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任公子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蔚无怏轻咳一声,居然没有发火。他对灵玉道:“这是仙娥前辈,快向她见礼。”

    灵玉更糊涂了,只有名字,没有来历,而且师父大人被叫小蔚子都没有生气,太白宗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人物?

    尽管满腹疑问,师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她乖乖见了礼:“见过仙娥前辈。”

    “算了吧,你们这些小家伙,表面上一个个多礼得很,心里指不定骂我老妖精呢!”仙娥懒洋洋地挥挥手,压根没起身,就这么半坐半躺地倚在栏杆上。这个动作,常人做来多数坐没坐相,可她做来,却有着别人学不来的慵懒风流。

    灵玉心中那种古怪的感觉更甚了,仙娥身上生气灵息一样不缺,可行止之间,就是有种说不出的古怪,而且这种古怪,让她觉得很熟悉。

    蔚无怏只是笑了笑,没有反驳。

    灵玉觉得,这位仙娥八成说对了……

    “前辈稍坐,晚辈先带小徒去见师父。”蔚无怏客气地招呼一声,示意灵玉跟着他进去。

    他们过来之时,早有道童去禀报了,苍华真人直接在自己的修炼室见他们。

    “哈哈哈哈,中期,哈哈哈哈……”

    还没踏进修炼室,灵玉就听到师祖大人在狂笑。

    灵玉忍不住按了按额头。她就知道,师祖一定是这样的反应,师父再得意都会顾着形象,只有师祖,完全不管……

    果然,看到她进来,苍华真人指着她叫道:“灵玉,干得好!不愧是我的徒孙!”

    灵玉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苍华真人的模样。他脸色红润精神饱满,看样子,被夺舍而损伤的元气恢复得差不多了。

    她放下心,跟着蔚无怏向师祖见了礼。

    “免了免了,”苍华真人挥着手,“坐下慢慢说。”

    此时,早有侍奉的仆从取了蒲团过来,摆放到苍华真人面前。

    灵玉突然发现了什么,转过头,看着那个端来灵果的青年。

    这青年模样清秀、气质温文,修为竟是结丹圆满。

    太白宗元婴修士再说,也不可能拿结丹修士当仆从,这人看起来怎么好像在打杂?

    再仔细一看,这青年眼熟至极。

    灵玉突然出声:“你不是那个……任公子吗?”

    青年愣了愣,抬起头来。

    两个人对个正着,灵玉看得真切,微微蹙起眉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人形貌,分明就是当年极光城中意图抢夺紫庭的任公子,他是广陵真人的后辈,怎么会在太白宗?

    看他的样子,好像在苍华真人身边侍奉,以任公子心性和修为,怎么可能甘愿做这种“低贱”的事?

    而且,他的形貌虽与任公子一般无二,气质却完全不同。时隔多年,灵玉还记得任公子嚣张而饱含戾气的样子,正因为他的戾气太明显了,她之前根本没发现,他其实长得不错。

    蔚无怏在旁边问:“你认得他?”

    灵玉轻轻点头:“如果他姓任,号云举,那应该就是我见过的那位任公子。”

    蔚无怏道:“他确实叫任云举,是广陵真人的后辈。当年你蓝师叔带着定魂玉回来不久,他就找上来门来,用定魂玉的使用方法,换一个容身之处。他自愿在你师祖身边服侍,说是想求一个出身。”

    所谓的求出身,自然是让苍华真人收他为徒。看样子,这位任公子野心不小,不然,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在太白宗开辟洞府,呼奴使婢。

    不过,看他的处境,苍华真人并没有收他为徒。

    灵玉私心也不希望苍华真人收下这位任公子让她叫任公子为师叔?开什么玩笑!

    看着这张脸,灵玉想起了狡诈的广陵真人,还有当初他的嚣张贪婪,不禁有些忧虑。师祖留这么个人贴身服侍,是不是不太好?

    任云举似乎看出了她的不豫,低下头,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入太白宗始,昔年之事如同过往云烟,已经一笔抹去。云举摒弃过往,只愿在苍华师伯身边,静心磨练心性。”

    “这样啊……”灵玉说,“你确实与当年完全不同了,修为也稳固了不少。”

    任云举露出一丝笑意,越发显得温文儒雅:“真人若不放心,云举愿意接受监督。”

    灵玉皱了皱眉,没再说什么,挥手道:“没事了,你去吧。”

    任云举再次施了一礼,安静地退了出去。举止温文有礼,没有半点昔日的痕迹。

    闲杂人等都退下,灵玉迫不及待地问:“师父,这到底怎么回事?当初师祖被夺舍之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他怎么会知道我们需要定魂玉?”

    蔚无怏说:“你师祖的事情,他并不知道。广陵真人死后,他处境艰难,后来打听到,广陵真人暗算你们失手,料想定魂玉落在我们手上,才大着胆子找上门来。”

    灵玉已经知道,当年那个元婴老头,就是广陵真人用定魂玉捏的,难怪一时元婴、一时结婴,表现得那么奇怪。

    只是蔚无怏没有详说,她不知道有这么一出。

    “他还真是胆大,我们没有找他算账,还敢找上门来!”

    “可不是?”蔚无怏说,“这小子,想必吃了不少苦,自来到太白宗,性情大变,老实得很。说起来,他资质不错,如果心性磨练过关,不是没有结婴的可能。”

    灵玉又问:“那师祖准备怎么处置他?结丹圆满的修为,干着杂役的活,好像不大合适?”

    苍华真人满不在乎地挥挥手:“他自愿的,随他去!要是他安分,等到结婴之时指点一二就是。”

    看来师祖对任云举态度很一般,灵玉放了心。

    都说本性难移,她见过以前的任公子,知道他是什么脾气,就这么留在师祖身边,总觉得不妥。

    “对了,快说说你是怎么回事!”苍华真人迫不及待地问。灵玉刚刚张口,他又伸手阻止了,“等等。”

    说罢,他掐起指诀,在修炼室周围布下一个一个禁制,层层叠叠。

    灵玉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修炼室本是洞府重地,阵法套禁制,本来戒备已经够森严了。而且,苍华真人布置的禁制,好像都带有隔音之效……

    终于,禁制叠得不能再叠,苍华真人收手了。他呼出一口气:“应该没问题了。再让那个老妖婆听到,一定把她赶出去!”

    老妖婆?想到观云台入口处的仙娥前辈,灵玉若有所悟。

    这边祖孙三个秘谈,那边仙娥伸手掏了掏耳朵,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明明很粗鲁的动作,她做起来还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任云举从观云台出来,擦了擦额上的汗。

    “怎么,差点被发现了?”幽幽的声音传来,吓了他一跳。

    任云举转过身来,看到仙娥撩起半边眼皮看着自己,不禁心口一跳,被人窥探的感觉油然升起。他揖了一礼,强笑道:“仙娥前辈莫要开玩笑,晚辈胆子小,经不得吓。”

    仙娥别有意味地一笑,收回视线,往栏杆上一躺,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她说:“你这小子,胆子这么大,还敢说小?如果换成是我,绝对不敢呆在元婴修士身边,贴身服侍。”

    任云举谨慎地看了仙娥一眼,低头道:“前辈说什么,晚辈听不懂……”

    仙娥哈哈笑了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半点气质也无。笑完了,她说:“别人也就罢了,你难道不知道婆婆的来历?再装可就没意思了!”

    任云举暗暗咬牙,面上仍然装傻:“前辈,还请不要跟晚辈开玩笑……”

    “切,真没意思!”仙娥不耐烦了,“真以为婆婆我像那些蠢蛋一样,能让你随便糊弄?婆婆一见到你,就发现你魂魄与肉身并不相容,应该是夺舍而生,是也不是?”

    任云举心中大震。这么多年,仙娥前辈对他的态度那么古怪,他多少已经猜到,这位前辈看出了他的秘密。只是这么多年当不知道,仙娥前辈也没有拆穿他的意思,他也就当不知道。

    他连忙转头去看左右,生怕被别人听到。

    仙娥笑眯眯地看着他紧张地模样,末了才道:“放心,这出戏婆婆还没看够呢,怎么能让你被发现?早就用了秘法隔音了。”

    掌控声音是她的强项,所以,不管苍华真人布置多少禁制,只要她想听,就能听个一清二楚!

    比如那句老妖婆……哼!

    仙娥倚在廊柱上,上下打量着任云举,笑问:“看你紧张的样子,你的真身他们应该认识了?”

    “……”任云举默然不答。

    仙娥继续道:“我来猜猜看。你来太白宗的时候,是结丹中期。以肉身契合的程度来看,你自身的修为并没有保住。唔……我闻到了元婴的味道,你的原身最起码是元婴修士,对不对?”

    任云举咬着牙,冷汗越来越多。

    “这些年来,你还算安分,除了修炼,就是一心一意地讨好苍华,其他事情一概不做。其实,以你的心计,没有太白宗做靠山,也能过得很好。可你一心留在太白宗,好像对前身一点留恋也没有你到底是另有所图,还是真的打算割裂往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