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玄渊观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从雪峰回来,昭明剑君仍然一肚子气。

    少年忿忿道:“好个徐逆,果然早就埋好了陷阱!段飞羽对他忠心耿耿,还留了一手……”

    “闭嘴!”昭明剑君越听越是心情烦躁,张口喝道。

    少年连忙收了话音,他小心地看了昭明剑君几眼,见他没有发火的意思,琢磨了一下,说道:“剑君,会不会需要剑心之体,才能修炼这套功法?”

    昭明剑君没有说话,眉头锁得死紧。

    当年从徐逆手中得到《先天紫气诀》,他花了一段时间研习,确定这是一部十分高明的功法,就着手修炼。不料他怎么修炼,都没有效果。

    初时,他猜想是不是自己的功法与《先天紫气诀》有所冲突,便从炼气弟子中挑选两名体质相近的从头修炼。

    结果显而易见,那两名弟子同样修炼无果。

    昭明剑君郁闷极了,他堂堂元后修士,却看不出这篇功法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如果不是怕徐正修炼出问题,他都想让徐正也试一试了。

    剑心之体?不,徐逆并没有剑心之体,他可以修炼,关键肯定不在这里。

    说起来,这部功法的来历也很可疑。它与《紫霄剑典》属于一个体系,只要稍加遮掩,旁人很难分辨剑气不同。

    那个小子,到底从哪里弄来这么一部功法?

    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浮上来,昭明剑君更烦闷了。

    不可能,所谓天命之人符合的条件,只是那些人的推测,徐正可是大衍城前辈亲自推算出来的,不会有错!

    可是,这部功法……

    “开什么玩笑?”灵玉脱口而出。

    她面前的黄衣美人眼睛一瞟:“嗯?”

    灵玉连忙解释:“晚辈只是太惊讶了,不是在说前辈您……”

    仙娥要笑不笑地呵了一声,说:“那你带还是不带?”

    灵玉暗暗叫苦。这叫什么事啊?她马上就要出山门了,仙娥突然跑过来说,她也要一起去。灵玉知道她身份特殊,不好随意离开太白宗,可这位仙娥前辈的性格比师祖还要霸道,就这么拒绝,天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论修为,她是比仙娥强,可仙娥毕竟是化神前辈,身上古古怪怪的东西很多,得罪她麻烦得很。

    再说,她还有很多事情要求教仙娥呢!

    “前辈,您有什么事情,告诉晚辈,晚辈帮您办了?”灵玉小心地问。

    仙娥道:“婆婆想去星罗海溜达溜达,你怎么帮?”

    “……”

    灵玉咬咬牙,说:“前辈,与您同行,怕是不便。”

    “有什么不便?”仙娥饶有兴趣地问。

    灵玉说:“晚辈是去办事的,前辈您跟着会很无聊。”

    “你去办事,那正好,婆婆可以帮你的忙啊!”仙娥应得顺口极了。

    灵玉苦着脸:“可是……”

    “怎么,怕婆婆坏你的事?”仙娥拉下脸。

    “不是……”

    “既然不是,为什么不能答应?”

    “呃……”

    就在此时,一道遁光从主峰飞来,须臾便至眼前。

    来人正是掌门顾真人,他向仙娥拱手道:“仙娥前辈,您就别为难小辈了。”

    仙娥轻哼一声,说道:“你们这些老家伙,真没意思,逗逗小辈怎么了?用得着护成这样吗?”

    顾真人不与她争辩,转头道:“灵玉,仙娥前辈与你同去,是我们答应的。”

    灵玉点点头:“既如此,弟子遵命。”

    她不想让仙娥跟着,并不是担心仙娥惹祸,而是觉得,仙娥身份特殊,众位长辈怕是不愿意让她离开山门。既然是师门决议,她应下就是。

    仙娥很不爽。她说了半天,却没有顾真人一句话管用。

    “你这丫头,枉费婆婆平日对你关照有加,原来心里根本没有婆婆。”

    灵玉在心中苦笑,这位婆婆的脾气不但霸道,还喜欢欺负小辈。

    “前辈,时候不早,我们动身吧。”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会。

    于是,灵玉带着陶朱,后面跟着个丁玉成,附带一个仙娥,就这么浩浩荡荡地踏上了去星罗海的路程。

    从太白宗到凌云城,经由传送阵到宁安城,再到灵枢岛,最后乘坐飞舟。

    其实,以他们一行人的修为,自己飞速度更快,不过,灵玉不想浪费力气,还是乘坐飞舟更省事。

    这一次,灵玉没有隐藏修为,在众多修士瞩目中,回到星罗三岛。

    仙娥从飞舟上下来,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满脸嫌弃地道:“这就是沧溟最繁荣的仙城?不过尔尔嘛!”

    灵玉转头提醒:“婆婆,这里不是陵苍,您收敛一些。”

    她是元婴中期,仙娥却是元婴初期,喊她前辈未免古怪,因此,离了凌云城,灵玉就改了称呼。

    “好了好了,”仙娥不耐烦地说,“你这小丫头,能别这么啰嗦吗?”

    灵玉心道,你要不是靠谱一点,我完全不用啰嗦啊!

    飞舟高台下,守城官见到他们一行人,客气地将他们引到一旁坐下元婴修士,总要有点特权不是?

    灵玉随手扔给他一张户帖,说:“这是御仙阁的户帖,想来如今没用了。不知星罗三岛如今哪个势力作主?”

    守城官收了户帖,毕恭毕敬地答道:“回前辈,如今飞廉城为飞鹤楼所有。”

    果然又出现了新势力。

    灵玉又问:“本座两百年没来星罗海了,这飞鹤楼哪里冒出来的?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守城官有些尴尬,对方是元婴修士,说话无忌,他这个守城官却是飞鹤楼的人。

    他答道:“飞鹤楼在两百年前只是个小势力,前辈没听说过很正常。当年通天塔炸毁,御仙阁败落,咱们飞鹤楼才慢慢崛起的。”

    “原来如此。”

    很快,他们的户帖都办完了,守城官恭恭敬敬地送了过来:“前辈,您可以进城了。”

    灵玉随手抛了枚中阶灵石当做赏赐,带着仙娥等人离开了。

    两百年前过去,飞廉城内变化不大。

    一座仙城建立起来,格局往往千年不变,用特殊材质建造的屋舍,千百年都不会出问题。只是,店铺的主人往往换了好几任。

    来到飞廉城,陶朱的眼睛不够看了,他到西溟大半年,一直留在天池峰,能够去的地方,除了天街坊市,就是凌云城。凌云城那是好不容易才能去一趟的,那里虽然繁荣,可比起散修之地星罗海的仙城,还是少了点什么。

    “师父,这里好多店铺!”陶朱兴奋得满脸通红,抓着灵玉的衣袖。

    灵玉道:“别这么激动,以后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陶朱眨眨眼:“师父,您这话什么意思?”

    灵玉只是笑笑,没有解释。

    仙娥左顾右盼,好奇地观赏飞廉城的风情。

    丁玉成始终低着头,跟着他们后面亦步亦趋。

    星罗海他早就来过了,对他来说没什么稀奇的。

    灵玉带着他们穿过大街,绕过小巷,越走越僻静。

    陶朱恋恋不舍:“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

    灵玉瞥了他一眼,说:“为师来此有事要办,你急什么?”

    陶朱“哦”了一声,不骚扰她了。

    小巷走到尽头,终于看到一片相对宽阔的空地,空地上有很多穿着道袍的少年地舞刀弄剑,似乎是个演武场。

    他们一行人一过来,便有人迎上前:“几位前辈如何称呼?”

    这人只是个炼气修士,看不出他们的修为,心中嘀咕,哪来这么多高阶修士?那个孩子是筑基修为,其他三人的气势,好像比筑基前辈要强一些,莫非是结丹前辈?

    “你是知客?”灵玉看着眼前的少年。

    “是。”这少年恭敬回道,“小的是玄渊观的知客。”

    灵玉点头:“我姓程,要见你们罗长老。”

    要见罗长老!知客心想,这位前辈必是结丹无疑了。

    结丹前辈拜访,可不是他这个小小的炼气弟子能够招待的,忙道:“原来程前辈,前辈请到里边奉茶。”

    说罢,连忙扯过一名弟子,吩咐:“快去请观主!”

    那名弟子不敢怠慢,一溜烟地去了。

    这座道观不大,建在这处荒僻之地,想来也没什么钱。不过,收拾得倒是干净整洁,颇见用心。

    她暗暗点头,在客居坐下时,观主已经赶来了。

    这名观主外表看来四十来岁光景,相貌端正,衣着严整。他的修为是筑基后期,离圆满一步之遥。

    灵玉暗暗点头,玄渊观这些年教授弟子还不错,这名观主的基础很扎实,年纪是大了点,不过结丹还是有望的。

    他一看到灵玉,就发现对方并不是像弟子禀报的那个,是个结丹修士,而是元婴修为。

    另外三人,一个亦是元婴修为,另一个是结丹修士。

    他大吃一惊,怎么会有元婴修士结伴来玄渊观?玄渊观这些年发展良好,可就一位罗长老结丹了,来往修为最高的也就结丹修士。

    不过,看对方这态度,应该没有恶意。

    他稍稍放心了一些,态度更殷勤了。

    “见过几位前辈,”他恭敬见了一礼,“前辈请坐。”

    灵玉不客气地坐下来:“你们罗长老在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