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麻烦上门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说完了,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说话。

    最终缘修打破了沉默:“你有什么打算?”

    灵玉眨眨眼:“什么什么打算?”

    缘修摸摸光头,他主动把事情说出来,可不是为了让灵玉听故事的。

    “既然你确定自己是天命之人,难道没想过怎么应对吗?”

    灵玉的表情更无辜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需要怎么应对吗?反正,我们是天命之人,就会被天命推到那条路上。”

    “程灵玉!”缘修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双眉倒竖怒目金刚。

    他这样子,灵玉反而笑了起来。

    能看到缘修这副表情,真是值啊!

    这和尚想干什么,她能不知道?以他的性子,这么主动地告诉她事情经过,会没有所求?

    按现在的情势看,背负天命的应该是一批人。所谓开天途,那可是玩命的事,谁都不知道,天命的安排下,有什么等待着他们,当然要趁现在赶紧找同盟了。

    从实力到智慧再到性格,缘修觉得,灵玉都还不错,能跟得上自己。再说,西溟这边,除了灵玉,只有一个已和的天命之人,他认识的那个徐公子是假货,与真正的徐公子并不熟。

    灵玉收了笑,说:“缘修,我明白你的意思,有一件事,我得先告诉你。”

    “什么?”缘修还有点气恼。

    “你知道,我之前几十年,去过东溟。”灵玉说。

    缘修皱了皱眉,突然意识到什么,瞠大眼睛:“东溟有两位天命之子,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跟他们结盟了?”

    灵玉笑着点头。

    缘修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扼腕不已。

    他结丹时就意识到自己不寻常,可惜那时候不知道灵玉也是,不然的话,哪轮得到别人?

    “你急什么?”灵玉笑道:“结盟又不是结婚,谁规定只能一对一的?”她也是跟参商、方心妍两个结的盟。

    缘修眯了眯眼:“你什么意思?”

    灵玉道:“身负天命,目标一致,为什么我们不先合作?你之前也是这么想的吧?”

    缘修摸了摸光头,没说话。

    “我知道你对别人少有信任,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你不觉得合作更实际一点吗?”

    缘修没说话,低头沉思。

    许久后,他叹了口气,起身:“这件事我会好好考虑的。”

    灵玉诧异地看着他:“你不会这样就走了吧?”

    缘修道:“你以为我真的受了重伤还到处乱跑?我师伯与化阳门的冰彤前辈有约,说不定有机会修复我的佛心。既然跟你谈过了,我得去化阳门了。”

    两人对视好一会儿,一起失笑。

    灵玉点着缘修:“就知道你这臭和尚没良心,不会真的特意来见我!”

    “喂!你以为观慧寺去化阳门,经过太白宗是顺路吗?你才没良心好不好?”

    “少废话!滚吧!”

    话虽如此,灵玉还是把缘修送到太白宗山门:“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们都有同一个目标,以后多联系。”

    “好。不过,你的麻烦很快就会来了,自己保重吧。”

    灵玉知道他说的是莲台之会,扬眉道:“对我有点信心行吗?”

    缘修闻言,大摇其头,目光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你这个人,左看右看,哪里能让人放心?你身负天命这件事,外人已经有所猜测,如果现在认输,相信昭明……”

    话说到一半,缘修突然眉头一皱。

    灵玉也神情一变,两人齐齐转头,看向山门之外。

    滚滚的雷声,从远到近,一声响过一声,往太白宗而来。

    原本万里无云的天气,突然变色。

    乌云蔽日,风声渐起,再加上时不时炸响的雷声,似乎下一刻便会有瓢泼大雨。

    太白宗内,发现天气变化的弟子们嘀咕:“怎么一下子就变天了?”

    兴建土木的暂时停工,负责灵药的忙着避雨,弟子们行色匆匆。

    但是他们很快发现雷声不寻常,每一道雷声响起,都像在攻击众人的元神。

    高阶修士还罢,低阶修士却难以承受这种元神攻击。

    “怎么回事?这雷声哪里来的?”

    “难道天降大劫?”

    “有人打上门吗?”

    低阶弟子惊慌失措,说什么的都有。

    在外的高阶修士发现不寻常,当即高声喊:“众弟子镇定,速速回洞府,开启防御阵法,不要外出!”

    此时,一道粗大的光柱从主峰太一殿冲天而起,太白宗的护山大阵迅速开启。

    雷声来得极快,才一会儿时间,就炸在了太白宗山门前。

    一声惊雷炸响,一个本身亦如轰雷的声音响起:“谁是程灵玉?给老夫出来!”

    数道遁光已经从太白宗各峰掠起,往山门飞来。

    掌门顾真人就在主峰,来得最快。他看到灵玉和缘修就在山门,扫了他们一眼,扬声道:“本座太白宗掌门顾清华,敢问来客尊号?”

    不绝的雷声中,那声音隆隆响起:“顾小子,老夫多年不出来走动,你们太白宗就不将老夫看在眼里了吗?”

    灵玉惊讶,顾真人寿元不多,在如今的陵苍,算是辈分大的了,来人竟然称呼他为“顾小子”!而且,看雷声的气势和此人说话的口气,莫不是元后修士?

    就算是元后修士,他们太白宗可不是小门小户!

    杨真人寿元渐大,近年已经不出来走动,可还有一个显化真人。他的寿元还有三百多年,元后修士的实力还在!

    如今的太白宗,正是鼎盛之时,居然有人上门来找麻烦?最古怪的是,这人喊的是她的名字,她怎么不记得自己结下这么个仇家?

    顾真人的表情更精彩,先是莫名,再是惊愕,最后不可思议:“井宿,莫非是井宿前辈!”

    那人冷哼一声:“总算你还记得老夫!如何,我赤霞宫近年低调行事,你们就忘了老夫的威名了?还是觉得你们太白宗近年优秀弟子层出不穷,可以骑在我们赤霞宫头上拉屎撒尿?”

    赤霞宫!灵玉立刻想到了设伏杀她的朱千律,看来起因就是这件事了。

    来人是赤霞宫的前辈?他比顾真人辈分还大,居然还活着?这位前辈不但声音粗放,用词更是粗鲁……

    顾真人脸色一沉,喊道:“井宿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发生了何事,前辈要上门问罪?”

    “何事?把你们那个叫程灵玉的弟子叫出来!有胆杀老夫后辈,没胆出来领罪?”

    顾真人正要说什么,灵玉已经飞到了他身边,抢先一步道:“程灵玉在此,不知这位井宿前辈有何指教?”

    “你就是程灵玉?”井宿声音微讶,似在自言自语,“这么个小丫头,就已经元婴中期了,倒是有资格嚣张……”说着说着,声音又厉了起来,“丫头,不管你是元中还是元后,杀我后辈,此仇非报不可,你自己说说,这笔账该怎么算?”

    灵玉扬声道:“前辈来得正好,晚辈正想与赤霞宫的前辈们讨教一下,这笔账该怎么算!你们赤霞宫弟子朱千律,见财起意杀人夺财,若非我早有所觉,现在恐怕连元婴都不在了。朱千律逃离,我还道赤霞宫不想认这笔账,既然前辈愿意认,那再好不过……”

    她话未说完,一声怒雷炸响,打断了她的话:“小丫头,小小年纪,莫要信口雌黄!明明是你仗势欺人,还敢诬陷我赤霞宫……”

    “我徒孙说的没错!”苍华真人赶到,岂会甘于寂寞?他扯着嗓子喊:“原来是井宿前辈,您老人家多年没有音讯,大家都以为你已经埋入黄土了,原来还活着啊?不过,看样子,您好像活得不太好,光有声音不见人,莫不是老骨头已经烂了吧?”

    苍华真人这番话实在刻薄,只差没喊他老不死了。

    井宿果然大怒,惊雷声中,他气极的声音传来:“好!你们太白宗果然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前辈,这个罪名,我们可不敢受。您要是愿意,把赤霞宫弟子全部拉过来也行啊!您一个人来到我们太白宗山门,人多又不是我们的错!”说这话的,自然是灵玉。

    如何应对这位井宿前辈,师祖大人给她做了榜样,她还怕什么?被人欺上门来,趁机堵一句回去再说。

    接连说话被打断,这位井宿前辈看起来根本不是好脾气的样子,哪里忍得住?

    雷声滚滚,他怒声喊道:“怎么,杀了老夫后辈,还想连老夫这把老骨头也一并埋了不成?那就来啊!你们太白宗不是人才济济吗?老夫就在这里,谁敢出来与我一战?”

    他行事冲动,喊话还是给自己留了底。此言一出,太白宗要战,只能出一位与他对战,否则,以多欺少的话,就会让其他宗门笑话了。毕竟他只是摆出上门问罪的样子,并没有直接攻打太白宗的阵法。

    灵玉最看洋惯人家气焰嚣张,还想再讽刺一下,显化真人及时赶到,站了出去,同时,显宣真人来到她身边,略带责备地瞪了她一眼。

    显化真人扬声喊道:“太白宗显化,见过井宿前辈。多年不闻您的音讯,原来您还健在,实在可喜可贺。这些年来,前辈过得可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