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劫杀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识海内,仙书静静地悬浮其中。

    灵玉的神识亦沉入识海,看着其中的仙书。

    吞吃了碧落之晶,仙书其实已经拥有超过元婴的力量,只是,受她这个主人的境界所限,只能发挥出部分。

    一个身影再度出现在她的识海,素衣羽冠,身姿挺拔。她双目紧闭,神情平和安静,不像之前那般针锋相对。在这个识海里,她也不再是个外物,而像是识海本身衍化出来的形象。

    过去几十年时间,怀素的记忆大部分都被化解了,其中有一部分融入灵玉自身,在她的识海中凝炼出这个形象。

    灵玉庆幸的是,怀素融入她的记忆并不连续,许多只是碎片,还有一些是她修炼的感悟。所以,这些记忆不会抢占她的自我,反而对她大有好处。

    灵玉心念一动,怀素的身影在识海里慢慢淡去,完美地融入识海。

    她睁开眼,袖口一拂,房门自动开启。

    丁玉成站在门外,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敲门,看到房门开启,脸上现出微微的愕然,但是很快就释然了。

    以元后大修士的神识强度,最起码能够笼罩大半个飞廉城,知道他在外面算什么?

    想到元后大修士五个字,丁玉成心情复杂得无法言说。

    “有事吗?”灵玉问。

    丁玉成踌躇了一下:“我能回去了吗?”

    “回幽冥教?”

    他点点头。

    灵玉不语。

    丁玉成搞不懂她在想什么,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你悟了吗?”她突然问。

    丁玉成抬起头,一脸茫然。

    灵玉无声地叹了口气:“不用说了,看你的样子,还没明白。”

    这话的意思是,不放他回去?

    丁玉成没有反驳,也没有质问,默默地转身。打算离开。

    灵玉没有叫住他。

    丁玉成跟她来星罗海期间,幽冥教那边曾有几次传信来探问,可惜,灵玉在无双城内,并没有收到。若不是他们相信。以太白宗的风骨。一位元婴修士不可能拿丁玉成这个结丹小辈怎么样,估计早就赶来质问了。

    走出十几步,丁玉成脚步慢了下来。最后停住。他似乎陷入了自我挣扎,许久,终于咬咬牙,面露坚决地转过身,往回走。

    “我想问个问题。”

    灵玉微微一笑:“你说。”

    “只要你愿意,想必太白宗多得是人愿意随你出行,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在身边?”

    “因为我答应了你师姐。”灵玉答得干脆。

    丁玉成更加困惑:“这跟我的心结有关系吗?你想让我明白什么事?”

    “那你先说说,这些年,你明白了什么事?”

    这些年来。丁玉成第一次很认真地思索这个问题,而不是心怀怨忿,总是要跟她作对。

    许久后,他道:“你想让我看到,你有多强大吗?反正都追不上,根本没有必要和你比。”

    灵玉竟然点点头。说道:“这个感悟不错,事实如此。”

    丁玉成无语了一会儿,说道,“你不是这么无聊的人吧?一个元后大修士,没必要在我这个结丹小辈身上找快感。”

    灵玉笑道:“你既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想?”

    丁玉成郁闷,他就知道,跟程灵玉说话,千万不要自以为是,不然会被她气死。

    “我承认你很强大,现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不是时间可以弥补的了,也许终我一生,都没办法达到这样的成就,可是”

    “你觉得你不可能成为元后大修士吗?”灵玉打断他的话。

    丁玉成低头不语,却是默认。

    以前的他,是幽冥教的高徒,身边接触的都是天资优秀的宗门弟子。留在星罗海的这些年,他接触到许许多多星罗海修士,越发觉得元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不说别人,便说罗蕴,费了多少心思,才修炼到结丹期?元婴?这对罗蕴来说,几乎是难以企及的目标。

    灵玉道:“你师姐把你送过来,想必魔门应对瓶颈的方法,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你可曾想过,原因何在?”

    丁玉成默然许久。若非不想辜负师姐,他根本不会愿意过来。他是魔修,为什么要用道修的方式解决瓶颈?可是,这些年来,他对自己越来越没有信心。没有用,当年给他种下心魔的程灵玉已经成为元后大修士,他却始终撼动不了结婴瓶颈。

    渐渐的,他开始认为,也许师姐的想法是对的,他自己真的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灵玉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们魔修有什么秘法,可以突破瓶颈,但我知道,魔修多数狂妄自大,深信自己的力量可以撼动天地,就像那年莲台之会,你的样子。”

    丁玉成猛然抬头,望着她。

    灵玉不再多说,闭上眼继续调息,房门无风而关:“明日随我出门,别忘了。”

    第二天灵玉神清气爽,出现在厅中,丁玉成已经在那里了,初看他一切如常,仔细一瞅,便会发现他精神有些萎靡,眼里隐隐有血丝。

    结丹修士早已不需睡眠,他这样子,一看就知道心事重重。

    灵玉假装没看见,罗蕴则激动得根本没发现,只有仙娥看到了,拍了拍他的肩,却什么也没说。

    丁玉成感觉到她的善意,勉强笑了笑。

    “婆婆,你随我们去吗?”

    仙娥打了呵欠:“废话,我一个人留着,一点也不好玩。”

    外面有弟子来禀报,接人的来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去,只见外面停了一辆玉辇。这玉辇是一件高阶法宝,炼制得十分精致,由各种各样的玉石雕成,配上浅色帘幕,飘逸至极。

    拉车的灵兽更是了不得,竟是一只元婴期的雪犼。元婴期的妖兽,大都已经化形。何况犼的血统称得上高贵,通常不必元婴就能化形。

    这玉辇虽然不及金辇那般招摇,可将飘逸如仙表现到极致,就成了另一种招摇。

    灵玉一看这东西,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范闲书这是特意给玄渊观做面子。看到新晋元后大修士范真人这般礼遇玄渊观。星罗海哪家势力商铺还敢欺压他们?

    玉辇两旁,一名结丹修士领着十名筑基侍女恭候,看到他们出来这么多人。完全不觉得惊讶,见过礼,便将他们让进玉辇中。

    雪犼拉车,结丹修士赶车,另有十名侍女侍立两旁,将排场做到了极致。

    玉辇飞起,灵玉知道,只要范闲书在星罗海一天,就没有人敢动玄渊观了。

    看着飞廉城越变越小。连同星罗海其他两岛,变成了三个黑点,罗蕴满面带笑:“真要多谢范师弟,不但没有怪我自作主张,还替我们圆场。”

    灵玉没回答,仙娥先嗤了一声:“我说小罗子。两位元后大修士,你一口一个师妹,一口一个师弟,还不拉风?在星罗海横着走都没人敢撞你。”

    罗蕴不好意思地摸摸头:“是我运气好。”

    当年在下界,如果不是他正好跟范闲书传送到一处。最多能像张青书一般,修炼到炼气圆满,别说结丹了,筑基都不易。至于师弟师妹,谁叫他刚刚好比他们大了一点点呢?

    丁玉成哼了一声,嘀咕:“得了便宜还卖乖”

    罗蕴听到了,但没计较。丁玉成这么说,确实有道理

    目的地似乎很远,等到脚下只有零星几个小岛时,灵玉不再观赏外面的风光,闭目养神。

    如此飞了个把时辰,灵玉忽然睁开了双眼。

    罗蕴吓了一跳:“程师妹”

    话示说完,仙娥也坐起身来,她肃容道:“一个人,元后修为,神识锁定了,应该是冲着我们来的。”

    灵玉点点头,身影一闪,出现在外围:“你们都进去。”

    那结丹修士和侍女吓了一跳。

    灵玉懒得解释,一挥衣袖,将他们十一人扔进玉辇。

    她坐到车旁,拍了拍那只脖子上的毛已经竖起来的雪犼,妖兽直觉敏锐,想必它也察觉到了。

    “等一下开打,你保护他们,回你主人那里去,知道吗?”

    雪犼吼了一声,表示明白。

    灵玉微微一笑,盘坐在车辙上,等待那人的到来。

    人影未到,法术先至。

    看到天边掠来五彩光芒,灵玉一指点出,仙书化为硕大的法阵,迎了上去。

    如此强大的威压,车内众人当然感受到了,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结丹修士激动不已:“竟然有人来劫我家主上的客人,真是不知死活!”

    仙娥淡淡瞥了他一眼,说道:“这也是位元后大修士,你再说下去,不知死活的就是你了。”

    “什么?元后大修士?”他百思不得其解,“星罗海的元后就那么多,谁敢来劫杀主上的客人,目的为何?不行,我得通知主上。”

    仙娥看着他取出一物,甩出玉辇,化为飞光。不多时,这飞光便倒飞回来,坠入海中。

    这结丹惊道:“这”

    “不必白费力气了。”仙娥此时才道,“面对一位元后修士,他会让你传讯?”

    这结丹沉默了一下,忧虑地看向前方。

    仙娥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多解释,只道:“这法宝怎么用你知道的吧?等一下有机会,驱动它逃遁!”

    ps:存稿什么的,真是好痛苦啊。明天努力还是老时间更新。: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