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论道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目光一闪。

    舒冉这个问题,很值得寻味。她这么说,是不是代表着,这次论道会,果然有名堂?

    除了双成,还有哪位女使邀请了客人过来?她们请客人来,又是为了什么?舒冉这么问,她知道多少?又是被谁邀请来的?

    “舒道友此话何意?”

    舒冉不答,临走前意味深长地道:“程道友,这浑水不好趟啊!”

    灵玉满肚子疑问,回到小楼中。

    仙娥正逗弄着叽叽,看到她回来,瞟了一眼:“有什么收获吗?”

    灵玉摇摇头,坐了下来。

    明明什么事也没发生,一切都很平静,可她却觉得形势越来越复杂了,似有暗涛汹涌。

    双成让她过来,却又不告诉她做什么,到底是没什么可说的,还是不方便说?

    “叽叽听到了什么?”她问。

    “这要问你啊。”仙娥说,“我不是它的主人,它不听我的命令。”

    灵玉拍了拍额头,真是,局面太乱,她连这个都忘了。

    心念一动,得她精血而认主的叽叽停下啄食,张口说起话来。

    “师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来寻我,想做什么?”

    “我想问你,师父到底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是你出面?”

    “当然是师父命我来的,不然你以为?”

    “你……”

    “咦,哪来的小鸟?”

    “这是谁家的灵宠,快送回去。”

    对话到此处为止。小鸟叽叽模仿二人的声音,与她们自身一模一样,就连语气都一般无二。

    仙娥啧啧道:“真是好东西,丫头,这鸟儿你哪弄来的?”

    灵玉摸了摸叽叽毛茸茸的脑袋,问:“她们发现小鸟是我们的了?”

    仙娥轻笑一声:“你就这么看不起婆婆?就算如今修为没有了,遮掩小鸟的来历,不过小事一桩。”

    灵玉稍稍放下心,若是引起安香的怀疑,那就不妙了。

    “唔,没听到多少内容,只能确定,安香确实与此事无关。”仙娥说道。

    “据说无双城这一代女使都十分优秀,看安香的样子,也不像是心无城府之人,如果无双城真的发生了要事,不可能她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灵玉略一思索,问道,“婆婆,会不会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安香没来得及收到消息?”

    仙娥轻轻点头:“除此这外,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故意假装。”

    这确实有可能。灵玉自己并不擅长勾心斗角,无论是当年在玄渊观,还是后来入了太白宗,她都有长辈庇护,这种内斗之事,她并未经历过。不过,听总是听过的。钱家乐刚入门时,就经历过低阶弟子之间的倾轧。双成也确实含糊地说过,无双城内斗很厉害,初时,为了争夺女使之位,后来,为了争夺继承权。她自己就曾经中过招,险些当不上女使。

    思来想去,灵玉又想到一件事:“婆婆,你说,你的后人可能是天命之人,依你所见,这个天命之人有没有可能在无双城四位女使中?”

    仙娥笑了笑,说道:“若非如此,婆婆跟你来此做什么?”

    “……”灵玉郁闷,带仙娥这么个帮手挺好的,实力强见识广,可就是太爱装神秘了,有话也不肯说。

    大概讨论了一下,灵玉回修炼室休息。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是双成请来的,如果需要她帮手,双成一定会想办法告诉她,不需要自己多费心思。

    不过,自己也要多留点心眼,若是出了意外,还是逃命要紧。

    不知道修炼了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

    罗蕴喊道:“程师妹,论道会开始了。”他的声音带了一点兴奋。

    灵玉睁开眼,起身打开门:“罗师兄。”

    两人一起下楼,罗蕴边走边说:“程师妹,外面已经布置好了,无双城不愧是无双城,好大的手笔!”

    “是吗?”灵玉笑问,“罗师兄可看中了什么?”

    罗蕴呐呐道:“这个……那些东西太贵重了,我没什么用……”

    灵玉却道:“罗师兄,结丹后,你的本命飞剑还没祭炼过吧?”

    罗蕴脸色微红。剑修每次提升境界,祭炼飞剑是一笔很大的开支,结丹的材料,十分贵重,他存了三十年,也没存够。

    灵玉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和一个乾坤袋,交给罗蕴:“我这里有些东西,你帮我拿去交易吧。玉简里有我想换的宝物,有的话,尽管帮我拿下。”

    罗蕴接过玉简,随意翻了翻,惊讶:“程师妹,这不好……”

    玉简里的材料,大部分都是剑修所用,他祭炼飞剑需要的材料,都在其中。

    罗蕴再傻也知道,灵玉这份单子,包括了他的份。

    “我也是半个剑修啊。”灵玉挥挥手,不跟他多说,和仙娥出了小楼。

    莫沉上前,拍了拍罗蕴的肩:“罗师弟,有时候太见外了,反而伤了人情。”

    罗蕴呆了呆:“是这样吗……”

    莫沉已经跟出去了。

    丁玉成瞥了罗蕴一眼,轻嗤一声。真是个呆子。

    转眼小楼中只剩他一人,罗蕴连忙也出去了。在他眼中,同样出身紫霄剑派,且是紫剑峰剑侍的莫沉比他厉害多了,听他的应该没错吧?嗯,玉简里有几件刚才看到了,这就去拿下……

    出了小楼禁制,灵玉终于看到,罗蕴所说的大手笔是怎么回事了。

    花园乃是花园,只是花园的半空中,错落漂移着一个个玉盘,玉盘上盛放着一件或几件宝物。有的是丹药,有的是法宝,有的是材料……什么都有。

    这些被单独放在玉盘上的,都是稀有的珍品,也许整个星罗海,也就那么一两件。像这样的珍品,整个花园都是,少说有一百来件。而那些不算稀有的贵重之物,则被摆放到特意铺设的玉台上。

    这个玉台呈环形,绕了花园整整一圈,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宝物,修士们可以围绕着玉台边走边看。玉台并没有摆满,据说是自由交易用的,若是自己手上有宝物,可以叫来侍女,将之做好标志放到玉台上,如果有人看中,同样向侍女问价。

    仙娥扫了一眼,说:“这些收藏,差强人意了。”她是化神修士,无双城的藏宝,当然不看在眼中。

    灵玉倒是觉得,件件都是珍品,尤其几件法宝,炼制手法非常特殊,很可能是倾天之祸发生前遗留下来的。

    到了花园,众人四散。灵玉和仙娥在侍女的带领下,进了会场。

    所谓的论道会会场,就在花园上空的云台上,可以俯瞰下面的花园,但不会被打扰。

    云台上,除了一个个蒲团,没有其他。

    灵玉看到这一幕,倒是生出一点好感。

    摆设桌案、灵果等,固然看起来盛大,可那样的话,不免刻意。只有蒲团,随坐随走,重点不是论道的形式,而是论道的内容。

    看来这个论道会,还算名符其实,而不仅仅只是无双城展露自己的威势。

    两人随意捡了蒲团坐下,静静等待着。

    不多时,两侧便坐满了。灵湘子正好紧跟着灵玉,便坐到她身边。

    邀请来的修士,主要分坐两侧,前面空着四五个蒲团,应该是给主持论道会的修士留的。

    果不其然,双成和安香簇拥着一名元后老修士过来,与众人见礼。

    “老夫悬钟,忝为无双城大长老。”这名老修士风度俨然,稽首为礼后,坐了下来,“老家伙们彼此都认识,不须多说,这次论道会,来了不少新晋的优秀后辈,怕是没见过老夫,正好认认脸。”

    坐在他附近的几名老修士笑了起来,一人叫道:“谁要认你的老脸,要认也认两位年轻漂亮的女使啊!”

    悬钟微笑道:“人人都想认女使,老夫再不出声,岂不是被抢得一点风头都不剩?”

    说话几句,悬钟一正脸色,扬声道:“闲话稍后再叙,诸位道友没有异议的话,论道会这就开始了。”

    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钟声,云台肃静。悬钟不紧不慢地道:“诸位道友,到了元婴这个境界,很难再飞速进步,卡在某个瓶颈的可能性比结丹时要高许多。如今化神前辈们隐世,没有高境界的修士指点,我们只能靠自己。大家都是星罗海最顶尖的修士,希望能够畅所欲言,共同进步。”

    悬钟顿了顿,说起了故事:“年轻的时候,老夫曾有几位好友,在这几位好友中,老夫的资质只是泛泛,无论结丹还是元婴,都落后他们。老夫曾经以为,他们之中必会有人达到元后,而我,能够突破元中就不错了。不料,千年过去,他们有的卡在元初,有的勉强突破云中,有的陨落中途,只剩下老夫一人,突破至后期……这样的故事,诸位道友是不是常常听说?”

    云台上,众多修士纷纷点头。

    灵玉想到纪承天、陆盈风等人,其实,他们的资质都比她好,但是结丹之后,都被她超过了。

    悬钟继续道:“今次论道会的议题便是,突破瓶颈,最重要的是什么。”

    许多人眼睛一亮。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元婴最要命的就是卡在某个瓶颈不得寸进,若能听一听其他人的经验,那再好不过。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