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活着不容易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程子嫣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甩了下来。

    这一切落入小剑池众多弟子的眼中,她羞愤欲死,扭头就走。

    刚才与她在一处的瘦高男弟子起身,张口欲唤,却被另一名矮个男弟子拉住了。

    “师弟,程师妹已经吃亏了,我们何必这般绝情……”

    矮个男弟子却道:“你现在去找她,她只会更加恼怒,不如等她消气了再说。”

    “她只是个小姑娘,要是一时羞恼,不来了怎么办?小剑池可是剑修最好的修炼之地。”

    矮个男弟子眼中掠过一丝不屑:“连这点事情都想不通,也配修剑?她也不想想,自己连剑意都还没悟出来,元婴前辈能教她什么?剑术之道,如攀绝顶,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心存妄想怎么行?”

    剑修都是骄傲的,之前想着,难得来一位师妹,要好好相处,发现对方态度如此轻浮,他的态度立刻改变了。

    高个男弟子犹豫良久,叹了口气:“唉,希望程师妹自己能想明白……”

    这个小插曲,灵玉根本没有理会,她在问剑峰一遍遍地回想刚才与断岳真人交手的细节。

    上次她结婴回归的时候,断岳真人也常常过来与她切磋,那时的断岳真人,同样表现出了一个老牌修士的老练,有很多技巧值得她学习。但是,今天的断岳真人,似乎多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疾风劲草般的顽强,心随意转的流畅,还有一针见血的精准。

    灵玉一遍遍地回想,一遍遍地模仿。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

    她回到天池峰,打坐修炼。

    第二天,她没去问剑峰,而是在天池峰练习法术。

    直到第三天,才去了问剑峰。

    她的修炼步调,并没有因为断岳真人传授秘技而有所改变。仍然按照自己的步伐,稳稳地前进着。

    不知不觉,大半个月过去,太白宗来了一位客人。

    “怎么是你?”灵玉看着眼前的光头,惊愕不已。

    听说有客来访,她算算日子,还以为是丁玉成赶到太白宗了,没想到来的是缘修。

    缘修笑嘻嘻地摸着光头:“程施主,小僧听说你发了大财,特来求个布施。”

    灵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是僧我是道。谁布施谁啊?不是受了重伤吗?还敢出门?”

    缘修说:“我从寺里出来。直接坐传送阵到凌云城。安全得很,如果到了凌云城还被偷袭的话,那说明你们太白宗太逊了!”

    灵玉心道,凌云城又不是太白宗的。他要是在那里出了事,关她毛事?懒得跟缘修扯这事,干脆不提了。

    “你的伤呢?我怎么没瞧见?”

    缘修的笑容有点发苦:“我伤的位置你瞧不见。”

    这话说得古怪,灵玉不由自主地视线下移……

    “你别乱想。”缘修不由自主地把腿一夹,说道,“不是这里。”

    “好吧。”灵玉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问,“到底伤在哪里,你直接说不就好了?”

    缘修有点烦躁地摸了摸光头。说:“你知道我们佛修要修佛心的吧?”

    灵玉点点头。佛心是个玄妙的东西,有点像剑修的剑心,不过,剑心此物,表现出来就是剑修独特的金丹。佛心却玄妙得多。

    它是一种境界,无法像剑心一样具体为人感知。

    用通俗的话来说,这个佛心,就是他们心境的统称。

    佛修晋阶最稳,便是因为他们最重心境修炼,时时刻刻都在修炼佛心。

    灵玉对佛修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们把筑基称为炼心,便是筑基要凝炼佛心。

    “其实,佛心并不像你们以为的那么虚无,”缘修说,“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看到佛心的具现,就像金丹一样。”

    灵玉眨眨眼,若有所悟:“你的意思是说,其实佛心跟剑心差不多?”

    “嗯……”

    看缘修这垂头丧气一脸苦相的样子,她突然升起一个念头:“你该不会想告诉我,你的佛心碎了吧?”

    缘修看了她一眼,垂下头,没说话。

    看他这样子,不离十了!

    灵玉揉揉眉心,有点乱了:“不对啊,剑修要是失去剑心,那修为就没了,可你看起来跟常人无异……”

    缘修一摊手:“佛心不等于剑心啊!没有佛心,我只是心念浮动,并不是失去修为。”

    “……明白了,定海神针。”

    这次缘修点头了。

    他苦着脸好一会儿,说:“实话告诉你吧,佛心碎了以后,我很多法宝秘术都不能用了……”

    佛修到底是怎么回事,灵玉懒得了解。各修行道虽然相通,但各自有着不同的发展道路,细究起来,岂是一两天能弄清楚的?反正她知道,缘修遇到大麻烦了,他的佛心碎裂,导致实力大降。

    “是谁干的?”

    缘修摇头:“不知道。”

    灵玉睁大眼:“这可不是你的风格,连被谁暗算都不知道,你是缘修吗?”

    缘修叹了一口气:“佛高一尺,魔高一丈啊你这里安全吗?”

    灵玉看了看,随手布下几个禁制:“说吧。”

    缘修盯着她布置禁制的手段,说道:“多年不见,你连这个也学会了?”

    他精通阵法之道,一看就知道灵玉下过苦功。

    灵玉哼了声:“技多不压身。你到底说不说?”

    “我说……”缘修苦着脸。

    他一句三叹地说起了自己的身世:“我出生在陵苍西北的小村,出生之日,家破人亡,整个村遭了山贼。我娘难产而死,爹死在山贼手里。还好有个路过的老僧把我捡了回去,我就这么当了和尚。之后,走到哪哪遭灾,十岁的时候,捡到我的师父圆寂了,我被新任主持赶了出来。只能在一个野庙当小沙弥。野庙里的主持是个假和尚,时常装神弄鬼,骗香油钱,我干得最多,吃得最少,还得帮他坑门g拐骗……”

    缘修说起自己的身世,那可真是一把辛酸泪。

    灵玉以前觉得,缘修挺幸运的,没想到他的身世比她苦多了。

    直到十三岁,他靠着师父留下来的一本似是而非的功法踏入炼气期。将那假和尚手刃。才结束了这种日子

    之后。他慢慢流浪到观慧寺附近,起了加入宗门的念头,这才成为现在的缘修。

    灵玉心道,难怪缘修狡猾奸诈得不像个佛门弟子。在那种环境下,他还能把持住自己,没有走上歪路,已经很难得了。

    回想起她自己,那点坎坷真不算什么。

    “我后来才明白,所谓佛心,我天生就有,所以,在修炼上。我很少有瓶颈。”缘修认真地说,“我很早就有一个秘密,只是不敢说出来。偶尔我会沉浸在幻境里,觉得自己是另一个人。”

    灵玉看着他,轻轻吐出两个字:“悟嗔。”

    缘修笑了:“不错。你果然也是。”

    “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天命之人的?”

    “结丹的时候。”缘修很淡定

    “这么早?”灵玉有点惊讶,那时候还什么征兆都没有。

    缘修点点头:“你应该没有保留多少记忆吧?我想我保留的记忆比你多。”

    灵玉沉默了一会儿,问:“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缘修毫不犹豫:“重新凝练佛心,应天命。”

    “你……佛心都碎了,还要应天命?既然你被人暗算了一次,应该察觉到,有人故意要害天命之人。”

    缘修笑道:“枉你聪明一世,难道不知道逃避只能助长敌人的气焰吗?别人越打击,说明他越怕你这么做,继续走下去,揭开他的真面目,将他击败,才是最根本的解决之道。”

    灵玉没有应答,片刻后,看着他说:“你的佛心还在。”

    缘修含笑点头。他的佛心碎了,可“佛心”还在。

    “说吧,你的佛心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被人暗算,还是……”

    “怎么说呢?”缘修有点苦恼,“其实,整件事看不出人为的痕迹,但是,我就是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将我引到了那条路上……”

    缘修这次的大祸,说起来实在不像人为,可是每件事都太巧了,反而露了痕迹。

    观慧寺是佛门第一寺,弟子众多。以缘修油滑的性子,在寺里混得如鱼得水,寻常情况下,根本轮不到他干苦差事。

    近年来,观慧寺流年不利,事情一件件地发生。

    先是矿脉出事,找不出原因,调走了一位元婴佛修。接着有一位元婴佛修游历时落难,又调走了两位。桩桩件件,全都挤在一起,最后,凌天舟负责收集一件材料,只能派缘修出去。他的佛心,就是在收集材料过程中碎裂的。

    “我本来觉得,只是意外而已。可是回去之后,总觉得不对。每件事都太巧合了,可我从来不相信巧合。”

    换句话说,这是缘修的直觉。

    灵玉听了,也觉得太巧了,就连收集材料的过程中,缘修也遇到许多巧合之事,最后把他逼到沧海深处,落入旋涡,绞碎了他的佛心。

    她相信,一个敢与大乘修士作对的黑手,设计这么个圈套并不是难事。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运气不好……”缘修想了想,又道,“这种事情,我不是没有遇到过。”

    和灵玉一样,缘修的运气也不是太好,往往一帆风顺的时候,就要栽一个跟头。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能够活到现在,还有这一身修为,实在是不容易。rp!。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