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同门叙旧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有钱的时候,绝对不小气,没钱了,就会抠得一块灵石掰成两半花。

    陆盈风知道她的习性,所以,看她这么大方,就知道她在东溟绝对捞够本了。

    给她们的乾坤袋,本来就是打算送人的。灵玉看陆盈风哪个都不想放,干脆她摸过的全塞给她了。

    至于胡芷芳,她跟灵玉关系没那么好,也不像陆盈风脸皮厚,最终是灵玉自己挑了些东西送给她。

    送完东西,三人谈起灵玉在东溟的经历。

    关注的重点不同,灵玉没怎么提参商和方心妍的事,主要跟她们说了一下,在东溟如何跟妖修交易的。陆盈风听了,啧啧叹道:“程师妹,你这运气也太好了,空间节点爆裂,你不但没事,还捡了那么多便宜。一条矿脉,这得多少钱?”

    胡芷芳的反应淡定许多,她道:“程师姐果然是上天眷顾之人,遇事总是能够化险为夷。”

    陆盈风笑道:“她哪是上天眷顾,分明是太无耻了,老天都不愿意收她!胡师妹,你可千万别学她。”

    胡芷芳只是抿嘴笑。她当然不会学灵玉,从始至终,她的偶像都是陆盈风,就算灵玉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陆盈风,也不会改变。

    因为,陆盈风是可以学的,她的个人形象、修炼方式、处事方法,都能够作为太白宗女弟子的样板。灵玉却不然,结丹之前,她籍籍无名,结丹之后,一飞冲天。她的修炼功法、人生经历、行事风格,都带着强烈的个人印记,别人根本学不来。

    自从灵玉夺得莲台之会魁首,之后的经历,太白宗的弟子听着就好像天书一样。

    胡芷芳对灵玉主要还是敬佩,在她看来,丹田碎裂之后,还能够重新修炼回来,并且飞速晋阶,实在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

    说完东溟的事,陆盈风和胡芷芳安心了,她们拿的这些,只是九牛一毛,不会影响灵玉自身。

    “你们怎么来得这么快?我刚刚见过掌门和师祖,回到天池峰还没半个时辰。”

    陆盈风道:“你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人物吗?你一回来,消息就传遍了。我让人盯着天池峰,一有动静就报过来,刚好,胡师妹来找我,就一起来啦!”

    “原来是这样……”灵玉又问,“钱师兄呢?他怎么没来?”

    钱家乐跟她的交情,比陆盈风还深厚,没道理比陆盈风还慢。

    “闭关呢!”陆盈风叹道,“钱师弟冲击圆满境界去了。”

    灵玉离开之前,钱家乐已经突破后期,他是剑修,七十多年从后期到圆满,可以说快了。

    相比起来,曾经天资出众的陆盈风,至今未能圆满,实在出乎意料。

    灵玉和陆盈风相熟,知道她并不是受资质所累,而是心性磨练不足的缘故。

    看她说起钱家乐冲击圆满的神情,甚是寥落,想必心里不好受。

    灵玉便问:“那端木师兄呢?”

    提起端木澄,陆盈风更加忿忿:“阿澄去星罗海了,要寻找结婴契机。”

    “端木师兄圆满了呀?”灵玉其实并不意外,端木澄是八风不动的性子,从来求稳不求快,反而少了很多蹉跎。

    陆盈风不想答了,气哼哼地扭过头。

    胡芷芳笑着答道:“端木师兄十几年前就圆满了,离山也有三年多了吧。”顿了顿,又道,“宋师兄也在闭关,他的功法出了点问题,现在还在后期。”

    灵玉想起许寄波曾经说过的话,她的“前世”坐化前,他们这一代结婴的弟子是纪承天、端木澄、钱家乐,如今看来,倒是与她的记忆相合。

    “……上次见到许师姐,她终于突破中期了。”

    正好胡芷芳提起许寄波,灵玉回过神,笑道:“这倒是喜事,看来她的基础已经弥补得差不多了。”

    胡芷芳点头。她与许寄波交情也是泛泛,不过都是同期,关注得多一些。

    “胡师妹,你呢?这几十年过得如何?”

    “我?”胡芷芳含笑道,“挺好的,再修炼十几年,可以试着冲击后期了。”

    她的年纪比灵玉小十几岁,算来过三百岁不久,顺利的话,差不多四百岁可以冲击元婴。

    不过,能不能成功就不好说了,大境界的晋阶,从来都是大浪淘沙,而胡芷芳自身的条件并不出众。

    “修炼上面是挺好的,其他就未必了!”陆盈风转回来,拉着灵玉告状,“程师妹,你不知道纪师兄多过分,简直就是把胡师妹当成打杂的,自己说闭关就闭关,洞府徒弟全都扔给胡师妹打理……”

    “陆师姐。”胡芷芳又好气又好笑,每次见到熟人,陆盈风都要告一次状,“结婴是大事,难道我不应该支持吗?”

    “可也不能这么干呀!他自己闭关结婴轻轻松松,可你呢?天天忙前忙后,有多少时间是自己的?照我说,要不是因为他,你早就可以后期了!”

    胡芷芳则道:“我资质不佳,你也是知道的。掌门说,我最好学端木师兄,磨练心性和修炼同时进行,这样虽然慢,但将来晋阶的可能性大一些……”

    “可是……”

    “喂!你们是专门到我这里吵架的吗?”灵玉打断她们的话。

    陆盈风闭嘴了,不过,看她的表情,并不服气。

    灵玉对她说:“他们夫妻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的意见跟陆盈风相反,纪承天把那些俗务甩给胡芷芳,说不定是特意锻炼她的处事能力。回想当年,胡芷芳说句话都要脸红,如今整个人温和从容,几乎判若两人。

    人跟人不一样,陆盈风性子高傲而有主见,所以她很自我。端木澄与她在一起,多数让着她。胡芷芳不然,她一直没有自信,让她多做一些事情,反而能够发现自己的存在,找到自我的价值。

    “我……我就是不爽!”陆盈风挠桌子,“凭什么纪师兄他可以这么轻松?”

    胡芷芳笑:“陆师姐想找个人处理俗务,那还不容易?最起码端木师兄一定肯。”

    所谓的“找个人”是什么意思,陆盈风当然听得懂。她道:“别以为我跟纪师兄一样无耻好吗?明明是自己的事,推给别人算什么?”

    灵玉和胡芷芳一起笑了起来。灵玉推了她一把,说:“行了,别矫情了,反正你做不到,嫉妒纪师兄也没用。”

    陆盈风想想,确实是自己矫情了,只好抹了把脸直起身。

    “对了,听说你收了个妖修徒弟,在哪呢?”

    灵玉扬声喊:“陶朱!”

    话音刚落,陶朱“噔噔噔”跑过来:“师父!”

    灵玉指了指陆盈风和胡芷芳:“这是你陆师伯和胡师叔,快快见礼。”

    陶朱恭恭敬敬地向二人躬身:“见过陆师伯、胡师叔。”

    “哇,长得真可爱。”陆盈风逗他,“你几岁了?”

    听到这句问话,灵玉在心中暗笑。

    陶朱一脸天真地仰头答道:“回师伯,师侄今年四百二十四岁。”

    陆盈风笑容一僵。

    灵玉看到她的脸色,放声大笑:“哈哈哈哈……”

    陆盈风讪讪道:“果真是妖修啊,年纪根本看不出来。”

    陶朱察颜观色,说道:“我们妖修的年纪,不能跟人类一起算,其实我还是小孩呢!”

    陆盈风勉强捡回一点面子,呵呵笑着,伸手到乾坤袋里摸了摸,想找出件东西当见面礼。

    没想到陶朱动作比她还快,从储物空间里摸出两枚灵果,说道:“陆师伯,胡师叔,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关照。”

    看清他手上捧的东西,陆盈风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自己刚刚摸的见面礼怎么也拿不出来了。

    “收下吧。”灵玉说,“我师父也收了他的见面礼。”

    好吧……

    陆盈风和胡芷芳犹犹豫豫地接了过来。

    她们都是第一次从小辈手上接见面礼,还是这么贵重的宝物。

    等陶朱退下,陆盈风正色道:“人妖两族,向来敌对。你带只妖修回来没什么,收为徒弟,难免要引来一些非议,到底怎么安置这个小家伙,你得想清楚。”

    灵玉点点头:“放心吧,他只是我的记名弟子,宗门记录的身份是灵宠。至于去向么,他在宗门留不了多久。”

    怎么安置陶朱,灵玉早就想好了。他来西溟,不是要学经商之道吗?要论商业,还是星罗海最兴盛。伏元青那里,她要去一趟,到时候,就把陶朱安插进去。一来,让陶朱见识见识人类的经商手段,二来,在伏元青手下埋一个钉子,让他知道,他干的事情,她不是不知道。

    如果陶朱再能干一点,那就更好了,正好替她监视伏元青。

    问过了朋友,灵玉提及陵苍这几十年来的变化。

    陆盈风对大衍城所谓的天机令一知半解,这些年,她自己问题多多,正苦恼着。

    不过,灵玉觉得,这说明各宗门并没有将这件事到处宣扬的意思。比如,陆盈风并不知道其他的天命之人即将现世的事情。

    徐正意料之中结婴了,他结婴时正好三百岁,对剑修来说,堪称天才中的天才。

    昭明剑君大喜,元婴大典办得隆重无比。

    灵玉高兴之余,暗暗有些伤怀。

    只有七十多年了,时光如流水,他们早晚有一天要站在对立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