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又要远行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钱家乐出关,灵玉修炼之余,多了个人消磨时间。

    太白宗内,无论性格、想法,与她最合拍的还是钱家乐。

    断岳真人坐化在即,钱家乐急着结婴,本打算调整好状态,就外出游历。

    没想到,钱家乐还没离开,灵玉倒是抢先一步。

    “真人,星罗海来的信。”雷天亲自上了峰顶,将一封信交到灵玉手上。

    灵玉接过,扫了眼信封。

    在星罗海,她有几个熟人,伏元青和罗蕴固定与她通信,几乎每年都有信送来。双成也会来信问候,不过,她来信的时间很飘忽,几个月或者几年都有可能。

    雷天知道她重视星罗海的来信,她若不在,就会慎重收好。

    灵玉回山的时候,已经给他们回了信,告诉他们自己回来的消息。

    这个信封,是双成惯用的,看来是她回信了。

    真是稀奇,伏元青和罗蕴都还没回信,反倒是她先来了。

    灵玉解开上面的禁制,从里面拿出一枚玉简,注入神识。

    雷天正打算离开,却听她出声:“等等。”

    他转回来,躬身问:“真人有何吩咐?”

    灵玉说:“收拾一下,我要出门。”

    雷天愣了愣:“真人……要出远门?”

    “对。”灵玉抬头吩咐,“明天我就动身,让冬儿准备一下。”

    见她态度肯定,雷天不再迟疑:“是,属下明白。”

    雷天离开后,灵玉拨弄着手中玉简。半晌,她叹了口气,将玉简捏碎。

    到底还是来了。

    当年徐逆将信物交到她手上的时候,曾对她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有什么不测,他与双成之间的约定,就交给她了。

    这些年来,通过断断续续的通信,灵玉大概知道双成要做的是什么事。

    伏元青能够在星罗海站稳脚跟,双成帮了很多忙,现在,是履行约定的时候了。

    也好,本来她打算过段时间去星罗海,只是提早去而已。

    吩咐完雷天,灵玉去观云峰向师父师祖告别。

    蔚无怏听说她要出门,愣了愣:“有急事?”

    灵玉点头:“是。”

    蔚无怏略一沉吟,便道:“既如此,你就去吧,万事小心。”

    灵玉郑重应下。

    出了蔚无怏的洞府,灵玉又转去观云台。

    苍华真人正在修炼,听到禀报,直接召她到修炼室外。

    “你才回来多久,又打算去哪?”

    灵玉禀道:“师祖,徒孙去星罗海有事要办。”

    “很急?”

    “是。”

    修炼室内安静了一会儿,一道光芒从中飞出:“既然如此,你就去吧。如今你的修为今非昔比,师祖没什么好给你的,此物留着防身吧。”

    灵玉接过一看,发现是道灵符,上面金光转流,非同小可。

    她曾经跟在苍华真人身边多年,知道这是他的珍藏,当下叩谢:“多谢师祖厚赐。”

    修炼室内的苍华真人哼了声,说道:“收了你那么多礼,你当师祖真的这么厚脸皮吗?”

    灵玉笑眯眯:“谁敢说师祖您厚脸皮?徒孙去扒了他的脸皮,给师祖您再贴一层!”

    苍华真人笑骂:“对着师祖都敢含沙射影?还不快滚!”

    灵玉笑嘻嘻地滚了。

    “我也要走?”丁玉成诧异地问。

    灵玉奇道:“我走你不走?”

    “……”丁玉成说,“你出去办事,让我跟着能放心?”

    灵玉点头道:“确实不大放心……”

    “那你还……”

    “我答应了你师姐啊!”灵玉说,“难道你希望我把你踹出去?”

    丁玉成忍了又忍,最后决定不忍了:“程灵玉,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觉得这样是在浪费时间!”

    灵玉没有立刻回答,她从上到下打算了丁玉成一遍,就在他要忍耐不住的时候,问:“你在太白宗留了几个月,难道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什么想法?”丁玉成语气很冲,“你们太白宗人才济济,你程灵玉左右逢源,这样说你满意了吗?”

    灵玉听了,什么表情也没有,挥挥手回自己的修炼室:“果然不应该对你的悟性有所期待。”

    悟性?这关悟性什么事?

    丁玉成不爽极了,喊道:“程灵玉,你什么意思?我悟性如何,关你什么……”

    话未说完,一道灵光从修炼室内飞出,迅如风雷。丁玉成瞬间被撞飞,重重地摔在山石上。

    “唔……”他爬起来,感到胸口剧痛。

    修炼室内,传来灵玉的声音:“修炼比自己高的修士,要恭敬地称呼前辈,懂吗?”

    丁玉成大恨,冲着修炼室大喊:“别在我面前摆前辈的谱,有本事,你杀了我啊!哦,你答应过我师姐,那你把我打残……”

    又一道灵光飞出,迅速化成法阵,毫不客气地往丁玉成身上一压,顿时,他支撑不住,再次摔倒在地。

    丁玉成再也克制不住,鲜血喷洒而出。

    “既然你如此要求,那只好成全你了。唉,从来没见过自己讨打的人呢……”

    丁玉成又气又怒,却没力气说话,怒急攻心,又吐出一口血。

    他终于晕了过去。

    本以为被痛揍一顿,大概不用跟着出门了。没想到第二天他刚缓过来,灵玉神清气爽地出现在他面前:“好了?走吧。”

    丁玉成难以置信地瞪大眼:“走哪里?”

    “出门啊!”灵玉像看傻子似的看着他,“昨天才说的,这就忘了?”

    “……”丁玉成一口气没上来,“你还要我跟着?”

    “为什么不要?”

    丁玉成咳出一口血,他现在身受重伤……

    “快点,别耽搁时间。”灵玉好像根本没看到他吐血似的,转身喊道,“陶朱!”

    陶朱火速出现:“在,师父!”

    陶朱满脸兴奋,这段时间,他跟阿碧混得很快活,可是,来西溟要做的事一件也没做。他已经打听过星罗海是个什么地方,当然知道灵玉带他去星罗海是为了什么。

    “准备好了就走吧。”

    “知道!”

    钱家乐来送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意气风发的灵玉,欢欣雀跃的陶朱,以及一脸菜色的丁玉成。

    “你们这是”

    “别管他,”灵玉瞟了丁玉成一眼,“欠收拾。”

    丁玉成垂头丧气,什么也没说。

    他现在是破罐子破摔,反正脸都丢完了,尊严也被踩完了,没什么好在意的。

    他跟在灵玉身后,麻木地看着灵玉与同门道别。

    不就是自己落魄地看着她风光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一缕紫色剑气飞出,击在岩石上,将之击得粉碎。

    粉尘烟雾中,昭明剑君犹不解恨,一掌拍下。

    过了一会儿,见他顺了气,一名秀气少年谨慎地靠了过来:“剑君,看来这功法确实是假的。”

    昭明剑君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真是没用!如果你早点弄清楚,怎么会让他们有时间安排!”

    少年低下头,温顺地认罪:“是,都怪弟子无用。”

    昭明剑君脾气暴烈,经常动手责罚,其实,只要顺着他,他的脾气就不会发到自己身上。

    果然,少年认错之后,昭明剑君的怒火没有烧到他身上去。

    他站了一会儿,仍然怒气难消,问:“那个叛徒呢?”

    少年愣了愣,小心地问:“剑君说的是段师兄?”

    昭明剑君重重哼了一声:“不然呢?”

    少年谨慎地答道:“没有剑君的吩咐,段师兄当然还在那里。”

    昭明剑君不再说话,一拂衣袖,化为遁光。

    少年略一犹豫,跟了上去。

    不多时,他们在一座雪峰落下。

    紫霄剑派位于中皇山,气候远比太白山要冷,且两皇山脉本就高峰众多,但凡高一点的山峰,都是白雪皑皑。

    他们落下来的地方,便是这么一处雪峰,厚厚的雪,不知道堆了多少层,终年不化,底下已经冻成玄冰。

    这种玄冰,虽不及北地那么精粹,却也是极好的冰系材料。

    因为玄冰的存在,雪峰根本不是凡人能够生存的,便是修士,也要有一定的修为,才能抵御散发出来的寒气。

    昭明剑君手腕一动,剑气横飞,将眼前厚厚的雪层削开。

    当雪层一一剥开,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洞口处一根根粗黑的网状铁索,将这个小小的山洞封得如同蜘蛛网。

    寒风呼啸,将大片大片的雪花吹进山洞。

    少年站出来,喝道:“段飞羽,剑君在此,还不叩拜!”

    里面传来铁索抖动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嘶哑得几乎听不清的男声含糊传来:“弟子拜见剑君。”

    若有故人在此,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难听的声音,竟然是属于段飞羽的。以前的他少有言辞,但有一把好嗓子,温润清和,有如山泉。

    “叛徒!”昭明剑君喝道,“竟敢用假的功法来欺骗本君!”

    铁索抖动,段飞羽颤抖着说道:“剑君,功法本就如此,弟子不敢有任何欺瞒……”

    “你说功法是真的,那为什么剑君练不出来,是不是你……”

    少年话未说完,就被昭明剑君狠狠地瞪了一眼。

    昭明剑君沉声道:“既然你没有欺瞒,难道他给你的就是假功法?”

    段飞羽打着寒颤的声音传来:“弟子……弟子也很奇怪,这部功法,当年弟子也修炼了一段时间,没有任何效果……弟子也曾问过他,他说……说弟子体质有碍,才修炼不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