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真相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是你!”灵玉不由色变。

    那个洒种子的人,竟然就是杜晋,星罗海第一修士!

    她原以为,这件事可能要很久以后才会揭晓,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发现了端倪。

    这两名与他同行的修士,必定也是被他同样的手法害了!

    吃完了元婴,杜晋对他们三人微微一笑。他身上一尘不染,笑容温和亲切,仍然那般仙气飘逸。可想到刚才他吞吃元婴那一幕,灵玉三人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最让人作呕的,不是丑陋本身,而是丑陋与美丽的对比。

    仙风道骨的杜前辈,吞食元婴的邪修,两者形象天差地别,却是同一个人。前一刻刚刚吃完元婴,下一刻仍能如沐春风地微笑。

    “是你们这些小家伙。”杜晋呵呵笑着,神态亲切,如同那次在论道会相见,“你们也来了。”

    也?杜晋知道梅远之的存在。灵玉感觉到他话中之意,心中警惕。

    “杜前辈,你……”就连左极,面对这样的杜晋都觉得胆寒,不知道该怎么问,也不知道该问什么。

    问他为何要吞吃元婴?理由还用说么?以杜晋修为和寿元,他这么做,只能是想借此突破。

    杜晋移过视线,望着灵玉微笑颔首:“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老夫本打算取了他们的元婴,便将你这小家伙解决了,没想到你竟然也在此处。”

    被杜晋看着,灵玉身上直冒寒气。果然,他已经知道自己坏了他的好事。

    “那些内丹。你还留着吗?”杜晋问,语气像在寒暄。

    灵玉轻轻点头。

    杜晋便笑:“这么巧遇上了,这便还给老夫吧。”

    灵玉却没动,她的目光越过杜晋。望着另一边。

    是梅远之,他们也来了。

    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看到灵玉三人在这里,似乎有些不悦。

    “三位。这里可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梅远之的笑容中带着警告之意。

    听了这话,灵玉三人却没有动弹,而是苍白着脸色,视线又回到了杜晋身上。

    梅远之何等敏锐,立时发现不对劲。

    眼前的杜晋,面带笑容,风采如旧,没有因为他们的到来而有任何的变化。

    他们的脚下,横着两具尸体。血肉模糊。看不出人样。

    梅远之摸不准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知道杜晋这样的反应不正常。他如此淡定,对他们的到来没有任何吃惊。可见已经知道他们的存在。明明死的是他的同伴,可一脸惊惧警戒的。却是灵玉三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三位元后修士感到惊惧?

    “梅前辈,”范闲书低声道,“杜前辈……吃了他们的元婴。”

    听清楚他说的什么,梅远之三人也变色了。他们低头一看,这两具尸体,果然没有元婴,而刚才他们过来时,也没有发现有元婴逃出……

    想象着刚才发生的事,梅远之三人的神色渐渐变得与他们一样。

    杜晋竟然吞吃了同伴的元婴!

    而且,他早就知道他们的存在。

    梅远之心念百转,意识到此事有多严重。吞吃元婴这种事传出去,杜晋立刻就会成为星罗海所有元婴修士的敌人。他表现得如此淡定,要么已有后手,要么根本没想活。

    “梅道友,”杜晋对他们轻轻点头,“你们来得有点慢啊!”

    梅远之没说话,华练仙子扬声喝道:“你早知道我们在后面?”

    杜晋微笑,看了灵玉一眼:“这位小友发现了老夫的秘密,不得已,老夫只好提早进来此地。正好你们紧随在后,老夫不利用一把,岂不是辜负了几位的美意?”

    这话的意思是……

    灵玉明白过来了。

    她发现了杜晋的秘密,可是杜晋没有把握杀人灭口。按她和仙娥的推算,那株奇果应该长在一个隐秘之地,想来就是这个空间里。每次洒种子,大概相差一百多两百年,差不多到时候了,杜晋就提前了计划,来此处收取奇果。只是,不知道与他同行的两位元婴修士,到底是个什么状况。如果这奇果能对元婴修士使用,为什么之前杜晋要在孩童中洒种子呢?那样的话,宿体最多只能达到结丹期。

    杜晋面对他们三人,外加梅远之一伙,丝毫不紧张,难道有后手?

    灵玉还没想出应对之法,就听华练仙子嗤笑道:“杜老鬼,你也太自信了一点吧?你才一个人,难道还想将我们都灭杀了不成?”

    杜晋却不答话,只是面带微笑,忽然伸手一扬,一道绿光闪现。

    华练仙子可不是那些没经验的小辈,她故意说那番话,便是存了试探之意,杜晋一动手,她的本命灵符便闪现出来。

    可是,事情却不如她想像的那般,绿光闪现,杜晋的身影竟然消失了!

    在场六名修士,面面相觑。

    他们的神识中,完全没有杜晋的痕迹!

    余朔突然喊道:“有陷阱,我们快退!”

    其他五人一惊,还没来得及动作,周围一片绿色烟雾突然笼罩下来。

    这些绿色烟雾,突如其来,好像凭空出现。

    来不及了。

    他们陷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

    一名少年从小城药铺里跑出来,与别人撞个满怀。

    “小子,不会看路吗?”那人喝道。

    少年低着头,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那人骂了几句,甩甩袖走了。

    少年捡起掉在地上的药包,往城外飞奔而去。

    不多时,他进了城外一间简陋的草棚。

    这种草棚。是给在城外干活的低阶修士住的。租金极便宜,一个铺位十灵珠每月。

    草棚的通铺上,坐了个比他略小的病弱少年。

    “大哥……”那少年看到他,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少年快走几步。走到简陋的通铺前。

    他摸了摸病弱少年的额头,眉头又蹙了起来。

    “怎么又烧起来了?”

    病弱少年呐呐不语,手臂往手缩了缩。

    少年一把抓住,把他的手拿出来。

    病弱少年的手掌上。露出一条黑乎乎的伤口,横过整个掌心。

    “为什么解开了?”少年问,声音严厉。

    “我……我想自己换了……”

    这个解释,却没有得到认同。少年从他背后拉出一条沾满了污浊血水的布条。

    “你又去干活?”他厉声喝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伤没好之前,不能下床!”

    病弱少年目光瑟缩了一下,低低道:“我不干活,还要大哥买药,什么时候才能积攒到买功法的钱啊……”

    “不用你管。大哥会想办法!”

    “可是……”病弱少年抬起头。鼓足勇气。“大哥,林大叔说了,我被毒尾鲸割到手。毒液入了经脉,只不过是在拖日子而已。你、你就别为我买药了,反正毒液逼不出来了……”

    “胡说什么!”少年打断他的话,“你让大哥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吗?”

    病弱少年看着自己掌心的伤口,低头不语。

    他脸色苍白、形销骨立,就算继续吃药,也是好不了了。毒液侵蚀了他的经脉,渐渐入了内腑,他们两个只是刚刚引气入体而已,连本功法都买不起,没有足够的钱请高阶修士出手,逼出毒液。像现在这样,赚的钱全都拿来买药,也只是缓解毒液入体的速度而已。

    “大哥,要是上次你跟那位前辈走就好了,你资质那么好,一定可以出人头地,都是因为我,才耽搁了前程……”

    “不要再说了。”少年打断他的话,眼神坚毅,“我去找筑基前辈,替你逼出毒液,到时候我们兄弟俩都可以出人头地!”

    病弱少年却没有动容,他轻轻摇头,眼睛里满是绝望:“我们到哪里找筑基前辈?大哥……”

    “你好好休息!”像是下定了决心,少年将药包往他手中一塞,“记得吃药,大哥很快回来。”

    少年冲出草棚,进入小城,直奔坊市。

    他跑到坊市人群最密集处,大声吆喝起来:“有买仆从的吗?上佳资质、身强体健,求一位筑基前辈赏识!”

    修仙界可不流行卖身那一套,尽管有低阶修士会投靠高阶修士做个仆从,但也要看缘分。

    有人在他身边停下,道:“小子,你不过刚刚引气入体,就想投靠筑基前辈?我还找不着门路呢!”

    少年说:“我是卖,不是投靠。要是有筑基前辈付得起我要的报酬,今后这条命就交给那位前辈了。做牛做马,刀山火海,都不皱眉头。”

    围观之人起哄:“你连修士都不算,能做什么?买了你,岂不亏本?”

    少年大声道:“我资质上佳,只要有一本功法,修炼就不会比别人慢!”

    可惜,这种话不会有人相信。

    少年好不容易看到一名筑基修士经过,一把抓住对方的衣袖:“这位前辈,这位前辈,您买了我吧?我……”

    话未说完,他便被甩了出去,对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便远去了。

    整整一天,这少年都是如此,恳求,被甩开,撞得鼻青脸肿,却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等到天黑了下来,终于有一名好心的筑基修士停下来,听他说了原由。可惜,等到他带着这名修士回到草棚,病弱少年却不见了踪影。

    “二弟,二弟!”

    少年发狂般找了一阵,一名汉子拉住了他:“你的租钱拖了半个月,房东很不满,刚才把你二弟扔了出去,你到后边找找……”

    少年跑到后山,却呆住了。

    病弱少年静静地躺在一棵树下,眼睛闭着。

    他的胸口,有一个黑黑的脚印,想必是被别人踩的。重伤在身,又被人踹了一脚,就算他找到了愿意帮忙逼出毒液的筑基修士,也救不回来了。rl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