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原点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星罗海多了一位元后修士,这个消息很快传遍星罗三岛。

    那位元后修士虽然不是星罗人氏,却是在星罗海突破元后的,而且还是在当年无双城飞舟一祸中得到的机缘。

    多一位元后修士,是了不得的事情,星罗海这么大片的海域,元后修士不超过十位,平均算来,百年才有一位修士晋阶元后,可见有多稀少。

    修士突破元后,地位与名声接踵而来。比如左极,他一突破,就成了各大势力争相拉拢讨好的目标,再比如范闲书,他本身已是群英会的元老,达到元后,在星罗海的声势一时无两。就算灵玉亦晋阶元后,也不能与之相比,因为,她毕竟不是星罗海修士。

    星罗海的散修们,对陵苍宗门修士,有着复杂的情绪。一方面,觉得他们付出〖自〗由,被压榨价值,才能换到宗门的庇佑,一方面,对他们有所倚仗的修炼生涯暗暗羡慕。隐隐看不起,却又羡慕嫉妒,人们看待与自己不同的生活,往往抱着如此态度。

    话说回来,星罗海的元后修士,仿佛在遵照某种不成文的规则,一旦元后,便会退出所有纷争,不再参与势力争斗。

    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一心潜修,他们背后总有亲近的势力,这些就不为人知了。

    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群英会。

    范闲书亲口告诉灵玉,群英会中,还有三位元后修士。正因为他们实力如此强悍,那些势力才会甘愿听群英会号令。这三位元后修士,就包括三大元后修士之一的梅远之,不过,他目前正在闭关中。

    灵玉仔细一算,无双城最起码有两位元后,再加上三大元后修士,群英会另两名元后。以及上次论道会她见过的几位,星罗海的元后修士她已经见得相差不离了。不曾听闻的,也就一两位隐修之士。

    她与范闲书晤面之后,便在飞廉城潜修,根本不知道飞廉城因她起了一场风波。

    元后修士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即便同为元婴修为,也不容易见到。比如左极的神农岛,若非有人引路,寻常人就算到了那片海域。也会因为那些高深的禁制而与之错身而过。

    现在,听说有一位元后修士在飞廉城潜修,北府之地突然多了许多闲逛的修士。这些修士没事就到北府打转。四处张望。眼睛闪光,若是彼此遇到,便会给予对方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而后错身离开。

    这些修士,无一例外是结丹修士。若是元婴修士求见,要么直接发传送符。要么找门路托人。而筑基修士,他们修为不够,还没那个资格知道这么隐密的消息。

    丁玉成打开洞府,取下飘在门口禁制处的诸多传讯符。

    正要回去,忽见一名少女从远处跑来。口中喊道:“这位道友,等等!”

    丁玉成停下脚步。奇怪地看着对方。这是位结丹修士,看她修为,应该结丹未久,形容有些憔悴,看到他,满脸喜意,没有动用法术,而是拔腿奔跑。

    看样子,对方知道这里住的是元婴修士,所以不在洞府附近使用法术,以示敬意。

    倒是个懂事的。丁玉成这样想着。

    他虽然还停留在结丹期,但结丹初期和结丹圆满相差巨大,完全可以视对方为小辈。

    少女向他行了一礼,满脸恭敬地道:“这位道友,敢问可是这位前辈的门人?”

    门人有两层意思,一是弟子,二是仆从。若是以往,丁玉成听了这话,就算表面不生气,心里也要暗恼许久,此刻他却只是淡淡道:“何事?”

    就算他结丹圆满,离元婴只有一步,在世人眼中,能做元后修士的仆从,也很幸运了。君不见,还有元初修士自己投到元后修士门下的么?

    少女福身道:“小女子杜琦桑,见过道友。”

    丁玉成还了礼,却没说话。

    杜琦桑也知道,像这种高人门下,眼界都很高,她一个刚刚结丹的修士,确实不在人家眼中。这几年来,在北府打转的修士不少,她已经比别人好运了,至少知道这位前辈的洞府具体在哪。

    “实不相瞒,自从前辈来到北府,小女子已经来过多次了,每隔几日,总要来转一转,可惜从来没有遇到前辈,也没有见到道友……”大概是丁玉成的神情太冷峻了,杜琦君看他这模样,生怕他不愿再听,闭门不出,忙进入正题“小女子有事想请前辈出手……”

    她话未说完,丁玉成便打断了:“前辈怕是没空。”说着,便要回洞府关门。

    “道友,道友!”杜琦桑连声道“我知道前辈不轻易出手,我们愿意出报酬,请您转达一下,说不定前辈会感兴趣……”

    说罢,她急急忙忙地从乾坤手镯中取出一物,塞到丁玉成手中:“请道友帮帮忙。”

    这是一块通体乌黑的玉石,定睛看去,可以看到一张张幽魂般的脸。这少女倒是机灵,知道投其所好,丁玉成身后背着黑棺,一看就知道修的幽冥之道,此物正是幽冥类的珍宝。

    丁玉成看着手中的黑玉,没有说话。

    修炼室的门开启,灵玉盘坐在石床上,没有睁眼:“何事?”

    丁玉成扬了扬手中的各类传讯符:“这三个月,共收到十封传讯符,其中三封是元婴修士发来的,五封的发信人是各大势力,一封是飞鹤楼的庶务堂,还有一封,是陵苍来信,玄渊观送来的。”

    灵玉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听他说着。

    “……各大势力的我已经回绝了。飞鹤楼庶务堂那封则是告知,附近正在整修。灵脉大概要个把月才能恢复正常,表示歉意。至于那三封元婴来信……”

    “你念来听听。”

    丁玉成早就听过了,他简单地复述了一遍。

    灵玉道:“都不认识,也回绝了吧。”

    “好。”

    将剩下那封陵苍来信放到桌案上,过了一会儿,丁玉成也没走,灵玉睁开眼:“怎么,有什么为难的?”

    丁玉成面露踌躇:“有位结丹小辈求上门来。你可要见她一见?”

    灵玉微露惊讶,笑道:“可是那位常来的女修?你答应她了?小心你师姐知道哦!”

    丁玉成脸色微红,正容道:“莫要胡言,我可不是因为她貌美才……”

    “原来那女修相貌很美?我并不知晓,你急着分辨做什么?”

    丁玉成恼了:“程灵玉!”

    灵玉哈哈大笑:“叫前辈!”

    丁玉成不说话了,看他神色就知道他心中恼怒。

    “不逗你了,为什么你觉得她值得我一见?”灵玉收了笑,问道。

    丁玉成说:“她说的事情颇玄妙,报酬也很特别……”

    灵玉听了他的复述。略一沉吟,摆手道:“你去告诉她,这几年我都没空。”

    丁玉成点点头。离开了。

    他打开洞府石门。杜琦桑连忙迎上来:“道友……”

    “前辈说了,这几年没空。”

    杜琦桑面露失望:“这样啊……”

    丁玉成回身关门,杜琦桑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道友,前辈的意思是不是,几年后可能就有空了?”

    丁玉成顿了顿。面无表情地回答:“这我不知,前辈高人的想法,岂能猜透?”

    “这样啊……”杜琦桑低身福了福“多谢道友了。”

    丁玉成不再多说,进入洞府。关上石门。

    他回到属于自己的小修炼室,坐在石床上。默默地看着前方。

    自从那日听了灵玉那番话,这几年来,他时常这样默坐回想。

    愿意跟过来打理洞府,他并不是打算趁机报仇,也不是想着学些什么,而是给自己时间思考。

    一个闭关的元后修士,自身洞府又不在此处,能有什么事好打理?他几个月才出去一趟,清扫洞府,处理俗务,帮她看一看来信,如此而已。

    他跟在程灵玉身边三十多年了,刚开始那三十年,他一直不明白她想做什么,直到那次交谈……

    原来,他失去的是自己吗?

    魔修不重心境,与其说他们对心境没有任何要求,不如说魔修在心境上只会走一条路。

    那就是自我。道修真元,魔修自身……魔修相信,自身便是力量的来源,当他们对自身失去信心,又怎么继续走下去?

    那次莲台之会后,他努力修炼,想要抹去那天的耻辱。可是,当他达到结丹圆满之后,却始终迈不过结婴那关。

    确切地说,他都没有闭关结过婴,因为他始终达不到要求,那种自身需要晋阶的迫切要求。就好像,结丹圆满之后,他的身体就沉睡了,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他想了许多方法,动用了众多秘术,可是,始终没有效果。

    师姐很忧虑,师父只是看着他叹气。

    他回想师父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心中才明白,恐怕师父早就知道,他的问题出在哪里,只是不好说出口。他一向执拗,若是说出口,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打击。

    后来,他咬牙去了太白宗,直面自己的内心,但心里还是不愿意承认失败。

    跟着程灵玉东奔西跑,三十年的打磨,他的心慢慢沉寂下来。她元后了,所谓的抹去耻辱,已经失去了意义。

    然后,他惊醒过来。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原来,他一直站在原点。

    程灵玉如何,与他何干?她结婴了,中期了,后期了,都与他无干。他只问自己,那个强大的玄奥的世界,还向往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