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2、徐月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昭明剑君,姓徐名照。

    药王与行端真人和他年龄相近,应是同辈,她口中的徐师兄,便是昭明剑君。

    灵玉犹豫过,如果她直言不讳,会不会得罪药王和行端真人?可再一想,她丹田碎裂,得以重修,以及此次大祸,都是药王之恩,若是隐瞒自身来历,以求施救,未免下乘。

    现在她坦白直言,若是药王还愿意救她,那自然是好,若是不愿意救,她也不必欠下这份因果。

    从她这里得到肯定的回答,药王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口气,回屋了。

    行端真人回来后,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提起。

    灵玉仍旧端坐在生机池里疗伤。

    这次对他们来说,还真是无妄之灾。倘若不是那么凑巧,进沧海派时,遇到杜晋那一拨人,根本就不关他们的事。

    不过,也不能完全说是巧合。她进沧海派之前,发现那些结丹修士被种“内丹”,惊动了杜晋,才会令他提前进入此处空间。

    回想起那日,灵玉至今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最后激怒了杜晋,让他失去理智,他们六人根本不是合体后的杜晋的对手,最终能够逃出元婴,都算是好的。

    而一旦放弃肉身,元婴遁逃,即使找到合适的肉身寄存元婴,也很难再继续道途。他们每个人都是前程远大,心向化神,岂能甘心?

    现在虽然伤重难愈,总比抛弃肉身要好得多。

    不过,灵玉也知道,现在情况糟糕。

    她身受重伤不说,自爆之时,她不管不顾把身上所有的法宝都抛了出来,现在毁了大部分。莲台赌约只剩三十多年,她的实力还无法与昭明剑君相比,若是连伤势都好不了,还怎么报仇?

    数日后,范闲书和左极先后清醒。

    面对药王夫妇,他们没有太吃惊。神农岛上的药王遗府,他们早就探过了,关于他们的去向,早有猜测。

    药王同样向他们提出了这个要求。

    可惜两人都没有答应,药王甚是遗憾。

    尽管如此,她还是尽心尽力地救治,并没有将他们逐出。

    余朔到现在都没醒,灵玉去问药王,她答道:“这位道友有些不寻常,什么时候清醒,我也说不清楚。他的情况是你们之中最单纯的一个,因为肉身之伤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灵玉也不好再问。

    如此一日一日过去,关于试药之事,她始终没有正面答复。紫霄剑派之事,药王也没有再提。

    一日疗伤空隙,灵玉看到行端真人从外面回来,将一些七零八落的树枝抛到地上。

    她一眼认出,此树便是杜晋合体的那棵树。

    药王从里屋出来,摆弄着这些树枝。

    “只能找到这么多?”

    行端真人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还有这些树果。”

    灵玉抬眼去看,这些树果与她见过的“内丹”相似。看外皮的颜色,应该还没成熟。

    果然,药王道:“还没成熟就急着采摘,那位恐怕寿元无多。”

    灵玉犹豫了一下,开口问:“前辈,那位杜道友来此,你们可曾见过?”

    药王答道:“他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被行端发现了,只是我们没有插手。”

    “那这棵树……”

    药王接着道:“此树乃是外界之物,不知怎么的,当年的沧海派竟然种了一棵。它有个迷惑人心的名字,叫小菩提树,取涅槃之意。这个涅槃,当然不是佛门真正的涅槃,而是,若被此树附身,将不生不灭,永无轮回,与佛门描述的涅槃一般……”

    灵玉仔细一想,倒吸一口凉气。涅槃是佛门所追求的最终的境界,达到涅槃,也就是得证菩提。用修行境界来描述,肯定在大乘之上。而这个小菩提树,能使人达到与涅槃相似的状态,其实本质完全相反。

    不生不灭、不净不垢,烦恼痛苦就此终尽,灭一切法,圆满寂静,永无轮回。

    真正的涅槃,是要达到更高的境界,成为永恒的存在,而这种小菩提树的涅槃,却是抹掉自身灵识,成为死物。

    真与此树合体,何止是断却道途?压根连下一世都不会有了。

    就像梅远之说的那样,这样的活着,确实是活着,可成为一棵树,不再是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杜晋,灵玉心中怅然。这是她第二次见识到修士为了追求永生,而不择手段。上一个她见到因此入魔的人,是汇灵湖的忘离居士。

    无论忘离居士,还是杜晋,生前都是难得的人才。忘离居士精通各道,尤其炼丹之术,哪怕失去实力,困于离岛,周围两个近在咫尺的大派,都没敢抄他老窝。而杜晋,说他资质寻常,那要看跟什么人比,能够修炼到元后,他各方面都堪称优秀,综合来说,未必就比梅远之他们差了。

    可是,这么两个人,最终被“长生”二字所惑,最终走上这么一条绝路。

    “灵枢前辈,你既知此物非同寻常,为何还要留在那里……”若是早早被他们收起来,杜晋也就不会……

    药王淡淡道:“我可以救命,但救不了道心。这棵树留在那里,自有它的因果。”

    换句话说,她可不是滥好人,懒得插手这种事情。

    药王话意一转:“你身上那几颗果子,我已经看到了。劝你一句,万万不可直接服用。”

    灵玉觉得,既然是灵果,肯定有利用的方法,此时听药王这么一说,似乎意有所指:“前辈的意思是,它有别的利用方法?”

    药王道:“此事尚需验证。”

    说罢,她不再多言,吩咐行端真人将这些树枝安置好,自己带着那袋果子回屋研究了。

    十几天后,众人伤势大好,范闲书和左极提出告别。

    “你们的修为还未恢复,现在就出去,是不是……”灵玉担忧地问。

    范闲书笑道:“我们来的那条路,很是安全,不必担心。至于伤势……”他看向药王,“前辈有药王之称,药理造诣超凡,特来向前辈请教。”

    药王看向他。

    范闲书微笑:“可否请前辈赐药?”

    左极更干脆,直言道:“两位道友独居在此,颇有不便。我乃神农岛现任主人,来往方便,愿与两位道友互惠互利。”

    药王与行端真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正当灵玉以为,他们会答应考虑时,她道:“如此甚好。”

    没想到药王会如此干脆,灵玉心中惊异。他们几百年不与外人来往,难道不是有所不便?

    接下来,不关她的事了。药王和左极很快商定,立下协议。

    拿了药王的丹药,范闲书和左极准备离开。

    灵玉送到门口,就被范闲书阻止了:“你留着吧,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你。”

    “仙石,你……”

    范闲书微笑,低声传音:“安心留着养伤,有我和左前辈在外面,可以照应你。”

    灵玉默然。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我明白了。”

    不能说范闲书是为了她,但他这么做,确实给她提供了便利。他和左极就在神农岛,与药王立下协议后,彼此互有往来,她留在这里养伤,不怕出事。

    范闲书知道,她身上还背负着一个赌约,必须抓住机会养伤,而药王就是她的机会。

    这个小小的居处,随着范闲书和左极的离开,再次安静下来。

    整整三个月后,余朔终于醒来。

    耳边响起“哗哗”的水声,最终在面前停下。

    灵玉睁开眼,顺着这人的双腿抬起头,双眉一扬。

    站在她面前的,是个女子。她脸色灰白,透着病态,只有眼睛还有神采。

    看到她睁眼,这女子单膝跪地,行了一礼:“徐月见过主母。”

    她的声音略显低沉,既不好听,也不难听。

    灵玉转头看去,水池里除了她没有别人。

    “你就是余朔?”

    “是。”这女子答道,“属下得主上赐名徐月,化名余朔,乃是借用主上名讳。”

    灵玉看过那枚玉简,已经大概知道余朔的来历,只是不知她真身为何。

    药王说,余朔肉身是人为捏成,元婴有些古怪,那是因为,徐月本身只是魂体。

    换句话说,徐月是鬼修出身,所以元婴与寻常修士不同。

    灵玉默然许久,才轻声问:“他……可好?”

    徐月顿了顿,答道:“属下跟随主上从溟渊出来,已经多年未见了。”

    “为何?”灵玉沉声问,“你的身体,是上真宫捏出来的,那就与他同出一源,应该无碍才是。”

    徐月却道:“当年从溟渊出来,主上说有要事,让属下自行离开。”

    “……”灵玉长叹一声,“那,你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吗?”

    “是。”徐月点头,“属下的身体被捏出来时,放入了主上的一缕神念,换句话说,可以视属下为主上的分身。属下可以感觉到,主上目前安好。”

    灵玉点点头,不再多问:“你起来吧。”

    徐月干脆利落地站起身,一言不发地站在她的身侧。

    灵玉看着徐月的脸,默默无语。

    徐月的脸庞,只要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与她有三四分相似。

    她在心中叹息一声。他无事,那就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