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背叛者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

    看到灵玉的神色,莫沉不由收了笑容:“什么事?”

    灵玉望着他,目光凛冽:“背叛者是谁?”

    莫沉目光闪了闪,说:“你不是见过徐师兄了?”

    “他现在不方便。”灵玉继续问,“你知道的,是不是?”

    莫沉沉默好一会儿,才问:“既然徐师兄没有说,你怎么知道有背叛者?”

    灵玉淡淡一笑,笑容里带着冷意:“徐逆是自寻短见的人吗?”

    莫沉摇头,几乎没有犹豫。

    “我也认为不是。既然如此,他自堕溟渊是为了什么?”灵玉顿了顿,“自然是为了死中求生。”

    莫沉默然不语。

    “他在紫霄剑派的事情,我不清楚。可我知道,能逼得他死中求生,只能是那件事。是谁告了密?花有溪,还是顾昊?”

    莫沉避开了她的目光。

    灵玉也不逼他,淡淡道:“能告密的,自然是他身边的剑侍。五名剑侍,伏元青远在星罗,段飞羽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两个可以撇除。剩下三个人,你在事后远遁星罗海,投靠伏元青,嫌疑不大。如此算来,只有一直留在紫霄剑派内的花有溪,以及顾昊了。”

    “当年在临海,顾昊好像就是站在伏元青这边,才会与你们几个翻脸。可我从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常理来说,他若投靠了伏元青,应该跟你们在一起才是。他就是那个背叛者,对吗?”

    “……”好一会儿,莫沉松口了,“是,他就是那个背叛者。”

    莫沉低头道:“当年在临海,他投靠袁师兄就是故意的。我们几个人中,顾师弟年纪最小,性格相对天真,所以对他最宽容,就连袁师兄,都没想过他有这样的心机……只有徐师兄不相信他,曾经告诫过袁师兄。可是,袁师兄一直半信半疑……”

    伏元青有主见有能力,像这样的人,很容易刚愎自用,非要自己亲自确定,才会相信。

    “不久后,袁师兄将顾师弟劝了回来。因为他擅自离开没有禀报,剑君重罚了他一番,仍旧留他在紫剑峰。凭借此事,他赢得了段师兄的好感。”

    莫沉抬起头,看着灵玉:“我们这些剑侍,刚开始并不知道徐师兄其实是两个人。袁师兄是第一个发现的,他意识到其中必不寻常,吓得远遁星罗海。随后就是段师兄,他是贴身近侍,跟在徐师兄身边最多的,就是他了。然后是我和花师兄……那个时候,我一心讨好剑君,剑君选我为眼线,监视徐师兄。”

    “几名剑侍中,花师兄与我交好。他平素沉默寡言,却是个心思细密之人,他告诉我徐师兄可能另有其人,我才发现不对……”

    灵玉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你后来会选择徐逆?你当年是昭明剑君的眼线,如果把这个秘密上报,不就立了大功了吗?”

    “我并没有效忠徐师兄。”莫沉摇头道,“我和花师兄,都选择了旁观,只不过,我们心中都偏向徐师兄,如果有能力,就顺手相助。”

    话虽如此,可他明明知道徐逆另有所图,却没有上报,已经不能说是旁观了。

    “我后来才慢慢看清,剑君性情刚愎,凡事都要掌控在自己手中,跟着他未必就好。比如,我们这些剑侍体内都有他下的禁制,没有他的允许,连结丹都不能。反观徐师兄,他在做这么要命的事,都没让段师兄立魂契。我就想,与其做一辈子剑侍,不如期盼徐师兄成功,将来离开紫霄剑派。”

    徐逆对外人很苛刻,可对自己人从来都很宽容。剑侍中,只有伏元青与他立有魂契。

    “可惜,到底失败了。”莫沉长叹一声,“我们谁都没想到,顾师弟会有这么深沉的心机,早在筑基时,就为日后的告密做了准备。”

    安静许久,灵玉问:“那么,顾昊呢?现在在哪呢?”

    莫沉露出讽刺的一笑:“顾师弟如今是剑君的心腹,自然是在紫剑峰了。不过,他也没落着好,现在留在宗门的剑侍只有两个,徐师兄知道是他告的密,有事只会喊花师兄,根本不理他。”

    这个徐师兄,指的徐正。

    顾昊一定没想到,连徐正都跟徐逆一个鼻孔出气。他最好祈祷自己在百余年内结婴,不然,昭明剑君寿元将尽,等到徐正上位,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过,他怕是等不到那天了。灵玉冷笑一声。

    莫沉看到她的神色,犹豫了一下,问道:“程道友,你该不会想……”

    “我没那个时间。”灵玉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两百年之约即将到期,寻机杀他?我有那么闲吗?”

    莫沉勉强一笑,有些放心,又有些失望。

    到底有着多年情谊,他也不希望顾昊死在灵玉手中。

    灵玉没在琳琅阁留多久,等陶朱回来,就离开了。

    离开时,陶朱悄声问:“师父,您让我当这个主事,我抢不过那谁啊……”

    灵玉白了他一眼:“谁让你抢了?”

    陶朱摸着脑袋,不明所以:“那您为什么要让我当主事?”

    灵玉说:“站得高看得远,主事这个位置,就算没有实权,你也能很快了解星罗海的商盟是怎么回事。让你跟在伏元青身边,不是让你跟他夺权,而是让你跟他学一学,怎么才能不被夺权。那个家伙厉害着呢,多学着点。”

    “哦……”陶朱还有点迷糊。

    灵玉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学他的本事,别学他的人品。”

    要是陶朱将来变得跟伏元青那样处处算计,她跟谁哭去?

    回到玄渊观分观,仙娥正和丁玉成隔着桌子对峙。

    “给我!”

    “不行。”

    “给我!你敬酒不吃要吃罚酒是吧?”

    丁玉成一张脸涨得通红:“前辈,你别强人所难!”

    “你们这是干嘛?”灵玉跨进门,奇道,“小丁子,你居然敢违逆婆婆的命令?”

    “就是!”仙娥立刻接话,“还不乖乖交出来!”

    丁玉成没说话,手里攒着什么东西,梗着脖子不低头。

    “婆婆,你到底要什么?”灵玉好奇地问。

    仙娥笑得贼兮兮,凑上前说:“这小子出去了一趟,回来就拿着封信傻笑,肯定是情书!”

    “……”灵玉拍了拍额头,“他的情书,婆婆你要来干什么?”

    “我要看看哪个丫头没长眼,居然会看上他!”

    丁玉成张色更红了,他狠狠地瞪了仙娥一眼,以示抗议。

    灵玉挥挥手:“还能有谁?肯定是他那个师姐喽!”

    她这么一说,仙娥“啊”了一声,丁玉成亦藏不住惊讶之色。

    “你知道?”仙娥问。

    “猜的。”灵玉随口说,“对他关怀备至,还给我脸色看,师姐弟的感情好到这份上,还真是少见。”

    “程灵玉!”丁玉成忍不住了,“你别污蔑我师姐!”

    “咦,”灵玉挑眉,“难道你师姐不喜欢你?”

    “当然不……”丁玉成气弱了。

    灵玉便道:“既然你师姐喜欢你,我哪里污蔑了?说她喜欢你就是污蔑,你还真看不起自己。”

    “……”丁玉成气得想破口大骂,可是,看到仙娥和灵玉两人好奇的眼神,忍了忍,把话吞了回去,扭头走人。

    自从来到太白宗,他算是明白了,跟谁计较也别跟女人计较,太白宗的女人,一个比一个难缠。程灵玉不用说了,威逼恐吓没下限,仙娥霸道自我就是个女霸王,陆盈风惯会装模作样实则傲慢刻薄,也就那个胡芷芳好一点……可她是纪承天的女人!什么道门仙宗,所谓的仙子还不如他们幽冥教的魔女,像他师姐,体贴关怀……

    且不提丁玉成回去安抚自己受伤的小心灵,仙娥闹完了,往椅子上一坐,问:“把你男人的东西抢回来了?”

    灵玉一口茶喷出来,看着仙娥。

    “我说错了吗?”仙娥眨眨眼,“你不是去干这事的?”

    灵玉捂脸叹气:“婆婆,您能不能控制一下自己偷听的癖好?”

    仙娥却道:“我哪有偷听,一直都是光明正大地听!”

    这种话,灵玉才不会信,如果不想听都能听到,她耳朵还要不要了?

    不过,她知道跟仙娥讲不了道理。

    “那您来星罗海到底想干什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来玩啊!”

    灵玉拉下脸:“婆婆,你坦诚我才能帮你,连实话都不说,要是出了事我可不会管。你确定一定不需我帮忙?”

    “……小丫头这么计较干什么?”仙娥嘀咕。

    “那您说不说?”

    仙娥无法,语焉不详地道:“婆婆是来要了一桩旧事啦!不过,这是婆婆的私事,你不会连这个也问吧?”

    灵玉冷笑:“只是了旧事,用得着跟着我?反正已经到星罗海了,要不您自己去办事?”

    两人互瞪,灵玉毫不退让,最后仙娥只好认输:“算了算了,告诉你也无妨。嗯,婆婆算出,后辈中可能有天命之人,所以来找找……”

    “后辈?”灵玉心中奇怪,“这个理由又不是见不得人,婆婆您为何不讲?”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