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大财主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石桌粉碎,两人之间无遮无掩,灵玉转头喊:“冬儿。”

    袁冬儿神速出现,不用灵玉吩咐,三两下收拾干净,很快又搬来新的石桌,连茶炉都换了新的。

    灵玉喝了口新茶,说:“还敢在我面前发火,看样子,心气还在。”

    丁玉成低头不语,身体微微颤抖。

    “给我纪师兄道歉很委屈吗?”灵玉笑,“事情是你做的,难道不想承认?”

    丁玉成猛然抬起头,冷声道:“程灵玉,事情是我做的,可我没有必要道歉。就算再来一次,我也会那么做。”

    “哟,真是理直气壮啊!”灵玉随手将剩下的茶水泼了,下一句话峰回路转,“很好,自我还在,你还有救。”

    丁玉成听得一愣,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之前句句戳他痛处,只是为了确定这件事吗?

    下一刻,就听灵玉道:“既然你这么坚持自我,为什么还要上门来自取其辱?”

    丁玉成一口气没上来。他就知道,像程灵玉这么小气尖刻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好心!

    他闭上眼,深呼吸,克制自己的情绪。

    许久之后,觉得自己能够平静而对了,方才开口:“程灵玉,我上门来,是因为你答应了我师姐。如果你不想履行的话,我就不多留了。”

    “急什么?才说两句话就受不了,难怪这么多年一蹶不振。”

    丁玉成大怒,好不容易忍下的火重新燃起,可惜,没等他说话,就见灵玉起身回修炼室,中途随意挥了挥手:“冬儿,收拾个屋子给他住。”

    走到一半,她想了什么,回头道:“跟冬儿学一学,以后这些活你来干。”

    丁玉成睁大眼,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这些活他来干,意思是,今后他要做她的跟班?

    丁玉成没猜错,第二天,灵玉就让冬儿回去了,峰顶的杂活一律交到他手上。

    其实,杂活并不多。灵玉不是个挑剔的主人,阿碧打理洞府的时候,她都没抱怨过,更何况现在一应事务都有雷天处理。

    丁玉成要做的事情,就是候在一旁听吩咐多数情况,就是当个树桩。

    咬着牙忍了几天,丁玉成渐渐觉得有点古怪。

    早上,灵玉一般会练习法术或剑术,下午,读读道经画画符,晚上,在修炼室修炼。

    她的修炼室和休息室当然不会让他进,所以,他需要出现的,就是下午那段时间。

    有时候守一个下午,也就是给她倒杯茶水而已。

    而灵玉也没有再故意折辱他,真的当他是个普通shi从在用。

    丁玉成不禁怀疑,她到底安的什么心?如果说她就是想折腾他,可几天下来,没有吩咐他做苦工,没有像初来时那样用话语刺ji他,连多余的话都没有一句。这样不闻不问,真的是在履行承诺吗?

    忍了几天,他终于出口相问,结果灵玉就回了他一句:“你要耐不下心,可以回去。”

    如此几回,丁玉成不问了,反正问也白问。

    转眼几个月过去,丁玉成渐渐习惯了在太白宗的日子。

    灵玉的生活很简单,她几乎没有别的爱好,除了修炼就是画符,偶尔炼炼丹什么的。除了拜见师父,见几个好友,几乎不出门。

    这多少让丁玉成有点意外,他还以为,以灵玉的个性,会更喜欢人际交往。

    果然,有所成就的人,没有侥幸。

    ……

    孤峰之顶,笛声在云层之间回荡,时而欢悦,时而缠绵。

    丁玉成站在峰下,抬头看看峰顶坐着的身影。

    修士有一两样爱好,这不奇怪,漫长的修炼生涯,总有心情烦闷需要排解的时候。可丁玉成总觉得,这么风雅的爱好,跟程灵玉这个人风马牛不相及。

    就像此刻,她坐在孤峰之顶,独自悠悠吹笛,安静得像是一幅画。

    那个嚣张跋扈、说话刻薄的程灵玉,是这个样子的?

    正想着,丁玉成看到一道红色的剑光从不远处掠来,倏忽而至,落在峰顶。

    “一出关就听到你的笛声,为了迎接我吗?”爽朗的笑声响起。

    笛声停了,灵玉惊喜地站起来:“钱师兄!”

    来人正是钱家乐。

    多年不见,他的容貌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仍然魂红齿白美貌过人,只是属于高阶修士的气势更强了,叫人一眼认出,这个“美人”并非女子。

    钱家乐一掌拍上她的肩:“好久不见!”

    灵玉笑着回击了他一下:“回来就听说你在闭关,不错,圆满了!”

    钱家乐身上真元充沛、剑气外放,已经达到了结丹圆满之境。

    “你都元婴中期了,我能不圆满吗?已经慢了你很多了。”看着眼前的灵玉,钱家乐心中感叹不已。

    当初在小剑池结识,灵玉的修为还比他低一些,之后两人一同筑基,修为并没有太大的差距。后来灵玉剑毁重头再来,钱家乐一心希望她能够重新赶上来。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灵玉不但赶上来了,还迅速超过了他。

    说起来,就是她剑毁重来开始,修炼速度快得自己拍马不及。结丹只慢了自己几年,结婴更是快得不可思议。

    现在,自己刚刚结丹圆满,还没来得及冲击元婴,她就已经元婴中期了,而且,看她身上的威压,已隐隐靠近后期。

    如果说,莲台之会的时候,钱家乐还有赶上去的决心,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了。

    并不是说,他放弃了追赶,身为剑修,他一前无前的决心一直都在。只是,他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灵玉与他不一样,追赶没有意义。

    彼此问候过,两人在峰顶坐了下来。

    灵玉从怀中摸出一只葫芦,递给他:“东溟的果酒,是方师姐亲手酿的。”

    钱家乐拔了葫芦塞,饮了一口。清甜的酒液流入腹中,立时转化为灵气,涌向四肢百骸。他惊叹不已:“好酒!哪位方师姐酿的?”

    “方心妍方师姐啊!”

    “噗咳!咳!”钱家乐一口酒液喷了出来,瞪大双眼,“方……怎么会?”

    灵玉就知道他是这个反应,笑着把方心妍的事情告诉他,说:“没想到吧?方师姐的身份如此了得。”

    “确实没想到……”钱家乐心情复杂。他和方心妍的关系没那么好,不过,毕竟相识数年,得知她是妖修,心里不是不难过。没想到几百年后,她们还有缘相见。

    钱家乐想问清楚,眼角余光突然瞟到下面的丁玉成,奇道:“他不是那个……幽冥教的那个谁吗?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谁……

    丁玉成听到这称呼,心里更抑郁了。他居然连个名字都没人记住?

    其实,钱家乐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谁都知道丁玉成和太白宗的恩怨,他害了纪承天,又被灵玉痛打一顿,怎么可能出现在太白宗?再加上他没见过丁玉成几次,就想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就是那个谁。”灵玉如此回答。

    钱家乐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他怎么跑到太白宗来了?我还以为是你哪个shi从呢!”

    “他现在就是我的shi从。”灵玉轻笑,“他师姐把他卖给我了。”

    丁玉成动动嘴角,很想反驳一下,可是想想灵玉的牙尖嘴利,还是忍了。他不说还罢,一旦说了,绝对会被趁势打压。

    幸好灵玉这次没想打压他,只说了这一句,便转了话题:“钱师兄,你这次闭关收获如何?”

    “还好。”钱家乐满面春风,“剑心打磨好了,接下来就是寻找突破契机。”

    “看你剑气浑厚,修为这方面的火候已经到了,主要就是心境问题。”

    “嗯,过段时间我就出去游历,希望能够寻到契机。”说到这里,钱家乐目光黯了黯,“这次出关,我师父又老了很多,只怕我还没寻到契机,他就……”

    灵玉安慰道:“我从东溟带了许多灵药,说不定能够炼制出延寿丹药。”

    这件事,钱家乐已经听说了,只是他知道延寿丹药不好炼制,不敢抱太多的期望。

    “我知道,还要多谢你,帮我做了一个弟子该做的事。”

    灵玉挥挥手:“别这么说,只是机缘巧合。这些年来,擎岳峰门下找了不少好药,若非如此,断岳师伯也不能保养得如此之好。断岳师伯如今最挂心的就是你能不能结婴,你好好保重自己。”

    钱家乐的语气有些颓丧:“如果师父当年收你为徒,如今已经得偿所愿,可惜入他门下的是我……”

    “钱师兄,你这是什么话?”灵玉打断他,嗔道,“你只看到我今日修为不凡,可知道我师父操了多少心?如果我拜在断岳师伯门下,只怕他早就愁白了头!”

    钱家乐顺着她的话意一想,笑了。

    可不是么?当年她丹田碎裂,蔚无怏那么个人,时常锁着眉头。莲台之会就更不用说了,跟昭明剑君立下生死之约,连苍华真人都愁死了。

    灵玉掏出一个乾坤袋,递给他:“别瞎想了,好好修炼,早日元婴,这样才能让断岳师伯去得安心。”

    钱家乐暗暗叹了口气,接过她递来的乾坤袋,随口问:“这什么?”

    “礼物。”

    钱家乐伸手一摸,听到这两个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吃惊地抬头:“礼物?这么多?”

    “我发财了,你不知道吗?”灵玉嘻嘻笑,“请叫我程大财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