释清楚,不能回宗门呢!

    “难道你不想回去?”

    “想,当然想!”灵玉连忙点头,离开宗门这么久。她也想回去看看。师父只说师祖没事了,具体如何没有详说。还有那些故人,分别多年,不知有什么境遇……

    蔚无怏揪起陶朱:“没别的东西要收拾,这就走吧。”

    灵玉没有意见,师徒俩跟方入微告别,带着陶朱出了船舱。

    褚九通听说他们要走,追在蔚无怏身后喊:“你这小子,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当初想蹭船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一口一个褚大哥,现在找到徒弟完事了,扭头就走。你对得起我吗?”

    灵玉不可思议地看着褚九通,又看看师父大人。

    蔚无怏有点脸红,随即理直气壮地道:“你想让我留下来干什么?天天看你练肌肉吗?”

    “喂喂!”褚九通抗议了,“老蔚,别说得我有断袖之癖似的好吗?你长得再美,也是个男人,我可没兴趣!”

    蔚无怏撇嘴:“别担心,我对你也没兴趣。咱们就此别过,免得坏了名声。”

    说罢,不理褚九通,带着徒弟和徒孙,从凌天舟的禁制缺口飞出去了。

    他们祖孙三人消失在天际,褚九通还在凌天舟上喊:“蔚无怏,你穿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一名元婴修士正好从船舱里出来,面色古怪地打量着褚九通,好半天,问了一句:“老褚,你跟蔚无怏成其好事了?”

    “呸!”褚九通啐了一口,“瞎说什么?”这只是个比方,比方!

    蔚无怏已经听不见了,他和灵玉两人,裹着陶朱往西边飞遁。

    刚开始,陶朱还咬着牙不肯进灵兽袋。可是,蔚无怏和灵玉归心似箭,遁速达到了极致,很快他受不了高空飞遁的压力,自动请求进灵兽袋了。

    师徒两人飞遁大半个月,终于看到了陆地。

    他们到达战场出口,借由传送阵回到凌云城,回到师门。

    几十年未归,太白宗又是一代新人换旧人。灵玉已经很习惯了,每次回来看到的都是陌生的面孔。

    她和蔚无怏回山,第一件事就是去主峰见掌门。

    看到顾清华的时候,灵玉吓了一跳。

    顾真人的外表年纪虽然不小,可一直起来都是仙风道骨气度风华。可这次一见,他好像老了很多。

    这种老,并非长了皱纹或者白发,而是眼神举止,隐约透出老态。

    太白宗即将换代,灵玉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受得这么深刻。

    看到灵玉安全回来,且晋阶中期,顾真人喜不自胜,一迭声地叫人去请几位真人过来。

    很快,显化真人等过来了。

    灵玉再一次感觉到几位真人正在老去。尤其是杨真人,老态最明显。

    “好,很好。”显化真人叹道,“四位中期,就算没人突破至后期。太白宗也能再持续千年兴盛。”

    除了苍华真人这位老资格中期修士,蔚无怏、方入微都突破了,再加上灵玉,四位元中,他们可以安心了。

    还有两百年时间,太白宗就算不出元后,多两名元婴修士却是不难。到那个时候,就算他们这些老一辈修士纷纷坐化,太白宗实力下滑也有限。

    等到灵玉在蔚无怏的示意下将东溟的经历说罢,几位真人更是欢喜。

    蔚无怏能想到的。几位真人当然也能想到。连他没想到的。几位真人也想到了。

    如果能够抓住这次商机,太白宗说不定能迎来一次大发展。突破后期这种事,要看机缘,求不来。可是,有大笔的物资投入,多培养两个元婴还是很有可能的。

    把事情交代完,灵玉跟着蔚无怏回观云峰。

    两人先回蔚无怏的洞府,把陶朱安顿下来。

    灵玉站在药园旁,探头探脑地看了一会儿,问:“师父,几位师弟师妹呢?都不在这里了吗?”

    蔚无怏的目光黯了黯,说:“孝玉结丹后搬了洞府。青琼至今没能结丹,闭死关去了。至于你孟师弟……几年前陨落了。”

    灵玉吃了一惊。程孝玉结丹时,她还在宗门内,冷青琼一直卡在结丹关口,这事她多少能猜到。只是没想到孟希陨落了。

    对这位性子高傲的师弟,她印象不深。孟希喜欢在外游历,灵玉自己也是一出门就好多年,没什么机会碰到。

    她后来跟冷青琼关系好转,与孟希却一直淡淡的。

    “孟师弟不是三百岁未到吗?怎么会……”

    “他久久未能结丹,心魔滋生,后来强行突破,走火入魔了。”蔚无怏摇摇头,不欲再说,“死生本是寻常事,仙路上陨落在半途的何其多。”

    灵玉叹了口气。四位师弟师妹,她跟孟希关系最冷淡,听说他陨落,只是有些伤感,倒谈不上伤心。

    可是,师父一定很难过吧?

    蔚无怏怎么说也是元婴修士,很快摆脱了伤感的情绪,说:“别耽搁时间了,去见你师祖吧。”

    “嗯!”师徒两个去往观云台。

    还没走到,灵玉远远地看到一人倚在观云台的栏杆上,一袭黄裳,曲线起伏。

    随后,她察觉到对方的气息有点熟悉,仔细感应,却又觉得完全陌生。

    这人到底是谁?

    及至近前,灵玉看清了,黄裳的主人是个女子。外表二十七、八的样子,眉目娇艳,风韵极佳。只是,她总觉得这女子看起来有点古怪,到底古怪在哪里,又说不出来。

    “师父?”灵玉停住脚步,唤道。

    蔚无怏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这黄裳女子正懒洋洋倚在栏杆上,看到他们过来,挥了挥手:“小蔚子,你回来了?这就是你徒弟?”

    她展露出来的修为只有元婴初期,可老气横秋的语气,却当蔚无怏是小辈似的。

    小蔚子,这是什么称呼?

    灵玉眼神古怪地看着蔚无怏。

    元婴女修,大喇喇地躺在师祖的洞府门口,一副“我是主人”的样子,还叫师父小蔚子,该不会是……

    “师父,难道这是师祖母?”她小声传音。

    “小丫头胡说什么呢?”蔚无怏还没说话,黄裳女子已经瞪了她一眼,“苍华那老头,给我当孙子还便宜他了!别瞎说,坏了婆婆的兴致!”

    灵玉睁大眼,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刚才用的是传音,按理说,同阶修士都听不到,为什么这黄裳女子却能听到?难道她隐藏了修为?还有语气,自称婆婆,说苍华真人当她孙子都便宜了,这得什么岁数?她身上一点也没有老的感觉啊!

    ps:

    明天……哦不,今天恢复正常更新rp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