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不甘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徐月,你说我应不应好?”从药王的药庐出来,灵玉突然问。

    徐月愣了愣,认真思考片刻,答道:“属下不知道。”

    她说这话,神情诚恳,倒不像是敷衍,不过,她说自己擅长伪装,灵玉也不知道她此时有没有伪装。

    “你会卜算,不如替我算一卦吧。”

    徐月点点头,很干脆地应了。她取出龟壳,推过去:“主母自己来,会更准。”

    灵玉多少知道卜算是怎么回事,当下摇了摇,从龟壳中倒出铜钱。

    徐月仔细看了看,说道:“险中求生之卦。”

    灵玉便将龟壳还给她,起身回屋。

    听到屋里传来声音,徐月惊讶。

    不多时,灵玉又出来了。徐月低声问:“主母,您真的应了,不再多考虑?”

    灵玉微微一笑:“考虑得再多,无非好与不好两个选择。既然我的心有了答案,又何必浪费时间?”

    会让徐月卜算,其实她已经偏向同意了。只是想到杜晋,有点恶心而已。

    这对她来说,确实是个险中求生的选择。药王是否包藏祸心,这是其一,她的方法是不是奏效,这是其二。

    灵玉还不能肯定地说,药王一定没有问题。

    范闲书离开后,曾经回来过一次,告诉了她一些事情。比如,此处其实就在药园附近,只是利用了一个相对隔断的空间,用本身的灵脉,抵抗空间的萎缩。如果没有人指引,就算到了药园,也不会发现这个地方。

    那棵小菩提树。似乎就长在药园之中,换句话说,这些年来,杜晋所为药王夫妇是知道的,可他们却听之任之。到底是他们不想插手,还是另有目的,外人说不清楚。

    而且。药王夫妇自身也很奇怪,灵玉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但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不是正常的修士。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独居于此数百年,而不再入世。

    灵玉觉得,自身的状况,不依靠药王,怕是很难在短时间内痊愈。那么莲台赌约就没有了机会。再者,他们如果要动手脚,刚刚救回来的时候最方便,以药王本事,在他们身上种些什么还不容易?

    既然没有太好的选择,那就拼一拼吧。灵玉向来有些光棍气质。陷入两难的境地,她往往会凭借自身的直觉,认准一个方向杀出去。不好说这种风格与步步为营哪个好哪个坏。干脆不等于鲁莽,细心也可能疏漏。

    数日后,药王带着灵玉闭关了。

    徐月没有出言相劝,她是个合格的下属,主人不问,自己就不多话。

    况且,她也不觉得自己该劝,因为她也没有更好的解决之法。

    于是,她默默坐了一会儿,继续疗伤去了。

    ……

    “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简陋的药庐里,灵玉盘坐其中,药王站在她身侧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让自己的真元运转起来,否则,外来之力,很有可能会使你爆体。”

    “晚辈知道了。”

    药王点头:“那就开始吧。”

    她张口念出口诀,让灵玉依此运行真元。

    灵玉闭目,专注地修炼起来。

    真元在她体内流转,初时有些凝涩。没有生机池的温养,她只能任借自身调动真元。

    一点一点,慢慢顺滑起来。

    站在她身后的药王,取出一枚绿光闪烁的“内丹”,轻轻一压。“内丹”慢慢地化为一团绿光,被她牵引着进入灵玉的体内。

    灵玉表情不变,多了这道外来之力,经脉的运行反而更顺畅了。

    “内丹”入体,体内真元肉眼可见地多了起来。

    明明是外来之力,却非常融洽地与她的真元合为一体。

    一颗又一颗……等到所有的“内丹”都进入灵玉体内,她的经脉里已经多出了一道不可忽视的外力。

    这道外力并不能很好地被她化为真元,却异常听话,就好像本来就是她的一样。

    随着真元流转越来越快,她的身上多了一道气息,那株小菩提树的气息。

    药王看了眼旁边的柜台,那里摆着一颗颗未曾被人服用的异果。

    青涩坚硬的外皮,因为还没有成熟,而没有任何诱人的香味。

    等到灵玉身上起了一层朦朦的青光,药王不再等待。一颗青果无声飞起,化为绿光,没入她的身体。

    灵玉的脸上出现痛苦之色,她感觉到一道强悍的力量进入自己的身体,不像刚才的“内丹”那样听话,阴沉凛冽得像条毒蛇。

    青果入体,那种被窥伺的感觉太强烈了,灵玉的身体微微地颤抖,似乎在与青果抗争。

    药王等了一会儿,再次取了一枚青果,化入她的身体。

    一颗一颗,速度越来越快,似乎根本不考虑灵玉是不是已经准备好。

    灵玉也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整个人好像浸在冷水里,身体都不是自己的,而是成为了一个战场,一个无声厮杀的战场。如果她坚持下去,胜利了,那么,这些力量就归她所有了。如果她坚持不下去,这个肉身将会易主,被那道阴冷的力量占据。

    可是,好冷啊,明明只是气息而已,为什么让人感觉如此阴险恶毒?这就是小菩提树的真面目吗?

    药王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灵玉,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她正在经历什么。冷静的,淡漠的,就算灵玉的肉身真的被这些果子里的意念抢夺,她也不会动容。

    这是一场战争,别人无法插手。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听到茅屋的门打开的声音,徐月睁开眼。尽管她一直在修炼,没有浪费时间,可也一直关注着那边的进展。

    出来的只有药王一人。

    她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在水池边一坐。就不动了。

    徐月犹豫了下,到底没有问出口。

    药王也没跟她搭话,休息了一会儿,又回了药庐。

    接下来的时日,一直如此,徐月安静地守在门外。

    倘若她是寻常修士,此时必是忧心忡忡。可徐月甚至连人都不是。她因上真宫才开启灵智,在星罗海混迹多年,见识过的人类多不胜数,自身却不是人类,很多人类的想法,她并不能理解。

    在她看来,灵玉的选择是理所当然的,冒的险虽大,收获也足够大。卦象不是说了吗?险中求生。既然如此,人力之外,只能看天意了。

    终于,一个月时间过去,药王从药庐出来,没有例行休息。而是向她招了招手:“去照顾你的主母吧。”

    徐月望向她。

    药王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疲惫的笑:“没事了。”

    徐月从生机池出来,向她抱拳:“多谢。”而后进药庐了。连一个笑容都没有。

    药王摇了摇头,这个……鬼修,还真是古怪,按说,魂体也是由人而生,鬼修与人类的想法应该没什么不同,可她却……奇怪的应该是她的主人吧?

    看着徐月进入药庐,药王略坐了一会儿,起身出了居所。

    这个药庐,就建在药园之侧。出了药庐不久,就是悬崖,下面药园荒芜一片。相对保留良好的灵药,已经被移植到药庐之侧。

    药王在悬崖之侧坐下,看着枯败死寂的药园,静默不语。

    一人踩着枯叶而来,在她身边坐下。

    “行端,”药王低声道,“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

    行端真人灰白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没关系,”他说,“能有这一千多年,我已经很开心了。”

    药王脸上浮起笑,转头看着他:“我也是。”

    两人默默相依。

    药王突然问:“行端,你有没有怨过?”

    许久,行端真人答道:“怨过。”

    “那现在呢?还怨吗?”

    “我真正醒来的时候就不怨了。”他转过头,用灰白僵硬的脸庞对着妻子如花的娇容,“碎了剑心,没了修为,可我还有你。”

    “那你的剑道呢?”药王问,明明是笑着的,却让人觉得悲凉,“我让你活了下来,却失去了理想。”

    行端真人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想笑,可这张脸已经僵硬了,露出来的只是一个怪异的表情。

    他说:“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这辈子,不怨不恨,努力挽留,有朝一日挽留不住,再入轮回。”

    药王俯下身,将脸庞轻轻贴上他的手:“行端,对不起,强留了你一千多年,只是因为我的不甘心。”

    行端真人的眼睛里,有了真正的笑意,他的手臂绕过去,将她揽住怀中,轻声道:“我也不甘心,不甘心就那样离开。现在好了,我们可以一起离开了。”

    这个空间的萎缩之态,越来越明显。等到灵脉终尽,这个小小的药庐将无法再维持禁制,到那个时候,依托于此而生的他们,也会与这个空间一起陨落。

    那将是真正的陨落,生命终结,再也睁不开眼睛,再也看不到爱人,只剩下一缕魂体,回到黄泉地府,经历天地规则,剥出真灵,再入轮回。

    转世后的他们,没有这一世的记忆,就算相遇,也只是两个陌生人。

    “我们强行逆转天意,终将受到反噬,今日所行,给来生留下一点善缘,但愿来世的我们,终能各得其所。”

    ps:

    还有一章欠更,其实我没忘记,真的……

    六月过去,又到七月了。本月月票还差一点点,拜求rl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