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抹杀

作品:《仙灵图谱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仙灵图谱更新最快!

    灵玉站在悬崖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她想着不久前药王对她说的话。

    “这个空间萎缩崩塌,我和行端也会一并陨落。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会再入轮回,成为两个陌生人。”顿了顿,药王又道,“不,我不知道是不是能成为人。无论我还是行端,现在的活着,都不是真正的活着,我们早就应该魂归地府。为了多守这一千多年,我们做了很多,也许,下一世会受到反噬也说不定。”

    “我希望你能答应我,有朝一日,你有了能力,找到我和行端的转世,给我们一个重新踏个仙路的机缘。”

    灵玉闻言震动,过了许久,心情略微平静了一些,她才问:“你们想再续前缘?”

    药王沉默许久,轻轻摇头:“这一世的情缘,就在这一世结束吧。再入轮回,就是全新的开始,何必强行纠缠这一世的因果……”

    灵玉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豁然,得知他们夫妇二人隐居于此,她心中对这两人又敬又怜。敬的是,他们情深义重,为了心中所求,不畏艰难。怜的是,他们虽然相守了一生,可却放弃了修士最重要的东西,除了彼此,几乎一无所有。

    她还以为,为了救活行端真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的药王,心中一定执念甚深,想要生生世世相守,不料她心思早已通透……

    “行端天生剑心之体,在剑道上悟性惊人,如果不是那个意外,当时下一任的剑君,就会是他。我知道他心中遗憾,尽管还活着,却前路断绝,无法继续前进。希望下一世,他能安心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灵玉不由地问:“那你呢?”

    药王一笑:“你不会以为,我毕生所求,就是和行端在一起吧?我自然也有我的理想……算了,这个留给下一世的我去想吧。也许人这一辈子只能做成一件事,我这辈子,总算了却了一个心愿……”

    原来,他们早就想过了结局,也早就想好了结局。

    这辈子的执念,就在这辈子终结。下一世,再去追求这一世不可能完成的理想。

    药王担心,他们这辈子的执念,会给下一世带来影响,于是卖给她这么大的人情,只为了给转世的自己,留下仙缘。

    他们不能肯定这么做会不会有回报,但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想必,和范闲书和左极之间,也会有这么一个协议。

    灵玉想着因为寿元将近而疯狂的杜晋,又想着药王平静的面容。本该勘破的人,心智被迷惑。她以为执念缠身的人,却有着豁然的心境……

    几天后,灵玉带着徐月,跟随药王进入沧海派的库房。

    这个库房,位置不在主殿,而在药园之下。

    药王把她们带过来,就离开了。

    灵玉看着眼前的库房,发现自己并没有太激动。

    “好多!”徐月惊呼。她来到西溟,还不曾见过藏宝库。

    灵玉平缓了心情,慢慢扫视过这个库房,道:“这应该不是总库房。”

    这个库房的规模偏小,东西以材料奇珍居多,法宝只有寥寥几件,应该只是宗门库房之一。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是难得的收获了。

    灵玉从玉台上取下一枚指环。

    这枚指环轻薄小巧,看起来像是白玉,上面镶嵌着一枚红如血滴的宝石。她试探了一番,发现这是一件防御法宝。血滴宝石里面,蕴含着庞大的力量,遇到危险,可以自动激发。

    她身上没什么防御法宝,上次还是从无双城借了一件凑数,此物来得正好。

    还有一件仙衣软甲,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穿在身上,无形无质。

    灵玉问徐月:“你可有什么需要的?”

    徐月仔细找了一遍,从中挑出两件材料,和一件法宝。

    灵玉看了一眼,这两件材料,带有幽冥之气,可以助徐月恢复伤势。至于法宝,是一件弯月形的钩状武器,上面带有隐约的阴气。

    “既然你看中了,就拿去吧。”

    徐月俯身:“谢主母赏赐。”

    收完东西,灵玉回到药庐。

    这次得到的太容易,她反而没那么激动。

    看到她们回来,药王淡淡点头:“你伤势已经大好,想离开的话,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灵玉默默地施了一礼,当天便带着徐月离开了沧海派空间。

    出口前,送她们出来的行端真人突然道:“你要与徐照决死一战?”

    灵玉还以为,他们不会再提这件事了,听到行端真人的问题,答道:“是,三十多年后,便是决斗之期。”

    行端真人道:“当年在紫霄剑派,我与徐照一向不合。他这人,剑意确实纯粹,可剑心不够通明,所谓另辟蹊径,其实只是无力打破阻挡而为之,你若与他决战,不妨以此为突破点。”

    “……多谢前辈指点。”

    行端真人道:“当年我剑心碎裂,他为了阻止灵枢带我离开,曾经向她表白爱意。他撬我墙角一次,我就坑他一次,这辈子算是扯平了。”

    灵玉愕然,这……

    她站在出口前,看着药园的方向。药庐隐藏在结界中,根本看不见。此行一别,便是永远,除非有朝一日,她修炼大成,寻到他们的转世之身……

    ……

    神农岛上,范闲书正在调息。

    他的识海里,一个声音响起:“小子,你不是说,你的伤很快就能好吗?为什么一年多了,还是这样?”

    范闲书淡淡道:“那你想怎样?”

    这个声音就是通天塔的器灵,他一个灵体都没有的器灵,当然不能怎样。沉默了一会儿,他道:“你要是听吾的,何至于受这么重的伤?现在连好处都没有。”

    范闲书轻轻一笑:“听你的?你出了什么好主意?”

    通天塔理所当然地道:“这件事情,根本就是那个丫头惹出来的,如果不是她招惹了事端,你们怎么会遇到杜晋?你早早将她杀了,不但沧海派的宝物可以独吞,还能从她身上捞一笔,而且能避免将来被她影响……”

    “然后被你所惑,抹掉自身的意识,一步步成为你的傀儡?”范闲书的声音带了讽刺。

    通天塔的声音一顿,笑了起来:“呵呵,这是什么话?只是杀了一个小丫头而已,怎么会抹掉自身的意识?”

    范闲书轻笑:“通天,这么多年了,你到底还是不了解我啊。”

    这句话里,似乎包含了特殊的意味,让通天塔有了不妙的预感。

    他静默了一瞬,说道:“你……”

    范闲书没给他机会说话,他道:“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真的只是依靠我化出灵体?”

    危险的预感更强烈了,可通天塔只能听范闲书继续说下去:“当年你与我达成协议,只是自身不够强大,无法吞噬我而已。可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件事,与其靠别人,不如靠自己。这些年来,你总是在试图引导我的决定。杀了灵玉,这确实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我能杀一个人,就能杀第二个人。当我抛掉内心的感情,满手鲜血,你就能引导我心智崩溃,然后抢占我的肉身!”

    说到这里,范闲书停了停,继续微笑:“我说的对不对?”

    静默,通天塔没有说话,不妙的预感已经达到了极致。

    范闲书温雅的声音继续响起:“本来,我已经布置了一个陷阱让你钻,可惜出了意外,遇到杜晋那个老家伙。不过,无所谓,我受重伤,正好将计就计……”

    通天塔没有了灵体,可听着范闲书的声音,却有后背发寒的感觉。

    “你……你想做什么?”这是第一次,通天塔声音发抖。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根本没有自己说的那么强,你只剩下这缕强大的灵识,失去本体的情况下,也就能吓唬人而已……”

    通天塔色厉内荏:“若是如此,你怎么甘心受我驱策两百多年……”

    范闲书从容自在:“当然是为了麻痹你。你以为自己很强大,我不得不听话,哪怕自身一天天强大起来,也不敢与你翻脸……呵,通天,这种感觉享受久了,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只是一抹灵识?”

    “……”

    下面的话,不用范闲书说,通天塔也想到了。

    “这次,我受了重伤,你的灵识也受到了影响,前所未有地虚弱,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抓住这次机会?”

    “机会?”通天塔嘲弄地笑,“那你就试试看,我的灵识就在你的识海中,想消灭我,你自己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一旦与他的灵识开战,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范闲书自己。识海受创,神识断裂,轻则失去灵智,成为一个疯子,重则……像杜晋一样,疯癫而亡!

    范闲书轻叹一声:“通天,说你傻还真是没说错。我不是多话的人,突然跟你说了这么多话,你就没想到背后有诈?”

    通天塔悚然一惊,突然感应到什么。

    可惜,太迟了。几根缠绕的绿色光线,突然出现在识海里,将打算缩回去的通天塔灵识紧紧缠绕住。

    “范闲书!!”通天塔厉声叫道,“你当真想两败俱伤?”

    范闲书平淡自若:“终于承认自己拿我没办法了?可我不一定拿你没办法。你以为,我为什么不留在里面养伤,非要出来?就是为了向药王讨这颗丹药,置你于死地!”

    最后一句话,平淡中透出森寒的杀意。

    通天塔终于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错。

    范闲书从来就是一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两败俱伤他不怕,只要将他这个隐患完全抹去,他大可以花费漫长的时间,慢慢养伤。

    三百多岁,他的寿元还长着呢!

    “我、我知道很多秘闻,我还会很多秘法,我可以……”想要挣扎,却发现那绿线将自己缠绕得结结实实,通天塔终于无法再维持高人风范。

    这个小子,曾经他根本不看在眼里,却一步一步,埋下心机,终于将他诱入陷阱。

    通天塔骇然,他怎么会想着利用这种人呢?

    范闲书轻笑:“你的秘闻,秘法,这些年来助我良多,我就选一个让你不怎么痛苦的死法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