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意外之人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醒来,险些以为自己已经陨落了。

    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她的身体,让她处于无处着力的漂浮状态。

    视线里,除了灰暗的天空,别无所有。

    她想要用力,却发现肉身的感觉变得很迟钝,就连疼痛,都成了一种钝痛,木木的,明明痛着,却仿佛不是自己的身体。

    她闭了闭眼,再度睁开,艰难而缓慢地转动头部。

    “你醒了?”视线微微侧过,就听到了温和的女声,紧接着,脚步声响起,一张清妍秀气的脸庞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这是一个女子,外表二十出头,穿着蓝紫色的简便袍服,袖子挽起,除了发上一根珠钗,全身上下别无装饰。

    她看着灵玉,笑容温和:“先别动,你的肉身受损严重,想要恢复行动能力,最起码还要个把月。”

    灵玉张了张嘴,却发现连说话都变得艰难。

    “想问你的同伴吗?”这女子察颜观色,问道。

    灵玉连点头都做不到,只能眨眨眼睛,表示肯定。

    她道:“他们都活着,不过,其中一个肉身受损严重,恐怕很难坚持下去。还有一个,使用秘术的后遗症比较严重,修为有倒退的迹象。其他人么,就是伤重些,需要很长的时间休养,包括你。”

    灵玉有些着急,肉身受损严重的是谁?修为倒退的又是谁?华练仙子和梅远之不关她的事,另外三个,她不希望他们出事。按情况看来,最严重的应该是余朔,那个坚持不下去的,可能就是他。

    灰暗的天空,让她意识到自己大概还在这个空间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有人生活在这里?

    灵玉看着眼前的女子,忽然冒起一个念头,吃力地张口:“药……王?”

    她的声音极小,破碎不成音。这女子听清了,脸上浮起惊讶:“你认得我?”

    灵玉只是福至心灵,随便这么一猜,没想到居然就猜中了。她自己怔了怔,道:“你……活着?”

    药王笑道:“算是吧。”

    灵玉现在无法动用神识,感觉不到她的修为。不过,以药王的年纪推算,大概是一千七八百岁,怎么也应该结婴了吧?看她神态,全无苍老,说不定已经元后了。

    她和行端真人突然消失在神农岛,果然是进了此处空间,却不知道藏身何处。

    灵玉略微感到安心。药王的医术,她见识过,当年丹田碎裂,能好好活着,还重新修炼回来,全赖药王遗府留下的丹药,真要说起来,药王对她有救命之恩。既然有药王在此,能活下来的,应该都能活下来,其他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你的伤势太重,先别费神了,好好休息。有问题的话,过些天伤势无碍,再问不迟。”

    灵玉听话地闭上双眼,放松下来。

    眼下这种情况,她除了养伤,什么也做不了。

    神念收回识海,灵玉让自己处于无知无想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伤势好得更快。

    再次清醒,已经是一个月后。

    仍然是无处着力的漂浮状态,但她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上下针。疼痛的感觉变得直观,不再像初次醒来那么麻木,说明她的身体恢复良好。

    看到她睁开眼,药王轻轻一拨,将银针收回体内。这银针亦是她的法宝。

    “先别动。”药王说着,一指点在灵玉眉心。

    灵玉感觉到一道温和的力量缓缓浸润她的泥丸宫,神智一点点清醒,恢复原先的敏锐。

    药王收回手指:“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灵玉动了动手脚,虽然有点僵硬,但已经能够自我控制。

    她缓慢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身处水池之中。

    这水池不大,也就三丈见方,里面的液体像水又不是水,灵玉掬了一把,发现其中蕴含着浓郁的生气。

    除了她,水池里还漂浮着四个人,仔细一看,梅远之不在其中。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药王道:“那位姓梅的道友,一天前醒了,他说有事在身,先出去了。”

    灵玉心道,恐怕不是有事在身,而是心怀忌惮吧?梅远之才智高卓,相对的疑心略重,这么古怪的地方,还有这么古怪的人,他不敢多留。杜晋不就是在这里被迷了心智吗?见到那棵奇树,他还以为机缘到来,结果却是这样的结局。

    “药王前辈,”声音有些低哑,灵玉清了清嗓子,问道,“他们还好吗?”

    “无妨。”药王微笑道,“除了那位道友,其他人过几天就能醒来。”

    她指的是余朔。

    灵玉眉头微皱:“他怎么样?救不了吗?”

    药王露出困惑的表情,道:“我原本以为,这位肉身瓦解、元婴重伤,怕是撑不了多久,没想到他颇有点古怪……”

    “古怪?”漂浮在水面上的余朔,看不出任何古怪。

    “他的肉身……”药王想了想,说,“应该是用了某种秘法捏成的,元婴似乎与寻常人不同,我也是过了好些天才发现的。”

    灵玉却没有感到惊异:“这么说,他能活下来?”

    “应该……”诡异的情形,连药王自身都不肯定。

    灵玉不再多问。她从水池中起身,慢慢扫视周围的环境。

    几间茅屋,并一方水池,便是此处的全部,远处隐隐有药香传来,似乎附近存在药田。

    药王起身进屋,灵玉没有犹豫,弄干身上的衣衫,跟了进去。

    这位在陵苍颇有声名的药王,初见之下,就是个寻常女子,并不如何貌美,也没有迫人的气势。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灵玉总觉得她比普通修士多了点什么,又少了点什么。

    她缓步迈入屋中,药王已经在几案后面坐下,指了指对面:“坐吧。”

    灵玉只看了一眼,就发现这里有别人的痕迹,各种起居之物,皆是两套。看样子,那位行端真人也在又或者,药王表现得好像他还在。

    “药王前辈。”

    药王抬手阻止,道:“药王只是别人抬举,我名灵枢。”

    灵枢,这个名字很适合她,听起来像是道号。

    灵玉顿了顿,重新开口:“灵枢前辈,这里还是沧海派吗?你们怎么会在这?”

    她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

    药王笑道:“你是从神农岛上来的?”神农岛上,有她的遗府,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应该看过她留下的东西。

    灵玉点点头,补充:“前辈在东海的遗府,我也去过。”

    药王脸上掠过惊异,随即笑了:“这倒是有缘。那个洞府,连我自己都快忘了。”

    灵玉想起那次的经历,有些惆怅。她很快从惆怅的情绪里拔出来,好奇地问:“灵枢前辈,你们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东海遗府?连东西都没有带走,我还以为你们……”

    药王道:“你既然去过那处遗府,应该发现它处于水中。其实,它是一座小岛,当年突发海啸,我才急着带行端离开。”

    原来真相这么简单,亏她猜了很久。

    “……至于那些东西,反正也用不上了,不带走也没什么。”

    说到这个,灵玉起身,郑重下拜。

    “你这是做什么?”药王惊异。

    灵玉道:“若非前辈遗留下来的灵丹,晚辈的道途已经断绝。”

    药王讶然:“你……是说那枚留在炼丹室的复灵丹?”见灵玉点头,她笑道,“那是我忘了带走的,没想到救了你一命,也算是你的机缘。”

    等灵玉重新坐下,药王沉吟:“这么说的话,你的丹田碎裂过?”

    “是。”灵玉答道,“晚辈曾是剑修,筑基时剑毁,险些人亡。”

    那枚丹药,本是药王为了行端真人炼制的,行端真人是剑修,丹田的药性融合了这一点,因而用在灵玉身上,特别对症。

    “倒是看不出来,你的丹田丝毫无损,应该还用了别的方法温养过吧?”

    灵玉点头。她之所以丹田无损,是不言的缘故。

    “能不能说说用了什么秘法?”药王很感兴趣,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若是有所不便,不答也无妨。”

    这种修补丹田之法,应是不外传的秘法。

    灵玉道:“前辈对晚辈有两次救命之恩,区区一个秘法,算得了什么?”说着,她将不言说的秘法一一告诉药王,顺便加上自己巩固丹田时的反应。

    药王听了,若有所思:“这个思路,似乎在古籍看过,药理搭配十分巧妙……”

    说着,她取出一张空白纸笺,提笔记了下来。

    仔细推算论证,喃喃自语,仿佛忘了灵玉就在眼前。

    灵玉也不催促,就这么看着。当年药王年纪尚轻,且只有结丹期,却能得到药王称号,可见其药理造诣。果然,她心思纯粹,才能有那般成就。

    许久,药王推算完毕,吐出一口气,一抬头,发现灵玉就在眼前,不好意思地笑笑,收起那些纸:“抱歉,独居几百年,一直没见过外人,差点忘了。”

    灵玉面露异色:“灵枢前辈,行端真人不在吗?”

    “在的。”药王知道自己的说法让她误解,便道,“行端去药田了,晚点才会回来。”

    听到这句话,灵玉松了口气。坚持了那么久,经历过那么多的艰辛,若是他们最终不能团圆,未免遗憾。

    “你的伤已经不要紧了,现在离开也无妨。如果不介意的话,在我这里养上两个月也行,能好得更快。”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