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搜寻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这番变故,来得极快,他们反应也极快,眨眼时间都没到,范闲书便退下了。

    还没松口气,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金芒,忽然在范闲书身上闪现。

    左极刚刚收回法宝,来不及提醒,灵玉法阵一点,幻化成一只大手向那片金芒抓去。可那片金芒闪现得太快了,眼看着来不及……

    范闲书身上,灰色光芒再度闪动,将那片金芒一卷,吞入星辰之中。

    刹时,他眉头一皱,不自禁踉跄倒退。

    “仙石!”灵玉喊。

    范闲书双掌一合,摧动法宝之力,与那片金芒较劲。

    “左前辈。”灵玉看向左极。

    左极半途收手,向她轻轻摇头。

    此物已经被范闲书的法宝吞进去,除了让他自己炼化,别无他法。

    片刻后,范闲书长出一口气,袖口一动,将法宝收回。

    “此处果然危险。”范闲书心有余悸,“这护派大阵,我们根本还没有过去。”

    他就觉得,似乎太简单了一些。就像灵玉说的那样,威力确实强悍,可变化太少,做为护派大阵,未免简单了些。就算此处大阵只是残余,沧海派到底是上古宗门,门派中还拥有炼虚修士,不该轻视。

    范闲书和左极都是经验丰富的散修,发现自己所想有误,当即调整心态。

    “怎么样,还好吗?”灵玉关切地问。

    范闲书摇头:“无妨,那东西被我用法宝之力裹起来了,回去再好好炼化就是。”

    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既然没事就继续走吧。”左极的目光扫过这个破败的遗址,眉头紧皱。“总觉得此乃不祥之地,还是不要多留的好。”

    奇怪的是,他们再度踏入山门,却没有任何变化。

    半个时辰后,三人站在空寂的广场中。心生疑虑。

    “莫非已经过了此阵?”左极如此说道。

    范闲书也有这个念头,看向灵玉。

    灵玉只是熟悉宗门的行事风格,哪能事事料准?此时也提不出什么建议。

    三人继续往里行去。

    到了广场,修士活动的痕迹逐渐多了起来。倾颓的宫殿之间,到处散落着白骨。

    这些白骨大多骨质松散,有风吹来,便化为尘土。少数骨质坚硬,哪怕万年时光的侵蚀。仍然完好无损,这些生前应是高阶修士。

    有的白骨上面,还保留着生前所穿的衣物。这些大多是灵器、法宝。还有乾坤袋,基本上都保留了下来。

    可惜的是,那些散落在外的灵器、法宝,沉寂万年,又受到空间之力的挤压,已经灵力不存了。

    有些乾坤袋倒是保存完好。然而,会散落在外的,大多是低阶修士。没什么贵重之物。

    他们运气不错,路上有一位元婴修士的遗骸,乾坤袋里尚有保存完好之物,左极随手收了起来。

    进来之前,三人早已议定分配方式。此处遗址位于神农岛上,是范闲书发现的。他和左极打探多年,才理顺这条路,若是平分,未免不公。因此,若是寻到什么宝物,范闲书和左极各取其一,剩下的才三人平分。

    灵玉没有异议。她答应范闲书多留十年,是因为两人之间的情谊,而不是别的原因。再说,范闲书和左极出力良多,多分一些也是应当。

    “我们先去哪里?”灵玉问。

    左极扬了扬下巴:“主殿就在此处,先去看看再说。”

    灵玉沉吟:“……主殿是宗门重中之重,里面恐怕有陷阱。”

    “莫急。”范闲书说,“我们只是去看看,若是难办,就先搜寻别的地方。”

    这个灵玉不反对。他们二人经验丰富,事先有所准备,全身而退应该不难。

    灵玉的猜测没错,主殿的禁制大体保存完好,他们并非沧海派弟子,一进主殿,禁制就启动了。

    三人只能狼狈退去,另想他法。

    灵玉认为,想要破除主殿的禁制,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以主殿禁制完好的程度,要经过多年的消耗,使禁制逐渐消解,才有破除的可能。

    左极心有不甘,可惜,略微一试,他就知道灵玉所言不虚,只能暂时放弃。

    主殿进不去,其他宫殿却是无碍。一般来说,有护派大阵在,那些不大重要的宫殿,都不会布置太森严的禁制,因为那些宫殿,平日要供弟子出入,还要接待来客,禁制太多,反而麻烦。

    “怎么了?”灵玉问站在供桌前沉吟不语的范闲书。

    范闲书指了指那供桌,问:“你能认出这是什么吗?”

    供桌上铺着黄绸,摆着香炉。万年时光,无论香炉还是黄绸都落满了灰尘,看不出原先的模样。

    香炉便罢,那黄绸只是一块布料,万年不朽,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灵玉随手拖了个法术,将上面的灰尘抹去。

    “咦!”她惊呼出声。灰尘一去,只见黄绸莹莹生光,似有珠玉滚动。

    她伸出手,轻轻一摸,发现这黄绸滑不溜手,触之冰凉。

    范闲书也伸手摸了摸,而后伸手一拉,将这黄绸拉出来。

    “不管是什么材料,此物做个蒲团正好。”他随手塞给灵玉。

    灵玉看了看不远处的左极,心虚:“给我?”

    “拿着吧,反正我也没用。”范闲书挥挥手,打量起上面供奉的神像来。

    这神像形体模糊,只能看出宽袍大袖的模样,神像之侧,有几个精巧的符文。

    “洞玄……”范闲书缓缓念道。

    看到这两个字,灵玉凝神看去,惊讶:“极光、洞玄。莫非这沧海派,与极光界洞玄宗有关?”

    此话吸引了左极的注意力。他转过头:“知道极光界洞玄宗,倒是见识广博。”

    灵玉默然不语,看向范闲书。

    极光界洞玄宗,便是简真君的道统,如果她猜测没错的话。范闲书与那位有着莫大的关系……

    范闲书神色如常,又打量着其他东西。

    左极也转回去,仔细揣摩墙上繁复的符文。

    灵玉在内心叹了口气,亦学着左极的模样,将宫壁上画的符文复制到玉简上去。

    而范闲书,一番搜索,在地上已经破败的蒲团里找到一枚玉石。看此石所在的位置,应该用来静心的。

    三人一间一间宫殿搜过去。倒也找到了不少好东西。一些在古时很寻常的宝物,如今的沧溟界已经消失了,用来炼制法宝再好不过。

    ……

    经过数天的跟踪,梅远之等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杜晋着实小心,他绕了很多圈,最后的地点,就在某座小岛附近。

    余朔带着他们赶到时,那边已经空无一人。

    卜算之道。没有那么精准,余朔只能算出,他们是在附近消失的。最后。梅远之用自己的秘术找到了具体地点。

    “此处有杜老鬼的气息。”梅远站在海面上,指着礁石说。

    华练仙子亦施展了自己的追踪之术,未几皱起眉头:“以杜老鬼的谨慎心性,此处必有玄妙。我们要如何破解?”

    梅远之没的接话,只是看向余朔。

    余朔了然。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两位星罗海顶尖的元后修士。带上他作甚?

    “两位稍等,我来算一算……”

    精通卜算之道的修士,当然也精通术数阴阳,禁制阵法亦不在话下。

    余朔拿出自己的家当,在礁石上摆了起来。

    推算良久,他才吐出一口气,将东西收起来。

    “找到方法了?”

    余朔点头道:“倒也不难,只是,那位杜道友做了点手脚,若是修为不及他,破解之时,就会被他发现。”

    华练仙子听了冷笑:“杜老鬼就是老谋深算,整个星罗海,有谁修为比他高?”

    梅远之仍然淡定,继续问:“何法可解?”

    余朔既然说了,那就是有办法处理。他道:“贫道有一项秘术,可以将两位的修为临时叠加起来。不过……”

    “不过什么?有话就说!”不耐烦他装神秘。

    余朔略带谄媚地笑:“此术施展,会有一点小小的后遗症,不知两位能否接受……”

    “哦?什么样的后遗症?”

    余朔仔细地地解释了一下。原来,他这项秘术其实就是用特殊手法制造出一个临时的躯壳,他们将自身修为输入进去,捏成一个新的“人物”,能够临时提升实力。这么一来,无论是施术的他,还是提供修为的人,自身气息纠缠到了一起,会有所不适。

    这种不适,在于修士对于外人的本能排斥,影响不大,但会令他们很不舒服。

    “如此的话,修为是否有损耗?”梅远沉思一番,问道。

    余朔摇头:“损耗是没有的,只是……”

    “如何?”

    “施术结束后,两位会感觉到别人的气息存在于自己的体内,有可能会使得真元不纯。”

    华练仙子一想到这种情形,忍不住皱了眉头。她问:“可有别的方法?”

    “有是有,”余朔为难,“这位杜道友修为甚高,要破解他留下的暗记,可能需要比较多的时间,不知道两位愿不愿意等。”

    当然不愿意了。杜晋已经进去了,谁知道他会得到什么东西?说不定迟了一刻,他们就落空了。

    片刻后,梅远之道:“余道友,你施术吧。”

    华练仙子见状斥道:“你怎地不问我?”

    梅远之随口问:“你不愿意?”

    华练仙子沉默片刻,恶声恶气地道:“快点!”

    梅远之微笑,向余朔使了个眼色。

    ps:

    今天睡迟了,明天早点更新吧……rl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