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种子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向宁所面临的选择,比杜琦桑残酷得多,足足三天,他才过来求见。

    “前辈,我若不取出内丹,结果会怎样?”

    灵玉轻声一笑:“结果怎样,不是你自己最清楚吗?”

    向宁目光一黯。他当然清楚,若是不清楚,怎么会听说那个传闻,就跑来求助?只是,他还是希望,自己判断得并不准确。

    有这颗“内丹”,他结丹之后,实力很强悍,一直以来都很自得。只是,结丹久了,他逐渐发现不对。

    他的情况比杜琦桑复杂,因为金丹和“内丹”离得太近,几乎纠缠在一起,所以,金丹亦会受到滋润,不会被“内丹”完全抢走灵气。正是因为如此,等他发现不对,自身倚赖“内丹”已久,想舍弃都不能。

    谁能够想到,自己曾经引以为豪的“机缘”,到头来会是个陷阱?

    “内丹”越是壮大,金丹越是没有存身之地,他一个结丹修士,会不明白这个后果吗?

    修为不能增长尚在其次,只怕连他的寿元,都会比寻常修士要短……

    “不取出内丹,我还能活多久?”向宁哑着声音问。

    灵玉沉吟:“两百年?也许更短。”

    寻常结丹修士,就算只是刚刚结丹,活个六七百年不成问题,向宁的岁数与罗蕴差不多,也就是三百多岁,灵玉从他的身体活力来看,活到五百岁就差不多了。

    向宁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开眼时目光坚定:“求前辈为我取出内丹!”

    灵玉什么也没劝,只道:“三日后,再过来见我。”

    向宁面色惨白地出去了,他这模样,着实惹人同情。罗蕴担忧地看着他,却说不出安慰的话,只能吩咐弟子。好好照顾。

    若非被逼到绝境,只怕向宁也无法做出这样的决定。杜琦桑还有重新修炼的希望,他无论怎么选择,面对的都是艰难的一条路。

    正是因为如此,灵玉才让他三日后再来,不取“内丹”,他还有两百年可活,取了“内丹”,也许连这两百年都没有了。

    三日后。向宁过来了,不知道是不是罗蕴开解的缘故,他的气色反而比三日前好些。神情也没那么颓废。

    灵玉见他意志还算坚定。当即为他取出“内丹”。

    向宁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灵玉的手中,握着一颗闪动着绿光的珠子。

    这颗珠子,比杜琦桑丹田中那颗茁壮得多,光芒也更盛。

    “程师妹……”

    听到唤声,灵玉将一瓶丹药丢给罗蕴。说:“他的命是保住了,不过金丹损伤颇大,无论修为还是实力都会大降,最起码要休养半年,才能重新修炼。等他醒了。你将此中丹药喂给他,护住丹田。三日一服。直到服完为止。”

    “好。”罗蕴犹豫了一下,说道,“此前,他已经将自身所有身家都交给我了,说是报酬……”

    他没说完,灵玉摆了摆手:“他对玄渊观有恩,我就不收报酬了。他现在丹田极端虚弱,就算可以修炼,恐怕也要休养十来年,没有灵药辅助,身体不易恢复。那些财物,就用来买药吧。”

    嘱咐完,她把向宁扔给罗蕴,去找仙娥。

    仙娥看到这颗“内丹”,啧啧称奇:“这小子,运气倒是好,再迟一些,此物深入丹田血肉,想拿都拿不出来。”

    灵玉道:“就算取出此物,他也只是得回了结丹修士该有的寿元,算不上好。”

    “你替他取出此物,看来是决心与那人作对了?”

    灵玉淡淡道:“就算不作对也晚了,我还顾忌什么?婆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这种邪异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带到沧溟界的,又是从哪里知道其用途的?”

    仙娥灵光一闪,明白她的意思了:“你想逼出这个人?”

    灵玉颔首:“这个人知道的事情,说不定与其他界有关……”

    安静了一会儿,仙娥道:“你小心玩过火,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一定心狠手辣。”

    灵玉笑道:“怕什么?他心狠,就比他更心狠,他手辣,就比他更手辣。”

    仙娥嗤笑一声:“你只是看起来杀伐果断,其实心软着呢!”

    灵玉摸摸鼻子,不说话了。不想麻烦缠身,最好不救向宁,不过,她这人有个毛病,最不喜欢受人胁迫。实力不及的话,忍就忍了,实力够了,还要这么憋屈,她可忍不了。

    仙娥说她心软,倒也不错,只要态度够软,灵玉一向好说话。

    十来天后,莫沉过来回话。

    “我找到几个事例,跟你说的很吻合。”莫沉将一本书册递给她。

    灵玉接过,仔细地翻了一遍,问:“你打听,有惊动什么人吗?”

    莫沉摇头:“我很小心,并没有惊动他们本人,这些人有的已经知道,有的还不知道……”

    这个邪法,到了结丹才会看出后患,确实不容易发现。

    莫沉总共找到了五个有相似情况的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结丹期,时间很紧,所以他找到的事例就在周围几个岛。

    其中一个,其人已经身陨,莫沉听说此事,仔细打听了,可惜时间太久,没办法找到他的尸身验证。

    “这个人,多大岁数?”灵玉指着那个已经死了的修士问。

    莫沉道:“大概五百岁。”

    灵玉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说道:“还真是瓜熟蒂落。”

    “什么?”莫沉没听明白。

    灵玉摇摇头:“已经知道自己有问题的人,你悄悄引他过来。记住。不要暴露,要让他自己听说。”

    这种事,莫沉懂得:“我明白。”

    莫沉离开去办事了。

    仙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接过她手中的书册,一边看一边点评:“这小子挺细心,什么资料都有。”

    灵玉没接她的话茬,问道:“婆婆,你猜那人洒了多少种子?”

    “洒种子?”仙娥想了想。笑道,“这比喻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出这么多人,洒出去的种子一定不少。另外,也说明一个问题,这人应该就在星罗三岛附近,所以目标都集中在这里。”

    灵玉点点头,仙娥说的很有道理。做这种事的人,一定会蹲在附近。万一目标出事,迅速出手。

    如此说来,对方很可能已经发现她做的事情了。只是不知道会怎么应对。

    仙娥翻了翻。“咦”了一声:“这些人的岁数很接近啊!”

    最大的便是那个已经死去的修士,五百岁,最小的就是杜琦桑,两百多。其他人,都与向宁一般年纪,在三百到四百之间。

    “最大的这个。应该是他在试验。”灵玉点了点书册,“其他人,最大的也比他小了一百多岁,这个时间,正好是他结成金丹的时间。”

    “也就是说。那个人在此人身上埋了种子,等到他结成金丹。发现确实有用,才集中种了一批。”

    “当然,有可能是我们找到的目标太少,说不定他一开始就种了好几个人。”

    其实,这些人很容易找,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结丹极快。因为有这颗“内丹”,往往没遇到瓶颈就突破了。这种人,一般小有名气。

    仙娥算了算:“按这个人的年纪算,此人得到这些异果,应该在五百年左右。”

    “敢做这种事,少说也是结丹修士。能够用五百年时间准备,应该是元婴无疑,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元初还是元后。”

    “五百年前……”仙娥思索道,“以沧溟界的风气,会用这种邪法修炼,应该是修炼无望,才会产生的念头,这个人年纪不会小。”

    也就是说,这个人是个老修士,很可能年纪超过一千五百岁。

    仙娥想了想,又纠正“又或者,这个人出了什么意外,很难凭借正常的手段晋阶。还有可能,他被人蛊惑……”

    “蛊惑?”灵玉听到这两个字,很敏感。

    “这种可能性最小,毕竟是元婴修士,蛊惑可不容易。”

    尽管仙娥如此强调,灵玉还是上心了。想想天阿,那么多元后妖修都能被蛊惑,再蛊惑一个算什么?只是,目的何在呢……

    两人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再等消息。

    没过几天,莫沉那边就有效果了,有人找上门来。

    灵玉没有立刻出面,元后修士,总要摆谱的是不是?这种事,罗蕴不在行,丁玉成自告奋勇。

    丁玉成摆完了谱,由着别人提条件,直到那条件差不多了,才“勉为其难”答应禀告一声。

    可惜,这个人运气不好。灵玉帮他检查之后,发现他的“内丹”已经和金丹混杂在一起,强行取出,金丹必会碎裂,倒不如就这么过着,还能活久一点。

    那人失魂落魄地走了。不知道倒罢,知道了却没有救,比不知道还残忍。

    向宁昏迷数日,终于醒来,他向灵玉表达了谢意,表示自己愿意加入玄渊观。罗蕴大喜,向宁的实力虽然降了,好歹保住了金丹,休养十几年,便能恢复正常,如此,玄渊观就有两名结丹修士了。

    灵玉没说什么。这个向宁,倒是个聪明人,他这么做,固然有报恩的意思,可也有避祸的念头,他现在实力大降,与元后修士存在渊源的玄渊观,是他最好的去处。

    只要对玄渊观有好处,灵玉不介意让他占点便宜,反正,这个便宜早晚会占回来。

    ps:

    第一更。这章写久了,抓紧时间去睡个午觉。ro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