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剑修之心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所谓的秘技,往往是剑修一生领悟的精华,通常只会传予最出色的弟子。

    断岳真人的弟子中,最有可能结婴的,还是钱家乐。等他结丹圆满,打磨个几十上百年,就能尝试冲击结婴。

    只是断岳真人的时间不多了,不知道能不能再撑一百年。

    灵玉只希望,她带回来的灵药,能够让断岳真人延长一些寿元。

    紫色剑气左冲右突,犀利无比,可是,始终被山岳一般的剑影压得严严实实。

    如果是生死相斗,灵玉有很多种方法突围,但如今只是单纯的比拼剑气,她却有力不从心之感。

    明明她的剑气更犀利,气势更强盛,而断岳真人看起来只是勉力施为,可每一次他都能堪堪挡住。

    技巧,这就是技巧。

    太阳高挂,问剑峰顶剑气一收。

    灵玉向断岳真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多谢断岳师伯指点。”

    断岳真人摸了摸自己杂乱的胡子,说:“你悟性极佳,当年没能收你入门,是老道的损失。”

    灵玉微笑以对。如果她拜入断岳真人门下,会走上怎样的一条路,还真是不好说。不过,设想这个毫无意义,如今的她,早已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断岳真人袖袍一扬,一枚玉简落在灵玉手上,他转过身,背着手,慢悠悠地从峰顶下去,身形像个普通老头一样伛偻,与刚才霸道强悍的剑势判若两人。

    “好好领悟去吧,如今只是这个程度,可是没办法打败昭明的!”

    灵玉握着玉简,百感交集。

    ……

    几百年过去,问剑峰仍然是太白宗低阶剑修们主要的修炼之地。

    他们往往隔一段时间,就会跑到小剑池感悟剑气,以求快速晋阶,领悟剑意。

    这些人里,有的默默无闻,没能筑基,也有的一路晋阶,成为高阶修士。

    比如,在现在的小剑池,炼气弟子们谈论最多的,就是三百年前从这里走出去的两名前辈。

    断岳真人关门弟子钱家乐,太白宗目前最有前途的剑修,有机会在四百岁前突破元婴。

    观云峰蔚真人首徒,修为已经追上师父和师祖的天池峰程真人,上上届莲台之会魁首,两百多岁便迈入元婴的天才弟子。

    听说他们就是在小剑池结识的,两人不打不相识,此后成为莫逆之交,双双筑基,一同结丹,现在其中一个已经元婴,另一个也不远了。

    几百年下来,随着两人的成就越来越高,当年之事,成为流传在小剑池的一桩美谈。凡是有新人弟子过来,都会被普及这么一段往事。

    讲故事的人与有荣焉,听故事的人将信将疑,数年后,曾经听故事的人又会同样将这个故事告诉新来的弟子,自己变成与有荣焉的那个。

    “程师妹,你第一次来小剑池吧?可曾听说过小剑池的故事?那位前辈跟你同姓哦……”

    入门不久的女弟子,被几位同门拉着,热情地说着那段人人都听过无数次的故事。

    会来小剑池的,都是剑修,剑修中少有女子,新晋弟子中能有一两个就不错了,尤其这位师妹,正好和那位传说中的前辈同姓。

    这名女弟子本来以为,他们是借机搭讪,对他们讲的故事没什么兴趣,不料听着听着,竟听得入了迷。

    “这是真的吗?几位师兄,你们该不会故意哄我吧?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元婴修士?”

    其中一名瘦高个的男弟子说:“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去打听打听,天池峰程真人,是不是两百多岁结婴的。”

    “对对对,”另一名稍矮一些的男弟子说,“这件事,在我们太白宗,人尽皆知。几十年前,程真人还经常到问剑峰顶练剑,随便问问就知道了。”

    “没错,这件事我听前辈们说过。那个时候,问剑峰顶经常被剑气笼罩,那些剑气玄奥无比,只要看上一眼,就能引得人如痴如醉。”

    说罢,两人一起感叹:“可惜,我们没有早生几十年。”

    他们正说着,旁边突然起了骚动,许多弟子往那边跑,就连几位筑基前辈,也在其中。

    高个男弟子随手拉住一名同门:“这位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想知道自己过去看!”这人不耐烦地挥开他的手,赶紧跑过去占位置。

    他这模样,引得那位程师妹和几名同门都起了好奇之心,几人不用商量,纷纷跑到人群聚集之处。

    人群站立的地方,是小剑池的边缘,通往山顶的小道,就在这里。

    几十名弟子挤在一处,伸着脖子望着山顶。

    “呀,那是”程师妹突然叫了起来。

    顺着她的声音望去,几名男弟子发现,峰顶的位置,浮起一道道剑光,璀璨耀目,不可逼视。

    每一道剑痕,每一个剑势,似乎包含着玄奥的义理,高深莫测,吸引着他们的目光。

    可是,以他们的境界,根本不能理解剑光里包含的奥义,最终只能痴痴地望着,目眩神迷。

    上面千百道剑光,分成两道剑势,似乎是在交手。

    紫者凌厉,白者沉稳,两道剑势交手数回合,仍然不分胜负。

    终于,剑势一收,剑光散去,峰顶的结界打开了,残存的剑意向众人压迫下来。

    有的人承受不住,跪倒在地,有的人欣喜若狂地感受起这强大的剑意。

    “程真人,是程真人!”其中一位年纪甚大的炼气弟子叫了起来,“我见过她的剑光,就是这样的!”

    一时间,小剑池人心浮动。

    那位宗门传奇人物程真人,就在问剑峰顶?他们居然离程真人这么近……

    片刻后,一名不修边幅的青衣老道从小道上慢悠悠下来,一边走一边哼着小曲,随意得好像老农走在田梗间。

    可是,在场的众多弟子,就好像失声了一般,眼睁睁地看着这老道走下来,绕过他们,下去了。

    从始至终,没看他们一眼。

    老道走了好久,他们才回过神来。

    有人问:“那是谁?是打扫问剑峰的杂役吗?”

    立时有筑基修士喝道:“胡说什么?那是本门元婴前辈,不可失礼!”

    被喝骂的弟子连忙收声,退到一旁。

    炼气弟子们无不惊讶。元婴前辈居然是这个样子的?那胡子拉杂的样子,跟杂役没什么两样啊!

    那位程师妹眼睛发亮地盯着峰顶,突然举步向前,似乎要通过小道上到峰顶。

    高个男弟子连忙将她拦住:“程师妹,你干什么?”

    程师妹望着峰顶,眼睛里闪动着光芒:“刚才是两个人斗剑,上面肯定还有一位前辈。我要去看看,拥有这么厉害的剑术的前辈,是什么样的人。”

    矮个男弟子皱皱眉,凑上去说:“程师妹,那是元婴前辈,岂可随意打扰?”

    程师妹却固执道:“我只是去拜见一下。”

    高个男弟子叹了口气:“你是不是猜到,留在上面的这位前辈,就是我们说的程真人?”

    程师妹目光闪烁:“只是去看看而已?”

    这高个男弟子又道:“你觉得,你与程真人同姓,说不定会有机缘?”

    被戳穿了心思,程师妹恼羞成怒:“师兄胡说什么?我只是随便去看看。”支吾了一下,又道,“能得机缘自然是好,不能得,见一见这位前辈也好。”

    高个男弟子还要说什么,那个矮个男弟子拉了他一下,说道:“师妹一定要去,我们也拦不住。不过,师妹最好考虑清楚,冒犯了元婴前辈,可不是我们这样的小弟子承受得起的。”

    “多谢师兄提醒。”这位程师妹不太有诚意地道了句谢,举步踏上小道,真的一步一步往上行去。

    看到这一幕的炼气弟子们,无不惊讶,另有几位筑基修士,不由皱了皱眉头。

    连他们都不敢去找峰顶练剑的前辈,这个炼气小弟子居然也敢?哼!让她吃吃苦头才好。

    小剑池边上,高个男弟子埋怨:“师弟,为什么不阻止程师妹?要是她得罪了前辈,那可怎么好?”

    矮个男弟子撇撇嘴,说:“师兄也不看看,她领不领情。你拦着她,她不会以为你对她好,还以为你要拦她机缘。”

    “不会吧?”高个男弟子说着,心里已经动摇了。刚才程师妹的样子,确实有点……

    “青云之路,岂是那么好走?让她自己去碰碰钉子,以后就懂事了。”

    高个男弟子叹了口气。

    程姓女弟子走在小道上,心如擂鼓,随着峰顶越来越近,她已经听到了剑气破空的声音。

    这位应该就是与她同姓的程真人吧?他们这样的炼气小弟子,平时根本没有机会遇到元婴前辈,现在有了机会,怎么能不抓住?

    她不禁浮想联翩,听说程真人一心苦修,深居简出,想来脾气应该不错吧?她还没收弟子,若是看到自己资质不错,又与她同姓,会不会……

    离小道尽头只有几步,程姓女弟子心跳越来越快。

    机缘、机缘……

    一脚踏上峰顶,忽然一道剑气袭向她的面门。

    锐利的杀意,像重重山岳压下,压得她动弹不得。

    程姓女弟子完全无法思考。

    她看到一个白衣女修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自己。

    说是女修,她与自己见过的宗门女性前辈完全不同,她的身上,没有一丝娇柔之气,只有凛冽的剑意。

    她听到这位前辈说:“你是何人?上来作甚?”

    好一会儿,程姓女弟子勉强控制住心跳,“扑通”跪了下来:“弟子程子嫣,心慕真人剑术,望……”

    话未说完,她便感到天旋地转,整个人飞了下来。

    她站在小道入口,听到上面传来冷冷的声音:“剑修贵在精纯,连基础都没有打好,谈何剑术?下去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