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百年过往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和罗蕴两人站在龙尾山的上空,看着下面的茶田。

    从上往下看,这些茶田被整齐地分成几座茶园,按灵脉差异培植不同品质的灵茶。各处阵法严整,来往弟子井然有序。

    “下界通道刚刚打通的时候,我们除了道观,别无所有,只能分散弟子,到处打工。没有产业,发展困难,刚开始几十年,下界来的修士,有许多加入了别的势力,没有留在玄渊观。”

    这些事,灵玉大概知道一些。来到上界后,张青书得了她巩固精元的丹药,又活了三十多年,一度寻求筑基,可惜精元流失太多,没能如愿。

    初时那二三十年间,玄渊界上来的修士没人筑基,人心浮动,难以支撑。

    后来,王通启和蒋抚鸣先后筑基成功,才稳住了局势。

    王通启筑基时,将近七十,蒋抚鸣也是过了五十才筑基成功的。

    在他们之后,又有一名修士筑基,那一位比他们好得多,筑基时没超过四十。

    有三名筑基修士坐镇,玄渊观总算生存了下来。

    当然了,灵玉给的那道灵符,还是起了作用的。有一位结丹期的太上长老存在,就算那位太上长老并没有留在玄渊观内,也能够给弟子们树立信心。

    罗蕴到了星罗海,找到玄渊观,王通启等人大喜过望。

    与他们几个刚刚筑基的不同,罗蕴已经筑基圆满,而且还是实力强悍的剑修。

    上任观主昌明坐化,他们完全没有异议地将观主之位交给罗蕴,但罗蕴认为,自己不适合当观主,支持性格稳重而又有决断力的王通启当观主,自己只是坐镇主观。

    一般情况下,罗蕴并不参与玄渊观事务,他的精力主要花在教导弟子上面,就算有什么想法,只会提出建议,具体交给王通启和蒋抚鸣处理。

    灵玉十分意外,罗蕴性情优柔寡断,确实不适合做观主,但他很擅长教导弟子。正是因为有他的指点,王通启和蒋抚鸣才能在一百多年间修炼到筑基后期。

    回想罗蕴自己,他无论资质还是悟性都只是平平,靠着顽强的毅力,才能走到今天。他亦是过了五十才筑基成功,结丹更是到了三百岁。他在每一个阶段停留的时间都很长,因此对各个阶段的修炼难点了如指掌,知道如何在天分不足的情况下,克服困难,一步步向前。

    灵玉觉得,教导弟子这种事,还真得罗蕴来。她自己修炼飞快,心境通达,反而对修炼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了解不足。

    如此一来,倒是各得其所。在玄渊观,罗蕴过得很自在,不必逼迫自己改变性格,也不会受到同门责难,而玄渊观也需要罗蕴这么一个人来教导弟子。

    “自从我来了玄渊观,总觉得没有自己的产业,依靠四处打工,无法稳定发展,因此想出了这个主意。”罗蕴说,“来的时候,你给了我几件东西,用不上的,我都变卖了,再加上自己的积蓄,拿来租地,开始种茶。”

    灵玉道:“还是罗师兄想得周到,不像我,把他们带上来,买了块地,就撒手不管了。”

    罗蕴笑道:“要不是你打通了通道,哪有我的事?你就别谦虚了,谦虚过了头,就成了骄傲。”

    灵玉想想也笑了起来。

    踌躇了一下,罗蕴又道:“嗯,还要感谢一个人,租龙尾山这件事,范师弟帮了很大的忙。”

    “哦?”灵玉有些意外。范闲书对玄渊观漠不关心,他明明就在飞廉城,却没想过打通两界的通道。当初告诉罗蕴,有难处去找范闲书的时候,其实她心里也没底,只希望范闲书看在她的份上,伸一把手。

    罗蕴笑道:“范师弟现在可了不得,我也就在你面前喊他师弟,可不敢让别人听到。”

    来到星罗海,灵玉还没有打听过范闲书的消息,听到这话,便问:“莫非他如今成了飞鹤楼的楼主?”以范闲书的本事,灵玉并不怀疑。

    罗蕴神秘地摇头:“比这个更了不起。”

    灵玉更好奇了:“飞鹤楼如今掌控着飞廉城,什么身份会比飞鹤楼楼主还了不起?”

    罗蕴卖够了关子,才向她解释:“程师妹许久没来星罗海,怕是不知道,如今的星罗海,跟以前可不一样。星罗三岛,分别归属飞鹤楼、真武阁、清风堂,在这三个大势力上面,还有一个统管星罗海势力的联盟,称为群英会。这个群英会,才是星罗海真正的霸主。”

    灵玉奇道:“各势力自由发展,是星罗海的传统,哪怕联盟,也不过两三个势力私下结盟,这个群英会是怎么回事?统管星罗海势力?”

    罗蕴说:“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结丹修士,像我这样的人物,星罗海没一千也有几百,这些高层面的事情,我哪会知道?”

    灵玉想想也是,于是她的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这关仙石什么事?”

    罗蕴笑了笑,笑容里有感怀亦有骄傲:“范师弟是群英会的元老,亦是最终决策人之一。”

    换句话说,范闲书现在堪称星罗海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

    灵玉并不觉得意外,当年在星罗海重逢的时候,她就知道,范闲书不再是她认识的仙石了,他完全有能力做到这样的事。

    她也不觉得多么欢喜,想必他自己也不会多么欢喜。

    “那他的修为呢?元后了吗?”

    罗蕴摇头而笑:“程师妹,你们这些人,思考问题都是这样的吗?随随便便就元后,叫我们这些普通人怎么活啊?”笑罢,他认真答道,“我到星罗海没几年,他就结婴了,大概六十年前,晋阶中期,想来后期不远了。”

    若是以前,他一定不会这么想,元婴后期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可是,他到星罗海不久,范闲书结婴,不过二十年后,灵玉亦迈入元婴期。从元婴初期到中期,两人同样只花了五六十年。如此算来,百年晋阶元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吧?

    有时候想起来,罗蕴都觉得自己不容易。他还在苦苦寻找结丹契机的时候,当年与他一同来到上界,称为师弟师妹的两个人,已经达到元婴中期了。他没有被这两个人刺激到失去信心,还能够结丹,现在仍然稳稳地修炼着,真是太难得了!

    “果然……”灵玉喃喃自语。

    对于范闲书的飞速晋阶,她没有太吃惊,因为心里已经有了预感。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她与缘修交换秘密后,对范闲书存在另一种想法。

    那个天命之人的说法,范闲书亦是吻合的……

    这些年来,范闲书并没有与她书信往来。当年分别时,他就清楚地说过,星罗海动乱将至,他不清楚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灵玉敏感地觉得,范闲书很矛盾,他对她的情谊没有变,但似乎不想与她多接触。

    “……我们租了龙尾山种茶,不过三五年时间,就有了收益。我们只是个小势力,连结丹修士都没有,少不得有人眼红。逼不得已,我去找了范师弟,他二话不说,帮我们解决了问题。”罗蕴笑道,“这百余年时间,我们靠着种茶的收益慢慢积累起资金,终于在几年前买下了龙尾山。”

    灵玉吃了一惊:“你们买下了整座龙尾山?”当初她只是买下道观那块地皮,都花了上万块灵石,龙尾山这么大,得多少灵石了?种茶的收益有这么高吗?

    “是。”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罗蕴解释,“能够买下龙尾山,多亏了范师弟。我们百余年间积累的财富,其实只够买一个茶园,是范师弟出面讲了价,又出了大头,我们才能买下整座山。”

    灵玉没想到范闲书会为玄渊观做到这个程度,虽说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买下龙尾山一点也不难,但他愿意做,这很不容易。

    相比起来,她为玄渊观做的,反而没有范闲书这么多。

    要知道,玄渊观有这么大一座山,必然会引来他人觊觎,百余年来,玄渊观安然无恙,必是有范闲书在背后做靠山。

    灵玉叹道:“我这个太上长老,做得有愧啊!”

    罗蕴道:“程师妹,我说句实话,范师弟对玄渊观并没有多少旧情,他会做这么多,我觉得还是因为你的缘故。”

    灵玉没有否认,范闲书到底为什么这么做,探究起来没有多大意义。

    既然玄渊观发展良好,茶园经营得有声有色,灵玉就没有插手,她说:“既然资金方面问题不大,其他方面也要发展一下才好,比如炼丹师、炼器师,都要培养起来。”

    罗蕴则道:“这些我们有在做,只是需要时间。”

    玄渊观入乡随俗,不再以宗门形式发展,但他们到底脱胎于宗门,相对势力严谨得多。比如他们也吸收外来修士,但依靠的还是培养弟子。这些需要时间改变,等到玄渊观真正靠自己站稳了,再慢慢考虑不迟。

    两人又商谈了一些事情,灵玉将自己用不到的功法、材料给了玄渊观,又详细地指点了罗蕴的修炼。

    罗蕴离开紫霄剑派时,还未结成元婴,因此并没有得到结丹期的剑法,他另外搜罗了一本剑法自用,可惜效果差了很多。

    灵玉干脆将《紫霄剑典》送给他,紫霄剑派功法不外传的规矩,对她可没有用。

    罗蕴没想到自己能够修炼《紫霄剑典》,他在紫霄剑派时,并不算优秀弟子,没有结丹,也不可能授予《紫霄剑典》,因此修炼的只是《紫霄剑典》的入门功法。

    至于《先天紫气诀》,那是徐逆的,她没有资格外传。

    解决了这些事情,灵玉没有在龙尾山的主观多留,而是回了飞廉城内的分观。

    仙娥三人被她留在分观,希望不要闹出事才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