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潜流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幽暗的海底,暗流汹涌。

    华练仙子、梅远之、余朔道人三人隐藏行迹,慢慢下潜。

    “臭书生,你从哪里找到这个老道的?如此秘术,倒是难得。”华练仙子传音。

    梅远之矜持一笑:“机缘巧合。”

    看他这样子,是不准备透露了。华练仙子道:“装什么神秘,看样子,此事你计划已久。怎么,杜老鬼得罪你了?”

    “有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无非利动人心而已。”梅远之淡淡道“杜老鬼寿数将近,也就这一两百年的时间,他神神秘秘的,必有古怪。能让他动心,肯定是好东西。”

    星罗海三大元后修士,华练仙子和梅远之都是天才式的人物,华练仙子天资高,梅远之聪敏过人,皆是少年成名。杜晋则不然,他修炼四平八稳,称不上多天才,一步一步走到如今,凭的是过人的心性。

    当然,被许多人认为是星罗第一修士的杜晋,绝非寻常修士,资质、悟性、心性皆是上上之选,只是不像另两位这么锋芒毕露而已。

    华练仙子和梅远之年纪相近,还有五六百年寿元,杜晋却要比他们大上几百岁,很快就会面临坐化。

    坐化在即的老修士,一般情况下,会做两件事。一是寻觅增长寿元的丹药,二是拼命修炼,图谋更进一步,以求获得更多寿元。

    这个关头,杜晋突然远行冒险,目的很好猜。要么找到了什么宝贝。可以增加寿元,要么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可以让他在坐化前拼一拼化神。

    无论哪一种,对梅远之和华练仙子都很有吸引力。尤其,华练仙子知道杜晋身上有件宝贝,正是她急需的。

    “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办?”华练仙子瞟了前头带路的余朔道人一眼。

    梅远之轻笑:“他只是元婴中期。精研卜算之道,实力只是寻常,我们二人联手,难道还能让他占去便宜?他识相最好,随便拿点东西打发他就是了,若是不识相的话”

    华练仙子嘲笑:“你这书生,看起来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坏水。”

    “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梅远之的眼神。意味深长。

    华练仙子不语,沉默地跟在余朔道人背后,慢慢在海中潜游。

    杜晋的实力比他们略胜一筹,因而他们不敢靠得太近,全凭余朔道人的秘法,追索杜晋的行踪。而余朔道人的秘法,其实是一种推衍之术,并非实实在在的追踪之术。这使得他们跟踪起来颇有难度。

    如此搜寻许久,余朔道人忽然停了下来。

    此时,他们已在深海之中。周围黑暗一片。发觉他的动作,梅远之问:“余道友,有什么问题吗?”

    余朔的声音传来:“梅兄、仙子,贫道推断之事,忽然起了变化”

    “什么变化?”梅远之和华练仙子都很镇定。

    余朔道:“我们搜寻的这位道友,突然多出了与之纠缠的命格。此行恐怕不止一人。”

    梅远之与华练仙子沉默,深海幽暗,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那人的命格,你可能推算?”

    “元婴修士的运数,没有任何线索,无法推算。”余朔答得干脆利落。

    梅远之和华练仙子已有心理准备,倒是谈不上失望。只是,这么一来,此行添了许多变数。

    杜晋居然带人同行?这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是难度太大,还是别的缘故?

    “余道友,那你能推算出什么?”

    余朔沉默许久,大概在施展推衍之术。

    片刻后,他声音微带惊讶:“此事运数有变”

    梅远之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什么,凝声问:“对我们有利还是有害?”

    余朔又是过了许久才答:“梅兄,此事之复杂已经超过了贫道的推算能力,无法给予确切的〖答〗案,只能说,此行危险巨大,利益也巨大。”

    黑暗的深海中,梅远之和华练仙子沉默不语,但躁动的内心,仿佛随着海水中的暗流起伏。

    利益从来与危险并存,危险越大,往往利益也越大。如果说,他们一开始只是对杜晋的目标感兴趣,听了余朔这番话,心里的贪念仿佛被一把火点燃了。

    “你之前推算,是不是说明杜老鬼有同伴?”梅远之问。

    余朔答道:“不错。”

    “那你现在的推算是什么意思?”华练仙子问。

    “贫道不知。”余朔答得干脆“从推算看来,只怕还有别的因素。”

    “别的因素?”

    余朔略显犹豫:“也许是人,也许是事。”也许是觉得自己说的太笼统,他又解释了一句”小算之道,在元婴期成算并不是很高,许多细枝末节,都可能影响结果,这一点两位应该清楚。”

    梅远之和华练仙子当然清楚,没有学过术数卜算,元婴修士至多只是有些预感。窥探天机,与推算之人的修为息息相关。大衍城建立那么多年,来来去去皆是化神修士,也不过推算出沧溟界的一线转机,何况余朔这个元婴修士。

    “余道友。”沉思良久,梅远之缓声问“依你所见,这利益值不值得我们冒险?”

    余朔笑道:“梅兄何必问我?值不值得,只在自身。”

    这个老道,一直都是邋遢谄媚的模样,元婴中期修士,却没有丝毫的元婴风范,让人轻视。可是此刻,他说这句话的语气,似乎包含着某种玄理,让人意识到,他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元婴修士。

    三人都没再说话,幽暗的深海里,各怀心思。

    许久。华练仙子听到传音:“仙子,做还是不做?”

    她回道:“你不是早就有主意了?”

    “那你呢?”梅远之别有意味地说。“我们之中,你天分最高,岁数也最小,说不定觉得冒这个险不划算。”

    华练仙子哼了一声,声音里透出属于元后修士的高傲:“正因为我天分最高。岁数最小,不是更应该追逐更高的目标吗?”

    梅远之一愕,笑了出来:“说的是。这么说,仙子打算做了?”

    “你敢做,我为何不敢?”

    梅远之抚掌:“好,既然如此,我们继续合作。”

    下一刻,余朔听到他的声音:“余道友。你替我们寻到他们的去向,若是不想参与,拿了报酬自行离去就是。当然,你要愿意与我们继续合作,之前的约定依然有效。”

    余朔谄笑道:“这个么梅兄和仙子若是不介意,贫道就做个帮手,助两位寻获异宝,只要两位念着贫道出的力。分一杯羹就好”

    “你倒是聪明。”华练仙子淡淡道“还等什么,走吧!”

    在她看来。余朔这面貌,寿元不会很长,她和梅远之在增寿方面没有太大的需求,如果寻到此类宝物,也就便宜了余朔。

    一行三人,继续在深海中潜游。缀在杜晋身后,缓缓前行。

    灵玉盘膝闭目,坐在断裂的玉阶间,抓紧时间恢复真元。剑丸就在她手心,随时都能化为剑光飞出。

    范闲书和左极两人,跟她一样,各寻了一个安全的角落,服药调息。

    他们刚刚从阵中闯出来,一身真元消耗大半,不抓紧时间恢复,后面再遇到什么,就麻烦了。

    这个时候,没必要心疼丹药灵石,早一点恢复,说不定挽救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许久,左极停下调息。

    他看到灵玉比自己先一步调息完毕,眼角瞥到她手中的极品灵石,心生羡慕。宗门修士就是这点好,像极品灵石,这种东西向来不会流通,只能凭借机缘巧合,才能弄到一些。可在陵苍,他们宗门修士一结成元婴,宗门就会配发此物。

    当然,左极自己也是有极品灵石的。他结婴甚早,之前一直在大势力厮混,凭他的本事,弄到极品灵石不算什么难事。只是,他到底岁数有限,积累不足,极品灵石也是留着关键时刻用的,不像灵石这么败家。

    他不知道,灵玉身上有两百多块极品灵石,安排好替换,所以能够保证自己随时有极品灵石使用。

    很快,范闲书也调息好了。

    “这护派大阵,倒是比我想象中容易。”左极说“这次说不定真有收获。”

    范闲书望着破败的山门感叹:“万年时光,空间扭曲,沧海派这个护派大阵的威力,十不存一。”

    灵玉则提醒:“以我的经验,这个护派大阵,除了威力强外,几乎没有变化,很可能只是其中一部分,接下来还是要小心些。”

    左极和范闲书点头称是,他们可不是有点小收获就飘飘然的低阶修士,懂得这个道理。

    三人沿着玉阶,继续前行。

    门派驻地有护派大阵保护,几乎没有空间裂缝,倒是容易行走。

    抵达山门之时,范闲书走在最前面,他一脚踩上玉阶,周围气息忽变。

    “小心!”左极喊。他脾气不佳,人却细心,在范闲书踏上去的一瞬间,就已经有所戒备,此时气息变化,一物脱手而出。

    那物是一片蓝芒,在范仙书的头顶化出护盾,将他罩住。

    同时,范闲书袖口一扬,一道灰色光芒卷动,护着自身,便往下退去。

    ps:道个歉。前段时间绷得太紧,昨天一下子松下来,状态不佳,没写出更新。那一章明天补上。

    友情推荐:董无渊新书《天娇》,今日上传。

    简介:陆长亭到huā甲暮年时,时常回想,若靖嘉那年未曾兵变,若陆氏没有北迁,若天下还是好好的大晋年华,那她该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大概会嫁人,生子,含饴弄孙,然后终生顺遂。

    这自然没什么不好。

    唯一的遗憾只是不能在乱世颠簸之中,遇见他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