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2、狐假虎威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长老,蓬山阁又来催款了。”

    罗蕴眉头拧得死紧,挥挥手:“知道了。”

    等到弟子退下,罗蕴忍不住用力拍了下桌案。

    蓬山阁是近几十年来风头很健的一间商铺,据说背后撑腰的是群英会某位元老,行事颇为嚣张,生意扩张极快。

    玄渊观占了龙尾山,出产的灵茶供应整个飞廉城,各大商铺大多从玄渊观进货,蓬山阁也不例外。

    只是,这蓬山阁着实霸道,玄渊观早就定好的极品灵茶,他们硬是要抢,抢了也就罢了,回头就说他们以次充好,要他们交还货款。

    这种暗亏若是吃了,以后还有完没完了?观主王通启会见他们的管事,隐晦地提了提玄渊观背后的靠山。

    不想,这蓬山阁嚣张无比,觉得玄渊观只是跟群英会一位元老搭了边,就敢与他们蓬山阁相提并论,根本不把玄渊观放在眼里。他们不但将王通启扫地出门,甚至放话说,若是不将货款交回,便让玄渊观在星罗三岛无法立足。

    这事情就报到了罗蕴这里。罗蕴上门去理论,对方对他倒是客客气气的,可言语却没有半点让步。

    他一个结丹修士,按理说已经够分量了,奈何对方太嚣张,根本不愿意跟他们和解。

    罗蕴头疼极了。他不愿意为了这种小事打扰范闲书,他如今刚刚元后,还在闭关稳定境界。

    或者,他也可以去琳琅阁找莫沉。这些年来,他与莫沉关系不错,在这位莫师兄身上学到不少东西。如果是莫沉的话,一定有办法解决吧?可是,他又不想劳烦莫沉,遇到事情,自己总是解决不了,要去找别人。罗蕴不希望这样。

    怎么办呢……

    正想着,刚刚出去的弟子一脸喜色地跑回来,一边跑一边喊:“罗长老,太上长老回来了!”

    罗蕴大喜:“当真?”

    “什么当真不当真?”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灵玉缓步走进来。身后跟着一只体形如虎、皮毛斑斓的灵兽。

    身边跟着灵兽没什么。奇特的是,这种灵兽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强大无比,亦是元婴期。

    灵玉只带着花那四只讹兽,都被她收到仙书里去了,有天川和言空的实例,丹珠和碧珠对于回到仙书不再那么抵触要是她们的修为让天川和言空超过,以后还怎么指使他们?

    灵玉将那两只雄性讹兽放出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看她们两个如此识时务,甚是满意。

    “程师妹,你……”罗蕴还没来得及见礼。就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与以往不同。仔细感应了一下,他大惊,“……突破元后了?”

    灵玉微笑点头。

    有了范闲书那个前例,罗蕴没有吃惊太久。在此之前,他就有心理准备了,只是灵玉留在无双城。突破元后的消息一直没有传出来。

    他面露喜意:“真是双喜临门,范师弟和你差不多同期晋阶,如今都是元后大修士了。”

    两人又说了邪,灵玉问起:“我刚才好像听到弟子说起,观内出事了?”

    提起这事。罗蕴就心烦,他简略地把蓬山阁的事情说了说,羞愧道:“程师妹,我太没用了,遇到事情,总是不能靠自己解决……”

    灵玉略一沉吟,笑道:“这不难办,罗师兄,我们再去一趟。”

    ……

    蓬山阁内,管事吴问山正在问账。

    “千机楼的那笔尾款给了没?”

    “回管事,他们说要延两天……”

    伙计话还没说完,吴问山一巴掌甩了上去,骂道:“他们说要延,你就让他们延?谁是你主子?”

    伙计委屈无比:“可是,我们的货还没送……”

    吴问山才不理这些琐事,他冷笑道:“明天要是讨不回来,你就不用来了。”

    伙计无奈应了一声:“是……”

    “玄渊观那边呢?货款退了吗?”

    伙计小心看了他两眼,答道:“已经通知他们,最迟明天退款。”

    吴问山鼻子里“嗯”了一声,嗤笑道:“这个玄渊观,真有意思。以为跟我们群英会哪个元老搭上点关系,就能耀武扬威,也不看看我们蓬山阁是什么地方!”

    “是是是,我们蓬山阁可是德坤真人的产业,哪是哪个拐弯抹角搭上点关系的小势力能比的,就算飞鹤楼,也要给我们面子……”

    此时,外头一名伙计进来禀道:“吴管事,那玄渊观来人了。”

    “来就来了,他们给钱走人就是,来禀报什么?”吴问山不耐烦地挥挥手。

    这伙计露出为难的表情:“到底是结丹前辈,他们要见管事,小的不好拒绝……”

    “见就见吧。”吴问山也知道,自己不能做得太过分,不然,激怒了结丹修士,德坤真人可不会为他这么个小角色出头,甚至,连德坤真人身边服侍的仆从都不会理他。

    不多时,伙计引着两人进来。

    吴问山看着走进来的一男一女,摸了摸下巴。玄渊观有两位结丹真人吗?

    “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请坐,请坐。”吴问山堆起虚假的笑容,将二人让进来,转头喝斥伙计,“还不快上茶?怎么一点眼色也没有?”

    对方看起来很客气,罗蕴却一点也不轻松,之前他过来理论,对方也是如此,表面上客客气气的,却一点也不让步,嚣张得很。

    看到灵玉毫不客气地坐了,罗蕴便也坐了下来。

    等伙计上了茶,悠闲地品了一口,灵玉才掸掸衣袖,说道:“这位管事,怎么称呼?”

    吴问山笑眯眯,让人挑不出错来:“鄙姓吴。”他也是商行老手了,对方这架势一摆出来,他就知道不是来送钱的,而是来找碴的。低下头时,吴问山眯了眯眼,在心里哼了一声。之前那个脾气软。莫非这是他搬来的救兵?哼!结丹而已,也想跟蓬山阁斗?

    “吴管事,”灵玉指了指茶杯,“这茶是我们玄渊观出的吧?”

    “自然是的。”吴问山一脸假笑,“现在的飞廉城。谁家不是喝贵道观出的茶?”

    “这好像不是极品吧?”

    “确实不是。贵道观送来的极品灵茶,只能算是上品。”

    灵玉微微一笑:“本观送出去的货,从来银货两讫。你们蓬山阁管事收货时的印鉴,还在我们手上,这极品灵茶,怎么就变成上品了?”

    吴问山皮笑肉不笑:“贵客,这个问题,我们已经与贵道观商讨过了,好像没有再理论的必要了吧?”

    “是吗?”灵玉脸色一变,袖子一拂,身侧的茶几碎成粉末。她要笑不笑地盯着变了脸色的吴问山。“吴管事,你现在说说看,有没有必要?”

    吴问山拉下脸,阴沉沉地盯着灵玉:“这位贵客,我们蓬山阁可是德坤真人的产业,不是没名没姓的小商铺。您这么做,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灵玉面带微笑,语气却森然,“你们以为,我们玄渊观是什么地方?你们想讹就讹。可有把范真人放在眼里?”

    吴问山沉声道:“贵客说的好笑,我怎么不知,范真人与你们这名不见经传的小道观有什么联系?”

    “那你问过了吗?”灵玉哂道,“自作主张,你们家德坤真人知道吗?”

    “贵客!”吴问山厉声喝道,“在蓬山阁内动手,不如好好想想后果!”

    灵玉叹了口气:“看来你们是不会醒悟了,既然如此,我只好勉为其难,做上一做了。”话落,整个厅中,除了她和罗蕴坐的椅子,所有家具俱都粉碎。

    吴问山抖了起来,对方看起来要玩真的,蓬山阁内,没有结丹修士坐镇,经营小事,根本不需要结丹修士出马,他们只会隔段时间来巡一巡而已。

    灵玉看都不看他一眼,站起身,随手一道法术发出,将商铺的防御阵法击碎了一个角。

    防御阵法被攻击,那还了得?整个商铺顿时发出警示声,防御阵法完全开启。

    灵玉毫不在意,她站起来,无视满脸怒色的吴问山,从待客的小厅出来,往前方店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反击阵法。

    罗蕴没想到,一眨眼的时间,事情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连忙跟了上去。

    “程师妹,这样不好吧?”他小声问。

    “有什么不好的?”灵玉一脚踹开后堂通往商铺的门。

    “砸店的,没事的滚!”面对惊愕的伙计与客人,她甩下一句,而后真的开始砸店,一拳打碎柜台,一脚踢翻长架,连法术都没用。

    罗蕴无法,这种事情他做不来,只能站在灵玉身边,帮忙挡一挡阵法。

    商铺里的防御阵法,历来是重中之重,不然的话,被别的修士抢了,岂不倒霉?灵玉这么干,商铺里的阵法早就疯了,只可惜没有结丹修士主持,拿他们两个没办法。

    从一楼砸到顶楼,再从顶楼砸到外面,最后一脚飞出,在招牌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你们……你们等着!德坤真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吴问山尖厉的声音传出来。

    灵玉站在蓬山阁的门口,扬声道:“你们蓬山阁出尔反尔,仗势欺人,砸的就是你们的店!你去问问你们德坤真人,他家的店,欺到范真人师门头上,是什么意思!”

    说罢,她也不跟吴问山理论,转身走人。

    “程师妹。”罗蕴咽了咽口水,“拿范师弟当挡箭牌,这样好吗?”

    灵玉轻笑:“罗师兄,以前你不说和他的关系,是不想给他添麻烦,但他如今是元后大修士,庇护一个小势力,不过一句话的事。蓬山阁欺凌在先,难道那位德坤真人还会因为一个小商铺和他不对付?你等着瞧好了,八成倒霉的是这位吴管事。”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u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