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恍如隔世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范闲书再风光,也只是刚刚突破后期,如何与华练仙子这个积年元后相比?她并非那些熬上元后的老修士,而是在元后阶段积累多年的大修士,许多秘术、法宝,都不是他们这些刚刚突破的修士能比的。

    华练仙子这般说话,摆明了就是以势压人。偏偏她确实势大,就算这么说了,也拿她没办法。

    这边范闲书没有应答,那边华练仙子冷哼一声,远遁而走。

    这两位分开来都不是她的对手,可联手的话,就不好说了。想到他们各自玄妙的手段,华练仙子心中一凛。

    如此年轻的元后修士,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回想她自己,当年亦是突飞猛进,突破元后时,六百岁未到,何等风光?当年踌躇满志,以为自己化神有望,不料一转眼,六七百年过去,仍然没摸到化神的门槛,而修仙界已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看到这一点,华练仙子顿觉索然无味,今日达不到目的,以后还有机会吗?

    灵玉和范闲书当然不会去拦,他们也没那个本事拦,把对方逼退,已经够了。

    等到对方的气息完全消失,灵玉吐出一口气,看向范闲书:“你怎么来得这么快?”玉辇刚刚远遁而去,以她估计,就算发出了传讯符,现在也就是刚刚收到消息而已。

    范闲书一挥袖,放出一件舟状法宝,向灵玉伸出手:“玉辇上有我下的禁制,一被攻击,就感觉到了。”

    灵玉点点头,搭上他的手。迈进飞舟。

    这只飞舟,与寻常飞舟不同,它真真切切是扁舟的模样,古朴典雅。舟中安置着一张小桌,旁边还有个小炉。

    两人对坐下来,范闲书往桌下一探,摸出一瓶酒,笑道:“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便在此舟上为你洗尘吧。”

    灵玉轻笑:“我来星罗海已经三十年了,现在洗尘,是不是太迟了?”

    “是我的错。”范闲书斟了两杯酒,举杯一饮而尽“先自罚一杯。”

    灵玉又不是真的计较这种事,端起酒杯。饮了一口,点头道:“好酒,看来范真人现在确实过得不错。”

    两人相视而笑。

    蓝天白云下。飞舟悠悠飞远。

    他们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又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彼此坐在这里,知道对方如今获得的成就,已是一目了然。

    过了一会儿,灵玉终于问道:“听说你现在是群英会的元老,怎么回事?这两百年来,你也不与我通信,许多消息,我从罗师兄那里听说,只知一鳞半爪。”

    范闲书看着舟外的白云流水。露出感怀的神情,道:“当年御仙阁败落。幸而长老左极关照,一直将我带在身边,并没有卷入纷争”

    那位左极长老,灵玉曾经见过,他修为高深,当时离后期只有一步之遥。御仙阁可以败落,这种修士,必然不会有人去得罪。

    范闲书跟着左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是做个平凡的散修,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直到后来,星罗海的局势初定,左极带着他回到星罗三岛,在附近买了一座小岛潜居。

    “至于群英会,只能说是恰逢其会。我当时结婴不久,跟着左前辈占了个名额。”

    他一语带过,灵玉却知道,背后必定不简单。群英会这个组织,与星罗海的传统全然不同,它的出现,肯定不是某个修士一拍脑门建立的。

    灵玉尊重范闲书的选择,不管这个群英会的出现,与他有关无关。

    两百年不见,他们并没有因此而有所隔阂,飞舟一路闲游,他们一路闲谈。

    “你可还记得青光子?”

    灵玉点头。此行她来星罗海,也曾打听过旧友的情况。水冰清在星罗海大乱的时候离开星罗三岛,不知去向。至于青光子,他师父倒是还在飞廉城,但是,他已经失踪多年,不知道哪里去了。

    “他被夺了舍。”

    灵玉大吃一惊:“夺舍?那他现在”

    范闲书大致说了一下青光子被夺舍后的情况,以及他和高天瑞之间的恩怨。

    “高天瑞恨我入骨,夺了青光子的舍,不知怎么的,搭上了翰墨居士,来找我的麻烦,后来还设局坏我结婴。”

    淡淡几句话,其中不知道蕴含着多少风险。灵玉想,范闲书这两年,并不像别人想的那么容易。

    “后来呢?”

    范闲书淡淡一笑:“我结婴了,他还能如何?再说,翰墨居士并不知道他的居心,若是知道,怎么会为他得罪其他元婴?”

    能够搭上翰墨居士,这高天瑞还是下了功夫的,可惜,他的对手太强了。再多的阴谋诡计,在实力面前,都没有用。

    “我与青光子相交数年,没想到他会落到这样的结局”灵玉倒了杯酒,走到船头洒入海中,算是祭奠当年的交情。

    范闲书道:“一饮一啄而已,我与他并不相识,不过,看他被夺舍的经过,显然是平时种下的恶果。”

    他交流广阔,星罗海各处都在他的好处,却忽略了身边的人。在困难的时候,最可能帮助的,不是远在天边的所谓知己,而是身边同出一门的师兄弟。

    当然,灵玉并不是觉得他的师兄弟做得没错。同门之间,龃龉再多,也不到这种地步。

    “那你现在呢?”灵玉回到舟中,问道。

    “你说呢?”

    灵玉啧啧两声,笑眯眯道:“范真人可真是一鸣惊人,哪怕结了婴,都没多少人知道你的存在,突然晋阶元后,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的眼珠子。”

    范闲书笑了起来:“别说我了,你还不是一样?要不是身在无双城,你现在已经名满星罗了。”

    就算她是陵苍修士。在星罗海突破后期,也是了不得的事。

    两人相视而笑。

    灵玉感叹道:“当年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不但来到上界,还能达到这样的成就。”

    顺着她的话意,范闲书回想起白水山的修道生涯。那时候,他和灵玉侍奉玄尘子,每日念经种菜,心满意足。根本不知道存在这样一个庞大的世界。

    若是玄尘子还在世,一定会很吃惊吧?他身边的两个道童,都成了上界受人景仰的元后大修士。

    “这些年来,我留在星罗海的时间并不多,外人不知道很正常。结婴后去了陵苍,中期则是在大梦泽突破的。”

    “咦?你去了陵苍。怎么没找我?”灵玉算算时间,范闲书结婴时,她应该在闭关冲击结丹圆满。

    范闲书摇头:“我一去陵苍。就听说了你的事情,那个时候,你在闭关,我便没去打扰。”

    话虽如此,灵玉总觉得,这并不是主因。一直以来,范闲书都是如此,她不找他,他便不联系她,若不是见面时表现如常。灵玉几乎要以为,他想与她绝交。

    “对了。我听说,你有个莲台赌约,此事当真?”

    灵玉点头:“这种事,怎么会拿来开玩笑?”

    范闲书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无声叹了口气,伸出手。拍拍她的头。就像小时候一样。

    灵玉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以前你这样拍我的头,我肯定会生气。”

    范闲书摇头而笑。

    小时候的他,在灵玉面前,一点师兄的威严也没有,木讷的他,总是被灵玉牵着走。

    “仙石。”灵玉忽然道“如果不是你记忆如常,我真的会以为,你被人夺了舍。”

    以前的灵玉和现在的灵玉差别并不大,以前的仙石和现在的仙石却天差地别,几乎是两个人。

    范闲书淡淡道:“想起以前的事,我也觉得恍如隔世。”

    过不多久,灵玉闻到了隐隐约约的药香。

    范闲书指了指视线尽头的那座岛:“那便是我现在住的地方,叫神农岛。”

    神农,是凡人传说中的一个神祇,植谷物,尝百草。凡人的神话故事不足为信,然而此岛以神农为名,足以说明其特性。

    果然,飞舟靠近神农岛,便能看到大片大片的药园。其灵气浓郁,岛上应该有灵眼。

    飞舟降落下来,玉辇已经在码头等候,看到范闲书,那只雪犼抛开玉辇,跑上去亲热地蹭着他。

    范闲书拍拍他的脑袋,一阵安抚。

    那名结丹修士上前禀告:“主上”

    范闲书抬手阻止:“不必说了,我已经清楚了。”

    “是。”这结丹一句话也没有,恭敬道“客人们已经送到客居去了。”

    范闲书点点头,与灵玉二人慢慢向客居走去。

    灵玉一边走,一边观赏小岛风光。

    码头布置得很简单,两旁都是huā草树木,没有修剪的痕迹,应是自然生长。

    身处小岛,药香更浓郁了,随着微风吹来,满鼻香气。

    客居外,罗蕴急得团团转,看到他们过来,大喜:“程师妹,没事吧?”

    灵玉笑道:“能有什么事?这不是安全到达了吗?”

    三人入内,仙娥正仰头看着院子里栽种的一株老树,神态悠闲。看到他们进来,随意挥了挥手:“哟,来了啊!”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范闲书赶到,别人不知,她却知道。两位元后,即便只是刚刚突破,要从另一位元后手中脱身不难。

    丁玉成坐在栏杆上,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暗暗松了口气。

    ps:没有存稿了,所以今天更新比较迟,理论上还有一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