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1、渊源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面对药王的邀请,灵玉考虑了一会儿。

    常理来说,梅远之的反应才是正常的。不管药王是不是救了自己,身处这个空间,早日离开才是上上之策。

    不过,灵玉有另外的想法。

    她问:“灵枢前辈,晚辈身上的伤,若是想完全康复,需要多久?”

    药王没有犹豫,想必这个问题早就思考过了:“你们几个人,从肉身到元婴,都受了重创,想要完全康复,颇有难度。如果医治得宜,静心调养二三十年,应该能大致康复。”

    “大致康复?”

    药王点头:“我也不瞒你们,你们伤到了根本,想要完全康复,是非常困难的,除非能得到一些疗伤圣药。”

    能被药王称为疗伤圣药,必是难寻的异宝,这种东西,一般只能靠机缘,单凭钱财怕是买不到。

    灵玉能够感觉到,药王所说并非虚言,她已经能动能言,却还是没办法调动体内真元,可见受创之严重。

    “如果交给前辈,您可有方法救治?”

    “有。”药王答得干脆。

    灵玉再一次下拜:“请前辈指点。”

    药王示意她起身:“我和行端之所以留在这个空间里,就是因为这一口生机池。如果你愿意留下,帮我试药,我便治好你的伤。”

    灵玉一怔:“试药?”

    药王笑道:“我和行端在这里住久了,与常人不大相同。这些年来,我研究药理,就缺一个人帮我验证。”

    刚刚经历过杜晋之事,再听到这种要求,灵玉也不敢轻易下决定。目前看来,药王性情随和,言语直率,可谁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件事情发生前,星罗海提起杜晋,谁不说他威严沉稳,不负星罗第一修士之名?

    她在东海遗府读过的手札里,药王是个心思纯净、性格坚毅的女子,可独居在此八九百年,真不好说她性情是否变了样。

    “你不必现在就答复我,仔细考虑几天不迟。就算你不答应试药,我也会帮你治疗,至少让你恢复元后的修为。”知道她在犹豫什么,药王如此说道。

    灵玉问道:“那位梅前辈醒来之时,灵枢前辈可曾向他提出这个要求?”

    药王含笑:“说了,不过他没答应,回赠了一些宝物,说是感谢我的救命之恩,就离开了。”

    这还真是梅远之会做的事情。就连留在这里养伤他都不敢,更不用说试药。

    灵玉想了想,歉意一笑:“既然如此,晚辈先考虑几天。”

    药王点点头,这个答案在她意料之中。

    两人谈了一会儿,外面传来声音。

    灵玉跟随药王起身,看到一名紫衣男子背着药篓走近。

    “行端。”药王向他招手。

    灵玉好奇抬眼,想看看这位久仰大名的行端真人是何模样。

    他的衣着气度,有着紫霄剑派的特征。紫色剑袍,身材挺拔,站在那里,像一把出鞘的宝剑,锐气逼人。

    当灵玉的视线转到他脸上时,微微有些吃惊,随即释然。

    行端真人脸色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灰白,这种灰白,使得他端正俊俏的脸庞透出诡异的美感。

    剑心碎裂,这种事情,本是必死,能够保住性命,还恢复修为,想必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

    行端真人面无表情或者,他现在的脸,没有办法展露表情,他将药篓放下,说道:“你要的药都采来了,现在就用么?”

    “不急在这一时。”药王说,而后转头对灵玉道,“这是外子行端,你应该知道的。”

    灵玉向来佩服有真本事的人,虽然有药王救治,但行端真人能够清醒恢复,自身同样拥有大毅力。

    她向行端真人郑重一礼:“晚辈程灵玉,久仰前辈大名。”

    行端真人略显生疏地回了一礼,看向药王,眼露疑问。

    药王笑道:“这位小朋友,与我们颇有因缘,曾经去过我们在东海的遗府。”

    “不仅如此。”灵玉补充一句,“晚辈乃陵苍修士,早就听说过两位大名。”

    “哦?”这件事灵玉还没说过,药王惊奇,随即笑道,“那更有缘了。”

    行端真人眼神动了动,开口:“道友来自陵苍,可否告知紫霄剑派的近况?”

    他的声音有些僵硬,谈不上多好听,与他的脸色一样,有些不自然。

    灵玉心想,紫霄剑派的剑修,似乎对宗门存在一种难以言表的归属感。莫沉和罗蕴这几个已经离开宗门的弟子,谈起紫霄剑派,言语间时常透露出这一点,行端真人也是如此,那么徐逆呢?他的仇恨,是昭明剑君带给他的,可紫霄剑派,到底是他的师门,会不会他离开后,也感觉怅然若失?

    “道友?”

    灵玉回神,抱歉一笑:“想到了一些事情。”她将紫霄剑派的近况大概说了一下,至于自己与它的恩怨,暂且没提。这件事情太复杂了,不是一时半刻能说清的。

    药王望着她,目光温和,却隐隐带着洞彻人心的魔力。

    她对行端真人道:“紫霄剑派还在就好,你也能放心了。”

    行端真人点点头,重新提起药篓,进了另一间茅屋。

    药王解释了一句:“行端不怎么爱说话。”

    灵玉表示理解,这位行端真人一看就是沉默的性子,与徐逆颇像。

    “对了,如果你想疗伤,最好回生机池去,你现在经脉干涩,留在外面,真元还无法调动。”

    既然药王这么说了,灵玉也就照着做了。

    她现在只是能言能动,伤还很重。她没有梅远之那么重的疑心,再说,范闲书他们还没醒来,怎么也要等一等。

    又过了一天,率先醒来的,是华练仙子。

    听到耳边传来水声,灵玉睁开眼,看到华练仙子翻身坐起,警惕地望着她。

    灵玉与她没什么交情,还存在过节,懒得与她说话。

    药王从茅屋出来,唤道:“等等。”

    就像救治灵玉时一样,药王骈指聚起灵光,正要点去,不料华练仙子伸手一挡。

    药王好脾气地解释:“你受创严重,我输些真元给你。”

    华练仙子迟疑。她不是不知好歹,自己能够活下来,多亏了药王,可眉心直入识海,岂敢落于他人之手?

    半晌后,她低哑道:“多谢了,还是让我自行疗伤吧。”

    药王也不坚持,收回手:“也行,你自己小心。”

    两人进入茅屋谈话,灵玉重新闭上眼,静心调息。

    亲身体验,灵玉已经见识过这方生机池的玄妙,明明经脉干涩无比,进入这生机池,却有源源不断的生机涌入体内,滋润肉身和经脉。她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如今伤重难愈,离莲台之会只有三十多年时间,不抓紧时间疗伤,根本不是昭明剑君的对手。

    小半个时辰后,茅屋里的谈话结束了。

    药王送华练仙子出来,说道:“道友,你伤重难行,在此稍等片刻,等外子回来,再送你出去。”

    看来,华练仙子与梅远之做了同样的选择。

    虽然急着离开,华练仙子也清楚自己的伤势,就算用了秘法,也只能动用少量真元,单靠自己,怕是出不去,只能应了。

    她回到生机池,修炼了一会儿,行端真人采药归来,听了药王的吩咐,什么也没说,带着华练仙子离开了茅屋。

    不多时,灵玉看到外面剑气一裹,横过半空,消失不见了。

    药王坐在池边,见她望着半空,说道:“我们在这里住了几百年,附近的空间裂缝一清二楚,有行端送她,自是安全无虞。”

    说罢,药王望着她的目光透出几分探究:“程小友,我观你剑气纯粹,似乎与紫霄剑派有些渊源。”

    灵玉微微一笑,坦白直言:“晚辈的剑法,确实与紫霄剑派有关,不过,这渊源非是恩情,而是仇怨。”

    药王奇道:“紫霄剑派的门规,与本门弟子结为道侣的女修,视同传人。按理,你不应该会《紫霄剑典》。”

    灵玉身上的剑气,一看便知与《紫霄剑典》系出同源,可药王为她疗伤时,发现她元阴未失,分明未有道侣。

    这个问题,灵玉没有马上回答。她之前没有提及,一则太过麻烦,二则行端真人怎么说也是紫霄剑派的弟子,他没有回到紫霄剑派的原因,与伏元青、莫沉他们并不相同。

    不过,药王既然问起,她也不会隐瞒。

    “晚辈修习的剑法,并非《紫霄剑典》。”

    “哦?”药王好奇,她身上的剑气,就连行端也说与紫霄剑派有关。

    “不过,它的主人确实是紫霄剑派的弟子。”灵玉望向池中漂浮的余朔。

    “那他现在……”

    “他……跳下了溟渊。”灵玉淡淡道,“被紫霄剑派的昭明剑君逼迫,跳下了溟渊。”

    药王一怔。她已经猜到了这个人与灵玉之间的关系,现在从她的神情里验证了这一点。

    “所以,我与紫霄剑派无恩有仇。”

    药王默然许久,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余朔:“我本以为,这位有可能是你的侍从,看来,应该与那位有关了?”

    灵玉点头。

    余朔身上,与她存在相似的剑气,药王这么认为,也不奇怪。

    两人沉默许久,直到天边再次飞掠过剑气。

    “昭明……”药王喃喃道,“这么说,你要找徐师兄报仇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