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正主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猜得不错,蓬山阁再也没有来催过货款,据送货的弟子说,去蓬山阁也见不到那位吴管事了,新任的管事对他们十分客气。

    经过此事,罗蕴似乎悟了一些事情。他私下和灵玉叹道:“我只是不想一直依靠别人,再说,范师弟他……”

    灵玉笑道:“你在星罗海也一百多年了,应该了解星罗海商铺的情况吧?稍微有点规模的商铺,背后都有靠山,他们开业之初,就会想方设法与一些高阶修士搭上关系。这些商铺真的认识高阶修士吗?他们大部分只是托关系走了门路而已,甚至搭上的只是他们身边的仆从。自身实力不够,求助于人,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罗蕴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叹了口气:“范师弟那般性子,我不想张扬我们之间的关系,让他不快……”

    见他说了实话,灵玉便也道:“你以为,他不会给任何商铺做靠山吗?他在星罗海三百多年,就算自己不做,也会有人求上门来。庇护这些人,甚至不需要他亲自出马,只要吩咐仆从一句就行。你若觉得占了他的便宜,不如像这些商铺一般,将极品灵茶多送他一些,当做报酬就是了。”

    罗蕴仔细一想,灵玉这说法倒也不假,将玄渊观当成求到他门上需要庇护的商铺,不就好了?范闲书既然会庇护那些商铺,庇护玄渊观也不算为难之事。况且,玄渊观能有今天,本来就是托了范闲书的福。

    数日后,罗蕴亲自去琳琅阁送灵茶,见了莫沉。事情解决了,他才将此事说出口,问问莫沉会怎么做。没想到,莫沉随口便道:“这有何难?你去砸了他们的铺子,看他们还敢不敢欺到你们头上。”

    罗蕴愕然。为何莫沉和灵玉的想法一模一样呢?他识得灵玉甚久,知道这位程师妹历来就有些混混习气,可莫沉他……

    莫沉见他如此,便问原因。

    罗蕴如实说了。

    莫沉惊诧过后,笑道:“罗师弟。你这位程师妹。不入我们紫霄剑派可惜了。”她这行事风格,与紫霄剑派何其相似?

    罗蕴苦笑道:“她不是不想入紫霄剑派,只是当初被拒绝了……”他将当初灵玉报名时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

    莫沉差点笑到桌子底下去了。好不容易止住笑,他道:“我记得当初负责此事的,便是徐师兄。那位弟子一定想不到,被他鄙弃的人不但成了元后大修士,而且……嗯,这条门规确实不大合理,女子心思纯粹,选择剑修之路的虽然不多,但若专注此道。一样可以取得成就。”

    看莫沉如此认真地思索此事,罗蕴问:“莫师兄,你想过回紫霄剑派吗?”

    莫沉一怔,神思复杂地叹了口气:“我们的情况与你不同,想回紫霄剑派,除非……”

    他既然选择离开。如何还能回去?剑君雷霆一怒,他可承担不起。

    收回思绪,莫沉道:“罗师弟,你可知道,为什么程道友去砸店。反而能把事情解决?因为这种商铺,主事的往往只是筑基修士,许多事情,他们都是连蒙带猜,包括背后主子的心思。你怕闹事,其实他们更怕闹事,因为被闹事,说明自己能力不够。你态度强硬,他们就会认为,你背后的关系很硬。当然,如果你背后没有关系,这一招只能应付寻常的店铺,只有你背后真有关系,才能对一些背景雄厚的店铺耍狠。”

    经过莫沉这一番教导,罗蕴诚心道谢:“多谢莫师兄指点。”

    莫沉摆摆手:“你我本是一家,不必客气。”

    知道灵玉已经从无双城回来,且突破了后期,当晚,伏元青和莫沉便上门拜见。

    伏元青很识时务,拜见的同时,也把账册送了过来。

    灵玉没客气,将账册仔细翻了一遍,大致没什么问题,才交还给他。

    三十年不见,灵玉一举突破后期,伏元青已经心服口服。他以为自己修炼够快了,有琳琅阁做后盾,不过两百年就有了结婴的可能,可灵玉却在短短两百年间,从结丹直奔元后。元后修为,足以称霸一方,别说一个小小的琳琅阁,便是飞鹤楼,面对元后修士,也要低头。

    接回账册,伏元青感觉到一道强大的神识毫无顾忌地扫过自己。他心中一凛,不敢轻举妄动,转过视线,发现莫沉也是如此。

    片刻后,灵玉收回神识,看着大气也不敢喘的两人,问道:“你们二人,准备何时结婴?”

    刚才这一扫,她对他们的修为已是心中有数。当年来时,伏元青已近结丹圆满,三十年过去,他在这个阶段积累甚深。至于莫沉,他比伏元青略慢些,不过也有十来年的积累了。

    伏元青恭敬禀道:“我们的积累已经够了,近年就会错开结婴。”

    灵玉点点头:“结婴虽然危险,倒也不必太过畏惧。”说罢,她手指连弹,两道灵光飞入他们的眉心,没入识海。

    这两道灵光太快了,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进了识海。瞬间,两人便觉得识海里多了许多东西,有的是画面,有的是文字,有的是剑光,似乎蕴含着玄奥的道理,又似乎平凡无奇。

    “你们的主上不在,这是我代他赐下的,好好体悟,对你们结婴大有好处。”

    两人已经将灵光化解,已知她给的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当下诚心诚意地拜谢。

    灵玉挥挥手:“这是应有之义,不必如此。”徐逆将这些事交待给她,不仅要监督他们,也要照看他们。

    沉默了一会儿,灵玉问起:“你们两个消息灵通,可知道陵苍如今的形势?”

    伏元青和莫沉对视一眼。他们都知道,灵玉问这话什么意思。灵玉自己有师门,陵苍的事情,她与师门通信便能得知,问他们,自然是想知道紫霄剑派的情况。

    “怎么,有什么为难的?”

    伏元青略一犹豫,答道:“我们都算是紫霄剑派的叛徒,轻易不敢与之前的师兄弟联系,知道得并不多。”

    “那就是知道一点了?”

    伏元青点点头:“不久前,莫师弟在星罗海见到以前一位师兄,听说了一些。”

    同为叛徒,他和莫沉的情况又有不同。他离开时,没有通禀师门,昭明剑君虽然没有派人来拿他,但也是通告了门派除了名的。莫沉乃是奉命离山,兼之游历,他的名字还留在紫霄剑派的弟子名册上,只要不是直接面对昭明剑君,他完全可以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出门游历,多年未归而已。

    “听说了什么?”

    伏元青捡几件重要的事情说了,末了道:“至于剑君,据说多年没有出过紫剑峰的,似乎是在闭关。”

    莫沉看了她一眼,低声问:“程道友,你可知道,段师兄把徐师兄的功法告诉了剑君?”

    这种事情,是紫霄剑派的秘事,他们这些知情人不说,灵玉当然不会知晓。

    她皱皱眉头,问:“?”

    莫沉点头:“就是这本功法。”

    “你的意思是,昭明可能在修炼这套功法?”

    莫沉没有回答,不过他的神情已经说明了自己持肯定态度。

    安静许久,灵玉轻哼一声:“还有四十多年,我倒要看看,他能修炼出什么名堂!”

    伏元青和莫沉不相信段飞羽会背叛徐逆,灵玉同样不相信,否则的话,段飞羽怎么会被囚在紫霄剑派多年?

    她也修炼,知道这部剑诀的特殊之处。这部功法,应该就是紫郢天君的传承,关键在于“先天”二字。紫郢天君先天化灵,这部功法完全切合他自身的情况,别人想修炼,要过的第一关就是这个“先天”。她想,段飞羽献给昭明的,应该缺失了一部分……

    说罢此事,伏元青和莫沉告辞。

    出了玄渊观,莫沉不由自主停住脚步,转头看着夜色中这个小小的道观。

    “怎么了?”伏元青问。

    莫沉回身,跟上他的脚步:“……伏师兄,你觉得,那个莲台赌约,程道友能赢吗?”

    伏元青淡淡道:“为什么不能赢?”

    莫沉诧异地看着他。伏元青可不是段飞羽,对徐逆有着盲目的信心,尤其,徐逆消失之后,他并不愿意臣服程灵玉。

    伏元青无声地叹了口气:“莫师弟,我们只要记着,剑君与他们之间,我们必须站在剑君的对立面,这就够了。”

    第二日,一张帖子送到了玄渊观

    灵玉一看就笑了:“正主出面了。”

    帖子上的落款,写着三个字:范闲书。

    罗蕴有些不安:“范师弟会不会觉得我们这样太……”

    灵玉挥挥手:“你太低看自己了。不管他怎么想的,他都已经当了玄渊观的靠山,有人欺压玄渊观,就是打他的脸。你看,这帖子他请的是你,这是告诉别人,你是他的座上宾。”

    罗蕴这才发现,请帖上写的是他的名字,而非灵玉。

    “这……”

    “放心吧,我和你一起去。”ro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