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折辱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事到如今,问罪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即使井宿实力比显化真人强上一些,也没办法打败他,怎么找回场子?

    “程灵玉听着,你杀我太白宗弟子之仇,老夫不报,亦有后人!”话落,雷云聚拢,空中的灰袍修士再次隐去身形。

    雷声隆隆响起,这一次是远去。

    灵玉正想应上一声,忽见雷云中飞出三道白光,却是三柄飞剑。

    显宣真人吃了一惊,大喊:“师兄小心!”

    飞剑击向的却不是显化真人,而是护山大阵。

    顾真人袖袍一翻,飞出一枚玉印,一指灵光点在玉印上。

    这玉印便是太白宗护山大阵的阵令,只见玉印上一个文字亮起光芒,飞剑击中的方位腾起白烟,幻化出厚厚的盾牌。

    飞剑击在幻影盾牌上,骤然爆裂,整个护山大阵都晃动了起来。

    等到晃动渐止,护山大阵出现了一道不小的裂缝。

    显宣真人先是愕然,再是苦笑:“真是小看了井宿,这飞剑要是冲着师兄去,还真说不好会怎样……”

    显化真人飞回来,与顾真人对视一眼。

    井宿是什么意思?这是来找麻烦还是示威?又或者,他根本就没有被那个姓朱的小子骗,而是怕他们太白宗找麻烦,才抢先来问罪?

    反正,他们现在知道了,这个老鬼还没死,赤霞宫不容小觑。

    灵玉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情,送缘修出山门。

    等到缘修顺利跟着飞舟离开,灵玉回转,直接去了主峰。

    太一殿内,众位元婴修士都在。

    显化真人正翻看着一枚断剑,看起来好像是刚才井宿最后关头射过来的飞剑。

    灵玉见礼之后,问:“显化师伯,莫非有什么问题?”

    显化真人看完断剑,递给显宣真人,问:“你觉得井宿前辈来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来找麻烦的吗?”灵玉不解地问。难道这飞剑有什么问题?

    显化真人道:“如果他真是来找麻烦的,完全可以一开始就放出那三道飞剑,那样的话,我现在已经受伤了。”

    灵玉怔了怔:“难不成他觉得理亏?”

    显宣真人摇摇头,笑道:“井宿不是会觉得理亏的人,就算错了,他只会梗着脖子错到底。”

    “那他这是……”灵玉不明白了。

    蔚无怏已经喝了好一会儿的茶,这时放下茶杯,说道:“几位师伯,你们说的,我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当年我入太白宗时,就听说他坐化了。”

    这个问题,没人答得上来。

    灵玉所知不多,只能在旁边听着。

    她只知道赤霞宫出过元后修士,但具体是谁,什么时候陨落的,就不知道了。

    “无怏说的不错。”显宣真人同样想不明白,“这个老家伙,争强好胜,当年一场大战后,据说身受重伤,从此不出赤霞宫。几百年来,一点音讯也没有,大家都以为他坐化了。两千岁,他居然活了两千岁,这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

    灵玉见过同样寿元奇长的修士,便是筑基时遇到的忘离居士,但那忘离居士是个特例。他的寿元是用自己的修为、身体换回来的,这样的活着,有什么意义?

    井宿却不同,他的形貌掩在灰袍之中,但模样与常人无异,实力更是强大。这样的活着,是真正的活着。

    蔚无怏语气有些浮动:“如果能拿到他的延寿之法……”

    “别打这个主意。”顾真人沉声道,“他的延寿之法,不知道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倒不如干脆地坐化!”

    灵玉没想到顾真人如此坚决,她抬头去看,显宣真人没说话,显化真人亦锁着眉头。

    这件事,有哪里很奇怪吗?

    寻仇事件后,灵玉回了天池峰,仍旧每日修炼。

    又是个把月过去,她等的人终于来了。

    灵玉坐在温泉旁,看着对面垂着头的丁玉成。

    一百多年过去,丁玉成的形貌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他的身上弥漫着一股颓废之气,可见没能结婴对他打击不小。

    “你在看什么?”尖锐的声音响起。

    灵玉转头瞥向另一边的司慧雪,淡淡道:“关你何事?”

    司慧雪很容易被挑动情绪,她猛然站了起来:“你答应过的,难道说话不算话?”

    灵玉随手招来袁冬儿,示意她换杯茶,口中漫不经心道:“我有说话不算话吗?”

    “那你还不赶紧……”

    灵玉挥挥手:“你可以回去了。”

    司慧雪瞠大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回去了!”灵玉一字一字地重复,“听不懂吗?”

    司慧雪看看丁玉成,又看看她:“你让我把师弟一个人留在这里?”

    “你怕什么?”灵玉奇了,“他留在我这里怎么了?你怕我吃了他,还是劫了他的色?”

    听到她的话,丁玉成抖了一下,司慧雪更是脸都红了,她结结巴巴地道:“这种话,你……你这也说得出口?”

    “哪种话?劫色吗?”灵玉随口说,饮了口茶,续道,“第一,他这样子已经够废了,想把他折腾得更惨一点,没必要。第二,他的色还够不上我想劫。这样说你放心了吗?”

    “……”司慧雪死瞪着她一会儿,说,“我不走!”

    灵玉搁下茶杯,道:“你不走也行,不过,你得住到山腰去。”

    “为什么?”司慧雪不服气,“既然你不会对我师弟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住这里?”

    灵玉嗤笑一声:“司道友,你的精元是不是都用来长胸没用来长脑?这里是我的洞府好不好?我的修炼室、休息室全在这里,你一个外派修士,又不是朋友,住在这里想干什么?连我的侍女都得住山腰。”

    听到“长胸不长脑”的时候,司慧雪差点一脚把桌子踹翻了。活几百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说她!

    可是,灵玉说的没错,除非好友,才会留对方住在自家洞府。

    “那我师弟呢?”有求于人,司慧雪忍气问道。

    “留在这里啊!”灵玉理所当然地答道。

    司慧雪快控制不住了:“你单独把他留在这里,还说没想怎么样!”

    看着她火冒三丈,又不得不忍的样子,灵玉忍不住笑了,她非常不客气地当着这对师姐弟的面哈哈大笑。笑完了,她对司慧雪说:“这么怕你师弟出问题,那你给他绑个贞c带好了。”

    “程灵玉!”司慧雪忍不了了!

    就在她打算摔桌子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师姐,你回去吧。”

    灵玉转过头,惊讶地挑了挑眉。

    说话的是丁玉成,他仍然低着头,声音也坚决:“这件事,我自己负责。”

    “师弟!”司慧雪急道,“你还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样的人吗?你留在这,叫我怎么放心?”

    “不放心又怎样?”丁玉成语气毫无起伏,“我这个样子,有什么东西能让人贪图的?”

    司慧雪默然。

    就算她再不情愿,也得承认事实。

    如今的程灵玉,已经元婴中期,要修为有修为,要地位有地位,丁玉成对她来说,不值一提。

    当年同样杀入莲台之会决胜局的两个人,境遇却天差地别,如今根本没办法放在同一位置比较。

    杀丁玉成,对她有什么好处?一个废掉的丁玉成,报仇的话不是更有趣吗?再说,她们之间有魂契在,不能反悔。

    许久后,司慧雪终于下定决心:“好,我回去。”

    说完,她冲着灵玉凶巴巴地吼:“程灵玉,我师弟要是出了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灵玉懒得理她了。司慧雪就是嘴上厉害,实际上狠不起来。

    她招招手,示意袁冬儿把司慧雪送出去。

    司慧雪一步三回头,到底还是走了。

    灵玉和丁玉成相对而坐,谁都没说话。

    只不过,两人的心情是完全相反的。

    灵玉一派悠闲,丁玉成却低头不语。

    “既然你敢来,那说明还有救。”许久,灵玉说道。

    丁玉成没说话。

    灵玉就笑:“来到太白宗,是不是让你觉得头都抬不起来?走在山道上,别人看着你,指指点点地说,看,那个就是幽冥教的丁玉成,跟程真人一起杀入决胜局,结果被打趴的那个,现在连结婴都不成……”

    “程灵玉。”丁玉成终于抬起头来,眼睛里一片冰寒,“如果你想折辱我,当年就做到了。”

    灵玉一边拨着炉火,一边道:“对,我就是想折辱你。我这个人啊,最喜欢踩人脸,看着人家一脸泥爬不起来,我最高兴了!”

    丁玉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随即变成了凄凉,最后成了决绝:“你还想怎样,都朝我来吧!来的时候我就准备好了,不就是撕了脸皮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现在就是个废人”

    “废人?你就是这样看自己的。”灵玉笑眯眯地道,“既然是废人,为什么你眼睛里还有希望?宁愿让仇人踩脸,鼓起勇气来太白宗,你不就是站起来吗?废人站起来做什么?”

    丁玉成的脸涨得通红,低吼:“你别太过分!”

    “我不觉得我过分啊!你看我都没让你去纪师兄道歉。或者说,你喜欢这么做?那行,我家纪师兄也元婴了,你给他道歉一点也不委屈……”

    “怦”

    看到怒极攻心一拳打在石桌上的丁玉成,灵玉笑了:“你还真是经不起折腾!”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