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交待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这个好,我要这个!”

    “什么呀,当然是那个好看。”

    “前辈,这个多可爱啊!”

    “可爱有什么用?那个又漂亮又实在,你小孩子不懂。喂,小丁子,付钱!”

    丁玉成满腔悲愤,却又不敢违逆,默默地掏出灵石袋……

    仙娥接过老板递来的人偶,往丁玉成身上一扔:“拿着。”

    丁玉成看着这个栩栩如生的人偶,嘴角抽搐。

    这一老一小出来逛街,他被拉出来当跟班。仙娥在无底洞困了好多年,对现在的沧溟界满心好奇。陶朱从东溟而来,西溟的仙城在他眼中亦是新奇无比。

    他们无论看到什么,都要叽叽喳喳讨论一番,引来行人的注目。偏偏他们两个,一个修为高实力强自大无比,一个不是人根本没有自觉。脸皮薄深感无力的,只有丁玉成。

    这个摊子上,卖的是人偶。摊主是个傀儡师,从机关傀儡角度来说,他的手艺只能称为勉强,可做出来的人偶着实精美,雕工细腻色彩分明栩栩如生。

    陶朱看着一只木头小鸟爱不释手,仙娥却喜欢一个美人形象的人偶,那小鸟会唱歌,非常新奇,人偶则是个演武人偶,能够用来演示法术。

    他们两个就争了起来,一个要小鸟,一个要人偶。

    丁玉成心说,就算把整个摊子买下来,他也付得起钱,只求不要再这么丢人了。

    可是,他知道自己说也白说,这两个人根本不在意买得起买不起,而在于争赢对方的快感。

    说起来,真是奇怪,陶朱的来历,他大概知道,可仙娥到底是什么人呢?她不是太白宗修士,陵苍也没听说过这么一位元婴女修……

    “哇,好厉害!”没走两步,陶朱停住了。

    他睁大眼睛,看着旁边一个摊子上,现场作画的画师。

    这画师直接拿了画卷挂在木板上,提笔沾墨,几笔画下来,一只黑豹跃然纸上。

    仅仅如此,在仙城当然不稀奇了,稀奇的是,他一画完,那只黑豹仰天长啸,啸声传出,跟真的一样。

    丁玉成知道怎么回事,这画师其实是个制符师,只不过,他将制符的技能用在作画上。画纸是特制的,墨也是特制的,他作画就是制符,画完一点睛,这黑豹就活了。当然,并不是真的活了,只是能够受人驱使而已。整张画就是一张驱符,只是技巧独特,外形美观。

    “有没有画鸟的?”陶朱问。

    丁玉成将刚才买的人偶丢进乾坤袋,非常自觉地掏灵石袋。

    “这有什么好看的?”仙娥泼冷水,“要看,婆婆变十个八个给你看。”

    说着,她伸出手,灵光聚集,迅速化成一只透明的豹子,只听这只灵光聚成的豹子大吼一声

    “啪!啪!啪!”

    “轰!”

    “咕噜……”

    周围迅速安静了。

    画师快哭了,他提着那张冒着黑烟的画卷说:“前辈,您法力高强,给我们留一条活路吧!”

    不只是他刚画好的这张画,摊子上摆着的十几张画,无一不在冒黑烟。

    不仅如此,就连隔壁卖人偶的摊子、现场炼器的摊子,无不损失惨重。

    人偶摊子上的人偶,串线断了好几根,木头零件滚得到处都是,炼器摊子的鼎炉干脆炸裂了。

    “干什么?干什么?”不远处传来喊声,巡逻队走过来,“你们这是做什么?”

    众人齐齐转过视线,看着仙娥。

    饶是仙娥那么厚的脸皮,也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收了那只灵光豹子,讪讪道:“忘了……”

    巡逻队发现她是位元婴修士,态度恭敬了许多,见过礼后,说道:“这位前辈,在集市中,请不要使用灵气bo动较大的法术。”

    “知道了,婆婆太久没有出来走动,没想起来。”仙娥假装镇定地挥挥手。

    果然是个潜修出关的老怪物,巡逻队长在内心嘀咕,指了指周围被她坏了货物的摊子:“前辈,您看,这个怎么处理?”

    仙娥扭头唤:“小丁子。”

    丁玉成默默地上前,取出灵石袋,摸了几块中品灵石,递到巡逻队长手中。

    “这么小气干什么?”仙娥刚刚做了傻事,非常乐意表现自己的慷慨,抓起灵石袋就往外面倒,“喏,赔给他们吧。”

    丁玉成看了看巡逻队长手上花花绿绿的灵石,再按了按干瘪的灵石袋,在心里咆哮。

    他的钱,那是他的钱!

    看着手中这么多灵石,巡逻队长估算了一下损失,道:“倒不用这么多,十几块应该就可以了。”

    丁玉成眼中闪过亮光,正要上前。

    仙娥一挥手:“灵石而已,又不稀罕,多的你们分了吧,就当赔罪,还有你的辛苦费。”

    巡逻队长喜道:“多谢前辈赏赐!”

    小摊贩也转悲为喜,齐声喊:“多谢前辈赏赐!”

    “哈哈,你们这些小家伙,真是太客气了,灵石嘛,有什么稀罕的……”仙娥乐陶陶的挥着手。

    丁玉成内心默默地流泪。

    好不容易把这一老一小拉回玄渊观的分观,丁玉成长出一口气。

    灵玉看到仙娥和陶朱叽叽喳喳地进来,后面跟着垂头丧气的丁玉成,便问:“仙城好玩吗?”

    “好玩!”仙娥和陶朱一头。

    丁玉成默默地看了他们一眼,没说话。

    他一言不发地从乾坤袋里往外掏东西。

    人偶、灵果、树枝、日昝……

    “买了这么多东西啊!”灵玉这个看看,那个看看,很感兴趣。

    “师父,这是我的买的。”陶朱拿着日昝献宝,“你们人类真有趣,看影子就能知道什么时辰。”

    “这个味道不错,咱们带回去种吧。”仙娥拿起一颗灵果,两口啃完,把核包起来。

    两人把东西介绍完,带着各自挑捡的宝贝回屋了。

    只有丁玉成动也不动地站着。

    灵玉奇道:“你有事?”

    丁玉成掏出灵石袋,说:“他们一共用了两千多灵石。”

    “哦。”灵玉点点头。

    丁玉成看着她。

    灵玉也看着他。

    两人互视了一会儿,灵玉开口:“还有事?”

    丁玉成悲愤:“难道你不应该把他们用掉的灵石给我吗?”

    灵玉却道:“你这么穷吗?才两千多灵石就花没了?”

    “当然不是……”丁玉成说不出话来,他怎么有一种没处讲道理的感觉呢?

    “既然不是,那你跟我说什么?”灵玉一挥手,“看不出来,你们幽冥教的弟子这么小气,才花了两千多灵石,就哭天喊地……”

    丁玉成扭头就走。

    看着他的背影,灵玉笑了起来。

    这小子,跟在她身边还想一毛不花?

    ……

    飞廉城内一座高楼的楼顶,一名修士正在自斟自饮。

    他外表三十左右,样貌寻常,毫不起眼。只是,身上似有一分孤傲之意,显得有些特别。

    “袁师兄?”

    脚步声响起,不多时,一名青年从楼梯上来。

    他的外表比先前这名修士稍显年轻,长相俊秀,身后负剑。

    高楼上的修士瞥了他一眼,说:“不是说过了吗?我如今不姓袁了。”

    青年笑了一下:“我总是忘了,应该叫伏师兄。”

    这名修士就是伏元青,至于负剑青年,就是远来投靠他的莫沉。

    在伏元青对面坐下,莫沉道:“伏师兄在看什么?”

    伏元青收回远眺的目光,给他斟了杯酒,说:“站得高,果然看得远。”

    飞廉城内高楼不多,宅院多是平房,商户以三层居多。他们所在的高楼,却足有七层,高达十几丈。

    站在七层楼顶,飞廉城的景物尽收眼底。

    鳞次栉比的楼房,熙熙攘攘的人群,繁荣兴旺。

    莫沉笑道:“这还不容易,我们身为结丹修士,想飞多高就飞多高。”

    伏元青也笑,只是他的笑容多了些不明之意。他意味深长地望着莫沉,道:“莫师弟,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沉好像没听出来,道:“莫非师兄想再建高一些?那也行,只要飞鹤楼同意。”

    伏元青不再说话,端起酒饮了一杯。

    他站起身,踱到栏杆边,像在感叹一般说道:“一转眼,三百年了,当年离开星罗海,我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建立起这样的基业。虽然我们跟无双城那个庞然大物还不能比,但是,现在的飞廉城内,我们也不是无足轻重的人物了。”

    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莫沉眼中闪过一丝晦涩。他低声道:“伏师兄,如果不是无双城给我们做后盾,单凭我们两个结丹修士,还不足以撑起偌大产业。”

    伏元青笑道:“怕什么?再过二三十年,我就能结丹圆满,你也后期了,只要我们之中有人结婴,还怕撑不起来?”

    莫沉没应答,低头不语。

    “莫师弟,人要向前。”他说,“你好不容易脱离剑shi生涯,不再有任何束缚,何必在困于往事?那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莫沉抬起头,目光闪动:“袁师兄,如果没有……没有他,我们何来今日?再说,他未必有事,有朝一日若是回来,我们该如何交待?”

    伏元青轻笑,正要说什么,一道声音忽然响起,仿佛直入元神:“说的不错,我来了,你想好怎么交待了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