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抢夺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这种公开拍卖奇珍,无双城总共只拿出五件。若是再多,所谓的奇珍也就不值钱了。

    拍卖过后,众修士意犹未尽,自寻目标。

    “九炼天水砂,有没有人需要?”一名精通炼器之道的元婴修士喊道。

    结丹修士中,有人眼睛一亮,凑上前:“前辈,这九炼天水砂,晚辈可不可以先看看?”

    “你想要?”

    这名结丹修士忙不迭地点头。

    元婴修士补充道:“我需要千年以上枯荣草,其他不换。”

    结丹修士露出为难的神色,略一思索,说:“晚辈先看看这九炼天水砂的品质够不够,若是没有问题,再寻枯荣草与前辈交换,如何?”

    这位元婴修士想了想,让他看看也浪费不了时间,便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只玉盒,打开来。

    “我这天水砂,花费十来年时间,经过纯正的九炼,用丹田真火培炼而成,品质自然是一等一的。若不是需要枯荣草炼丹,决计不会拿出来交换。”

    结丹修士验看过后,很满意它的品质,转头高声喊道:“哪位前辈道友有千年枯荣草?在下愿意出高价购买,或者用这套孟章天舞阵交换!”

    如此喊了数遍,终于有一名结丹修士出声:“枯荣草?我这里倒有一株,不知道两位看不看得上眼。”

    这人取出装灵草的灵药袋,凑了上去。

    三人一番品鉴,讨价还价,适当补贴,最终做成了这笔交易。

    那名结丹修士拿着换来的孟章天舞阵,又另寻一名元婴前辈交换自己想要的东西。

    自由交易环节差不多就是如此,灵石在这些奇珍面前,已经无法用来衡量其价值,大多数是以货易货。而且,因为目标不同,往往经过好几个转折,才能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不过,能够换到东西的,运气已经很好了,天地间天材地宝何其多,即使无双城宝物繁多,也不可能尽有。

    有的人遍寻不到,无双城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了,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相似效用的宝物替代。有的人却没有这么好运,只能失望而归。

    除了交换实物的,还有相求炼丹炼器的,花园里前所未有的热闹。

    大半天过去,花园里流连的人越来越少。有的人换到满意的宝物,当场回去祭炼,有的人解了多年疑难,迫不及待回去验证。就算没换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大多数人也都找到值得出手的宝物。

    离整个论道会结束,大概还有十天的时间,众修士们或是在花园中闲逛,或是邀请了合意的同道坐谈,打算悠闲地度过剩余的时间。

    仙娥这段时间很忙碌,时不时地被人邀请去谈玄论道。灵玉也有许多邀请,不过她只应了其中一两家。

    她已经帮忙夺了飞舟的控制权,接下来就是双成自己的事情了,如果能够成功地瞒天过海,那么事情会简单许多,如果不能,恐怕会有一场苦战。

    第二日,灵玉应邀去往悬钟的小楼。她被侍女迎进小厅,与众人见礼。

    大长老悬钟请了诸位元后修士,并几名中期修士论道,灵玉到时,发现仙娥亦在其中。

    灵玉在仙娥身边坐下,低声笑道:“婆婆如今可真是风光,在场这么多修士,只你一位元初!”

    仙娥懒洋洋地倚在椅背上,说道:“不出门打探,怎么能找线索?”

    灵玉目光微动:“婆婆已经找到线索了吗?”

    仙娥轻笑:“从几位女使的来历推荐,大概是双成与陵华其中之一吧。”

    听得这话,灵玉心中略安,这么说的话,双成的可能性又高了。

    其实,从天命之人的角度而言,双成的可能性确实很高。论修为,她比灵玉晋阶还快,论传承,当年灵玉便觉得她的功法有些古怪。至于磨难这一点,双成从来不会与她提这个问题,无从知晓。不过,连看起来一路顺遂的缘修都有那般经历,双成的成长经历有过血泪也不稀奇。

    众人没等多久,那边悬钟出来了。

    他一来便郑重施礼:“有劳诸位道友久候,深感歉意。”

    众修士纷纷表示不介意。灵玉抬头觑了一眼,发现悬钟的脸色有些灰败,心中暗暗称奇。就在昨日的交易会上,悬钟还面色红润,精元充沛,怎么今日就……莫非他迟迟不到的原因是自身修炼出了问题?

    她看了眼双成。果然,双成起身走到悬钟身边,关切地问:“大长老可有什么不适?”

    悬钟对她和蔼一笑:“老了,精力不济,没什么大问题,你不必担忧。”

    若不是双成说过,这位大长老是刻意在监视她的,灵玉根本想不到,他们竟然是对立的关系。

    无双成的人,都很有演戏啊!

    双成轻声劝道:“大长老,如今论道会已经结束,您若是精力不济,大可以去歇着,这里有我呢!”

    悬钟摇头:“诸位道友是老夫请来的,岂能置之不理?”

    见他坚持,双成不再多说,退到一旁坐下。

    悬钟轻咳一声,对众人道:“让诸位道友见笑了,老夫年纪大了,不比年轻人啊!”

    杜晋在旁微笑:“是啊,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了,看看他们新一代的修士,勇猛精进,比我们当初强多了。”

    几位元后修士应声附和。

    随后,他们几人就那日仙娥的讲道内容,仔细地问了几个问题。

    仙娥仍然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不过问题都认真答了。

    不知不觉,大半天过去,论道结束,众人四散。

    离去前,双成突然道:“程道友,那说的几个问题,我有几个疑问,可有这个荣幸,请道友到鄙舍一谈?”

    灵玉还未答话,仙娥便开了口:“你们两个小丫头,是该好好聊聊。与你们一般年纪的,没你们的修为,与修为一致的,都是一群老头老太,找个人聊天都不容易。”

    仙娥笑了起来:“婆婆说的是。”

    灵玉微微一笑:“双成女使相邀,在下求之不得。”

    双成颔首,什么废话也不说:“程道友,请。”

    两人相携走远,路上什么话也没说,直到进了小楼,挥退侍女。

    “双成道友,你不怕被别人猜到我们两个有关系?”看到双成布下禁制,灵玉便问。

    双成已经收起笑容,坐下来叹了口气:“事情好像比我想像的复杂,也许你这个帮手,要提前暴露了。”

    灵玉略一思索:“与悬钟前辈有关?他是否受了伤?”

    双成点头道:“我在你给的那枚灵果上做了手脚。”

    “你……”灵玉皱皱眉头,不明白她想做什么,“现在做手脚,你想告诉他们,你已经动手了吗?”这简直就是示警。

    她说得不客气,双成却丝毫不恼:“程道友,昨天你帮我夺回了飞舟的中枢控制,本来我已经安排好,最少可以瞒过一日,而后封锁他们的联系通道,直到抵达无双城。可是,昨天晚上,这件事就被人发现了。”

    灵玉一惊。她毫不怀疑双成的能力,发生这样的意外,必有原因。

    “发生了什么事?”她问。事情已经过了一天,双成还能够冷静地请她来商议,说明没那么严重。

    双成缓缓道:“我怀疑,飞舟上还有一股势力。”她对上灵玉的视线,说,“明明已经被人发现了,却没有人揭发出来,你说奇不奇怪?”

    灵玉一怔:“你怎么知道被人发现了?”

    “禁制室外,有人窥探的痕迹。”双成简单地提了一句,继续道,“我可以肯定,不是大长老做的。”

    灵玉想了想:“会不会是安香?”

    “不知道。”双成有些困惑,“安香那里,没有露出任何形迹,我竟不知,她何时有了这等心机。”

    灵玉思索。双成已经夺了飞舟控制权,往无双城赶回。有人窥探禁制室,却什么也没做。安香看似被蒙在鼓里,不露任何形迹。大长老监视着双成和安香,但飞舟被夺他却没有动静,反而被双成暗算。

    “你暗算大长老,就是想试探他知不知情?”

    双成轻轻点头:“如果窥探禁制室的真的是他,不可能没有防范。另外……”她顿了顿,声音里带了一丝杀气,“如果飞舟上还存在一股隐藏的势力,我必须先控制大长老,才能专心对付它!”

    灵玉仔细想了一遍,觉得双成的猜测最有可能。目前看来,窥探禁制视的,应该不是大长老方面的人,安香么,存在这个可能,因为及时赶回无双城,也是她的目的。但双成什么也没发现,所以安香只是有嫌疑。

    “你想怎么做?”

    双成淡淡道:“既然暗着来不行,那就明着来吧。我已经吩咐下去,控制飞舟紧要处,大长老那边,我已经有所安排,安香那里,需要你帮我。”

    “好。”灵玉毫不犹豫地应下,随后又问,“飞舟上非无双城的元婴修士有三十多位,你确定他们不会有问题?”

    双成含笑:“放心吧。”

    “那就……”

    灵玉话未说完,双成忽然站了起来,她表情凝重,从怀中取出一枚传音玉符,上面光芒闪动。

    她打了个法诀,玉符里传来声音:“女使,有人抢夺飞舟!”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