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吞吃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你放心,我可不想自断道途。”灵玉如此答道。

    推衍之术,多少有些玄妙。修习此术的修士不多,一则天分虚无飘渺,二则就是余朔所说的“反噬”的缘故。

    推算命格,多是受他人所托,或者推算自身,或者推算他人。托付之人受的反噬最多,施术之人虽然较少,但积累下来,一旦爆发,就会变成劫数。

    所以,许多擅长卜算的修士,都会克制自己出手,往往一次推算过后,慢慢将反噬消解,才会进行下一次推算。

    比如双成,她很少会为别人算命格,就连无双城的修士,都很少知道她擅长此道。

    这余朔在低阶修士间骗吃骗喝,想来真正出手并不多。他为那人推算一次命格,已经受了一次反噬,又将推算结果给了灵玉,还要再受一次反噬。若是灵玉宣扬出去,受反噬的就会是她自己,当然,余朔违反了行规,也不会好过就是了。

    灵玉可不希望自己化神时的天劫,被反噬劫数加持,那才是要命的事。

    她接过余朔抛来玉简,神识一扫,突然定住。

    片刻后,她抽出神识,随手将玉简捏碎,缓和了语气:“余道友,此事我姑且信你,若是事手发现你刻意隐瞒,哼!”

    “程道友说笑了,骗了道友,对我有何好处?”余朔忙道,“贫道可以发誓,玉简所载,皆是事实。”

    余朔怎么说也是个元婴中期修士,态度放得如此之低。不管是左极还是梅远之他们,都觉得事情可以了结了。

    梅远之没有为余朔出头,就是不想在这种情形下,与他们三人起冲突。但这不代表他会放任余朔被灵玉随意威胁,要是灵玉不依不饶,他多半还会插手。

    此事告一段落,气氛再度沉寂下来。

    六人互相一打量。梅远之出声:“你们几个,有什么打算呢?”

    他面容带笑,态度亲切,很有长辈风范。

    范闲书微微一笑,与左极交换了一个眼色,道:“梅前辈,请借一步说话。”

    梅远之意会,轻轻点头:“正有此意。”

    两个人这是商量对策去了。处于同一个遗迹,势必要起冲突。不商量好。难道到时候互相拆台打架吗?修炼到元婴不容易。修炼到元后更不容易,大家都惜命得很。

    当然了,要是机缘够大。为了一线仙机,命就没必要那么珍惜了。争个你死我活也是寻常。

    片刻后,两人回来了。梅远之道:“仙子,余道友,我们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一边,如何?”

    华练仙子目光闪动,似乎想要拒绝,收到梅远之的眼色,略一沉吟,傲然道:“老身也不耐烦与他们几个小辈计较。”

    范闲书向她拱手称谢:“华练前辈心胸宽广,多谢了。”

    双方打过招呼,各自选了个方向离开。

    走了一阵子,左极忽然道:“小子,看地形,那边很可能是药园,我们当真放弃?”

    梅远之等人选择的,正是盆地的方向。

    范闲书却道:“此处生机早已断绝,那药园之中,估计也剩不下什么灵药了,与其跟他们争夺几株可有可无的灵药,不如把心思放到其他地方。”

    “可是,药园有禁制保护,说不定有什么稀奇品种。”

    左极说这话时,语气颇为惋惜。灵玉在神农岛住了些天,知道这位左前辈颇好此道,自从占了神农岛,收罗了不少奇花异草。

    范闲书说:“我们实力及不上那边,总要退让一些。”

    同是元后,华练仙子和梅远之的实力要比他们强些,这两位联手,他们三个还真不好说比对方强,更何况还有个不知底细的余朔。

    范闲书总觉得,这个余朔有些古怪。初看起来,他是那种境界高但实力一般的修士,可仔细一琢磨,又觉得不简单。他们刚才被困在空间裂缝中,出来时没有一个人完好无损,余朔伤得却也不重,如果不是他运气极好,就是实力不差。

    总之,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得罪梅远之他们的必要。

    左极只是觉得惋惜,倒没有坚持。

    三人行了一段路,梅远之一行人的气息突然消失,想必进入了什么禁制。

    左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吧,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带伤,若是再遇到险境,恐怕不方便。”

    于是三人就地休息。

    灵玉身上的伤,说轻不轻,说重不重。

    她冲出来时,裹了那张化蛇皮。化蛇皮上,有水无音坐化前加持的秘术,能够抵挡空间之力。有这张化蛇皮缓解冲击,灵玉没有伤到根本。

    “唔。”左极忽然捂住胸口,

    范闲书见状,关切地问:“左前辈,你还好吗?”

    左极摆摆手:“运气不太好,出来的时候有条裂缝没有避过。无妨,休息一下,回去再好好疗伤就是了。”

    范闲书点点头,这才寻了地方坐下,自行疗伤。他与左极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这般关切,早已成为习惯。

    许久,还在调息的灵玉听到范闲书与左极交谈。

    “此处空间,看来有别的入口。”说话的是左极。

    范闲书答道:“应是如此。”顿了顿,他又说了一句,“以后要小心些,免得神农岛成了别人的后花园。”

    左极轻嗤一声:“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空间与神农岛直接相连。”

    安静了一会儿,左极问:“闲书,我总觉得他们有些古怪,你呢?”

    范闲书缓缓道:“我早有所觉,梅前辈倒罢,华练仙子看那边的次数似乎有点多。”

    “那里有蹊跷?”

    “嗯。好像急着赶过去……”

    两人话未说完,忽然同时转头,看向某一处。

    灵玉亦停下调息,睁开双眼。扭头看去。

    只见梅远之他们所去的盆地的侧后方,闪过几道灵光,他们对这些灵光并不陌生,那是法术的痕迹。

    “他们打起来了?”左极如此猜测。

    不料。下一刻他们便看到了一道颇为独特的灵光,像是一朵花在空中绽放。

    左极和范闲书一起变了脸色。

    “杜前辈。”范闲书低声道,“是杜前辈的法宝!”

    灵玉微讶:“杜晋?”

    范闲书点头。

    左极估测了一下距离,说道:“我们去看看。”

    灵玉也觉得有必要去看看。杜晋怎么会在这里?星罗海三大元后修士,竟然全都来了。他和梅远之到底是一伙的,还是另外来的?

    她想到刚才范闲书和左极的对话,该不会他们隐瞒的就是杜晋也在这里的事情吧?若是如此,梅远之他们与杜晋又是怎么回事?灵玉想到了余朔……

    左极说走就走,身化遁光。往那边飞去。

    范闲书紧随其后。灵玉也只能跟上去。

    此处存在空间裂缝。三人飞得并不快,饶是如此,范闲书险险与一处空间裂缝擦肩而过。

    及至近前。三人果然看到杜晋的身影。

    与杜晋动手的,有两个人。这两人都是元婴中期,一男一女。

    杜晋实力很强,赶到时,灵玉听到那女修凄厉的声音:“杜晋,你不得好死!”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落败前的诅咒,事实也正是如此。一只金光巨掌将那女修一拍,将她拍成了肉饼,遁飞而出的元婴,就这么被巨掌抓住。

    看到他们三人过来,杜晋只是瞥了一眼,自言自语:“又来三只小虫子,真是麻烦!”

    那语气,根本没有把他们三人当成与他一般的元后修士。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灵玉过了多少年都记忆深刻。

    只见那金光巨掌抓住女修的元婴,轻轻一捏,而后往杜晋所在的方向一抛。

    杜晋张开口,那元婴揉成一团血肉,飞入他的口中!

    左极倒吸一口凉气,指着杜晋,手指微微发抖:“杜晋,你做什么?!”

    这个时候,他也不尊称杜晋为前辈了,吞食他人元婴,这种事是修士的禁忌!

    灵玉看得快吐了,那女修的元婴被金光巨掌捏得粉碎,血肉模糊的一团,杜晋竟然就这么生生吞吃了!

    这杜晋表面看来仙风道骨一派威严,没想到私底下竟然修炼这种邪功。

    吞金丹、吃元婴,这在现今的修仙界,是个禁忌,就连喜欢走捷径的魔修,都不会这么做。因为,吃得下还要消化得了,他人修炼出来的真元,与自身本来就不相合,这么吃下去,通常会爆体而亡。杜晋号称星罗第一修士,不可能没有这些见识,他这么做,必定修炼了什么邪法!

    杜晋毫不在意,对准另一名修士。

    凤章吓得面如土色,杜晋下一个要吞吃的元婴就是他了。

    他高声大喊:“杜……杜道兄,我愿认你为主,不要……”

    杜晋毫不动容,一振袖,厚厚的灵气护盾将左极抛来的法宝挡住,金光巨掌化出,向凤章抓去。

    巨掌即将压下,凤章面上闪过决绝的恨意,身上猛然出强大的威压,竟是准备自爆元婴!

    可惜,来不及了,不知道杜晋用了什么方法,凤章还没自爆,元婴就被他拖了出来,如法炮制,吞吃了进去!

    凤章的惨叫声在耳边回荡,三人根本来不及相救。

    这一次,灵玉看清了,凤章的元婴中,似乎有一丝绿芒在闪动,感觉很熟悉。

    ps:

    昨晚写不出来,放到早上了。

    推荐好友雪妖精01的文,书名《宝窑》。简介:穿越弃妇利用神奇土窑发家致富收获美好姻缘。/mmeb/30916.asprl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