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5、交换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徐月平静的面容。

    徐逆这个分身,乍看之下与她相似,其实性格更多的带了徐逆的特征。

    “主母。”看到灵玉醒了,徐月探问,“您可还好?”

    灵玉运转了一下真元,答道:“没事了。”

    短短三个字,没有提及方才的凶险。

    那棵小菩提树,吸收了杜晋大部分实力,最后又与他合为一体,虽然已经自爆死去,树果内杜晋的意识却未消散干净。

    原本,这些树果未曾借助宿体,是没办法直接服用的。药王用了特殊方法,将这些树果处理过,再打入她的体内,才能吸收其中灵力。

    这十分凶险,因为树果里还保留了杜晋的意识,等于将别人的真元放入了体内。这种情况,一个不好,就会反客为主,虽然不是夺舍,却有着相同的凶险。一旦压不住这些真元,轻则经脉受创,重则真元爆体。

    灵玉与树果的力量斗争时,杜晋残留的意念被完全激发出来,在灵玉的识海里形成了杜晋的幻影。

    杜晋是道心崩溃而死的,灵玉撩拨他是其一,梅远之直击内心是其二。否则,以他当时与小菩提树合体的实力,徐徐图之,他们性命难保,甚至有可能连元婴都逃不出来,反被杜晋吞吃。

    可他被梅远之一番话说中了痛处,狂性大发,直接爆了元婴。这后果虽然严重,但只要熬过去,他们的命就保住了。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外如是。

    杜晋与小菩提树合体后,实力接近化神,远远超过元后,他们就算合力,也不是对手,只能拖延时间。而杜晋自爆,他们要承受的只是元婴自爆的威力,而且,这元婴自爆之力,大部分让小菩提树分担了。这个选择,危险,却不是毫无生机。

    自爆之危,还有其他人可以分担,出现在灵玉识海里的杜晋幻影,只能她一个人去对抗。

    杜晋毕竟是星罗海第一修士,灵玉看过他的记忆,知道他心性坚毅,若非最后行差踏错,被长生所惑,道心之坚,超过大部分元婴。

    这场意念之争,灵玉凭借对肉身的掌控力占了上风,可将杜晋完全抹杀,还是很吃力。这个过程,十分痛苦,身体就是战场,无论输还是赢,经历这些痛苦的,都是她自己。

    而好处也很明显,抹掉杜晋的意念后,灵玉感到自己的神识有了突破。

    神识突破,自身伤势借助树果迅速恢复,再调理一阵,灵玉预料自己的修为还会精进。

    只是,这个精进藏有隐患。这个隐患平时无碍,等到晋阶之时,才会凸显出来。

    灵玉不在意。结丹勘破心境,元婴坚定道心,化神体悟世情。前两个步骤,都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体悟世情却需要漫长的时间。这个过程,足够让她慢慢将隐患拔除。

    莲台赌约只剩下三十多年,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埋下隐患固然不好,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后果并非不能承受。

    简单地对徐月交待了一番,灵玉继续调息。

    这场战争,她已经胜利,现在,是收剿战利品的时候了。

    那些树果的力量,借助杜晋的残余神念,一点点地被她化解,汇入自身的真元。这些真元与灵玉自身修炼出来的有些微差异,但并不明显。

    日复一日,短短一年过去,灵玉结束短暂的闭关,从药庐里出来。

    她惊讶地发现,药王和行端真人什么也没做,坐在茅屋前下棋。

    自从她来到此处,他们两个时常各做各的事,很少有这么闲的时候。

    看到她出来,药王面露笑容:“感觉如何?”

    灵玉神清气爽,走到她面前,深施一礼:“多谢前辈援手之情。”

    药王说,她愿意以身试药,便是回报。灵玉知道,药王可以这么说,她自己不能这么想。伤势大好,修为精进,再加上之前的救命之恩,她欠下的人情大了。

    她暗暗苦笑,自从结婴后,怎么她一直在欠人情呢?人情不好欠,就怕还的时候麻烦。

    药王受了她一礼:“不急着走的话,不妨在这里多留个把月。”

    这话有些古怪,灵玉略想了想,应道:“好,已经叨扰一年了,晚辈就厚着脸皮再住一阵子。”

    药王一笑,做了个手势,示意她自便。

    灵玉不打扰他们夫妇对弈,徐月已经从生机池出来,等候在旁。

    灵玉一边往里走,一边问:“你的伤势如何?”

    徐月禀道:“属下肉身特殊,没有什么隐患,已经好了大半。”

    像徐月这样,既有好处又有坏处。坏处是,她的肉身并非自己所有,平时修炼还没什么,晋阶会比普通修士难。好处是,肉身很难伤及根本,她明明伤势比其他人都重,好起来却飞快,根本不需要药王出手。

    数日后,灵玉正在修炼,药王过来了。

    灵玉心中有数,重点来了。

    两人相对坐下,药王开门见山:“程小友,我想与你商量一件事情。”

    “前辈请说。”

    “我知道你们是冲什么来的,可惜你们还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就遇到了那件事。”

    “是。”灵玉直言不讳,“我们来沧海派,就是希望从这里找到一点遗宝,若是能得到沧海派的传承,那就更好了。”

    药王轻轻一笑:“如果我说,沧海派的库房,就在我手中呢?”

    灵玉一愣,难以置信:“灵枢前辈,您说的是真的?”

    库房,那可是库房!她和范闲书、左极三人进来,根本不敢打库房的主意,拥有炼虚期修士的上古大宗,其库房是那么好进的?就连主殿,他们都进不去。所以,他们也就是希望能在洞府里找到一些遗留宝物。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他们只找到了一个化神洞府的藏宝室,主殿那边禁制森严,目前没希望破解。

    药王没有立刻回答。她从腰间解下一块玉牌,低头轻轻抚着。

    “你可知道,我和行端为什么能活到今天?”她没回答灵玉的问题,反而突兀地问了这么一句。

    灵玉没有应答,她知道药王不需要她的回答。

    药王夫妇的状况,随着她的修为恢复,慢慢露出了端倪。

    他们两个的修为,确实是元婴,但说不好是哪个境界。灵玉隐隐觉得,他们两人比自己还要强大,但是这种强大,并非来源于他们本身。

    “当年来到星罗海,在神农岛潜居百年,我终于研究出丹药,修复了行端的剑心。可是,碎裂过的剑心,做不到完好无损,想结婴,几乎不可能。为了寻求更高深的医道,我先一步结婴。后来,发现了沧海派的遗址……”

    药王抬起头,望着她:“行端的剑心碎裂过,结不成婴,就连寿元都减损了。我千方百计地让他多活了百来年,再也拖不下去,于是想了个方法,根除这个问题。”

    灵玉静静听着,心中已经有了预感。自身不能结婴,还能如何解决?想必这个方法,与她的疗伤之法类似,那就是借助外力。

    果然,药王道:“我用秘法,在这里建了这个药庐,将整个空间的灵脉全部调过来,以维持结界,甚至,维持行端的生命……”

    灵玉眉头一皱,慢慢思索了一会儿,忍不住发寒。

    她明白了,行端真人看起来不像人,是因为他真的不是人……

    当然,他也不是鬼就是了,非要打个比方,那就是药王借助外力,将他的肉身打造成了一个容器,而容器的能量来源就是这个空间的灵脉。

    行端真人不是人,或许,连药王自身也不能算人了。

    “看样子,你明白了。”药王冲她一笑。

    灵玉回了一个有些僵硬的笑,想了想,道:“所以,你们干脆搬进这个空间,因为行端前辈不能离开了?”

    药王点点头,轻声道:“连我也不能离开了……”

    安静了一会儿,她继续道:“此处的灵脉已经被我们引了过来,我们细心搜寻了数百年,终于找到了库房所在。”

    灵玉心中一动。进入沧海派山门的时候,她曾经感到很奇怪,护派大阵的威力是有的,手段却单调了些,想来,是断了根本的缘故?灵脉被药王调走,维持护派大阵的力量就弱了。

    她暗暗吃惊。药王果然不同寻常,如此手段,就算是花了几百年才布置下来的,也非同小可。

    静默片刻,灵玉轻声问:“前辈想要我做什么?”

    药王扬了扬手中的令牌:“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这个库房令牌,我便交给你。”

    灵玉一怔。她知道药王肯定是要谈交易,可没想到,她会这么大方,愿意将整个库房交出来。这可是一个拥有炼虚修士的宗门库房!

    “灵枢前辈。”灵玉的声音有些发涩,不知道是不是激动的,“您这个条件也太丰厚了些……”

    药王笑了起来:“怎么,怕我另有目的?这些年来,我能做的都做了,这个库房对我们已经没有用处。既然无所欲求,又怎么会舍不得呢?”

    灵玉听出她的话音,神情一肃:“你们……”

    “我们活不了几百年了,而且前路断绝。”药王轻轻道,神情平静。

    “……”灵玉深吸一口气,袖子下面的双手发紧,“前辈,您要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