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震慑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听到这声音,伏元青和莫沉两人同时色变。

    他们不由自主地转过头,看着楼梯口。

    轻巧的脚步声响起,一下一下,不急不徐,慢慢地往上延伸,直到来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白衣,太白宗的标记,修长挺拔的身姿,洁白无瑕的面容。

    来人的形貌并不是重点,她展露出来的威压才是!

    上来之后,她不言不动,就这么站着,嘴角噙笑,从容自若。可伏元青和莫沉两人却感觉到沉沉的威压向自己压了下来,重如山岳,令他们无法动弹。

    豆大的汗珠从他们脸上滚落,膝盖慢慢弯曲下来。

    这就是高阶修士,连一根手指都不用动弹,就能让他们无力反抗。

    “扑通!扑通!”两人抵抗不了,终于跪了下来。

    灵玉在桌旁坐下,身后的陶朱非常识相地上前,拿了个干净的酒杯,斟了杯酒:“师父请用。”

    灵玉端起酒杯,慢慢品了一口,说道:“好酒,这种品质,估计得千把灵石一坛吧?”

    伏元青和莫沉两人在威压之下说不出话来。

    陶朱立刻凑上前闻了闻,禀道:“师父,这是神宝阁的七花七草通玄酿,据说用了七种灵花,七种灵草,再加上六转通玄丹,秘法酿制,存放百年,才能开封。一坛一千五百块灵石。”

    灵玉给了陶朱一个赞赏的眼神。

    陶朱笑眯眯,心中得意。他才来飞廉城几天,当然不可能把物价都打听清楚,因为手头有几坛东溟带来的果酒,想卖个好价钱,他才会跑到卖酒的神宝阁去。

    “一千五百块灵石一坛,普通结丹修士可喝不起,看来你们过得不错。”

    一千灵石对结丹修士来说不多,但是,他们赚得多也花得多,花几万灵石买一件珍稀材料也就罢了,花一千多灵石买一坛酒?再好的酒,也不能当丹药用,增加的灵气对比丹药只是寥寥。

    “程、程道友,”莫沉终于挤出一句话,“袁师兄只是不知道徐师兄是否活着……没有别的意思……”

    话说完,身上压力一轻,莫沉长出一口气。

    还好,程灵玉是个讲道理的人。

    他转头一看,伏元青额头布满冷汗,喘息声粗重。

    刚才抵抗灵玉的威压,用了全力,现在她收了威压,一时缓不过气来。

    过了一会儿,两人慢慢平复气息,站起身。

    “坐吧。”灵玉脸上带笑,随意地指了指自己对面,“我也借你们的光,尝尝这一千五百块灵石一坛的酒是什么味道。”

    莫沉低着头,脸上火辣辣的。虽然他没有答应,可不能否认,伏元青的提议他心动了。

    伏元青反倒比他镇定,从容坐了下来,笑道:“多年不见,没想到程道友不但结婴成功,还突破中期了……”顿了顿,他说,“现在应该喊程前辈才是。”

    灵玉晃着手中酒杯:“叫什么不重要,我们也算是识于微时,不必拘于修为。”

    确实是识于微时,伏元青认识灵玉的时候,她还是个炼气八层的小修士,莫沉第一次见到灵玉,她也就是刚刚筑基。谁能想到,这位修炼竟然如此之快,短短三百年,已经成了元婴中期修士。

    当年她说要为徐逆报仇,与剑君立下两百年之约,果然不是信口胡言。

    两人心中转的都是这个念头,有些不是滋味。

    长期以来,他们掌握徐逆这个暗中培植的势力,无人监管,渐渐习惯将之视为己有。

    这个势力一直由他们决策,表面上也归他们所有,如果徐逆不出现,实质上就是他们的,不是吗?

    可是,灵玉的出现,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主人。

    莫沉倒没什么,他本来就是中途加入,自身也没有多大的野心,看到灵玉突破中期,除了淡淡的失望,心中反而欣喜多些。她这么快就中期了,说不定真的有希望打败剑君。

    可伏元青,他是真正的失望。这个势力,由徐逆在星罗海时埋下暗线,未成气候时一直供养,可将它发展起来的,是伏元青。

    他加入多宝楼,一步步做到主事的位置,再在双成的帮助下,脱离无双城,成立新的势力,一点点壮大,直到今天。

    这是他的心血,他的骄傲。徐逆在时,他没那么大的野心,等到徐逆消失,心底的野心就像火星一般,吹一口气,燃成了燎原大火。

    徐逆倒罢了,这个势力是他打下根基的,没有他,就没有双成的帮助,不可能达到今天的规模。而且,徐逆够强,伏元青觉得,他够资格让自己臣服。可如果换成灵玉……

    这个势力本与她不相干,凭什么要交到她的手上?

    听说灵玉结婴的时候,伏元青有些失望,她修为高过自己,想摆脱她就不容易了。后来,她失踪的消息传到星罗海,伏元青暗暗心喜,几十年都没有消息,应该出了意外吧?若是这样最好,他也不想与灵玉翻脸。

    没想到,她还是安全回来了,而且突破了中期。

    对着已经元婴中期的灵玉,伏元青心里堵了一口气,不甘,却又无力反抗。

    他很清楚,徐逆消失前将信物交给了灵玉,也就是把这个势力交到了她的手上。还有双成,那位无双城女使与她关系良好,如果她要接手势力,双成不会反对,说不定还会帮忙。

    他没有任何胜算。

    伏元青吐出一口气,举起酒杯:“程道友,恭喜你突破中期。”

    看着伏元青的神色从不甘到服气,灵玉笑了,她也举起酒杯,与他轻碰了一下:“同喜。”

    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事,连话都不用说,他就识相地认输了。

    饮罢酒,伏元青略带困惑:“程道友,我哪有什么喜?”

    灵玉伸指一弹,酒坛里的酒凝成一道水柱,注入酒杯。她漫不经心地说:“我见过你的主上了,他安然无恙,岂不同喜?”

    “真的?”莫沉失声喊道。他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惊喜,满怀希望地看着灵玉。

    而伏元青,惊喜是有,但更多的是怀疑。他谨慎地问:“程道友说的是真的?可有凭证?”

    灵玉看着他,眼神玩味:“你不是奉他为主吗?你们之间应该有魂契吧?”

    伏元青却道:“不瞒程道友,当年莲台之事发生后,我便感觉不到徐师弟的存在了,魂契亦是似有若无。”

    “哦?”灵玉若有所思,徐逆“死”后,她的同心契亦发作减弱,有一段时间也是似有若无,很难感应,后来才慢慢变强。再联系到生死树中徐逆那非同常人的冰冷,她明白了。

    昭明剑君在徐逆体内种有禁制,徐逆抛弃肉身,除了受到溟渊之气的侵蚀,说不定还有这方面的考虑。禁制除了肉身之外,元神亦会受到限制,他必定用了秘法,将禁制完全抹掉了。若非如此,昭明剑君不会这么干脆地相信,他真的死了。

    她和伏元青的魂契,应该也受到了影响,同心契影响较小,也许是他刻意护住的。

    灵玉没有多说什么,她摊开手,手心躺着一枚乌溜溜的剑丸。

    她伸手一拉,剑丸变成了一柄紫气盎然的剑。

    莫沉神情变幻,喃喃道:“是徐师兄的剑气,这剑肯定是他亲手铸的!”

    徐逆的剑气,与紫霄剑气并不完全相同,带着明显的个人特征。他们出身紫霄剑派,会铸剑也会品剑,这柄剑上的剑气凌厉逼人,灌注剑气之人必是元婴修士。这也就是说,徐逆不但活着,而且结成元婴了!

    莫沉长出一口气,一百多年无法安定的心,终于落回了原处。

    这么多年来,他和伏元青都不能肯定徐逆是不是还活着。当年他离开紫霄剑派,曾经去太白宗拜访过灵玉,便是奉命前去试探。连昭明剑君都不相信徐逆死得那么干脆,就算禁制没了,也要探试一下灵玉。

    灵玉的表现,让莫沉心里更没底。他将灵玉的原话回禀昭明剑君,自己来了星罗海。尽管各方面来说,徐逆是真的死了,但他心里还是留了一线希望没有灭绝。

    直到现在,他看到了这柄剑,对于徐逆还活着的消息,没有任何怀疑了。

    他就知道,徐师兄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伏元青的表情复杂得多,他先是惊,再是疑,直到确定这柄剑确实出自徐逆之手,而且,并非他失踪之前所铸,才慢慢相信了。

    徐逆还活着,那他那些小心思就用不着了。不必绞尽脑汁应付灵玉,也不必小心翼翼拉拢双成。

    “伏道友,”灵玉的声音响起,“你的主上生死未知,你就对他的东西动了心思,如此行为,算不算叛主?”

    伏元青抬起头,冷汗滚了下来。

    灵玉说这话时,神态悠闲,语速平缓,但他没有忘记,她现在已经是元婴修士了,元婴一怒,足以让他这样的结丹修士万劫不复。

    “程道友……”他快速地思考,自己该如何辩驳。

    灵玉望着他,笑容不改:“我不是你的主上,若要惩戒,名不顺言不正,可若就此不提,纵枉可不是好事。不如你自己说说,该怎么办才好?”

    伏元青半晌不语,思前想后,犹豫着站了起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