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8、你?我?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她自身的意识,被困在识海中,无穷的天地元力涌出来,令她的意识无法脱出。

    周身一片空茫,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

    “呵……”空寂的空间里,突然传来声音。

    她惊醒,抬头四顾,却什么也没看到。

    “谁?是谁?”她自己的识海里,怎么会有别人的声音?这声音带着淡淡的嘲弄之意,怎么听都不怀好意。

    “呵……”又是一声轻笑,这一次,离得更近,也更清晰了。

    灵玉毛骨悚然,为什么这声音,听起来如此熟悉?

    黑暗里,有光影慢慢靠近,脚步声轻而清晰。

    有人?

    灵玉盯着那道光影,看着它从黑暗中凸显而出,一点点显露轮廓。

    她没有动,被一种莫名的感觉笼罩,好像这个即将到来的东西,是她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终于,那个东西显露出来了。

    素衣,羽冠,挺直的身躯,清俊的脸庞。

    她悚然大惊。

    这人……这人的面容,与她有一半相似,而不相似的那一半,是程家的血脉影响。

    除此之外,体形、动作,几乎没有差别。

    好像……在看镜子。

    两个人终于站在一起,面对面,距离不超过一臂。

    “你……是谁?”灵玉问,声音里充满了犹疑。

    这人微笑,笑容洒脱自然,带着几分痞意。她道:“我,是你啊!”

    “是……我?”

    这人低下头,摊开手,流光窜出,一卷仙书在她的手中显形,上面清楚地显露出几个字:云笈玄真谱!

    灵玉心中震动:“你……是仙书的主人?”

    这人含笑点头:“是。不过,你也是仙书的主人啊!”

    灵玉茫然。为什么这种说法,这么奇怪?

    “你修炼得太慢了。”这人道,“那个幕后人,不会就这样放过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灵玉看着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好像什么都明白,又好像什么都听不懂。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紫郢的剑气?”这人的眉头忽然微微蹙起,如此问道。

    灵玉茫然:“我……紫郢?”

    “如此纯粹的剑气,是紫郢所传?不,不仅如此,你身上还有件东西,是紫郢自身紫气所化,莫非你得了紫郢的道统?”这人露出古怪的神色,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她喃喃道,“怎么可能?你身上有我修炼至大乘所凝聚的气运,哪怕只是真灵转世,重修肉身,也应该得回我的传承才是,为什么会有剑修的传承?”

    灵玉觉得,自己好像变得迟钝了很多,如同做梦一般,一些平时清清楚楚的事情,此时要搜寻许久,才能找到相关的记忆。

    这人伸出一指,点在她的眉心。面对她,灵玉完全没有反抗的念头,就这么任由她读取自己的记忆。

    指尖光芒微动,转眼便将她的记忆抽出。

    然后,这人的神情变得越发古怪。

    “开什么玩笑?怎么会这样……”她喃喃自语。

    灵玉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是茫然地看着她。

    这人眉头蹙紧,似在苦思,过了许久,忽然想到了什么:“莫非是那个时候?同归于尽因而命魂纠缠……”

    灵玉看到,这人双眉一轩,破口大骂:“紫郢,你这个剑(贱)人!老子被你害死了!敢占老子便宜,等我恢复记忆,一定将你抽筋扒皮……”

    “等等!”灵玉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你要将谁抽筋扒皮?”

    这人又气又恨地看着她,那表情似乎可以理解为恨铁不成钢。她道:“你是不是投胎的时候脑子被挤坏了?动了情爱之念不说,对象居然是紫郢那个……”

    “什么紫郢?”灵玉忽然心中升起怒气,她喝道,“紫郢紫郢,提及紫郢的是你!他关我何事?我又不认识这个人!”

    这人被气笑了,她拍着脑门自言自语:“我的转世之身怎么会……居然跟我对着干!”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跟我什么关系,我是程灵玉,你的纠葛恩怨,都与我无关!我自有我的人生,也跟你无关!”

    “无关?你我是同一个真灵,不过躯壳不同而已,怎会无关?你的形貌、灵智、性格,哪一样不是来自于我?还有你的气运,你的法宝,你的功法……这些都是我苦修几十万年的积累,怎会与我无关?你若真与我无关,当初困在小千世界,就不会有机缘出来了!不管叫怀素,还是程灵玉,都是同一个人!”

    “不是”灵玉大喊。

    “还有紫郢。”这人皱皱眉头,不太适应地道,“哦,他现在叫徐逆。不管叫什么,都是那柄破剑化灵而生,你最好离他远点!哦,不对,下次见到他,有机会就捅他一刀!老子跟他不共戴天,你跟他谈情说爱,开什么玩笑?”

    “闭嘴,闭嘴!”灵玉感觉到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好像有形有质,深深地刻入她的记忆,抹灭不去……

    她想起徐逆留下的那些话,终于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感觉。明明想亲近她,却又控制不住杀意。

    原来,是因为这样吗?剑上那道神念,是原本的主人,紫郢天君?

    可是,她是程灵玉,徐逆只是徐逆,紫郢和怀素的恩怨,与他们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强行按在他们身上?

    “这是我的身体,我的识海,我的人生,你出去,休想操纵我!”

    “呸!什么你啊我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要是转世了就变成另一个人,老子干嘛拼着修为记忆全丢了,只为了让真灵挣脱枷锁,投胎转世?哼!有朝一日,等我回到大乘之境,一定把那只背后算计的老狗拖出来,打得他魂飞魄散真灵湮灭!”

    这声音缓了缓,又道:“你别再纠缠于情爱之念了,让紫郢那个剑人占了便宜事小,毁了自身道基事大!就算你真的抛却前世记忆,紫郢又岂会让自己的转世之身耽于情事?他可是先天化灵道祖门下,百万年潜修,早已斩断七情。我曾经谋算万年,将他几个化身一并拖入尘烟池,借此感染他的本体,坏他道基,可惜还是失败了。除了他师尊之事,其他事根本动摇不了他。后来我费心寻到青索剑鞘,想要引动他的七情……转世之后,青索剑鞘的碎片回到你的手中,可是,你这个蠢货竟然亲手送回他的手上!”

    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啊!

    “我告诉你,上一世他是先天化灵,又早早诞世,这才动摇他不得。这一世他转世为人,七情未去,正是干掉他的好时机,就算弄不死他,也能毁掉他的真身,让他缩在北极上真宫百万年都出不来!你与他纠缠,不但白白放过这个好机会,还会把自己搭进去!明不明白?”

    “大道之争,不容有失!”

    灵玉头痛无比,只觉得自己脑袋里有个声音,将这些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嵌入她的识海。

    她,到底是程灵玉,还是怀素元君?又或者,两者都是?

    可是,明明她们的想法完全不同……

    徐逆,紫郢……

    大道之争……

    杀掉紫郢的转世之身徐逆……

    不,不,她不能够,她不愿意!

    不管她是程灵玉还是怀素,现在的她,不!愿!意!

    那个声音还在沉海中回响。

    灵玉在经过痛苦的挣扎后,慢慢平静了下来。

    这是她的身体,她的识海。不管前世的怀素,有着怎样的经历,有什么样的想法,都不能加持在如今的程灵玉身上。

    且不说如今的她没有前世的记忆,就算有前世的记忆又如何?程灵玉之所以是程灵玉,是几百年的经历一点一滴积累而成,她的想法、决定,只能出于本心。若是因为外来的那些话,影响了自己的决定,何以谈本心,何以谈道途。

    她要长生,她要求道,她要成仙,首先不在于杀谁,而在于自身。

    若违本心,谈何大道!

    那道声音还在回响,似乎打算强行刻入她的识海,影响她的决定。

    灵玉静下心,慢慢寻到声音的来处,一点一点,试图将之化解。

    仙书……是仙书吞吃下去的那颗光核,这声音就来自于此。

    莫非,此物是怀素元君所有?这里面也许封印了她的神识或记忆。

    不管是什么,它都不属于现在的程灵玉,它是外物。

    若有外物影响本心,那就将之抹去。

    灵玉抱元守一,静心修炼。

    她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是让自己沉浸到那种熟悉的感觉中去。

    充斥在她识海里天地元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散去了,它们回到了那颗光核之中。

    但这种天地元力散逸在她的识海里,却提供了比灵气更加纯净的力量。

    她的修为迅速提升。

    直到自己识海与仙书、光核三者都达成同样的节奏。

    起

    落

    “怦”仿佛听到一声炸响,其实识海里寂然无声。

    光核出现了一丝裂缝,有什么东西狂涌而出。

    灵玉再次感觉到识海剧痛,这种痛,与之前被天地元力撑爆的不一样,不属于自己的经历画面充斥识海,似乎要将自己的记忆覆盖。

    她咬牙忍住,仍然维持着刚才的节奏,静心调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