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威逼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三人对三人,就这么诡异地碰面了。

    此时此刻,双方都是震惊中带着不明的情绪。

    他们来到此处,目的是相同的。一个上古大派的遗迹,怎么也能捞点好处吧?若是能得到宗门传承,更是好处不尽。

    可是,却有另一拨人和自己做着同样的事。

    元婴修士哪个都不简单,短暂的惊讶后,众人便把情绪完好地收了起来。

    梅远之首先向他们见礼,笑道:“没想到能在此处相逢,真是有缘。”

    没等他们说什么,梅远之的目光便落在了灵玉的身上,脸上浮起恰到好处的好奇:“这位想必就是这几年声名大噪的程道友了?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比一个了得,真叫我们这些老家伙汗颜。”

    梅远之的口吻,好像长辈一般,老气横秋。以年龄来说,他确实是长辈,灵玉记得,这位梅前辈一千三百岁左右。一位元后修士,这个年纪正是实力最强悍的时候,他突破元后已经五六百年,寿元也还有四五百岁,修为接近圆满,但还不到忧心坐化的时候。

    在梅远之面前,连左极都是后辈,更何况灵玉和范闲书?

    左极一本正经地道:“原来是梅前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灵玉才发现,左极还有这么一面。他在范闲书和她面前随心所欲,在低阶修士面前威严凛然,而在梅远之这样的前辈面前,还能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果然啊。跟范闲书混在一起的人,都不简单。

    范闲书紧跟着回礼:“几年不见,前辈风采依旧。”他指了指灵玉,“这位便是程道友。晚辈昔日与她有几分渊源,才能请动她同行。”

    灵玉摸不准他们和梅远之的关系,便只是行了一礼:“梅前辈之名,早已如雷贯耳,没想到会在此处相逢。晚辈程灵玉,久仰大名。”

    梅远之微微颔首。眼波扫向华练仙子,似笑非笑:“确实是没想到。不知你们几位,怎么会在这里?”

    元婴修士不知道是多少人注目的焦点,即便他们行踪隐秘,高阶修士多半还是会听到点风声。左极和范闲书近几年一直没有离开神农岛,至少梅远之这里没有任何消息。

    梅远之开门见山,可这个问题并不好答。范闲书顿了顿,笑道:“梅前辈就是喜欢逗我们这些小辈,出现在上古遗迹里,还能是为了什么?几位前辈也是来探险的吗?”

    说着。范闲书的目光扫过其他两人,到华练仙子时,他微微颔首,表现得十分有礼。

    梅远之笑道:“自然。你们只有三人么?可有其他人同行?”

    灵玉听着这话有点奇怪。三名元后同行,已经是很了不得的阵容了,为什么梅远之的语气听起来好像还有其他人似的?

    答话的是左极。他眼中有着好奇:“不错。梅前辈这么问,莫非这遗迹里面还有其他人?”

    梅远之怎么可能会说?他略微一顿,瞥向余朔。却见余朔向他微微点头,心中的疑虑便放下了。

    他道:“进来之时,好像听到了动静,说不定就是你们。”

    这句带着敷衍意味的话,灵玉不信。他们和梅远之一行人相距甚远,中间还有扭曲的空间裂缝,怎么可能听到他们的动静?

    简短的交流过后,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现在的问题摆在面前。同一个古迹。却来了两拨人,他们到底是竞争呢,还是合作?合作的话,原来定的好的分配方式就要推翻重来了。竞争的话,一边是两个积年元后并一位中期修士。一边是三个晋阶不久的元后,实力相差不大,争起来很可能两败俱伤。而他们为了脱离空间,现在都有伤在身。

    而且,他们私人的关系也很复杂。

    梅远之和华练仙子并不是什么好友,之前两人实力相当,还能维持平衡。灵玉和华练仙子勉强算是有过节,虽然这过节还不到她们反目的程度。范闲书与梅远之同为群英会成员,自比一般人亲近。

    华练仙子不由地产生了危机感。在场六人中,她是最有可能被统一排斥的那个。

    不过,她实力强悍,即便是梅远之,也不敢轻松动她。

    沉默中,灵玉的声音特别清晰:“这位道友呢?又是何人?”

    她指的是余朔。

    梅远之见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余朔,心中古怪,答道:“这位是余朔余道友,某请来的帮手。”

    “余朔?”灵玉念着这个名字,似乎里面有着什么玄机,“可是多余之余,朔望之朔?”

    梅远之听着这话古怪,但还是点头:“不错。”

    他若有所思地瞟过华练仙子,又望向余朔。

    当日在茶楼会面,华练仙子曾经请余朔卜了一卦,结果不如人意。梅远之心思灵敏,见到灵玉的时候,便已经猜出她便是华练仙子要卜算的人。他知道灵玉和华练仙子有过节,并没有放在心上,此刻看听灵玉这话,似乎和余朔有什么瓜葛?

    余朔嘿嘿笑了两声,态度谦卑:“正是。”

    灵玉不由皱了眉头:“余道友,你刚才所用的剑气是怎么回事?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个剑修。”

    余朔身上,没有任何剑气存在,如果他真是剑修,那隐藏得也太好了。

    余朔眨眨眼,明明还算端正的脸庞,因为他的动作而显出几分猥琐,看得灵玉大皱眉头。

    她不是以貌取人之人,人缘一向不错,无论三教九流,都能相谈甚欢。如果余朔不是叫这个名字,又有那道剑气,眉毛都懒得动一下。

    一个有着紫郢剑气,又叫个古怪名字的人。跟徐逆什么关系?

    “程道友说的是这个吗?”余朔手腕一翻,露出一柄小剑。

    这柄小剑与匕首差不多大,上面散发着幽幽的紫光。

    灵玉瞪着此物,神情肃然。她压抑心中的激动。声音有些沙哑:“此物何来?”

    她看得出,这柄小剑并非实物,而是剑气凝聚而成,借助其他手段保存下来。这有点像灵符,只是方式有所不同。

    问同阶修士法宝何来,这有点犯到忌讳了。梅远之和左极等人不解地望向他们。灵玉看起来不是这么不通情理的人啊!

    可她却一刻也不放松,盯着余朔。

    范闲书见过徐逆,多少明白灵玉这般表现的原因,对余朔拱手道:“余道友,此物与程道友有着莫大的关联,方便的话,还请直言。”

    余朔哪里是顾惜脸面的人,他笑容带着谄媚之意,说道:“哪有什么不方便的?程道友这般人物,与贫道搭话。那是看得起贫道!”

    说着,他拍了拍胸口,好像真的这么想似的。

    灵玉的眉头却叠得更深。

    余朔道:“程道友莫要误会,此物并非贫道抢夺而来,而是与人打赌赢来的。”

    灵玉身上亦有剑气,他误以为此物原为灵玉所有。高阶修士多半会给后辈一些防身之物。如果这件东西真是灵玉所制,多半也是这样的用途。

    余朔这般自作聪明,灵玉却没有反应,她继续问:“那人什么样?”

    “什么样啊……”余朔摸了摸胡子,说,“应该也是位元婴同道,模样……贫道不记得了。”

    灵玉双眉一轩,喝道:“怎么会不记得?”这可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怎么会像凡人一样不记得?

    余朔忙道:“道友息怒,不是贫道故意不说。而是那人……他身上穿了件法宝,让人无法分辨啊!”

    听了他的解释,灵玉的神情缓和下来:“你与他打了什么赌?”

    余朔道:“贫道是在一座小岛的坊市内骗吃骗喝时遇到那位同道的,他说他不相信推算命格,贫道被他一激。便与他打赌,如果贫道算对了他的命格,他便要赢给贫道一件宝物,若是贫道算错了……”

    说到骗吃骗喝,余朔面不改色,好像一位元婴修士干这种事没什么丢脸的。

    “哦?这么说,你算对了?”

    “这是自然。”余朔红光满面,骄傲自豪,“要论卜算之道,贫道还是有些天分的。”

    “那你算出他什么命格了?”余朔沉声问。

    余朔面露犹豫,为难道:“程道友,行有行规,这个不好透露啊……”

    推算命格这种事,历来忌讳被其他人知道,推算之时,也不让外人在场,更不用说让别人知晓。

    灵玉手中剑一扬,面若寒霜:“如果我非要你说呢!”

    感觉到剑上熟悉的剑气,余朔惊吓到了,他拼命地向梅远之和华练仙子使眼色。

    华练仙子显然对灵玉很不满,霸道的人,向来看不得别人霸道,但她正欲说什么,却被梅远之用眼神阻止了。

    只要不涉及余朔的性命,梅远之懒得操这个心,反正不是他的命格,他管余朔说给谁听?若是灵玉正要对余朔下杀手,自己再出手不迟。

    看梅远之不打算理会,余朔愁眉苦脸:“程道友,还请不要强人所难。”

    “抱歉,我今天非强不可。”灵玉淡淡说道,目光坚定无比,“你将那人命格记在玉简中,扔过来给我,此事便罢,如若不然,今日你休想安全离开!”

    梅远之和华练仙子不管,左极一脸无所谓,范闲书没说话,却往前站了一步,支持之意明显。

    余朔苦着脸,知道自己躲不过了。他取出一个空白玉简,写了些什么,末了还舍不得扔过去,恳求了一句:“程道友,请不要透露出去,违背行规,贫道要受反噬的……”rl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