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3、疗伤之法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余朔变成徐月,还换了面容,药王夫妇对此毫不在意。试药一事,药王并没有对徐月提出,概因徐月并非常人,试也无用。

    数日后,灵玉主动去见药王。

    见了礼,她开门见山:“敢问前辈,所谓试药,是怎么回事?”

    药王微愕,笑道:“这些天没有回音,还以为你不愿意呢!”

    灵玉也不隐瞒:“前辈已经知道,晚辈三十多年后有一场关乎性命的决斗,不能轻忽,所以,目前最要紧的是,尽快恢复修为,甚至于,提升修为。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不管什么事,晚辈都可以答应。”

    药王明白她的意思了。如果试药会影响她的伤势,或者埋下后患,她便不会考虑。如果不会,而自己能治好她,那就应了。

    安静了一会儿,药王眼中流露出兴味:“你已知我们出自紫霄剑派,与徐师兄乃是旧识,难道不怕我暗中下毒手吗?”

    灵玉道:“真要下毒手,前辈那天将我赶出去就行了。”她现在无法调动真元,把她赶出去,既不用麻烦,又能达到目的。

    这些日子,她留在这里,养伤的同时,也在观察这对夫妇。

    行端真人话不多,外面的事情,由他一手包揽。而药王,只对研究医道、照料灵药感兴趣。

    他们夫妇自然已经结婴了,只是,灵玉可以动用真元后,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这两个人,似乎不是寻常元婴修士,他们身上,隐隐约约有一道奇怪的力量。

    这是人家的隐秘,灵玉当然不会问出口。

    除了这一点,他们夫妇与常人无异,那日说完紫霄剑派的恩怨,药王与行端真人一如往常。灵玉觉得,要么他们根本不在意外面的事,要么他们与昭明剑君之间,也没什么同门情谊。

    正因为如此,她今日才会有此一问。

    药王思索了片刻,问:“你的意思是,如果能够帮你迅速恢复修为,不管什么事,都愿意做吗?”

    “……有违道心之事不做。”灵玉面不改色地答道。

    “呵……”药王笑了起来,“你与行端性子相左,行事倒是相似。当年我也曾问过他这个问题,他的答案与你一模一样。”

    至于什么时候问的这个问题,灵玉没有多问,这必是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秘事。

    “灵枢前辈以为如何?”

    药王沉吟着,慢慢道:“如何恢复你的修为,我已经有了头绪。有快慢两种方法,慢的那个自然稳妥些,能够拔除所有后患,需时十年。快的那个,也许一年就能见效,不过,你要承受的痛苦多些,也许会有后患。”

    “敢问前辈,是什么后患?”这个问题很重要,灵玉直言相问。

    药王似在思考,她轻轻敲着桌面,片刻后,答道:“这种方法,是将外力打入你的体内,借助那道外力,修复你的伤势。你的伤好了之后,那道外力会有残留,需要你花时间将其化解。”

    这说法,让灵玉想到了什么。

    “您该不会想借助那棵树……”她脱口而出。

    药王微笑颔首:“正是。前些天行端拿了那些树果回来,让我起了这个念头。”

    灵玉默然。这个说法,要是让梅远之等人听到,不怀疑都不可能啊!就算是她这样心大得能养鱼的,都忍不住怀疑了。

    “那试药……”

    “这就是试药的内容。”

    灵玉瞠大眼。

    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后,药王“扑哧”笑了。

    她说:“如果不是突然有了这个想法,还有其他药可以试。”

    灵玉明白了。药王所说的试药,并没有确切的药需要试。她只是见到正常人,心痒难耐而已。

    到了这里,灵玉反而平静了。她道:“既如此,有劳前辈了。”

    药王挑眉笑问:“你不多考虑考虑?”

    灵玉也笑着回答:“再考虑,我怕自己会犹豫。”

    她跟梅远之那种心机深沉的人不同,到了如今,灵玉还是会依靠直觉。只不过,到了她这个修为,直觉往往与天机有关,而不是头脑发热。而且,她心思灵敏,如果出现异状,能够马上抓住,有这个前提,依靠直觉不是坏事。

    比如现在,她直觉自己这次灾劫的转机,就在药王身上。

    “那好吧。”药王也不为难她,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定会尽力。”

    灵玉暗暗松了口气。

    这次伤势极重,如果不能及时救治,三十多年后的莲台赌约,她只能认输了。像范闲书和左极,经过药王的救治,再细心调养,估计要二三十年静养,尤其是左极,他伤得极重,修为有倒退迹象的就是他。

    梅远之和华练仙子恐怕更糟,他们没有经过救治就离开了,最大的可能是花费百年时间疗伤。当然,如果找到哪位神医,说不定能减短时间。

    昭明剑君之事,药王没提,灵玉也没问。

    她依旧像往常一般,天天在生机池内疗伤。

    药王向她要走了那几颗“内丹”,在研究医治方案。

    徐月也没有离开,肉身的伤,对她而言无关紧要,元婴之伤,她也有秘法可行。留在这里,一则借助生机池,二则陪着灵玉。

    疗伤空隙,灵玉也会与她说话,打发时间。

    徐月的性格干脆利落,与余朔完全不同。由于自身的特殊性,她随时可以变化外形,而不惧被同阶修士发现。同时,也能模仿各种性格的人物,惟妙惟肖。

    “……余朔这个形象,是属下在一个小岛遇到的,觉得有趣,便学了数月。属下略通卜筮之术,从溟渊出来,对人类的世界很好奇,便化成余朔,在星罗海流浪。不想,遇到那位梅道友,被他看出来,邀属下同行探险。属下想着,闲着也是闲着,能捞点好处也不错,没想到,与那位华练仙子会面时,她取出一物让属下推算,竟然就是主母的……”

    灵玉听她这么说,若有所思:“这么说,华练仙子盯上我了?”吃亏的明明是她,她没去找华练仙子的麻烦,对方反而耿耿于怀,真是怪了。

    徐月略一思索:“属下觉得,华练仙子心有芥蒂,如果有机会,肯定要找点麻烦。当日她拿出那件东西,估计只是随手一试,倒不是存心。”

    那发带就是上次动手时灵玉遗落的,华练仙子当时可能存了心,不过后来听了范闲书的传话,就未必了。

    灵玉道:“就算她真的存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次事故,只怕她重伤难愈,到时候谁找谁的麻烦,还不好说呢!”

    徐月盯着她看了两眼,笑道:“主母果然与主上所说一般,从来不肯吃亏。”

    说到这个,灵玉很好奇:“你既是魂体,怎么会奉他为主?”

    徐月道:“主上没有出现之前,属下一直浑浑噩噩,全凭本能行事。像我这样的魂体,一般很难修炼到高阶,可我运气好,竟然突破了元婴。一个修为达到元婴,却没有自主意识的魂体,是极好的傀儡,溟渊中的鬼帝,为了抢夺我而大打出手,我因此误入上真宫……”

    “本来,我这样的魂体,根本受不住上真宫的清正紫气,可我闯入之时,正好上真宫在重铸主上的身体,我被卷入其中,也被重铸了身体……”

    听到这里,灵玉不禁疑惑:“在天阿,我遇到了徐逆,他的身体好像还没有恢复正常,为什么你却无碍?”

    徐月答道:“主母有所不知,主上的身体之所以那般,是因为重铸身体时,融入了上真宫保留的先天紫气……”

    上真宫是紫郢天君之物,里面保留的先天紫气,归他本体所有,这是不是说,徐逆现在的身体,与紫郢天君一样?

    可徐月又说,她元婴有异,但现在的身体,与人类没什么差别。

    现在的徐逆,到底是人,还是灵?

    这个问题,徐月答不上来。她的灵智是上真宫开启的,身体重铸的那一刻,就认了徐逆为主,只有徐逆让她知道,她才会知道。

    又过了个把月,药王终于出了她的药庐。

    她再次将灵玉请进去,说:“方法已经研究出来了,没有问题的话,明日就可以开始。”

    灵玉点点头:“晚辈需要做什么吗?”

    药王说:“过程可能比较痛苦,你要做的就是忍耐。”

    这种事,灵玉已经习惯了,她重伤多次,每次都痛苦不堪,因而对疼痛的忍耐力很强。

    “这个无妨。”

    药王又道:“我不能保证一定成功,只能保证,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

    灵玉看着桌上那几颗“内丹”:“前辈已经找到利用正确的利用它们的方法?”

    药王颔首,先指了指那几棵青果:“这小菩提树,确实有些古怪。它的果实,是不能直接利用的,除非经过这道程序。”而后,指了指“内丹”。

    青果找到宿体,最后吞吃了宿体的修为,才能利用吗?灵玉皱眉,有点恶心。

    药王斟酌着道:“……以前曾经看过一部典籍,上面说,有种树的种子,需要被鸟吃下,化去坚硬的外壳,才能发芽。这小菩提树的果实,也可以这么理解。它需要宿体,才能化解其中凝聚的灵气。”

    灵玉便问:“我若是用了这几颗内丹,会不会与杜晋一般?”

    “不会。”药王肯定地说,“他自爆之后,树的本体已死。而且,我会在旁看护,如果有问题,立刻把它逼出来。”

    尽管如此,灵玉还是觉得恶心。看过杜晋的下场,服用这几颗“内丹”,内心膈应得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